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09
A+ A- 关灯 听书

屏幕上的倒计时结束,陆时今立即把**从肩上拿下来,姿势熟练地端起**托,眼睛全神贯注地盯在屏幕上。

他和霍涟虽然面对的是两块不同的屏幕,但进行的是同一局游戏,两个人是队友。

对面有25个敌人,所以不可能有杀的人一样多的平局产生。

陆时今的游戏角色一进地图就迎面遇到了两个敌人,他熟练地躲到掩体后面,架起枪一枪一个,枪枪爆头。

屏幕上方的计分板数字变成了2:0。

陆时今找到了手感,自信地勾了下唇,瞟了一眼霍涟。

“霍先生,刚刚咱们玩的都是小儿科,现在才是成年人的游戏,你好像得加油了。”

话音刚落,霍涟那边遭到了三个敌人的集火,霍涟沉着冷静地躲到了墙后面,靠着手-雷的掩护,干脆利落地解决掉了麻烦。

比分又一下变成了2:3。

霍涟目不斜视,操纵着人物往前走,冷静地说:“有功夫逞口舌之能,不如去找找敌人,还剩20个,留给你的机会不多了。”

陆时今意识到霍涟在玩游戏方面可能真的是个高手,这下也不敢马虎,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投入进游戏里。

赢不赢是小事,能不能把主动权握在手里才是关键。

由于两个人都把胜负当一回事,比赛一度进行到了白热化,屏幕上的比分胶着得很死,一直在重复一两个人头的优势领先,但又很快被反追的画面。

“该死,小助理,霍涟他丫的不是个公司高层吗?为什么玩游戏也这么厉害?他上班的时间都拿来打电玩了?”陆时今一边在地图上搜寻最后的敌人,一边和711吐槽。

711:“根据人物介绍,霍涟初中的时候当过一段时间的不良少年,打架逃课无所不通,他想以此来引起他父亲的注意。”

陆时今嗤笑:“想用这种方法来博眼球,真是小孩子行为,也难怪,毕竟年纪小,还相信豪门有亲情这种童话故事。”

711没顺着往下说,好心提醒:“地图上还剩四个敌人,霍涟领先你3分。”

现在比分是12:9,也就是说,接下来四个NPC,陆时今必须全杀了才能赢下比赛,不能丢一个人头。

陆时今和霍涟都在游戏里仔细搜索战场,想找到那四个敌人的位置。

可能是连上上天都在帮陆时今,陆时今比霍涟抢先一步找到了那四个卡在角落里跟没头苍蝇似的乱转的敌人。

“睁大眼睛看着,好戏即将上演。”

陆时今的角色几步跳上集装箱盒,从背囊里掏出一颗手-雷,拉掉拉环,往下一扔,硝烟弥漫挡住了屏幕——

Gameover!

陆时今吹了声口哨:“13比12,不好意思霍先生,这局我赢了。”

霍涟放下枪,虽然输了,但风度不减。

“今天你的运气好,我心服口服。”

陆时今挑了挑眉,笑着问:“那接下来怎么办?”

霍涟淡淡扫了他一眼,“你赢了,你说了算。”

“那就,”陆时今往大门口指了指,“去喝一杯?”

两个人在酒吧里一杯接一杯喝了不少酒,等出来的时候,陆时今已经喝得醉醺醺,只能挂在霍涟手臂上被扶着走了。

陆时今醉眼朦胧,平日里清纯明亮的桃花眼此刻眼眶微红湿润,眼尾漫不经心地上挑,不停地在勾魂放电。

“去你房间还是我房间?”陆时今趴在霍涟的肩膀上,低低地问。

“送你回去自然是去你房间。”霍涟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但他肤色白皙,喝酒也不上脸,倒是看不出醉意。

陆时今戳了戳男人坚硬如铁的手臂,“装什么纯?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陆时今伸出食指若有似无地触碰霍涟的胸口,在上面画了个圈。

“别忘了,你今天输给我了,不仅仅是赌局,还有连同你这个人,”他顿了顿,似乎想到这是件很值得让人得意的事,闷声笑起来,然后抬头手舞足蹈地大声宣布,“都一起输给我了!”

霍涟垂眸,冷冷打量这个醉得有些神志不清的酒疯子。

“原来你只是想找个一夜情对象,”霍涟冷笑,“刚刚酒吧那么多人,你大可以随便选一个。”

陆时今摇摇头,又竖起食指摇了摇,认真地说:“那可不行,我想要的只有你。”

听到这样似是而非的大胆告白,霍涟的心头不可避免地一动。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陆时今现在醉了,一个醉鬼说的话,能当真就有鬼了。

“不知所谓。”霍涟冷着脸,想甩开陆时今的手离开。

陆时今连忙抓紧他,防止霍涟走掉,欺身过去在他耳边悄声说:“别走,我告诉你个秘密,你要不要听?”

