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11
A+ A- 关灯 听书

从海岛回去不久,陆时今就从霍祁给他置办的小公寓搬出来,直接搬进了霍涟的公寓。

一向不喜欢和人亲密的霍涟,居然也破天荒地默许了陆时今的无法无天。

反正在他心里,他和陆时今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他利用陆时今扳倒霍延霍祁父子,陆时今利用他来报复霍祁。

至于其他,只要陆时今提的要求不太过分,他都可以满足。

毕竟小替身也帮他满足了某方面的需求,退一万步来讲,就当是养了个固定床伴。

过完年一开春,霍老爷子就在董事会上宣布即将要卸任董事长的事。

但却没直接公布接班人,这让霍氏所有高层和股东都人心惶惶。

除了霍老爷子的长子霍延,霍老爷子的亲侄子霍刚,在霍氏里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

所以明争暗斗最激烈的,莫过于他们这两大利益集团。

霍涟因为身份尴尬,没有人觉得霍老爷子会把霍氏的未来交到一个毫无根基的私生子手里,反而倒成了置身事外的人。

原剧当中,霍涟的堂叔霍刚许诺霍涟会扶他上位,所以霍涟才会和霍刚联手。

但谁知后来事情败露,霍刚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霍涟身上,霍涟成了一切阴谋的始作俑者。

霍老爷子对霍涟想要分裂霍家的行为十分失望,一怒之下将霍涟扫地出门。

有血缘关系的至亲都可以说翻脸就翻脸,霍涟对这样的家人,已经完全不抱有希望。

陆时今不知道现在的霍涟有没有开始和霍刚联手,准备对付霍延霍祁父子。

但他估摸着阮思恒已经抄完了那几张画里的灵感,霍祁也快要因为画的事再找上门了。

果然没过两天,陆时今就接到了霍祁的电话。

那天是周五,陆时今刚下课,和几个同学约好了晚上聚餐,走在路上呢,霍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陆时今也没避开其他人,直接把手机放到耳边。

陆时今:“喂?”

霍祁:“时今?”

陆时今:“你拨的是我的号码还不知道是我?”

其实霍祁意外的是陆时今的冷淡语气,和以往接到他电话的欢欣截然不同。

不过想想也是,自从过年前见过一面后,他已经有快三个月没主动联系过陆时今。

陆时今那么爱自己,有气也是难免的。

毕竟这次是有求于他,霍祁很快就释然了。

“我当然知道。”霍祁温和地说,“刚下课吗?我听到你那边好像很吵。”

陆时今:“是啊,我要和同学去聚餐,你有事吗?有事快说,没事挂了。”

霍祁那边没生气,反而轻笑了一下。

“怎么了?生气了?”

“我哪敢啊。”陆时今冷笑,“我有那个资格吗?这段时间你杳无音信连个人影都见不到,要不是我天天看新闻,还以为你被外星人绑架了呢!”

“你当然有。”霍祁放低了姿态哄他,“对不起时今,这段时间我真的太忙了。你应该也听说了,我爷爷马上就要卸任了,现在是关键时期,我父亲派给我很多任务,我必须先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

霍祁那种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肯放下姿态哄人已实属不易。

不过一想到霍祁是为了什么为了谁,这么低声下气来哄他,陆时今就恶心地想吐。

贱人。早晚收拾你。

“原来是这样啊。”陆时今说,“那你现在是忙完了吗?”

霍祁:“还没有,只是我想你了,所以忍不住联系你,明天有空吗?一起吃个饭?你想吃什么?”

陆时今:“好啊,我要吃牛排。”

霍祁听陆时今答应了明晚的约会,以为陆时今已经原谅了他,连忙趁热打铁。

“对了时今,你上次给我的那几张画,我给业内的人看了,他们都觉得你的画不错,你身边还有已经完成的作品吗?”霍祁顿了顿说,“或许我可以帮你办个个人画展。”

给一个没名没气的美术学院学生办画展这种空头支票,也就能哄哄原主那种傻白甜开心。

陆时今无声冷笑了一下,然后装出饶有兴致的口吻说:“真的吗?”

霍祁笑着回:“自然是真的。”

陆时今:“好啊,不过我得回去看看,既然是办画展,得挑几幅拿得出手的。”

霍祁立即说:“这样最好。”

陆时今翻了个白眼,好你妈个头啊!

“那就先这样吧,我先挂了啊,我和我同学要上车了。”

陆时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电话那边的霍祁没来得及反应,楞了一下。

这是陆时今第一次主动挂他的电话。

“小陆,刚刚谁给你打电话啊?我听你讲电话的语气,好像有点情况哦!”

身边的同学等陆时今挂了电话,笑嘻嘻地起哄打听八卦。

陆时今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膀,“没什么,一个推销保险的傻逼。”

他们当然不信,“小陆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陆时今:“没有。”

“切,别瞒我们了,你没照镜子吗?最近的你可是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要不是爱情的滋润,谁信啊!”

