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35
A+ A- 关灯 听书

霍祁气急败坏地回到酒店,可陆时今早已人去房空,他就算再生气、再愤怒,也无计可施。

他给陆时今打了无数电话,发了无数短信,全部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这期间阮思恒还给他打了电话,霍祁心烦意乱,直接掐掉了。

他这时候满脑子都在想陆时今和霍涟的事,哪里还想得到自己对阮思恒的承诺。

陆时今到底是什么时候和霍涟勾搭上的

机场飞机上还是酒吧里

机场的时候两人好像并不认识,难道真的是昨晚在酒吧

可是霍涟不是讥讽挖苦过陆时今吗他们两人怎么会搞到一起

霍祁想破头只想到一种可能。

陆时今一定是在报复他,报复酒吧昨晚他没有在霍涟面前承认两人的关系。

趁着他喝醉,和他的亲叔叔搞在了一起

所以当他为了帮陆时今出气,和霍涟拼酒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

陆时今却背叛了他,和霍涟在床上逍遥快活

霍祁气得好像心肝脾肺肾扭在一起疼。

他养了三年的情人,自己还没来得及碰一下,就被霍涟给睡了过去,昨晚睡完今天早上趁他不在又接着睡

他感觉自己的头顶被一片绿云笼罩,忍者神龟都没他这么绿

奇耻大辱

霍祁现在觉得只要是绿色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无声的讽刺。

他把房间里所有绿色的花瓶、植物、装饰品全摔了个稀巴烂还不够解气,只想亲手掐死那对狗男男。

那边霍涟气得七窍生烟,这边霍涟带着陆时今在夏威夷的一座小岛上冲浪骑摩托艇。

风和日丽的午后,湛蓝的海水,金色的沙滩,两个人玩得不知道有多快活。

两天后,怎么也找不到陆时今的霍祁才悻悻回国。

这时候国内各界对于阮思恒的抨击已经更加强烈,可阮思恒始终没站出来发表申明。

既不澄清也不道歉,就这么一直拖着。

阮思恒听说霍祁回国了,直接找到霍祁公司办公室,惊讶地发现霍祁比出国之前他们见面时憔悴了不少。

但阮思恒自己己也是焦头烂额,自然没有心情去问霍祁怎么回事。

“霍祁,你联系上了卖画给你的那个人了吗他怎么说你有没有和他说我愿意多出两倍的价钱买下他这些画,只要他愿意站出来帮我发声”阮思恒坐下来连口水都顾不上喝,焦心地说,“这几天总有些奇怪的人在我工作室门口晃,还有人给我寄带血的衣服和刀片,你说他们是想干嘛想逼死我吗”

霍祁听着阮思恒喋喋不休的抱怨,低着头烦躁地刷手机。

他在看他这几天给陆时今发的短信。

陆时今你在哪儿赶紧给我接电话

你长本事了啊陆时今,绿了我玩失踪是吧什么锅配什么盖,你这种烂盖也就只有霍涟这种破锅才看得上你

你到底人在哪儿接电话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肯认错,再保证和霍涟一刀两断,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阮思恒的事,你不想帮忙我不会逼你,给我回个电话好不好

你有本事就永远别让我找到你

可是无论他怎么威胁甚至到后来让步妥协,陆时今始终没给他回复过半个字。

“霍祁”阮思恒见霍祁一脸失魂落魄,不满地拍了拍沙发,“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霍祁回神,嗓子因为干涩有些哑,“在听。”

阮思恒“你说会帮我解决这件事,可是已经三四天了,你到底想到办法没有”

霍祁淡淡地说“正在想。”

阮思恒气急,“什么叫正在想那就还没想到那你那天跟我的保证是在说大话吗我是因为信任你所以才会没采取行动等你的消息,你现在告诉我你没办法,你让我怎么办别忘了,是你当初把那些画送给我,说我可以随意处理的”

霍祁因为陆时今的事情已经满心烦躁了,阮思恒现在又来烦他,还想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他身上,更加让他烦上加烦。

霍祁突然对阮思恒也没了耐心,冷着脸说“你的意思是都怪我了我怎么会知道你会抄人家的画我是把画送给了你,可我没按着你的手逼你去抄。”