看陆时今的样子,霍涟就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没兴趣。”

“那我偏要说。”陆时今笑嘻嘻地不当一回事,打了个酒嗝,拉着霍涟往酒店方向走,“不过得等到了房间我才能告诉你。”

陆时今不是个亏待自己的人,他的房间在整座海岛最豪华的酒店的最顶层,一个人住一间总统套房,一拉开窗帘就能欣赏到海边的夜景。

房间里面卧室、客厅、厨房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间和卧室面积差不多大的浴室。

当然价格也不菲,一晚上就要三万。

霍涟走进房间环顾了一遍,评价道:“你倒是会享受。”

霍家家训“俭以养德,静以修身”,就连他平时出差都只是住商务套房,不会奢侈到住总统套房。

这还是两个月前那个宣称和霍祁在一起是为了爱情不是为了钱的陆时今?

霍涟不禁怀疑陆时今到底是太聪明,知道以退为进钓大鱼,还是霍祁的事情对他的打击真的那么大,足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他完全变了一个人。

“人活着不享受,等死了就晚了。”

陆时今从酒柜里拿出来一瓶上好的红酒,打开瓶塞倒进醒酒器里,然后进了衣帽间,换了身睡袍出来。

“我要去洗澡,你在这里等着?”陆时今姿势慵懒地背靠在浴室门上,问。

“放心,我既然跟你来,就不会跑。”

霍涟在沙发上坐下,双臂打开闲适地放在沙发背上,他倒要看看,小替身究竟想玩什么把戏。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陆时今眯起眼笑容暧昧,“要不要一起?”

霍涟没想到陆时今会这么直白地勾-引他,语塞了一瞬,沉默地盯在陆时今的脸上。

他第一次见到陆时今,只是觉得男孩长得很清秀,性子很单纯,像朵不染污泥的白莲花。

而他今天见到的陆时今,还是那张一模一样的脸,但一举一动大胆奔放,这张脸在纯与欲交织下,显得格外诱人。

原来越是看起来纯的人,浪起来越浪,外表白莲花,不代表切开来不是黑的。

霍涟不想否认,当陆时今眯着那双勾人的眸子,面带浅笑问他“要不要一起时”,他不可避免地心动了一下。

但他的自制力一向强大,陆时今只是勾起了一点火,还不足以灼烧尽理智。

;霍涟最后还是不解风情地冷硬拒绝:“不了,我怕浴室禁不起折腾。”

“那我进去了,很快出来。”陆时今挑逗似的眨眨眼,反手打开浴室门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靠,这个男人真难搞定,我都这么赤-果果地勾-引了,他还能坐怀不乱!”

陆时今双手撑在洗漱台上,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掐了掐自己满是胶原蛋白,充满弹性的小脸蛋。

“男人不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我这张脸,我这个身材,难道不香吗?”

711:“可能霍涟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绝对不可能!”陆时今信誓旦旦地说,“直觉告诉我,霍涟他对我感兴趣,只是还差个擦枪走火的时机。”

711:“……什么时机?”

陆时今嘴角一勾,“你知道所有一夜情套路的三个要素是什么吗?”

711:“还有这玩意儿?”

陆时今:“醉酒、chun药、认错人。”

711:听起来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711:“所以你决定?”

陆时今:“你那里有chun药?”

711义正辞严:“我们是和谐系统,没那玩意儿!”

陆时今:“或者有没有什么卡片有这种类似的功能?”

“等等,我找下,”711说,“找到了,‘怦然心动卡,使用次数1,持续时间2小时,可让被使用者对指定的人产生‘心动’情绪,再醇厚的美酒,再烈性的chun药,都比不上此刻心里的小鹿乱撞’!”

陆时今大手一挥,“好,就决定是它了!立即给霍涟安排上!”

