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血色蔷薇[ABO]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51
A+ A- 关灯 听书

守卫将裴因三人用黑布蒙上双眼,带出牢房推上了一架飞行器,关在飞行舱内。

飞行器设定了自动飞行程序,等飞到指定地点后,飞行舱才能打开。

血色蔷薇基地的位置不能暴露,所以飞行舱内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好在裴因三人的行动自由并未被限制。

还不知道要飞多久,莫泊在飞行舱内找到些食物,拿到裴因面前。

裴因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很糟糕,甚至可以说有些恍惚。

这次行动不仅还没开始就以失败告终,而且出发时四人的小分队,回去只剩了三人。

陆时今为了救他,甘愿留下成为血枭的人质,他还怀孕了。

裴因一想到这点,心脏就揪着疼。

“殿下,吃点东西吧。”莫泊把水递到裴因手边,担忧地望着他。

裴因接过水喝了一口,突然抓住莫泊的手,“莫泊,我们把飞行器飞回去!陆少校还在他们手上,我们得救他!”

莫泊一愣,回想起血枭昨天的命令,吩咐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让裴因折返回去。

当时他并不明白血枭为什么会下这样的令,现在他明白了,血枭一定是早就料到了裴因会有回去救人的念头。

“殿下,我们好不容易才有机会离开,现在回去就是送死。”莫泊好声好气地商量,“我们可以先回去,再让帝国人来和血枭谈判,换回陆少校。殿下,陆少校牺牲了自己才让血枭答应放我们离开,不能辜负他一片苦心啊!”

裴因当然明白现在不是盲目冲动的时候,可他只要一想到陆时今留在那里生死未卜,他就控制不住想将飞行器调转方向。

“要回你们回,”一直不吭声的隆顿突然阴沉地说,“我可不想再回到那个恐怖的地方。”

隆顿是个小个子Alpha,身体灵活,擅长机甲战斗,但是离开了机甲,他的战斗力甚至还比不上一个身体强壮的Beta。

而且他本来就是奉尼普的命令来监视裴因的,当然不愿意跟随裴因冒险。

莫泊抬起头朝隆顿的方向冷冷地看了一眼,隆顿被莫泊冰冷的视线盯得后颈生凉,摸了摸鼻子不再发表意见。

临走前,守卫将他们带带来的武器和通讯器都还给了他们,现在都散乱地躺在仓板上。

隆顿走过去捡起自己的配**,用一块毛巾仔细地将**身擦拭了一遍,插-入腰间的**套里,然后去了洗手间。

“殿下,隆顿不对劲。”莫泊压低了声音说,“我怀疑隆顿是奸细,我怕他会对我们不利。”

裴因朝洗手间的方向看了眼,将信将疑:“隆顿是奸细?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怀疑?”

莫泊说:“我无意中听到守卫说的,他说,多亏了有人传递情报,他们才能这么快抓到我们。殿下您想,首先可以排除陆少校,那么剩下的嫌疑人就是我和隆顿。当然,殿下您也可以怀疑是我,毕竟口说无凭,我也无法自证清白。”

裴因眸色复杂地看着他的副官,好一会儿才淡笑着拍拍莫泊的肩膀,“我当然相信你,我们曾经并肩战斗那么多次,如果连你我都不能相信的话,我真不知道我还能相信谁了。”

莫泊紧绷的心弦一松,欣慰地笑了下。

“感谢殿下的信任,我发誓绝对会永远效忠于您!”

莫泊信誓旦旦地表明忠心,但裴因听了后神色淡淡也没什么变化。

他说:“如果隆顿真的是奸细,那我们得想办法让他露出狐狸尾巴。”

莫泊点头赞同,“距离降落还有时间,我会盯住他,看他还会不会有所行动。”

飞行器上设置的自动飞行时间是十二个小时,十二个小时之后,飞行器就会降落在王都的郊外。

距离降落还有四个小时,已经是深夜两点钟。

人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困意最浓,对外界的戒备心也会降到最低。

飞行舱内只有一张床,理所当然地让给裴因休息,莫泊和隆顿则各自坐在地上靠着墙打盹。

直到听到黑暗中裴因和莫泊的呼吸都变得绵长清晰,角落里的隆顿突然睁开了眼,眼中精光闪烁。

他动作极轻地站起来,一步步悄无声息地走到裴因睡着的床边,掏出了腰上的**,**口对准了毫无察觉的裴因。

尼普除了让隆顿监视裴因的一举一动,还另外给隆顿下了条命令。

“如果裴因活着回来,那就由你来动手杀了他,把裴因的死嫁祸给血枭。”

