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06
A+ A- 关灯 听书

霍涟金尊玉贵的豪门少爷,十指不染阳春水,当然不可能做出徒手开榴莲这种粗鲁的事。

何况他还有不轻的洁癖,榴莲这种重口味食物在他眼里,和生化武-器也没什么两样。

“办不到?”陆时今瞟到霍涟揪紧的眉心,心里暗爽。

他耸了下肩膀,双手摊开,语气状似遗憾。

“看来霍先生口口声声说想和我合作,但诚意也不过如此,既然这样,时间宝贵,我们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我还得好好享受我的假期呢。”

霍涟脸色阴晴不定,寒眸冷凝在陆时今脸上。

很好,小替身成长得不错,竟然有胆子消遣到他头上来了。

陆时和霍涟挥手,“走了啊,有缘再会。”

陆时今扬长而去,和711炫耀:“你看见没?刚刚霍涟那个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

711没心情看霍涟什么表情,抱怨道:“我警告你!这是我最后一次配合你做‘意念开椰子’这种事!我们做系统的也是有尊严的!”

陆时今:“别那么死板嘛小助理,人生已经如此地艰难,再不苦中作乐,会被憋坏的。再说了,咱俩配合得多好?把Tim和霍涟都唬得一愣一愣,哈哈,他们会不会以为我有超能力?你要是不想开椰子,那下次咱们开点别的?你觉得榴莲怎么样?或者换西瓜?”

711从语言库里搜索出一段骂人的话,用八国语言骂了出来。

不过骂脏话并非一个和谐系统该干的事,所以陆时今只是听到了一段“哔——哔——”的电流音。

过了一会儿,注意到霍涟没有跟上来,711忧心地问:“你拒绝了霍涟,他该不会一气之下一走了之吧?”

陆时今:“小助理,我告诉你一个道理,你想让人看重你,那就不要让他觉得你是个好说话的人,因为,一般有实力的人,都没那么好说话。”

要是霍涟找上门来,陆时今就立即答应和他合作,霍涟未必会当陆时今是一回事儿。

不过就是一颗用完就丢的棋子。

而这次,他一定要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陆时今猜的不错,霍涟虽然受了他白天的奚落,但并没有愤而离开。

夜幕降临,海岛上的娱乐场所亮起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游客们接踵而至,令人期待的夜生活就此拉开帷幕,谁也不知道今晚会不会迎来一次美妙的邂逅。

陆时今对去酒吧迪厅这种声色场猎艳没有兴趣,他他拉着Tim去了一座电玩城。

去电玩城的很多都是成双成对的年轻情侣,陆时今和Tim都是长相英俊的大帅哥,自然被别人以为是一对。

在柜台换币的柜员单手撑在柜台上,扫了陆时今和Tim一眼,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英文说:“情侣组队可享受游戏币八折,请问两位是吗?”

Tim抢在陆时今前面回答:“Yes,weare。”

柜员没有怀疑,拿了一个红色小桶,兑了100个游戏币给他们。

Tim抱着游戏币桶,对上陆时今挑眉的动作,大方一笑,“八折呢,陆先生不会介意我刚刚冒认和您的关系吧?”

陆时今似笑非笑:“当然。”

“轻浮。”陆时今背后冷不丁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

不用回头,陆时今也能猜到是谁。

陆时今回头一笑,对霍涟找到自己并不意外,“居然在这里也能碰到霍先生,究竟是世界太小呢,还是有些人阴魂不散呢?”

霍涟面无表情地说:“这里敞开门做生意,我进来难道还得经过你同意?”

“自然不必,”陆时今环顾了一下四周花花绿绿的游戏机,再打量起霍涟,“就是觉得霍先生的气质和这里的环境有点不入而已。”

霍涟嘴角冷冷勾了下,“我出入游戏厅的时候,有些人恐怕还在捧着奶瓶喝奶。”

陆时今眉毛上扬,很好,霍涟他这是在挑战自己吗?

陆时今朝霍涟礼貌地问:“要比一下吗?”

霍涟抬起下巴:“可以。”

陆时今冷冷一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残忍。

两人先从抓娃娃机开始,每个人20个游戏币,比谁抓到的娃娃多。

事实证明,霍涟不是乱吹牛,而是真的深藏不露。

谁能想到一个平时西装革履的霸道总裁,在抓娃娃机上也是个王者。

两个人每抓一个娃娃就扔给Tim,可怜的金发帅哥,已经完全被毛绒玩具包围。

帮陆时今拿娃娃还可以算是他分内的事,但没想到霍涟抓的娃娃也扔给了他。

他本想拒绝,可一对上那个东方男人犀利的眼神,他就说不出一个不字。

最后20个游戏币,陆时今抓到了五个,霍涟抓到了六个,而且霍涟的六个,有三个都是超难抓的大型娃娃。

毫无疑问,这一局,是霍涟小胜。

陆时今皮笑肉不笑:“没想霍先生生这样的年纪,对抓娃娃还这么有

心得,想必平时没少练习,用来哄女孩子欢心吧?”