在沙发上坐着的霍涟还不知道自己即将经历什么。

陆时今洗完澡出来,被热气蒸腾过的小脸白的发光,脸颊上浮着浅浅的红晕,昏黄的灯光下,五官精致又迷人。

他裹着丝绸质地的睡衣,贴肤的质地将陆时今身材曲线勾勒得很好。

陆时今身上有种和年龄不符的少年感,这种少年感也体现在了身材上。

薄薄的肌肉紧实地附在骨骼上,每一寸都恰到好处,不显健壮也不显单薄。

“我洗完了,轮到你了。”陆时今大大咧咧往霍涟身旁一坐,松垮的睡衣因为他的动作散开了衣领,露出一片大好风光。

霍涟闻到了陆时今身上的沐浴露香味儿,是清新的马鞭草味,类似于柠檬和薄荷混合的味道。

“怦然心动”这张卡还有一个妙处,它能实时监控被使用者的心动值。

陆时今在脑海中读取到霍涟的心动面板上,笔直上升的心动值,心底不禁一阵得意。

他不露声色地挪动屁股又往霍涟旁边靠近了点,“还不去吗?**苦短,别浪费时间哦。”

霍涟的喉结清晰可见地滚动了一下,接着不发一言地站起来,大步流星地朝浴室方向走去。

——50%。

陆时今等浴室门关上,乐不可支地在沙发上打了个滚。

刚刚醒的酒已经可以喝了,陆时今给自己倒了一杯,晃了晃杯子,小抿一口慢慢品尝葡萄酒的甘甜。

陆时今盯着浴室门,打了个响指。

“酒也有了,chun药也有了,接下来,就是认错人了。”

霍涟洗完澡出来,发现陆时今躺倒在沙发上。

旁边桌上醒酒器里的红酒已经见底,看来小替身趁他洗澡的功夫,又自己喝了半瓶红酒。

陆时今双眼阖着,呼吸均匀,看上去是喝醉后睡着了。

霍涟无声冷笑,刚刚还一副想勾-引他的模样,现在却醉的不省人事,还以为小替身多有本事,不过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醒醒,去床上睡。”霍涟不带感情地拍拍陆时今的脸,“我也要走了。”

陆时今慢悠悠睁开眼,纤长的眼睫毛颤了颤,看到霍涟在他眼前放大的脸后,猝然勾住霍涟的脖子,拉着他往下。

“老公,”陆时今的声音里带了哭腔,撒娇意味儿浓厚,“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

“我不是你老公,”霍涟冷漠地说,“你认错人了。”

陆时今可不管,一埋胸二亲脸三扯衣服,力气大的霍涟怎么挣脱都挣脱不了。

“你到底是在耍酒疯还是耍流氓?”霍涟无奈,拦着陆时今那颗不停往自己身上拱的脑袋,不让陆时今得手。

陆时今一边卖力地装醉,一边暗哂,臭男人,心动值都快爆表了,还装柳下惠呢!

看来不放大招不行了。

“老公~”陆时今醉态毕露,两颊绯红,迷茫的眼底一片泪盈盈,“你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

霍涟泼冷水:“他本来就从没爱过你。”

陆时今装听不懂,从沙发上坐起来,抱紧霍涟的腰,仰起小脸,痴迷地望着霍涟。

“老公,你要我一次吧,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霍涟心间泛起涟漪。

——70%。

陆时今趁热打铁,咬了下唇,抽噎着说:“老公,你从没要过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他好,你要我一次好不好?”

霍涟心头巨震。

——99%。

“想让我要你,”霍涟眉心紧拧似在拼命隐忍,咬牙命令,“那就不许叫‘老公’,听明白了吗?”

陆时今眼里雾气弥漫,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乖巧地说:“好,我不叫。”

霍涟死死盯着陆时今,片刻之后,他把人粗鲁地重新推倒在沙发上,恶狠狠地堵住了那张乱了他一天心神的嘴。

唇齿激烈地交缠在一起,就像两个渴了很久的人终于找到了水源,迫不及待想要开怀畅饮。

真皮沙发的弹性很好,皮肤与皮垫摩擦,不断发出“吱扭吱扭”的响声。

没过多久,沙发上似乎又蹭上了液体,声音又变成了“噗嗤噗嗤”,一直持续到窗外的天色将明……

……

第二天上午陆时今从卧室的大床上醒来,一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

刚想掀开被子起床,忽然腰间伸过来一只男人劲瘦的手臂,将他连人带被重新压回床上。

“醒了?”霍涟没睁眼,刚睡醒的男人,声音沙哑,却性感得让陆时今差点再度腰软。

“早,霍先生。”

陆时今没有露出一副“怎么是你”的惊讶表情。

因为昨晚霍涟不许陆时今叫他“老公”,一遍一遍逼陆时今称呼自己“霍先生”。

两人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最后一次陆时今实在吃不消了,灵机一动哭喊着叫了声“小叔”,霍涟才饶了他。

霍涟显然对昨晚发生的一切食髓知味,他掀开陆时今的被子,再度熟练地覆身上去。

“醒了那就再来一次。”

被吃到骨头渣都不剩的陆时今差点崩溃。

“小助理!你确定‘怦然心动卡’已经失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