第32章 血色蔷薇[ABO]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59
A+ A- 关灯 听书

血色蔷薇基地内,各大头目聚集在指挥室内争吵不休。

帝国新登基的国王一天前派人前来交涉,想接回被扣留在血色蔷薇基地里的陆时今。

听小国王派来的使者说,只要能把人送回去,条件随便他们开,各大头目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起码得给我们一座铁矿山的资源,我们才能放人!”

铁矿是制作武器的重要材料,负责武器制造的头目如是说。

“要那些冰冷的铁疙瘩有什么用?照我说,想要人,拿未来五十年B城的税收收入来换!”

B城是星球上最大的经济中心,五十年的税收,足够建立起一个小国家。

“动不动就是枪啊钱的,你们俗不俗?这年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小国王不是想要那个Omega吗?那就再用五十个基因优秀的Omega来换!到时候我们在组织内挑选最强大的Alpha和那些Omega结合,生下后代,我们血色蔷薇就会永盛不衰!”

最后开口的是组织内部负责谍网情报的头目,一个名叫芙兰的女性Alpha,长相十分艳丽,据说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男女女无数。

这个星球上发生的任何风吹草动,只要她想知道,没有打听不到的。

众人发表完自己的意见,齐刷刷地看向血枭,等着他们的头儿发话。

陆时今的脸藏在面具下面,压着声音模仿血枭的语气说:“新王登基,根基不稳,的确是我们壮大势力的好机会。但我听说,这位新王,虽然年纪轻,但似乎手段狠辣……”

“起止是狠辣!我听说他在皇宫举办的宴会上,当着所有大臣的面杀了国王!还逼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逼疯了弟弟!”

“诶,你这消息都过时了,我听说的是。那天小国王在宴会上下毒了,只要是反对他登基的人,都被毒死了!真是阴险歹毒!”

陆时今:“……”你们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芙兰不屑地冷笑一声,涂着鲜红指甲油的纤纤玉手抬起来甩了甩,“我说你们,不知道真相能别在这里以讹传讹吗?”

陆时今心想这里总算有个明白人了,扭头朝情报大佬看过去,期待她继续往下说。

芙兰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指,说:“根据我在皇宫里的眼线得来的可靠消息,当天的情况是这样的,这是一一场有预谋的逼宫,裴因收买了首相和老国王身边的亲随,逼着国王让位给自己,国王不答应,裴因就伙同王后毒死了国王,事后又逼得王后畏罪自尽。另外一位王子想替国王报仇,被裴因一枪打死,还有那些支持国王的大臣也都被裴因料理了,当天皇宫里血流成河,鲜血染红了宫里的地砖,佣人们用清水冲刷了三天三夜才把鲜血冲刷干净!”

陆时今:“……”看来情报大佬的情报也不一定准确。

不明真相的众人听完唏嘘不已。

“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手腕和魄力,不能小觑啊!”

“一路脚踩着鲜血登上王位的君王,帝国的明天恐怕要陷入腥风血雨之中了。”

“对待亲人尚且毫不手软,要是我们得罪了他,他疯狂报复我们怎么办?”

“宁愿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宁愿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一个疯子!老话不会错,我看咱们不如还是把人直接还给他,就当是卖他一个人情,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好了?”

“没错!”

“有道理。”

“同意!”

陆时今很是无语,他很想问问这些人,你们一个个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大佬,怎么听风就是雨,被个十八岁的黄毛小子吓破了胆子?

况且他家小王子,哪有这些人嘴里传的那么可怕?

明明就是温柔儒雅,暖心又忠犬好不好!

算是见识到了三人成虎的威力。

陆时今忍不住说:“你们太小题大做了。对方不过就是一个刚登基的小皇帝,在座的各位,哪位名头不比他响亮?”

“老大,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十八岁的时候可不敢弑君杀母!”

“就是啊,年龄能说明什么问题?就冲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我看好他,将来肯定是个闻名星际的大暴君!”

芙兰叹气:“也不是我要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根据我的情报,现在帝国的大臣和贵族,谈起这位新王,无一不色变,我们如果现在公然和他作对,恐怕等他培养起势力,转头就要对付我们了。”

陆时今:“……那铁矿?”

“不要了!”

陆时今:“税收?”

“钱哪有命重要!”

