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33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在天亮之前躺到了霍祁旁边,一直注意着霍祁的动静。

等霍祁有醒转的迹象,他就连忙闭上眼睛装睡,营造一种一直睡在霍祁旁的假象。

霍祁慢悠悠醒过来,因为宿醉头疼欲裂,全然忘了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当然也不记得陆时今问过他的那些问题。

更不知道昨晚与他一墙之隔的客厅沙发上,上演了怎样的活色生香的好戏。

“时今”霍祁在陆时今后背上拍了拍,试图叫醒他。

陆时今装着被人吵醒的样子,揉了揉惺忪睡眼才慢慢睁开,他打了个呵欠,说“怎么了,几点了啊”

霍祁拿出手机一看,居然已经快早上八点,他和美国佬约了九点见面,就要来不及赶过去了。

霍祁也顾不得问陆时今昨晚自己喝断片之后的事,爬起来急着去洗漱。

可等他掀开被子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满身酒气。

霍祁顿时心生不满,“你就让我这样子睡的”

陆时今坐起来,一脸无辜地望着他。

“人家也想帮你洗澡啊,可你太重了我拖不动,而且是你自己赖在床上不肯去洗的,对了,你昨晚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什么软软,软软是什么东西是人名吗”

霍祁面色一尬,该死的,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喝多了还会乱说的毛病。

“你听错了,我是说这个床垫太软了,睡了不舒服。”

陆时今恍然大悟地点头“原来是这样。”

没办法,不可能这样一身酒气去见人,霍祁只能先去浴室洗个澡。

他一边脱衣服一边装得漫不经心地问“我昨晚喝多了,霍涟那家伙后来怎么样了”

陆时今说“他也喝多了啊,离开酒吧之后我就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老公,其实你不用为了我这么拼命的,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就好了。”

霍祁想起霍涟就头疼,恨恨地说“没喝死他真是便宜他了。”顿了顿,又看着陆时今说,“时今,昨天晚上我不是故意不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的,霍涟虽然是我叔叔,但他和我一向不对付,如果我承认我们的关系,难保他不会回去告诉我父亲和爷爷,我怕你被他们为难,怕他们拆散我们,你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吗”

陆时今一脸感动地点点头,“我能理解的,我相信你老公。”

“你能理解就好,”霍祁笑了下,解开衬衣扣子,突然冷不丁地说,“昨天晚上,我喝醉之后还有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

陆时今“没有啊,你就刚回来的时候吵闹了一阵,之后就睡过去了,怎么了,你问这个干嘛呀”

陆时今眼神坦荡,没有躲闪之色,令霍祁信了分。

霍祁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没什么,我就是怕影响到你睡觉了。好了,我上午还有事得赶紧出门,你乖乖待在酒店,等我事情忙完了回来陪你。”

陆时今自然是兴高采烈地答应。

等霍祁出了门,陆时今脸上的笑意立时收了个一干二净。

霍祁在浴室洗澡,陆时今躺在卧室床上给霍涟发微信。

陆时今阮思恒那边的事可以安排起来了。

霍涟现在是国内时间凌晨2点。

陆时今那恭喜你了,这个时间段买热搜还能便宜些。

霍涟买热搜的钱谁出

陆时今你睡了老子几次还敢提钱真当老子不收费是吧

霍涟向您转账5200000

陆时今

霍涟睡你的定金,以后是按日结还是按月结

陆时今

行吧,骚还是你骚,骚不过骚不过。

霍涟那家伙还没出门

陆时今凝神听了下门外的动静,好像听到了霍祁从浴室出来的声音。

陆时今估计马上就要走了。

霍涟我叫了早餐,来我房间一起吃

陆时今还没来得及回,霍祁打开房门进来了,他已经换好了衣服,进来拿手表。

霍祁就站在床边,但陆时今没放下手机,脸色不改地继续和霍涟发信息。

他发现自己被霍涟带着,越来越爱上了这种好像“偷情”一样带来的刺激感,试了几次就上瘾了。

陆时今我过去,你是吃早餐还是吃我啊

霍涟就不能一起吃又不影响。过来,我一定喂饱你。

陆时今勾了下唇角,被霍祁看见,霍祁好奇地问“你在和谁聊天呢,笑这么高兴”

陆时今镇定地说“和同学,他们知道我来夏威夷了,吵着要我帮他们带特产,有个人居然让我帮他买草裙回去,你说好笑不好笑”

