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5:04
A+ A- 关灯 听书

陆时今拿了霍祁的钱就再没主动找过霍祁。

而霍祁也一门心思地陪着阮思恒,根本没有闲暇想到陆时今,。

按照剧情的时间线,阮思恒的作品曝光出剽窃陆时今的创意,是在三个月之后。

坑爹的就是这里虽然是虚拟位面,但时间却不好加速,只能干等三个月才轮到陆时今再次出场。

陆时今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三百万在手,不好好享受怎么对得起自己。

霍涟找到陆时今时,陆时今正在国外某热带岛屿度假。

嫌一个人玩无聊,陆时今花钱在当地雇了个金发碧眼的帅哥陪玩。

沙滩上有不少人在晒日光浴,陆时今躺在沙滩椅上,让金发帅哥tim给他涂防晒霜。

tim对这个出手阔绰,年轻又俊美的老板很有好感,不止一次暗示过他除了陪玩还可以免费提供别的服务,但陆时今都是一笑了之。

tim做陪玩很有心得,他百分百确定陆时今一定是喜欢男人,如果不是这样,哪个男人一个人出来度假会耐得住寂寞,不选择一个身材劲爆的辣妹陪玩而找上他呢?

tim对自己的长相很有自信,迄今为止,他看上的男人,还没有一个能抵挡的了他的魅力。

如果不是陆时今的定力太强,那么就是陆时今太慢热,喜欢玩培养好感情再上床的游戏。

毕竟东方人在感情方面一向比较含蓄。

tim在掌心里挤出一大坨防晒霜,均匀地抹在陆时今的后背上。

男人的手劲要比女人有力,只是普通地涂防晒霜,陆时今都被tim高超的按摩技术伺候得舒服到不行。

tim又故意在陆时今敏感的腰窝和肩颈处流连,想要在男人身上点火。

陆时今知道tim打的什么主意,但只要tim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他也懒得纠正。

直到tim一而再再而三地尝试将手“不小心”地滑进陆时今的裤腰带里,陆时今才慢悠悠出声阻止。

“宝贝儿,这可不行,让你涂防晒霜可没让你扒我裤子。”

tim低低笑了下,用性感磁性的声音问:“怎么了,是我涂防晒霜的手法不好吗?”

“不,很好。”陆时今翻了个身坐起来,低头从墨镜后面露出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不过有些事超出了你的职责范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的合同上写得很清楚。”

tim受到警告也也不感觉尴尬,只是遗憾地挑了下眉,“是我不够吸引您吗?”

“你很棒,只是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陆时今笑了下。

tim感兴趣地问:“那不知道您喜欢的类型是?”

陆时今头朝右转,往不远处一个男人身上指了指,“likethatman。”

tim看过去,那个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黑色沙滩裤,不输健身教练的完美身材,面部线条冷峻凌厉,在游客众多的沙滩上也能一眼吸引住他人的目光,的确很不错。

tim吹了个口哨,“goodtaste。”

“他好像在找人,”tim观察了一下,又宣布,“他朝我们这里走来了,该不会是因为我朝他吹口哨了吧?”

“不用理他,”陆时今戴上墨镜,拿起小桌子上一个还没开口的椰子,笑眯眯地说,“你见过怎么用意念开椰子吗?”

tim以为陆时今在开玩笑,配合地摇摇头。

陆时今低摘下墨镜,双眼用力瞪在椰子上,过了三秒,他捏住椰子的顶端轻轻一拧,椰子壳顶部居然整齐地裂开了,好像被人用非常锋利的刀削过一般。

tim的表情差点扭曲,因为桌上的两个椰子都是他买来的,他很确定两个都没开口。

“what\’sthis?unbelievable!”

711:我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开椰子工具qaq。

陆时今在tim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将吸管插-入椰子里,递给tim,“拿着去旁边喝吧,暂时不要来打扰我。”

tim双手捧着椰子左看右看仍旧百思不得其解,离开的时候仍是一脸世界观被打碎的震惊。

“hello,霍先生,这么巧在这里都能遇到你?”

陆时今依旧闲适地躺在沙滩椅上,感觉到霍涟的靠近,眼皮都没抬。

“你刚刚是在干什么?表演杂技?”

目睹了“意念开椰子”全过程的霍涟轻嗤道。

陆时今:“对啊,身无长物,只有这点小伎俩傍身走江湖,霍先生要是感兴趣,我再给您表演个?”

霍涟听出陆时今话里的讥讽并不感觉意外。

毕竟陆时今经历了那么多打击,要是还一点成长都没有,那这样的废物,也不值得多费心力。

霍涟在刚刚tim坐过的位置上坐下来,端正地翘起二郎腿。

“怎么会身无长物,霍祁的三百万呢?”

