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章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24
A+ A- 关灯 听书

“你……快停下……”

压抑的喘息一开口就成了暧昧的低吟,听上去可一点都不像要让停下的意思。

反倒像是鼓励霍涟继续。

711不断报告着外面霍祁的移动路线。

“离开了商务舱,正在朝卫生间方向走来!”

“五米!”

“四米!”

“三米!”

“接近门口了!”

“他现在就在外面!”

外面已经快火烧眉毛了,可霍涟还不肯放过陆时今。

“里面有人吗?”霍祁拍了两下卫生间的门板。

听见霍祁的声音,陆时今的脑子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抓住霍涟的头发,低下头眼神哀求他停下。

霍涟怎么可能如他所愿,他就是一个疯子,越惊险刺激他越疯。

霍涟抬起眼睛,不怀好意地冲陆时今眨了下眼,同时用舌尖顶了顶脸颊。

双重刺激下,陆时今再也忍受不住,突然闷哼一声,仰起头盯着头上白色的天花板,一阵失神。

他大口地无声喘息着,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像一条濒临渴死的鱼。

狭窄的空间里只听得到两人一浅一粗的呼吸声,接着霍涟那边传来一声清晰的吞咽声。

陆时今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低下头看着这个胆大妄为的男人。

霍涟缓缓站起来,猩红的舌尖舔了下嘴唇,低声说:“才不到三分钟,你是不是太快了?”

我快你X个头!

霍涟好像猜到陆时今在心里骂自己,恶劣地勾起唇。

又突然扣住陆时今的后脑,强势地封住他的唇,片刻后分开,在他耳边问:“你自己的味道,怎么样?”

陆时今说不出话来,如果眼神可以用来当武器,此刻霍涟身上已经被他戳满洞了!

外面霍祁还在坚持不懈地拍门,都把把空姐吸引过来了。

隔着一扇薄薄的门板,陆时今在里面可以清楚听见霍祁和空姐的交谈。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霍祁说:“这个卫生间的门怎么打不开?”

空姐:“可能正在有人使用,您如果需要使用卫生间,可以去后面,后面的是空的。”

“有人?”霍祁说,“可我问里面有没有人,里面没声音。”

空姐:“是吗?那您稍等,我去找下乘务长过来。”

陆时今冷汗都下来了,要是空姐帮霍祁开门,除非他会隐身术,否则肯定暴露!

他急中生智,想起还有711可以救急。

“便利店!有没有隐身卡?”

711:“这种超自然科学的东西,系统商城并不会出售……宿主,这次我也爱莫能助了。”

“靠,你们系统连修仙宝典武功秘籍都有,隐身卡算什么超自然科学?!”

711:“……或许我可以跟系统的研发团队提下案,看他们下次能不能设计一个呢。”

陆时今骂了句脏话,711自动屏蔽只当听不见。

远水解不了近渴,化险为夷只能靠自己了。

陆时今提上裤子,大脑超速运转,想编一个听起来天衣无缝的说辞,来和外面的霍祁解释,他为什么会和他的叔叔待在一个卫生间里,而且两人什么事都没发生。

可惜慢了一步,霍涟已经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陆时今连忙贴着里面的门板站好,还好霍涟身材高大,门又小,他站在门口,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吵什么?”霍涟整理了下衣服,走出来顺手关上卫生间的门,自然而然地挡在门前,不让人靠近。

霍祁见出来的人是霍涟,眉心皱了下。

“刚才是你在里面?”

霍涟蔑然扫了他一眼,“难道你还还看见了第二个人进去?”

霍祁将信将疑:“那刚刚我问有没有人,你怎么不回答?”

霍涟:“不想回不行?难道你喜欢方便的时候和人聊天?”

霍祁:“……”

“你很急?”霍涟侧身让开,大发慈悲地说,“我用完了,让给你用。”

霍涟倒是一副无所谓的语气,可陆时今听了想打人。

虽然知道霍涟是故意激将,可万一霍祁是个神经大条的,真进来了怎么办?

到时候就只能来一句“surprise”了!

陆时今默默磨了两下牙齿,幻想嘴里现在咬的是霍涟那个王八蛋的肉。

还好霍祁并不打算上厕所,而且也不满霍涟这种好像施舍的语气,冷哼道:“谁要用,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谁啊?”霍涟回忆了下,恍然大悟,“哦,你带来的那个小男孩是吧?”

“是,你知道他去哪儿了?”霍祁看他的样子,以为霍涟见过陆时今。

霍涟慢悠悠道:“不知道。”

霍祁:“……”你他妈不知道你哦什么哦?浪费老子感情!

霍祁懒得和霍涟继续扯皮下去,走上前准备推卫生间的门。

那一刻,陆时今的心跳吓得都快停止了。

“霍少既然不想用卫生间,难道是进去找人?你觉得你的小情人会在里面?和我并排站着方便吗?”霍涟懒洋洋地靠在对面的洗手台前,不慌不忙地开口。

霍涟的话成功让霍祁推门的动作一顿。

霍祁当然不会这么觉得,陆时今和霍涟第一次见面,互相不认识,怎么可能一起上洗手间。

可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自己会去想推门,跟鬼迷心窍一般。

霍祁看着霍涟似笑非笑的表情很不爽,不耐烦地瞪他:“你烦不烦。”

霍涟眸光一冷,冷冷地说:“自己看不住住人,冲我发什么脾气话说回来,你家老爷子知道你出差还带着情人的事吗?霍少工作中也不忘风流快活,这个表率当得好啊。”

霍祁闻言脸色微变,没气势地威胁道:“少在这里阴阳怪气,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不许和我爸说知道没?”

霍涟嗤了声,转过身淡定地打开水龙头洗手,顺便还用手接了水漱了下口。

霍祁看到霍涟漱口,赶紧逮住机会讽刺:“新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上完厕所漱口的,你该不会刚刚在里面偷吃东西了吧?味道怎么样啊?”

霍涟抹去嘴角的水珠,慢条斯理地抽纸擦手,头也不回地说:“是啊,是偷吃了,味道还不错,你要不要也进去试试?”

霍祁听不懂,可陆时今却知道霍涟在说什么。

这家伙真是……太他妈变态了。

不过他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喜欢霍涟的变态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也是个变态?

“省了吧,你喜欢吃,自己留着慢慢吃,我可没有你这种独特的癖好。”

霍祁皱眉嫌弃地甩了下手,贴墙离得远远地走了过去,好像霍涟身上有传染病,唯恐避之不及。

等霍祁走远了,霍涟才拍了拍卫生间的门板,“出来吧,人已经走了。”

陆时今在里面没被吓死也快被憋死了,一出来就狠狠剜了霍涟一眼。

“看你眼神,要吃人啊?”霍涟玩世不恭地笑着,“别急,等飞机落地,晚上到了酒店再给你吃。”

“滚你X的,飞机落地你就给我滚远点。”陆时今抬脚就想往霍涟身上揣。

要不是他个王八蛋,他至于心惊胆战躲厕所这么憋屈?

现在居然还有心情调情,真是气死爸爸了!

霍涟轻松捞住他的一条腿,把人抵在门板上,阴恻恻地说:“我没在和你开玩笑,陆时今,你听着,晚上你要是敢不来我房间,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