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血色蔷薇[ABO]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56
A+ A- 关灯 听书

众人看着迪芬手里的枪议论纷纷。()

“怎么还拿武器出来,他是想干什么?”

“赌命?是不是玩的太大了?”

“少说两句,管他们做什么,我们当臣子的静观其变就是了。”

迪芬把玩着手里的左轮手-枪,趾高气扬地朝裴因挑衅道:“左**转盘这个游戏你应该听说过吧?一颗子弹,六次机会,谁中了枪谁就输,你敢不敢跟我赌?”

陆首相不赞同地说:“我们只是在探求真相,两位殿下又何必赌上性命这么草率?”

迪芬不满地瞪了一眼首相,不耐烦地说:“少废话,胆敢诬蔑国王陛下,难道一点代价都不需要付?那到时候随便什么人都敢非议皇室了,皇室的颜面何在?!”

“但是这个代价太大了,最后不管伤了谁场面都不好收拾,今日的宴会意义何其重大,怎可见血?”陆首相据理力争。

裴因没有理会迪芬和陆首相的唇枪舌战,他一直在想刚才顾重经过他身边时说的话。

顾家世代都肩负着守卫皇室的职责,顾重对尼普更是忠心耿耿,唯命是从。

可他刚刚为什么会故意提醒,让他和迪芬打这个赌?

要知道,“左轮游戏”可是以命为赌注,输家不仅仅是输掉赌局,枪一响,输的可是命!

更何况,裴因根本没有必要和迪芬打这个赌。

裴因心中疑云密布,装作不经意,再次往尼普身后的顾重身上瞟了一眼。

顾重注意到了裴因的视线,低头抬起手腕,摸了下制服袖口的一枚袖扣。

裴因瞳孔倏地变大,他认识那枚袖扣!

和陆时今给他的那枚同一个款式!

如果不是巧合——

“裴因,你到底敢不敢赌?!”

迪芬一个人在那边慷慨激昂,却发现裴因在愣神,显然是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不禁气得脸色发青。

他气势汹汹地走到裴因面前,本来就算不上英俊的面容因为愤怒变得扭曲。

“我愿意用我的性命替我父王的人格做担保!你呢?你敢不敢用你的性命,为你说的话做担保?你要是连这个都做不到,就证明你心虚!你说的一切都是谎言!”

“殿下!您身份尊贵不能以身犯险,属下愿意代替您和二殿下履行赌约!”莫泊突然站出来,右手放在左胸前,看着裴因坚定地说。

“笑话,你是个什么身份?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迪迪芬不满地推搡了一下莫泊,但莫泊却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迪芬面露尴尬,恼羞成怒地说,“裴因!你要是不敢,那就认怂!再给陛下跪下磕三个头道歉,说不定陛下还能宽恕你!”

裴因的视线缓缓扫过尼普、卡西娅和顾重三个人的脸。

国王精明的目光中透着狡诈,王后的脸上满是痛苦,而内侍官微不可见地勾了下唇角。

“我赌。”裴因收回视线,沉声道。

卡西娅激动地站起来,“不要!”

莫泊紧张地抬起头,“殿下!”

裴因失望地看了眼卡西娅,摆了摆手示意莫泊退下,拉了拉手上戴的白手套,抬眸冷冷地看迪芬,“怎么赌?”

迪芬先是有些惊讶裴因居然这么轻易地就上当了,接着细长的眼里难以抑制地迸发出诡计得逞的喜悦。

迪芬迫不及待地打开左轮的弹舱装入一颗子-弹,随意转动了数下弹舱直到弹舱停止转动停下。

“这把枪里只有一颗子-弹,六次机会,可以选择开枪也可以选择放弃,但是只要放弃了,就是输,就是心中有鬼!你明白了吗?”

裴因挑了下眉,淡定地说:“谁先开始?”

“王储殿下!”陆首相忍不住低呼了一声,朝裴因皱着眉摇了摇头。

裴因虽然不明白是什么让首相大人改变了心意站在自己这边,但他很感激这么多大臣中,只有首相肯站出来为他说话。

裴因镇定自若地笑了下,“无事。我愿意为我指控尼普的每句话、每个字用性命做担保,我接受这个赌约,证明我的决心!”

“好!”迪芬拍了两下手,“既然这个赌约是我提出来的,为了表示公平,那就由我来开这第一枪!免得别人说我是故意害你!”