陆时今看向芙兰,“五十个Omega?”

芙兰笑吟吟地说:“我那是开玩笑呢,这都什么时代了,奴隶制早就废除了。”

陆时今:“……”他这都一群什么猪队友,坏人当的胆子也忒小了!

“不行!”陆时今怕桌而起,沉声道,“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把人放了。”

众人的视线聚集在血枭的面具上。

陆时今沉吟了一会儿,犹豫地说:“起码得拿五十架战斗机甲来换!”

众人目光中透露出崇拜,老大就是老大,敢和暴君讨价还价,不畏强权!

“再加二十架军用侦查机!”陆时今朝芙兰身上一指,“交给你调配。”

他深深感觉到,他们这个组织的情报打探方式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芙兰欢呼一声,对着陆时今做了个飞吻,“老大,我真是爱死你了!我时常为我自己不是一个Omega而感到遗憾,要不双A恋您考虑一下?”

铁面具后的银眸冷冷扫在芙兰身上,芙兰立即低头敛眉,小声道:“我开玩笑的。”

谈妥了条件,裴因很快就命人把机甲和飞机运了过来,而血色蔷薇这边,奉血枭的命也把陆时今交还给裴因的人带了回去。

陆时今的意识仍然留在血枭的身体里,并没有跟着一起回去。

因为相比当一个动不动就会来发情期,不能控制自己的Omega,他还是更喜欢Alpha的身体。

而且掌控血色蔷薇的力量,也能方便他进行下一步计划。

前不久芙兰的眼线,在酒吧里听到一个星际商人聊天,说隔壁γ星偷偷卖给了虫星许多军火。

虫星的资源日渐枯竭,野蛮的虫族向来好战,早就觊觎这颗星球上的资源,准备侵略这里了。

但这个消息只是喝酒聊天时听到的,真伪性还不能确认,在真相查明之前不宜宣扬。

所以陆时今留下来吩咐芙兰继续密切关注虫族动向,一有消息随时跟自己报备。

虽然他对保护这个本就和他没多大关系的国家并不感兴趣,但这个国家的主人是他的小王子呢。

“陆时今”的身体被带回了王都,裴因亲自上飞行器把他抱了下来。

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又回到了自己身边,裴因心头涌上一种难以言状的时过境迁之感。

他凝视着怀里看上去苍白脆弱的Omega,心疼地问:“他为什么一直昏迷不醒?”

负责把人接回来的莫泊说:“可能是那边的人给陆少校注射了镇定剂之类的药物吧。”

“该死的,他们竟然敢对他滥用药物!”裴因抱紧了“陆时今”,蓝眸凝霜,阴沉地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陛下,还是尽快带陆少校去检查一下身体吧。”莫泊劝道。

“嗯,你通知皇家医院准备一下,要最好的医生。”顿了顿,裴因补充强调,“最好是精通产科的医生。”

产科?莫泊暗自惊讶了一下,下意识看了眼“陆时今”的小腹。

裴因察觉到莫泊的视线,冷着脸将抱着“陆时今”身体的手臂收了收,充满占有欲地侧身挡住了莫泊的目光。

“快去。”年轻的君主冷漠地下令,语气中已经带了不耐烦。

莫泊已经习惯了裴因这段时间的改变,他陪在裴因身边,见证了裴因走上王位的过程。

从一个温文随和的王子,变成了手握至高无上权力的冷酷君王。

他无法再对这样的裴因心生出爱意,甚至无比怀念从前那个会对着他温柔地笑的人。

莫泊最终还是恭敬地低下头,“是。”

新王的莅临令皇家医院上下慌乱不已。

陆时今被推进病房检查身体,裴因就站在外面等消息。

年轻的君王穿着一身国王专属的服制,深蓝色的制服穿在身上很显精神,腰间一根金色的腰带环系住精瘦的窄腰,衬得他身量颀长,肩宽腿长。

明明是相当养眼的帅哥,可是来来往往的医护没一个人敢抬眼看他。

他们可都听说过新王是怎么坐上王位的故事,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惹怒了新王,受到责罚。

过了一会儿,医生战战兢兢地出来报告情况。

“经过检查,陆少校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不过,我们检查到……”医生咽了口口水,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打量裴因的脸色,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往下说。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