霍祁没有怀疑,戴好手表打好领带,单膝跪在床上捞过陆时今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出门了,你乖啊。”

陆时今笑容乖巧地点点头。

等霍祁离开关上卧室门,立即满脸嫌弃地用手背狂擦被霍祁碰过的地方。

霍祁开会开了一上午,等会议结束已经是中午十二点。

而此时太平洋彼岸的人们,刚从睡梦中醒来。

智能手机普及的时代,人们习惯睁开眼就摸到枕边的手机,刷朋友圈刷微博刷各种论坛视频,看看一夜过去又发生些什么新鲜事可以当做白天的谈资。

而各大社交网站和新闻网站不约而同地推送了一条新闻。

“十七岁成名天才画家涉嫌剽窃他人作品”

今天没什么其他有讨论性的新闻,所以阮思恒抄袭的话题热度很快升了上去。

现在的人关于“维护原创,”的思想越来越成熟。

一旦与创作相关的行业出现了抄袭的丑闻,就会迅速有正义的网友赶过去对抄袭者进行口诛笔伐。

微博已经直接出现了带大名的热搜。

天才画家阮思恒抄袭

天才画家剽窃美院学生作品

17岁成名,27岁江郎才尽

第一个质疑阮思恒抄袭的博主,是一个微博上很出名的专注于打击抄袭盗版的大v。

之前扒出过不少小说作者、歌手、电视剧编剧抄袭的石锤,微博拥有不少死忠粉。

大v一发声,就有网友自发去搜集了阮思恒的作品,还找到了早些年恐怕连陆时今自己都忘了什么时候投给不知名杂志的画稿,将两个人的作品进行对比。

作品的灵魂就是画家本人独特的个人风格,阮思恒最近的作品明显与他曾经发表的作品风格不符合。

反倒有很重的模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美院学生作品的痕迹。

可陆时今的画稿发表时间早于阮思恒不知道多久,总不可能是陆时今穿越到未来,抄了阮思恒的作品再穿回去。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鼎鼎大名、誉满国内、十七岁即成名的天才画家,抄袭了一个还没毕业的美院学生的作品

这简直是美术界的奇耻大辱,因为就在前天,书画协会还邀请了阮思恒给青年画家们做座谈会。

玩艺术的人大多数都心气高傲,一个身上有抄袭污点的人给他们做座谈会,这不是哐哐打他们脸吗

舆论就是被这些青年画家带向了高chao,纷纷转发微博谴责阮思恒的行为,要求阮思恒出来道歉。

其次闹得最凶的,就是国内各大美术学院的学生。

由己及人,成名画家抄袭小透明学生,如果不是有人先发现了,他们这些无权无名的学生要怎么样捍卫自己的权益

到底还有多少阮思恒这样的人,仗着自己在业内的地位,背后做着抄袭剽窃的肮脏事

阮思恒不是什么娱乐明星,没有粉丝帮忙说话。

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局势,都在要求他站出来道歉,甚至要求他封笔。

霍祁开完会就接到了阮思恒打来的越洋电话,阮思恒在电话里语气很急,霍祁听了又心疼又自责。

心疼阮思恒受了这么多网络暴力,自责自己此刻不能陪在阮思恒身旁。

霍祁温声细语地安慰了一会儿阮思恒,最后向阮思恒保证,自己一定会帮他解决这件事。

与此同时,陆时今舒服地躺在霍涟怀里,边享受着不用自己动手就有人喂水果的待遇,边刷微博评论。

躺在床上吃水果,还有一个极品帅哥伺候,简直过的是神仙日子。

如果没有711丧气的声音出来扫兴,陆时今会更高兴。

711先放了实时弹幕给陆时今看。

主角抄袭真的假的编辑敢这么编他是觉得抄袭有理吗

抄的还是那个炮灰替身行为也太o了吧

魔幻,这种人品也能当主角,阮思恒根本配不上我们家霍祁

“宿主我必须要提醒你,”711干巴巴地说,“由于阮思恒被爆出抄袭,天才人设崩塌,观众们对主角人设和憋屈的剧情非常不满,爽度值几乎已经清空,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我知道啊,这代表着,”陆时今轻描淡写地说,“主角该换人了。”