裴因:“可以。”

迪芬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那一刻所有围观的人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虽然早就知道这把左轮已经动过手脚,第六发才能射出子-弹,但迪芬拿枪对准自己脑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冷汗直冒,犹豫了好久都没扣下扳机。

裴因眼神戏谑地看着迪芬遭透了的表演,而尼普对这个胆小懦弱的亲生儿子也是失望透顶。

直到尼普故意咳嗽了两声,迪芬才用力闭上眼,手指颤抖着扣下了扳机——“咔哒”,第一发,空枪!

迪芬犹如在鬼门关前徘徊了一趟,连忙把左轮扔给裴因,大口地喘息缓解紧张。

裴裴因漫不经心地摩挲了一下左轮的枪-托,丝毫没有犹豫,还没给其他人缓冲的时间,直接抬手对准自己的脑袋扣下扳机。

这样紧张的场面,众人看的头皮发麻,肾上腺素如坐云霄飞车一样直往上飙。

第二法,依旧是空枪!

左轮又换到了迪芬手中,有了第一次的尝试,迪芬也没那么害怕了,第三枪开的干脆,空枪!

第四枪是裴因的,空枪!

一众大臣看得目不转睛,一边看一边擦汗,生怕自己漏看了精彩的地方!

只有最后两格弹舱了,二分之一的机会!到底谁才是那个受上天眷顾的天命之子!

答案马上就要揭晓,尼普神色泰然地坐回了高位上,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卡西娅一直坐着没离开过,脸色惨然地死死盯着下面的裴因,看上去快要晕厥。

尼普拍拍她的手柔声安慰:“路是他自己选的,如果他现在肯放弃,向我认错,我也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卡西娅,怎么选都掌握在他自己手中,其他人,爱莫能助。”

说完端起桌上的酒杯,看着下面做困兽之斗的裴因,心情愉快地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迪芬咬紧牙关扣下了第五枪——空枪!

听到了预料中的空响,迪芬脸上顿时欣喜若狂,转而狞笑着把枪扔给裴因,表情得意又痛快。

“裴因,看来今天连上帝都站在我这一边,你还有什么遗言想说?又或者,你干脆认输好了,给陛下磕头认错,苟延残喘也比丢掉了性命好,你说呢?”

“裴因!”王后终于按捺不住站了起来,精致的妆容早就被泪水打湿,此刻她不是高贵王后,只是一个不忍看自己的孩子送死的母亲,“不要再继续了!”

可裴因并没有停下来,他缓缓举起枪,将黝黑冰冷的枪口对准了自己,望着卡西娅脸色露出凄然的微笑:“母后,我知道您的选择了。”

卡西娅声嘶力竭地喊出“不!”想冲下去却被尼普死死抱住。

裴因扫了眼顾重,顾重也在看他,向来死板的表情蓦地有了变化,居然对着裴因单眨了下眼。

裴因不再犹豫,闭上眼,手指弯曲朝内果断地扣响了扳机!

迪芬正准备放声大笑,高兴裴因这个眼中钉总算拔除了,可他却没等来预想之中震耳欲聋的枪-响。

怎么回事?!

“啊!”

“天呐!”

“为什么都是空枪?”

人群中接二连三响起惊呼。

“莫非是先王显灵庇护裴因殿下?”

“你放什么屁,都什么时代了你还信鬼神之说?”

“那你说怎么解释一枪都不响?”

“卡枪了吧?”

看见裴因没事,卡西娅如释重负地跌倒在座位上,而尼普则震惊不已,立即扭头看向顾重,眼神狠戾如刀。

顾重同样震惊,不可思议地道:“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尼普就算对顾重有怀疑,此时也不能发作,只能隐忍着怒气,静观其变。

裴因放下手,看着手里的左轮轻笑了声,“看来是卡枪了,子-弹没射出来,那就来第二轮吧,这次我先。”他重新转了转弹舱,举枪对头打出一枪,空枪!

“轮到你了,堂弟。”裴因把枪扔给迪芬,笑得非常温和。

迪芬来不及敛去的猖狂笑容凝固在脸上,眼神逐渐变得惊恐。

裴因开了第一枪,如果这次不卡枪的话,第六枪就是他的!

脑门上的冷汗大颗大颗滚下来,手里冰冷的左轮现在成了烫手山芋,迪芬甚至没有力气把手里的枪举起来。

“怎么了?”裴因故作诧异地挑了下眉,“迪芬,你为什么在发抖?刚才的大义凛然呢?”

迪芬求助地扭头看向尼普,尼普脸色僵硬,一言不发。

裴因走过去,抬起迪芬的手臂,帮他把枪-口对上太阳穴的位置,温声道:“赌约是你提的,第一轮的时候你不是很自信?为什么到第二轮你就不敢了?你不是说愿意用性命来为尼普的人格做担保吗?”裴因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大喝道,“那你就开枪啊!”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