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血色蔷薇[ABO]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46
A+ A- 关灯 听书

听完血枭的话,裴因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可思议。

大魔头将他抓过来,难道只是想欣赏一场Alpha和Omega的限制级表演?

裴因雪白的皮肤因为觉得受到侮辱变得通红,良好的涵养让这位年轻的储君,能够想到的恶毒难听的词汇十分有限。

最后他只是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句:“你这个恶魔!”

血枭单手放在胸前,优雅地半鞠躬,轻快地说:“感谢你的赞美。”

裴因脸色愈发难看,他并不擅长打口水仗,而且看来血枭也根本不把他的咒骂放在心上。

这根本是一个没有人性也没有廉耻的魔头。

血枭打了个响指,周围墙上的壁灯应声而亮,照亮了整间密室。

地上的“陆时今”已经被热潮控制了思想,开始无意识地撕扯自己的衣服。

制服的衣襟上原本扣得规整的纽扣被扯落,领口敞开露出白衬衫。

现在衬衫的扣子也摇摇欲坠,隐隐可见里面属于Omega独有的雪白娇嫩的皮肤。

血枭并不理会宽衣解带的傀儡,悠闲地在牢房里踱步,长长的斗篷下摆随着他的动作在地上来回拖曳。

昏黄的光线下,可以发现血枭身上的斗篷原来并不是纯黑色,上面用暗红色的丝线绣了繁复的蔷薇花图案,神秘中透着诡异。

血枭站定在裴因面前,面具后的银眸里满是戏谑,“怎么样?小王子?做出选择了吗?”

“做梦!我绝不会受你的摆布!”

裴因眼神凶狠地死死盯住血枭,全身的肌肉都被调动起来,蓄势待发准备殊死一搏。

现在这里没有第四个人,裴因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单挑他未必会输给血枭。

Alpha的信息素释放出来,浩瀚磅礴的海洋气息,带着不容反抗的气势。

如果是精神力低的Alpha或者Omega,此刻恐怕只能跪倒在地,站都站不起来。

但血枭始终好端端地站着,看上去丝毫没有受到裴因信息素的影响。

他只是轻哂了声表示遗憾:“知道你是帝国最强大的Alpha之一,精神力超群,但你的信息素对我没有用,劝你别做做无谓的挣扎。相反你看,地上的这位,看上去倒像是很喜欢你的味道呢。”

“陆时今”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胸前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扯开,精瘦的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白雪红梅,风光旖旎。

裴因只看了一眼,血气就直往脑子里冲,连忙移开视线,收敛起信息素。

他忘了现在的陆时今正处于发情期,受他的信息素一刺激,恐怕发情期的症状只会更强烈了。

原本是想释放信息素威压血枭,没想到得不偿失影响到了“陆时今”。

裴因心里懊悔无比。

血枭得意地哈哈大笑:“你看看他这副难受的模样,这时候,他最需要你的帮助,难道你就忍心放任不管,让他就这样难受地死去?”

裴因听出血枭话里的蹊跷,就算Omega发情期得不到满足,也不至于死,血枭一定是动了手脚。

“你对他做了什么?”

裴因突然上前一步,迅速出手朝血枭的脖子伸过去,但血枭的反应比他更快,身形一晃就移出了裴因的攻击范围。

“年轻人,行事要考虑后果,别那么冲动。”血枭甩了甩宽大的斗篷袖子,漫不经心地说,“放心,他暂时不会有事,我只是给他喂了一种特殊的药催促他的发情期提前到来而已。如果有Alpha愿意帮他度过发情期那还好,如果没有,那他可能就会一直处于发情期,最后身体虚脱而死,这种药是我前不久才研制出来的,你说,是不是很奇妙?”

奇妙个鬼!

裴因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能把无耻当光荣炫耀的人。

要不是受制于人,他真想折断眼前这个大魔头的脖子!

