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21
A+ A- 关灯 听书

霍涟知道陆时今要和霍祁去夏威夷后,既没说同意,也没表示反对。

只是他看陆时今的眼神,时常让陆时今感觉有种自己被捉奸在床的错觉。

可陆时今问心无愧啊。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想获得霍祁的信任,不做出点牺牲怎么行?

何况只是一起出去旅个游,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牺牲。

陆时今在约好的时间到了机场,霍祁早已经等在那里。

他们坐的是商务舱,有单独休息的候机室。

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霍祁让陆时今等在候机室,他出去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打给阮思恒的,霍祁在电话里说:“思恒,我马上要飞夏威夷,可能一个星期以后才能回来。

阮思恒淡淡地说了句“我知道了,祝你一路顺风”。

霍祁等了一会儿都没等到他想听的关心之言,失望之余又有点恼怒。

他故意说:“除了一路顺风,就没别的交代的了吗?夏威夷帅哥很多,你就不怕我旅途寂寞,被别人勾搭了去?”

阮思恒那边顿了顿,“霍祁,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如果有喜欢的人了或者谈恋爱了,我都为你感到高兴。”

霍祁干涩地说:“你真是这么想?”

阮思恒:“嗯。”

霍祁心脏一阵紧揪。

他为阮思恒做了那么多,换回的居然只是一句“最好的朋友”?

阮思恒啊阮思恒,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明白我的心意?

又或者你根本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接受?

重新回到候机室,当霍祁看到陆时今那张酷似阮思恒的脸,看着他的时候,眼里满满都是他的模样,心底不禁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阮思恒不爱他,可多的是有人爱他。

就比如爱他爱到骨子里的陆时今。

“怎么打个电话打了这么久啊?”陆时今不满地嘟囔。

“工作上的事,一个人等的无聊了吧吧?”霍祁坐下来拉起陆时今的手放在手心里摩挲。

陆时今对他的依恋,让霍祁暂时忘掉了阮思恒带给他的不愉快。

霍祁含笑问:“期待这次旅行吗?”

陆时今睁大眼睛点点头,霍祁瞧着他有些情动,突然搂住陆时今的肩膀将他往怀里扣。

候机室里暂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即使两人做一下亲密的事,也不会有人发现。

就在陆时今身体僵硬,内心挣扎要不要拍开霍祁凑过来的嘴时,候机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有道颀长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看见霍祁和陆时今暧昧的姿势,不轻不重咳嗽了声。

霍祁注重形象,一察觉到有人进来,就立即松开了手。

一回头,错愕不已。

“怎么是你?!”

这句话是陆时今也想问的,因为走进来的不是别人,就是霍涟!

“怎么不能是我?”霍涟似笑非笑,“夏威夷又不是谁的私人领地,你去得我去不得?”

霍祁和霍涟表面维持着和平相处的假象,其实私底下早就已经互相看不顺眼。

“你去做什么?”霍祁冷声道,“你手下没有北美市场的业务。”

霍涟反问:“谁说我去出差?我就不能去度个假散散心?”

霍祁冷哼一声转过头去,“当然可以。”

霍涟在他们对面坐下,陆时今装出该有的好奇,扯了扯霍祁的衣袖,小声问:“他谁啊?和你长得好像啊。”

霍祁不咸不淡地说:“没谁,一个无聊的家伙。”

有了霍涟这个电灯泡在旁边,霍祁没了和陆时今亲热的心思。

而陆时今也察觉到霍涟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瞟,担心要是和霍祁亲密过度惹怒了霍涟,影响了他接下来的计划。

好在一直到登机,霍涟都表现得很正常。

霍涟也是订的商务舱的机票,座位就在霍祁和陆时今后面一排。

这下好了,霍涟可以堂而皇之地对陆时今进行全方位监视。

旅途长达十个小时,飞机平稳飞行后,空姐送上来飞机餐。

霍祁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想玩情趣,让陆时今喂他吃水果,陆时今当然只能顺从。

只是身后有两道凉嗖嗖的视线一直盯着,像刀子一样,陆时今如芒在背。

幸好吃完飞机餐后没过多久,霍祁就歪在座椅上睡着了。

陆时今小憩了一会儿,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睁眼,霍涟就站在他座位旁居高临下地看他!