陆时今刚说完,就有几条醒目的弹幕飘过。

弱弱地路过问一句,有没有人站小替身和霍祁的c我觉得小替身长得也不错啊,而且又那么痴恋霍祁,强攻弱受我很可以啊

前面的姐妹等我,我其实也早就想站邪教了现在看来,阮思恒这种抄袭狗都能当主角,被抄袭的小可怜凭什么不能逆袭

陆时今淡然地说“听听,群众的呼声。”

711不以为然“极少数人的看法,并不能代表什么。”

陆时今“那就把它变成大多数咯。”

霍祁的电话比人更早找上陆时今。

刚巧接电话的时候,陆时今和霍涟的饭后运动快做到了尾声。

霍涟折腾得狠,逼着陆时今叫给自己听,越到后面,陆时今的声音都带了哭腔,一边断断续续哭一边颠来倒去骂。

陆时今就是这么接了霍祁的电话,霍祁还没开口,他先委屈得哽咽了。

陆时今趴在床上,生理性的泪水打湿了枕头,“老公嗯”

才刚说了两个字,陆时今就差点没忍住叫出来,他扭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后恶作剧的男人,警告他别乱来,然后才继续和霍祁“哭诉”。

“你、有没有看微博热搜啊呜呜我的、作品被抄袭了,这个阮、阮思恒我的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抄我啊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该怎么办呀”

霍祁只觉得陆时今的声音很喘,以为他是哭成这样的。

霍祁说“我马上就到酒店了,你别着急,这件事我等等和你解释好吗”

“好,我等你回来,啊”霍涟不怀好意地加重力道,陆时今控制不住地低呼了声,被霍祁听出来了蹊跷。

霍祁怀疑地问“时今你怎么了”

“没事,”陆时今稳住声音说,“想倒水喝,不小心把开水洒手上了。”

就算霍祁猜破头也猜不到此刻陆时今正在和他叔叔在床上颠鸾倒凤,只能相信陆时今说的。

快到顶峰,陆时今着急挂电话,“那老公,我先挂电话了哦,你快些回来。”

霍祁“等等”

妈的没完没了了,霍祁不让他挂,陆时今只能死命地咬住唇听。

霍祁“时今其实阮思恒是我朋友。”

陆时今装惊讶“什么”

霍祁“时今,有件事我想跟你说,答应我,你听完了先不要生气。”

霍祁肯定也是觉得没脸当面和陆时今开口,所以才会先打电话过来稳住他。

陆时今心知肚明,“你说。”

霍祁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和阮思恒是高中同学,有次他来我家,无意当中看见了你的画,我看他很喜欢你作品,就答应把画借给他观赏。后来他说你作品里表达出来的东西给了他很多灵感,问我可不可以将他受到的启发运用入他的画中。我也不清楚你们这行的规矩,随口就答应了,他还以为得到了原作者的授权所以才会”

好一个“不清楚”,就把自己择得一干二净,既想帮阮思恒开脱,又不想自己承担责任,既当又立玩的真溜。

霍祁久久没等到陆时今的回应,忍不住问“时今,你还在听吗”

“在,”陆时今哑着嗓子说,“你继续说。”

霍祁“所以你不要怪阮思恒,要怪就怪我,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阮思恒真不是故意抄袭。时今,现在舆论对他很不利,他很崩溃,作为朋友我应该帮他”

霍涟听霍祁说到了关键地方,放慢了动作。

正好陆时今也趴累了,他翻了个身仰面朝上,深呼吸了一下,冷冷地问电话里的霍祁“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霍祁对陆时今还是有点心存愧疚,可相比之下,他对阮思恒的心疼还是占了上风。

“时今,我希望你站出来帮阮思恒解释。”

陆时今“解释什么”

霍祁“你可以说画是你们共同完成的,又或者你可以说你已经把作品的版权卖给了阮思恒,这样就不存在抄袭的误会了,对大家都好,你说好吗”

陆时今还没来得及回答,霍涟先他一步从陆时今手里抢过了电话。

“听说大多数艺术家对待自己的作品,就像对待自己的恋人一般。霍祁,要是我把你的人睡了,你还能原谅我的话,陆时今就能原谅你和阮思恒。”

“你谁”霍祁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极度震惊,沉稳的男声拔高了好几度,“霍涟怎么是你你他妈的,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

霍涟勾着唇,湛眸邪气地看着躺在床上,双颊泛红的陆时今。

还没结束,陆时今猜到霍涟想干什么,也不再压抑自己,配合地叫出声来。

无视掉电话里霍祁歇斯底里的吼叫,霍涟的声音冷酷又残忍“我在干什么,你听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