就跟霍祁听不得“绿”这个字一样,阮思恒现在听到“抄”这个字,就会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

“霍祁原来你也是这么看我的是吗””阮思恒白皙的皮肤因为愤怒变得通红,声音颤抖地说,“你也相信网上那些对我诬蔑是,我是看了那些画,可我只是借鉴了里面的部分创意借鉴不是抄袭他陆时今在画坛连无名小卒都排不上,我会抄他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霍祁其实刚刚只是一时之气,那些话说出口他就立即后悔了。

他真的是鬼迷心窍了,怎么能对阮思恒说那么重的话。

“对不起思恒,我这几天因为工作不顺很烦躁,所以才会口不择言,你别生气。”霍祁无奈地道歉,“你别着急,办法我已经在想了,人我也已经在联系了,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你相信我好吗”

阮思恒一脸失望地摇摇头,“算了,是我太天真了。我本来以为你是我的知己,但是我错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了解,我有我的骄傲,我的尊严,不容任何人践踏。本来也不关你多少事,既然你工作忙,我还是自己解决吧,就不劳烦你了。”

说完,他就推门走出了霍祁办公室。

霍祁站起来追了几步,想把人挽留住,可心里突然涌上一阵无力感,让他顿住了脚步。

说到底,他和陆时今走到今天这一步,还是因为阮思恒。

他怎么会这么蠢,明明陆时今哪一点都比阮思恒好,可他当初怎么会对陆时今熟视无睹,那么执着地追求一个并不爱自己,对他无半点情意的阮思恒

如果没有阮思恒的存在,他就不会把陆时今的画送给阮思恒,也就不会发现今天这种事。

除了因为他不肯承认两人的关系,陆时今肯定还在怪自己要他站出来帮阮思恒澄清。

明明时今才是受害者,自己到底当时是怎么想的才能对他提出那种卑鄙的要求

霍祁心中五味交陈,既后悔又愧疚,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啊霍祁

霍祁和阮思恒两个主角闹了个不欢而散,陆时今那边在显示屏上看得一清二楚。

陆时今随便瞄了几眼弹幕,上面全部是对阮思恒不满的评论。

当然,还掺杂着几条心疼霍祁爱错了人,支持霍陆c,希望陆时今能够回心转意原谅霍祁的弹幕。

陆时今也让711替他打了条弹幕发上去。

不好意思,原谅他那是圣父的事,而我我的任务,就是送他去见上帝。

阮思恒离开了霍祁的公司,回到了工作室,犹豫再三,拿出了那张海边漫步图。

他举起那张画对准灯光,深浅不一的蓝色颜料中隐隐约约映出了一串数字,是手机号。

除非是对颜料配色天生敏感的人,否则不会有人发现,这张画里还藏着玄机。

阮思恒拨通了那个号码,三响过后,一个年轻慵懒的声音接通了电话。

“喂”

“你好,我是阮思恒。”

陆时今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你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霍祁真听了我的话,没把那张画送给你呢。”

阮思恒微怔,下意识地问“什么意思”沉默三秒,忽然恍然大悟,“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陆时今轻嗤道“是啊,他第一次提出要买我的画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不也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了吗”

阮思恒被陆时今戳中心事,一时语塞。

他的确早就知道了陆时今的存在,一开始只是好奇画的作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霍祁一直遮遮掩掩,不肯让他认识,所以阮思恒就起了疑心。

那天霍祁在西餐厅约见陆时今,阮思恒其实早就乔装在那里守株待兔。

等他看见陆时今那张酷似自己的脸后,心里起了诸多猜测。

后来他收到一条匿名短信,发短信的人将霍祁把陆时今当成是他的替身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

看完那条短信,阮思恒除了惊讶霍祁的所作所为外,只觉得恶心和厌恶。

没有一个人愿意当别人的替身,同样也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这世界上会有一个人能够取代自己。

阮思恒并非不明白霍祁对他的心思,只是因为有陆时今的存在,他和霍祁便再无可能了。

他甚至有时候会恨霍祁,如果不是霍祁的故意隐瞒,他怎么可能去从一个卑微替身的画作中找寻灵感。

又恨自己,灵感尽失,画出来的东西居然连一个替身都比不过。

可是一步已经迈出去,再无回头的路。

一回头,就是身败名裂,永不翻身。

陆时今慢悠悠说“当初我送霍祁这幅画的时候,就告诉过他不要送给别人,,可他转头就忘了,还是把画送给了你,果然在他心里,还是你最重要。既然这样,我也不能浪费我画这幅画时的心意,阮画家你说是不是”