国王的命令是,不能让王储活着回到王都。

只要扳机一扣,隆顿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就当他准备扣下扳机时,忽然感觉自己的后脑上被抵上了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

“隆顿,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身后响起莫泊如同鬼魅一般阴森的声音,隆顿的冷汗涔涔地流了下来。

莫泊:“我数三个数,放下**,否则我就在你的小脑袋瓜上开个窟窿。”

隆顿想,他奸细的身份已经暴露,放下**是死,让裴因活着回去,没有完成国王陛下交代的任务,他也是死,还不如拼个鱼死网破求一线生机。

他一咬牙,没理会莫泊的威胁,手指弯曲正准备扣响扳机,可突然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走了,**从手中脱落,人也直直跪倒在地。

裴因一边从床上不紧不慢地坐起来,一边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对隆顿进行精神压制。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实力强者为尊,弱者只有跪在地上顺从的份。

年轻的王储殿下,几天之间经历过太多事情,周身的气质不复以往的温和谦逊,越来越符合一个Alpha该有的霸道强势。

裴因眉宇结霜,看隆顿的蓝眸里不带一丝温度,“你是谁派来的?”

隆顿闭口不言,裴因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这次连莫泊都受到了影响,差点没忍住跪下去。

Alpha之间极度排斥对方的信息素,因为其他Alpha的信息素对他们来讲是一种精神折磨。

碰到实力强于自己的Alpha,闻到他们的信息素,会难以抑制地产生畏惧和恐慌。

隆顿已经完全匍匐在地,除了后背还在起伏证明他有呼吸,其他的看上去跟条死狗没区别。

“你现在不想说,我有的是手段让你开口。”裴因站起来,皮鞋尖踩在隆顿的手指上,低头俯视他,“听说你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双手,如果我把它碾碎,你还能用它操纵机甲吗?”

隆顿死死咬住牙关不开口。

裴因在黑暗中轻笑一声,语调幽幽地继续说:“或者,把你的腺体毁掉,你本来就身材矮小,如果没了腺体,连最弱的Omega都比不上,你觉得怎么样?”

裴因说的话就像一条毒蛇咬在了隆顿的死穴上,他最介意的就是有人拿他的身材说事。

虽然那些高大威猛的Alpha看不起他,但无可否认,他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

可是如果没了Alpha这层遮羞布,连Omega都比不上的话,那他活着还不如去死!

这还是他熟知的那个王储殿下吗?别人都传德兰·裴因遗传了上任国王的谦和有礼,是位风度翩翩的绅士。

隆顿挣扎着抬起头,看向裴因,裴因的面目逆着光模糊不清,隆顿却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他的身体颤抖起来,也不知是害怕还是恐惧。

“你这个魔鬼!”隆顿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又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裴因脚尖用力碾在隆顿的手指上,隆顿疼得大喊大叫。

似是没听到隆顿的惨叫声一般,裴因冷酷地道:“知道疼就好,既然已经开口了,那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在飞行器降落之前,隆顿将尼普指使他做的所有事,像倒豆子一般一五一十地倒了出来。

包括尼普和血枭之间达成的不可告人的交易。

裴因明白了,他的亲叔叔,那个抢夺了本该属于他的王位的野心家,把他出卖给了另外一个恶魔。

所以,他们这次行动注定会失败,他注定会成为血枭的阶下囚。

可是陆时今何其无辜!本该留在那里当人质的该是他,而不是陆时今!

陆时今都是为了救他才会身陷险境,甚至不惜放弃了隐瞒了十几年他是个Omega的秘密,为他怀上了孩子!

裴因蓝眸中怒火升腾,心底升起了澎湃的恨意。

德兰·尼普,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四个小时后,飞行器降落在王都一处荒无人烟的郊外。

此刻,天刚蒙蒙亮,天空只亮了一半,另一半仍是黑夜。

“殿下,我们现在去哪里?”莫泊押解着隆顿,从飞行舱里走出来。

裴因面朝着仍是黑夜的方向,俊朗的面容蒙上阴影,“去首相家里。”

与此同时,就跟在裴因他们乘坐的飞行器后面的陆时今,一直在暗中观察着飞行舱里的情况。

见识到了裴因处理隆顿时的狠决果断,感到十分欣慰。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