陆时今侧头看他,“您该不会是来替您侄子来要钱的吧?给了我还要回去,这可不厚道。”

霍涟扯了扯嘴角,“放心,不是来要钱,只是好奇,你不是一向觉得爱情无价,怎么会要霍祁的钱呢?”

陆时今理直气壮地说:“他买了我的画,给钱给我不是理所应当?再说了,霍祁他骗我的感情,我从他身上捞点钱,公平交易。”

他顿了顿,不怀好意地睨了霍涟一眼,“话说回来,三百万的事只有我和霍祁两个人知道,请问霍先生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霍涟面色不改:“关心侄子,这不是也是理所应当的?”

陆时今冷笑一声,“那不知道霍先生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霍涟慢慢地说:“你知道霍祁把你的画买了,送给了谁?”

“画已经卖给他了,至于他要送谁,都与我无关。”陆时今无所谓地说,端起饮料喝了一口。

霍涟:“如果那个人是阮思恒呢?”

陆时今吸饮料的动作一顿,落在霍涟眼里,霍涟便知道,陆时今还没过阮思恒这个坎。

陆时今咬了咬牙,“那也与我无关。”

霍涟:“那如果阮思恒抄了你画里的创意,声称是他的灵感呢?”

陆时今放下杯子,墨镜重新摘下,冷冷地盯着霍涟。

“你想说什么不妨直说。”

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霍涟微微一笑,“我想和你合作。”

陆时今:“合作?合作什么?”

霍涟循循善诱:“你难道不恨霍祁?不恨阮思恒?他们一个骗了你的感情,一个抄袭你的作品,你就不想报复?不想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想又怎么样?”陆时今不为所动,“霍祁有霍氏撑腰,我一个没有背景的学生,能斗得过他?”

“我可以帮你。”霍祁严肃地说。

陆时今嘲讽地瞟了他一眼,“霍先生‘好叔叔’的角色终于演不下去了是吗?你帮我?说的好听,你不过也是想利用我帮你对付霍祁而已。霍祁把我当替身,你想把我当棋子,你们两个真不愧是亲叔侄,行事风格都如出一辙。”

霍涟不怒反笑,墨镜后看陆时今的目光里含了些欣赏。

“看来,霍祁让你成长不少,现在的你,和一个月前我见到的那个遇事唯唯诺诺的陆时今判若两人。”

“当当然,那个时候的陆时今已经死了,你忘了吗?是你亲手杀了他。”陆时今抬起下巴,冷傲地说,“现在在你面前的,是钮祜禄时今。”

“你说什么?”霍涟一愣,陆时今说的一个字他都听不懂。

711连忙小声提醒:“串戏了啊喂!”

陆时今轻咳了一下,“开个玩笑。”

霍涟:“……”

陆时今站起来轻描淡写地甩了下手,“我去方便一下,霍先生要是愿意等就继续等,要是等不及,那就恕不远送。”

霍涟看着陆时今潇洒远去的背影,轻微感慨了一下,这个小替身,还真是变得不一样了,玩起来好像更有趣了。

他又瞥到桌上另外一个完好无缺的椰子,拿在手里仔细研究了一下。

他可不信什么意念能开椰子的鬼话,也就能骗骗无知的鬼佬。

一定是椰子上有什么机关。

可他折腾了半天,都没发现椰子的机关在哪里,只好悻悻放下。

陆时今迟迟没回来,霍涟认为陆时今在考验自己的诚心,只能耐住性子慢慢等。

期间还接了个电话。

霍涟:“我见到人了。不过小替身没之前那么好糊弄,他猜出来我想利用他。”

“其实想搞定小替身也很简单,就是可能要霍总您小小牺牲一下。”

霍涟:“怎么说?”

“小替身和霍祁谈恋爱的时候可是对霍祁死心塌地,霍祁说往东他绝不往西,所以……”

霍涟听懂了,“你是说,让我和他谈恋爱?”

“当然不是真谈!以霍总您的魅力,吸引一个没什么眼界的陆时今爱上您,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吗?只要您让小替身爱上您,您的指示他还能不听吗?”

霍涟冷冷打断了电话那头出主意的人,“行了,别说了,我虽然想利用他,但也有底线,骗人感情这种事我不屑做,我会用别的方法让他相信我的诚意。”

“什么诚意?”陆时今的声音冷不丁地从霍涟身后冒出来。

霍涟镇定自若地挂了电话,“没什么,你要怎么相信我是真心想和你合作,而不是利用你?”

“简单啊。”陆时今不知道从哪里捧来一个榴莲,扔在沙地上,“来,只要你徒手打开这个榴莲,我就信!”

霍涟:“……”

看着地上那个浑身都是硬刺的榴莲,霍涟突然觉得还是让小替身爱上自己比较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