霍涟淡淡道:“这种三岁小孩都会玩的游戏,有什么难度?”

很好,这个逼装的他给满分。

陆时今指了指旁边的投篮机,“那就下一项?”

“陆先生!等等!”Tim突然从堆积成山的毛绒玩具后面面前探出头,哀嚎,“这些东西怎么办?”

陆时今理所当然地说:“你拿着啊,都是我的战利品,我要带回去的。”

Tim面如死灰,他不是来陪玩的吗?怎么工作被人抢了不说,还要沦为一个拎东西的跟班?

投篮机启动一次限时一分钟,投中一个球额外加5秒的奖励时间。

所以如果投篮命中率高,两个游戏币也能玩很长时间。

就看两人全都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的篮筐,不断地机械重复拿球投篮的姿势。

两个人的命中率都高的可怕,计分板上数字不停跳动,时间一直稳在30秒以上。

过了三分钟,两人的比分是108:110,分别投中了54个球和55个球,而时间一个剩33秒,一个剩还35秒。

两个外形优秀的帅哥投篮本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更别说两人投篮技术高超。

慢慢有其他玩家聚拢过来,看两人比赛,每投中一个,人群中或爆发出喝彩,或自发人鼓掌。

偌大的电玩城,焦点都聚集在了陆时今和霍涟身上。

五分钟后比赛才结束,陆时今领先霍涟五个球,赢下了第二次的比试。

不停地重复了上百次捡球、投篮的动作,两个人的手臂都酸疼不已,偏偏脸上还得装得云淡风轻。

“承让,这局我赢了。”陆时今拍拍手,笑容灿烂。

“三局两胜?”霍涟问。

陆时今点头,“可以。”

霍涟:“既然是赌,不赌点什么,好像没什么意思。”

陆时今问:“你想赌什么?”

霍涟漫不经心看着他,“如果我赢了,你帮我做一件事,如果你赢了,你也可以对我提任何要求。”

陆时今眉眼弯弯:“听起来,倒是很刺激。”

霍涟:“敢吗?”

“你不用激我,”陆时今活动了下手腕,“我就是怕我的要求,你满足不了。”

霍涟挑眉:“你不妨可以先说说看。”

陆时今慢慢慢走近霍涟,直到再走一步就会撞进霍涟怀里他才停下。

霍涟没有被他逼得后退,让陆时今满意地扯了下唇。

陆时今微微仰头,在霍涟耳边吹了口气,用只能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

“我要霍先生,做我的男朋友,这个要求,你也同意?”

霍涟上身往后仰,和陆时今拉开距离,敛着眉心似乎没想到陆时今会提这种要求。

“我知道你肯定想问‘为什么’,”陆时今悠悠地说,“你不是想和我合作搞霍祁吗?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怕你也和霍祁一样,利用完我就扔,像块廉价的抹布一样。我总要找个把我们绑在一条船上的方法,对不对?”

霍祁说:“绑在一条船上,不是只有这一种办法。”

“我当然知道,可我就是想试试和霍先生谈恋爱是什么感觉,”陆时今恶劣地笑着,“顺便看看,你们霍家的男人,是不是都没有心。你说要是霍祁知道,我和他的亲叔叔在一起了,他会不会多看我一眼?”

霍涟眸光沉静:“原来你是想利用我来报复霍祁。”

陆时今微笑:“你不也是一样?”

霍祁一阵沉默,他不是没想过用感情来控制小替身为他办事,但这件事由小替身亲口提出来,他又觉得不仅仅是那么简单。

“怎么了?霍先生不敢了?刚刚说我可以提任何要求的气势呢?”陆时今往后退了两步,双手环胸面对着霍涟,“还是霍先生怕了,觉得自己一定会输?”

霍涟微眯了下眼,眼神变得危险,小替身真的很嚣张,但是他的嚣张用错了对象。

“可以,但愿你做好了承受输掉赌局后果的准备。”

陆时今腹诽:“今天就玩得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711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先说好,公平较量,我不帮你作弊!”

被戳破心事的陆时今:“???小助理你什么时候这么鸡贼了?你这样很容易没朋友的知不知道?”

711:呵呵,我的眼睛洞察一切.jpg

没了711的帮忙,陆时今想赢霍涟,只能靠自己的实力。

最后一局游戏,陆时今选择**-战游戏,一局游戏下来谁杀的人多,谁就是胜利者。

两人走到大屏幕前,各自拿了把**。

游戏倒计时最后10秒,陆时今单手把**扛在肩膀上,斜睨着霍涟放狠话,“Areyouready?你还剩10秒钟祈祷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