一击不成,想再趁血枭不备偷袭已经是不可能。

而血枭这个人的卑劣已经超出了裴因的想象,如果激怒了他,说不定只会让他的处境更加不利。

裴因冷冷讽刺道:“本以为你虽然无恶不作,但好歹也是一方枭雄,算个人物,没想到行事居然这么龌龊不堪。”

“谢谢夸奖。”血枭对裴因的嘲讽无动于衷,走到陆时今身边,弯下腰,用一根手指挑起“陆时今”的下巴,另一只手在他的眉眼上细细描摹。。

可怜的Omega只是被轻轻碰了下,就敏感地抖动起身体,喉咙里发出像小奶猫饿了一样的细吟。

“啧啧,长得多么精致的一个Omega,似乎天生就是为了你这样的Alpha准备的。”血枭深嗅了一口空气中的味道,陶醉地说,“好香啊,小王子,你真的就一点都不心动吗?这么美味的Omega连我都快控制不住了呢。”

“拿开你肮脏的手,别碰他!”裴因用力推开血枭,将“陆时今”从他手里抢下,护在身后。

血枭桀桀发笑:“怎么了,你不是不想碰他吗?没有人和他结合他就会死,你不帮他,还不许我来?你没见他难受得就差要把自己脱光了吗?”

裴因抬手随手一指,蓝眸里浮现出猩红,已经隐忍到了愤怒的边缘。

“你给我滚出去!”

“可以。”血枭拍了拍手,整理了下斗篷信步走到墙边,打开机关走出了密室,临走前扔一下一句,“反正不用我催,我也不相信你能忍得住。”

偌大的密室里,只剩下了裴因和“陆时今”两个人。

空气不流通的空间里,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烈,像个无形的网,密不透风地从四面八方将裴因包围住。

Alpha本来就是肉食动物,发情的Omega就像一块鲜美肥嫩的肉摆在饿狼的面前,再强大的Alpha也抵挡不住这种诱惑。

裴因嘴角绷直,意志力在受着巨大的挑战。

他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可脑子里一直在回忆刚刚看到的Omega衣衫半褪的香yan画面。

陆时今和裴因曾都在皇家军校念书,陆时今比裴因大两届,是裴因的学长。

陆时今隐瞒性别进了只有Alpha才能进的皇家军校,在校期间成绩优异,破了无数纪录,是军校里无人不知的风云人物。

高贵的出身,俊美无俦的相貌,强大的精神力。

这么一个完美的人,几乎军校里所有的学生都视陆时今为学习楷模。

裴因虽然贵为王储,对这位学长也十分敬佩。

陆时今比裴因早两年进入皇家军队效力,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少校。

裴因了解他的这位学长,为人高傲,性子冷若冰霜也极其要强。

可现在,血枭却告诉他,陆时今其实是一个Omega,而且还处在发情期。

他一时之间实在难以接受。

突然裴因感觉被人抓住了大腿,低头一看,满脸潮红的“陆时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倒在他脚下。

“陆时今”目光痴迷地望着裴因,墨黑的眸子里看不到一点光亮。

裴因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来势汹汹的发情期,将“陆时今”变成了另外一副面孔。

模样还是那个裴因熟悉的学长,可现在哪里还有平时那般拒人千里的高冷之态。

“陆时今”知道自己抱着的是个Alpha,可不管他怎么释放信息素,始终都得不到Alpha的回应。

他委屈得眼眶都红了,动作更加主动。

裴因以前在黑市上见过养来专门为了取悦Alpha的Omega,“陆时今”现在的神态和动作,和那些Omega无异。

当时他只觉得那些Omega轻佻孟浪,除此以外内心毫无波澜。

可现在对象换成了陆时今,他却觉得心潮澎湃,难以抑制。

曾经贵为“高岭之花”的学长,现在脸泛潮红地匍匐在他脚下,不停释放信息素向他发出邀请的信号。

理智越绷越紧,超过一定界限就会崩断。

裴因一边拼命忍耐,一边内心陷入天人交战。

——陆时今在发情期,行为无法受控,你要是把持不住,那就是趁人之危!

——可如果不帮他,他就会死,你只是在救人!

裴因慢慢蹲下,克制地试图将抱着他大腿的“陆时今”拉开,却不防被“陆时今”勾住了脖子,主动把自己送入裴因怀中。

微冷的唇胡乱地落在裴因的脸上,连吻里都带着水仙花的味道。

裴因脑中那根弦彻底断开,被本能支配给予“陆时今”热切的回应……

一直在外面看着实况转播的陆时今本人看不下去了,和711吐槽:“靠,为什么这个傀儡这么浪?我人设崩了啊!”

711:“没办法啊,Omega一旦进入发情期,行为和意识都不受受自己的控制,脑子里只想一件事,就是和Alpha滚床单。”

陆时今:……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变态,而觉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