陆时今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行了,你们少在那里乱八卦,走了吃饭去,今天这顿我请,这总能堵上你们的嘴了吧?”

听陆时今要请吃饭,其余人也不好意思再开他玩笑,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别的身上。

陆时今听着他们乱侃,忽然想到什么,低下头摇了摇。

爱情的滋润倒是没有,红光满面不过是因为有了X生活的滋润罢了。

霍涟平时看着冷若冰霜,在床上倒是相当热情,每天晚上变着花样地折腾陆时今。

要不是他这具身体年轻,早就被折腾散架了。

而且霍涟还有个最令人无语的地方。

那就是,自从陆时今第一次在床上喊了他一声“小叔”后,每次两人做ai,每到关键地方,霍涟都要逼陆时今喊他“小叔”。

陆时今本来也是个没什么节操的人,但是叫“小叔”什么的也太羞耻了。

拒绝几次,被弄哭了几次,后来才肯老实。

反派不愧是反派,真的是,太变态了!

聚餐完回到霍涟的公寓,陆时今把霍祁找自己要画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霍涟。

霍涟问他:“你还要给他?”

陆时今笑得狡黠,“给啊,为什么不给。”

霍涟以为陆时今还对霍祁旧情难忘,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

陆时今往他腿上一坐,搂着他的脖子,在霍涟脸色吧唧了一口。

“怎么不高兴了?”

霍涟不屑地转过脸,嫌弃地擦了擦陆时今留在他脸上的口水。

“只是觉得你蠢,你不是不知道他要你的画是为了什么,还要巴巴给他,不是蠢是什么?”

对于霍涟的奚落,陆时今并不当一回事儿,“你是怕我被他卖了?放心,我就算再蠢,也不会被同一个人卖两次。”

霍涟凉凉扫他一眼,“那可说不定。”

陆时今站起来准备去洗澡,“对了,他明天晚上约我吃饭,我会晚回来。”

“你是不是对我们俩的关系有些误解?你不是我包养的情人,不必对我交代行程,”霍涟似笑非笑,“不过应付完侄子来陪叔叔,你倒是挺忙的。”

陆时今扭头冲他微微一

笑,“啧啧啧,霍先生,这房间里的醋味都冲天了,你没闻到吗?”

霍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不合时宜,陆时今去见霍祁,也是为了接下来的计划,他不该冷嘲热讽。

霍涟调整了下呼吸,很快忽略掉了心头的那点膈应,冷着脸说:“我只是怕某些人见到旧情人,脑子一热,幻想什么旧情复燃,就把本来的目的给忘了。毕竟你从前可是那么爱他。”

陆时今伸了个懒腰,背对着霍涟脱掉了上衣,露出光滑白皙的后背。

上面还有些未消的痕迹,往往是旧的还没褪去,又添新的。

陆时今大大咧咧地将自己暴露在男人凌厉灼-热的视线下,指了指身上的痕迹,挑唇一笑。

“看见了吗?这些还有这些,都是你给我的。我倒是想旧情复燃,可我怕吃不消啊。”

霍涟从没见过像陆时今这样的人。

明明长着一张天使一样纯真的脸,有时候说的话做的事,却比妖精还勾人。

可偏偏他就吃这一套,陆时今一勾他的火就止不住上冒。

非要把把人折腾到求饶才尽兴,让小替身知道,他霍涟绝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

思及此,霍涟看陆时今的眼神逐渐变得幽深危险。

两个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床上磨合,陆时今早就对霍涟的这种眼神相当熟悉了。

享乐至上的陆时今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向后指了指浴室方向,歪头一笑,“一起洗?”

霍涟其实在陆时今回来之前就洗过一次澡,但还是答应了陆时今的提议。

两个人再从浴室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浴室里的瓷砖地上到处都是水,霍涟懒得收拾,直接用浴巾把陆时今一裹抱起来扔到床上。

余韵未消的陆时今陷进松软的被子里,双眼放空,身体还轻轻抽搐了一下。

霍涟在他旁边躺下,挑起男孩小巧的下巴,薄唇上翘,“刚刚挑衅我的那股劲儿呢?才一次就不行了?”

陆时今暗骂了声狗男人,闭起眼不想理霍涟。

但霍涟并不是很想放过他,最后还是陆时今先怂了,挡开男人放肆的手,撑着坐起来。

“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看。”

霍涟:“什么?”

