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才画家

发布时间: 2020-07-08 13:04:40
A+ A- 关灯 听书

既然这段时间用不着见霍祁,陆时今也没了装乖的必要。

去酒吧之前,陆时今先去潮牌店买了两身适合出去玩的衣服,又找托尼老师做了个价值998的发型。

如果说曾经原主温文尔雅的气质和阮思恒有几分相似,那现在陆时今的形象就和艺术家完全不沾边。

原主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被他染成了闷青色,刘海烫了弧度梳成中分,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下面一双勾魂放电的桃花眼,人一下子从纯洁小白兔变成了迪厅小野狼。

晚上十点的酒吧灯光迷离,光暗交错,不管男人女人都在舞池里随着喧杂的音乐摇摆着着身体,空气中混合着酒精和各种香水的味道,麻痹着人们的嗅觉神经,连带其他感官对外界的反应都弱了下去,只想放空大脑在这里好好放纵一回。

陆时今独自一人坐在吧台的角落里,面前已经摆了五六个空杯子,喝完手中杯子里的酒,陆时今打了个响指招呼酒保再上一打威士忌,明显是来买醉的。

711很是担心:“你少喝点,要是喝醉了可没人把你送回家。”

陆时今扯了扯唇,“放心,你哥哥我还没醉过,这点酒不至于。”

711其实多少也能够理解陆时今现在的心情。

本来就是憋屈地死了,现在又要在这种剧情里憋屈地活,任谁也不会开心。

不过陆时今已经算它带过的宿主里接受能力强的了,曾经有几个宿主,一上来就被主角嫌弃出局,还得连累它耗费巨大能量把剧情重置。

所以只要陆时今乖乖按剧情走,它还是很愿意帮他的,毕竟陆时今瞧着,比那些只会逆来顺受的宿主顺眼多了。

陆时今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不知不觉感慨出声:“今朝有酒今朝醉,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说得好!”一只手从陆时今背后伸出来搭上他的肩膀,“就冲帅哥这潇洒的劲,今晚你的酒我请了。”

陆时今没回头,酒杯不轻不重地放下来,冷冷地动了下嘴角,“手,拿开。”

“嗬,还挺有个性。”男人缩回了手,坐到陆时今旁边。

那是个寸头男,胸前挂着一根大金链子,浑身散发着一股土嗨的气息。

他摸了摸头顶,流里流气的眼神贪婪地往陆时今身上打量。

“小帅哥,我看你一个人喝酒寂寞,我请你喝不行吗?”

陆时今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潮牌,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出来玩的小少爷。

这种小少爷还不知道外面水多深,最好骗也最容易把上手。

所以陆时今人虽然坐在角落里,但早就被今晚来酒吧猎艳的男男女女盯上了。

只是暂且吃不准他的喜好,谁也不敢先贸然过来搭讪。

“不需要。”陆时今冷硬拒绝。

寸头男被拒绝也不觉尴尬,“呦,脾气这么大?你是第一次来吧?经常来这里玩的会不认识我?我看你挺顺眼,交个朋友呗?”

对方真是来交朋友还是来找茬的,陆时今怎么可能不清楚。

他轻嗤一声:“不好意思,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我朋友。”

寸头男呛了一下,没想到小少爷的脾气这么拧,说起话来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么多双眼睛都盯着这儿看,要是被他们瞧了好戏去,他以后也没脸在这儿混了。

“给你脸你不要是吧?”

寸头男一拍桌子站起来,招呼旁边的几个兄弟围上来,他们这帮人属于这片区的地头蛇,没少寻衅滋事,其他人都不敢上来帮陆时今解围。

寸头男拿起一整瓶洋酒重重放在陆时今面前,冷笑着说:“不是喜欢一个人喝酒吗?来,这里有一瓶让你喝,喝不完,今天别想出了这个门!”

陆时今仍旧不动如山安安稳稳地坐着,甚至还有心情抿了一口小酒。

“便利店,我记得你那儿好像有咏春大师体验卡来着,放倒这几个瘪三,够不够用?”

711:“他们只是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残忍?”

陆时今:“你有更好的办法能让他们滚蛋?”