表情戏谑,可眼底冰凉。

陆时今心脏差点没吓出来,连忙朝里面的霍祁看,还好霍祁好像熟睡过去了,并没发现霍涟。

陆时今转而怒瞪霍涟,眼神表示“你干嘛”!

霍涟不以为意地勾勾嘴角,眼睛往前一瞟,示意陆时今跟他去卫生间。

陆时今怕霍涟疯起来吵醒霍祁,只得忍着火气起身和他过去。

还好其他商务舱的客人都已经睡了,空姐也不在旁边,没人发现卫生间里进去了两个男人。

“你跟来到底想干嘛?!别坏我大事!”陆时今气得只想翻白眼。

飞机上的卫生间空间逼仄,塞进去两个大男人已经很勉强,陆时今和霍涟几乎是贴在一起。

霍涟阴沉着脸,冷哼道:“什么大事?要是我不来,在机场的候机室里,你是不是就让他亲你了?”

“那又怎么样?”陆时今无所谓地说,“想从霍祁嘴里套出话总要付出代价。你知道他这次去夏威夷是干嘛?霍延三年前私自挪用霍氏资金在投海外私股,亏了不少钱,这次就是派他儿子来善后的。要是能掌握霍延以公谋私的证据,还怕扳不倒他们父子?”

“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霍涟皱眉,明显他并不知情,怀疑陆时今说的真假。

老子知道所有剧情能不知道?

原剧情里霍涟也是后来才知晓这件事,本来想搜集证据告发霍延,但亏空早就被霍延堵上,最后反倒用这件事将了霍涟一军。

所以这这次陆时今决定先下手为强,趁这次机会,从霍祁嘴里套出话。

陆时今:“我怎么知道的你别管,反正我就是知道。”

霍涟沉吟一会儿,“就算你的消息是真的,但霍祁怎么可能把内幕告诉你?”

陆时今:“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霍涟冷笑,“办法也包括陪他上床?男人在床上说的话能信?”

“是不能信,可男人在床上的时候也最好说话不是吗?”陆时今浅笑望着他,“我现在明面上还是霍祁的人,就算霍祁想对我做什么,你能和他翻脸?”

“我是不能和他翻脸,可我能管你。”

霍涟的手骤然掐上陆时今的后腰,挑着他的下巴抬起来,锐利的视线逡巡在陆时今色泽诱人的嘴唇上,“属于我的东西,我不喜欢和别人分享,你敢让他碰你一下试试。”

陆时今长眉一挑,纠正他:“首先,我不是物件儿,其次,我不属于你。”

“不,你属于我。”霍涟若即若离地碰着陆时今的嘴唇,手慢慢下移。

陆时今今天穿了宽松的裤子,没有系腰带,只要轻轻一拉裤子就不保了。

卧槽?这个男人不会是想和他在飞机上来一发吧!

陆时今立即感知到危险,抓着裤腰不放,低喝道:“你想干嘛!”

“不干什么,霍祁刚刚让你喂他吃东西是不是,”霍涟强势地把陆时今推到墙板,邪气地勾唇,“我也要你喂我吃。”

说完,霍涟人就蹲了下去,明白了霍涟是想干什么的陆时今头皮一阵发麻。

偏偏他力气比不上人家,这里又空间狭小,要是两个人推搡起来,闹出动静势必会引起别人注意,那场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要害受制于人,陆时今只能咬着下唇默默忍受。

可祸不单行,711又突然在陆时今脑子里亮起红灯。

“警报!警报!霍祁醒了!正在到处找你!马上就要找到卫生间了!”!!!

妈的这对混蛋叔侄!这是要逼他死的节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