“既然你已经料到我会来找你,那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现在除了你没人可以帮我,”阮思恒冷静地说,“你可以尽管提条件,只要我能做到。我知道你很爱霍祁,等这件事了结,我可以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哈哈哈哈”陆时今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笑得不可抑制,好一会儿才止住笑声,“你错了,我可不爱那种人渣。不过现下,我还真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做个交易如何”

阮思恒也是病急乱投医了,顾不得细想就答应“你说。”

陆时今“霍祁的办公室里,有个保险箱,里面有一份文件,你帮我拿到手,我就帮你澄清抄袭的事。”

“什么文件”阮思恒还有理智,警惕地说,“如果是犯法的事”

“阮大画家,”陆时今笑着打断他,“你不会真以为这是交易你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吧事到如今你还有的选吗”

阮思恒顿感底气全无,是啊,事到如今他只能被陆时今拿捏在手里,还能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阮思恒指甲狠狠掐着掌心才能控制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既然是保险箱,我怎么知道密码”阮思恒提出异议。

陆时今语气幽幽“不,你知道的,好好想想。还有,这件事只能你知我知,不能告诉第三个人。千万别想着糊弄我,保险箱里放着什么我比你清楚。阮画家,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我只给你一天时间。”

阮思恒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

第二天,阮思恒给霍祁打电话,先给霍祁道歉,昨天是他太心急所以态度不好,希望两人的关系不要因为一次的不愉快受到影响。

既然阮思恒都放下自尊了,霍祁自然不会不给他这个面子,顺着台阶下就把事情翻篇了。

紧接着阮思恒就提出下午还想来趟霍祁公司,再聊一下事情怎么解决。

电话里,霍祁的回应虽然犹豫了数秒,但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阮思恒一直在想保险箱密码的事,霍祁从来没告诉过自己他有关保险箱的事,为什么陆时今会笃定地说说他知道密码

难道密码是和他有关

阮思恒陡然想起自己曾经去过霍祁公寓,那天站在门口霍祁也让自己猜他家密码锁的密码,阮思恒一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

直到霍祁说出密码是他的生日,他才明白霍祁是在和自己暗示他的心意。

霍祁喜欢他,难道保险箱的密码也设置成了他的生日

阮思恒带着各种疑惑,下午去了霍祁公司。

霍祁对他的态度明显不像以前那般亲热,偶尔还会目光深沉地打量他。

但阮思恒急于完成任务,即使注意到霍祁有些不一样,也无暇顾及。

在霍祁办公室坐了没一会儿,便有助理通知霍祁去开会。

霍祁问阮思恒要不要先走,阮思恒却说反正自己也没事做,不如留下来等霍祁晚上一起去吃饭。

霍祁深深盯着阮思恒看了一眼。

阮思恒心里有鬼被这样一看难免心虚,强作镇定地说“不好吗如果你实在没空,那我走也行。”

霍祁笑了笑“有空,我先去开会,你在这里随意。”

随后霍祁离开了办公室,临走前吩咐助理,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入办公室。

等霍祁走了,阮思恒开始在办公室里搜寻保险箱的位置。

最后他在霍祁办公桌下面的一个柜子里发现了保险箱的踪迹。

阮思恒忍不住心跳加速,心虚地抬头看门口的方向,等确定没有人进来,他才慢慢在保险箱面前蹲下来。

“930928”

阮思恒颤抖着手指一下一下按下这串他无比熟悉的数字。

密码按键发出的提示音仿佛丧钟的声音,一下下敲打在他耳边。

从这一刻起,他就不仅是一个无耻的抄袭者,还是一个背叛朋友的卑鄙小人。

他曾经是万人羡慕的天之骄子,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可惜已经没有让他后悔的时间,密码最后一位数输完,保险箱应声打开。

与此同时,阮思恒身后冷不禁响起一个阴冷得如同鬼魅一般的声音。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狠狠劈在阮思恒脑后。

“阮思恒,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