“我刚完成的作品。”陆时今从床上滚下去,拉着霍涟去书房。

温香软玉在怀,霍涟其实对陆时今画了什么画并不感兴趣,不过既然小替身兴冲冲想给他看,他也不想打击小替身的积极性。

霍涟的书房已经被陆时今堂而皇之地占用,临时改成了画室。

陆时今刚画好的画就放在画架上,被蒙上了一层白布。

“你拉下来看看。”陆时今示意霍涟扯掉白布。

霍涟按他说的做了,扯下来一看,是一幅油画。

夜幕笼罩的天空和深蓝色的海水连成一片,月光下,有两个人在漫步,身后的沙滩上踩出了两串平行的脚印。

整幅画的构思一般,但胜在笔触细腻,用色精准,满天星辉倒映在海面上,海天一色的壮阔感扑面而来。

更妙的是那片沙滩,好像被镀上了一层月辉,泛着莹润的光泽。

“这是什么?”霍涟不太懂画作欣赏,不过也能感觉到这幅画很好。

陆时今指着油画说:“这是我们上次去过的海岛啊,你忘了?第二天晚上我们不是还去海边散步了?”

霍涟:“所以这两个人?”

陆时今理所当然地说:“我,你。”

霍涟默然,他没想到陆时今会把他们两个画进画里,这种感觉很微妙。

霍涟不喜欢拍照,更别说和人合影,因为没有一个人喜欢和私生子有牵连。

霍涟直到六岁还没有一张和父亲的合影,于是在他六岁生日的时候提出想和父亲拍一张合照。

却被霍老爷子批评不好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总是想些有的没的。

从那时候起,霍涟就讨厌上了拍照。

陆时今突然说:“我就把这幅画给霍祁,你说好不好?”

刚觉得开始温暖起来的心,倏地被冰水浇凉。

霍涟沉默地盯着陆时今看了一会儿,在小替身脸上只看见了没心没肺的笑容。

“随你。”说罢,打开书房的门大步离开了。

陆时今嘴角微勾,迅速跟上霍涟。

“你好像有点不高兴?”

霍涟硬邦邦地说:“没有。”

“就有。”陆时今跟着他进卧室,把人推上床,坐到他身上,“是不是听见我说要把画给霍祁,所以就不高兴了?你放心,画不可能白给,他想要啊,得付出代价。”

霍涟没理会陆时今的故弄玄虚,正好这时陆时今的手机响了,陆时今翻到床头去接电话。

一看来电人,说曹操曹操到,居然是霍祁。

陆时今把手机屏幕对着霍涟晃了晃,让他知道是霍祁打来的电话,然后才接听。

霍祁温柔地问候:“时今,睡了吗?”

陆时今:“还没,这么晚了,打给我什么事啊?”

霍祁:“下午的时候跟你说的买画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陆时今翻了个白眼,看来是阮思恒那边催的紧,大半夜的都等不及,霍祁才打电话过来。

“哦,画啊?”陆时今看了霍涟一眼,“有是有,可是我下午的时候忘了和你说了,我最近画的几幅画已经打包卖给了一个收藏家了,他说他很喜欢的我的画,全买了。”

霍祁那边一阵无语,哪个瞎了眼的收藏家会买一个无名之辈的画收藏?

霍祁:“他出多少?我可以比他出的价高。”

霍涟伸出五指,陆时今立即说:“五百万。”

霍祁:“……”你真的不是狮子大开口?

陆时今假惺惺地道歉:“对不起啊老公,本来我不该跟你提钱的,只是五百万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不是想去留学吗?有了这笔钱我就可以靠自己完成梦想了。”

霍祁有些生气,但没办法,阮思恒指明了要陆时今的画,他就算再生气也要把画弄到手。

不然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他在阮思恒面前怎么抬得起头。

“没事,我理解。”霍祁咬了咬牙,“八百万,我出八百万,你把画给我。”

陆时今突然惊呼了一下,因为霍涟这个王八蛋突然耍起了流氓,把手伸向了他不该伸的地方,还贴着陆时今另外一只耳朵,沉声问:“你刚刚叫谁老公?嗯?”

不能发作的陆时今只能怒瞪霍涟,他不就是顺嘴喊错了吗?

还好霍祁对他那一声没有怀疑,陆时今迅速接上:“这也太多了吧?”

霍祁只能干笑:“没事,我的钱给你,不过就是从一个口袋进了另外一个口袋,还分什么你我。”

渣男,账倒是算的听清。

陆时今说:“那……我明天去问问那个收藏家可不可以取消交易,明天给你答复好吗?”

霍祁同意了,两人互道晚安后才挂了电话。

而陆时今这时差不多已经快被霍涟扒光,箭在弦上蓄势待发了。

陆时今毫不客气地抬脚踹人,“妈的,你发情也不挑时候,要是被霍祁发现了我在偷男人,八百万可就泡汤了!”

霍涟轻松挡开,“我帮你坐地起价让你一下到手八百万,你准备分我多少?”

陆时今扬眉不服气地反问:“我帮你争霍家家产,到时候你又准备分我多少?”

霍涟黑眸紧紧攫住身下的人,薄唇轻勾:“那就得看你的表现值多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