711:“要不我帮你报警?”

陆时今:“等警察到这里,黄花菜都凉了。”

“刚才不是还挺牛的吗?怎么现在不说话了?继续跟我狂啊!”寸头男以为自己震慑住了陆时今,得意洋洋地说,“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这酒你今天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陆时今冷笑了下,放下手里的杯子站起来刚想出手教训这些流氓,无意间瞥到和他隔了两个座,正坐着喝酒的男人一眼,不由得一怔。

“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男人有点面熟?”陆时今在脑海里问711。

711平静地说:“没有。”

陆时今:“啧啧,小朋友说谎可不好哦。”

711保持沉默装死。

陆时今:“你以为你不说我就猜不出来了?光是看侧脸,就跟霍祁那个王八蛋像了五六分,他俩要是没关系,我把头拧给你。”

711:“……我要你的头干嘛?”

陆时今笑:“所以你承认他们有关系了?他是谁?”

711沉默了一会儿,艰难地说:“是……霍涟。”

霍涟,本剧唯一的反派,霍祁的小叔。

霍祁的爷爷霍老爷子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霍延乃是原配所生,是霍祁生父,另外一个儿子就是霍涟。

霍涟其实是霍老爷子一时糊涂,和某个十八线小明星一夜风流之后的产物。

小明星珠胎暗结,为了自己下半生的荣华富贵,瞒着霍家偷偷生下了霍涟。

彼时霍老爷子已经年近半百,属于老来得子,自然舍不得自己的骨血流落在外。

用一笔钱把小明星打发掉后,霍老爷子把霍涟接回霍家认祖归宗。

霍涟回霍家时才不过是襁褓中的婴儿,而霍延已过而立之年。

即使有霍老爷子护着,但霍家上下谁也不会把一个私生子放在眼里。

霍涟从小在冷眼冷语中长大,缺乏母爱,长大后养成了偏执阴鸷的性格,除了霍老爷子,霍家几乎没一个人愿意搭理这位霍二少。

人越被打压就越容易走向极端,霍涟不甘今后永远过这种仰人鼻息的日子,动了和霍延、霍祁父子争夺家产的心思。

然而霍涟怎么可能能斗得过有主角光环的霍祁,最后霍涟的阴谋被霍祁拆穿,霍老爷子对小儿子的所作所为震怒不已,将霍涟扫地出门。

俗话说得好,不是冤家不聚头。

陆时今磨磨牙:“原来我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上。”

711:“……人家也是情有可原。”

陆时今:“你说我要是先把他干掉,那是不是最后就不用死了?”

711:“你冷静一点,杀人犯法!”

陆时今有点惋惜,“是哦,赔上一条命不值当,还是换个办法。”

711很慌张:“……你想干嘛?”

陆时今:“以前他是没得选,但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他碰上了我。”

711:“……”

“跟你说话呢,听到没有?”寸头男见陆时今一直不说话,不耐烦地推了陆时今一把。

寸头男明明都没使多大劲,陆时今却借力往后退了好几步,有预谋地一屁股“刚巧”坐到了身后霍涟的腿上。

霍涟本能拦了陆时今一把,等反应过来,不悦地低下头。

陆时今也抬头望向霍涟,湿漉漉的眸子里盛满了无助,像只无意中闯入狼群,惊慌失措寻求帮助的小绵羊一般。

任谁看了都会心生怜爱,想帮他一把。

可眼前这个男人,眸子里寒气森森,只看了陆时今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紧绷的下颌线和抿紧的薄唇无不显露出,他有多嫌弃这个骤然撞在他身上的冒失鬼。

然而读心术刚好差那么几分钟才过有效期。

陆时今在霍涟的眼里读出了和他冷漠表情不相符的心声。

【腰好软。】

【屁股很有弹性。】

【嘶,碰到了,差点起反应。】

陆时今:……

读心术出岔子了?

陆时今保持着被霍涟托着腰坐在他大腿上的姿势,久久没站起来。

【他绝对在勾引我。】

想清楚是怎么回事的霍涟眸光冷冽,一开口,声音是浸到骨子里的凉薄。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