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6 光哥,一路走好

发布时间: 2020-07-02 14:04:27
A+ A- 关灯 听书

谭志海和徐纪元连夜飞回了江北,现在这两个人已经成了一条线上蚂蚱,哪里还顾得上明争暗斗。

先前股份转让仪式上大摆乌龙被刘子光阴了一把,据说高层雷霆大怒,马京生和叶军生都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如果刘子光越狱逃跑这档子事再捅出去,那真的不是摘乌纱帽就能解决的事情了,尤其是谭志海,本来就是戴罪立功,再次出现严重失误的话,不光政治前途要终结,恐怕还有牢狱之灾。

所以两人都拿出了浑身的解数,谭志海是官僚,最擅长的是欺上瞒下,暗渡陈仓,徐纪元是特工,业务上的事情比较熟练,他们来到江北后调动了当地武警支队和特警大队,四下搜捕,很快传来消息,在淮江岸边的荒滩上发现了逃犯的踪迹。

江北警方高度重视,倾巢出动进行围捕,但他们只能充当外围,冲在第一线的是乘飞机赶来的有关部门直属的特种部队,一水的重庆造MP5冲锋枪,95自动步枪、凯芙拉头盔,红外夜视镜。

春天的江滩,芦苇丛生,远看黑压压一片,战斗在子夜打响,冲锋枪的射击声响彻夜空,间杂着82无后坐力炮的轰鸣,一点半的时候,军分区的轮式步战车前来助战,25毫米机关炮足足打了小半夜。

黎明来临之际,战斗终于结束,疲惫不堪的战士们拖着一具不成人形的尸体出来,头部都被子弹打成了烂西瓜,别说分辨相貌了,就是分辨男女都困难。

外围的参战武警和刑警们,都欢呼雀跃起来。

谭志海和徐纪元联名向上级汇报,越狱死囚刘子光在追捕过程中,经劝说无效,负隅顽抗,被参战武警击毙,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

消息传到北京,一切如常,仿佛只是死了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墨尔本,雷拓大股东霍华德爵士的庄园内,召开了一次盛况空前的宴会,索普端着香槟向爵士道贺:“阁下,您的计划成功了。”

“是啊,很可以为这个喝一杯。”爵士矜持的举起了杯子,说:“中国人自大狂傲,老祖宗的东西忘了个一干二净,理查德,这个礼物送给你吧。”

桌上摆着一本蓝色布面的线装书,四个隶书汉字索普当然是认识的,《三十六计》。

“这一计叫做借刀杀人。”霍华德得意洋洋地举起了酒杯。

……

刑警队,同事拿了现场的照片在讨论,忽然胡蓉阴沉着脸走过来,大家顿时不言语了,胡蓉瞟了一眼照片,看到死者脚上的鞋子,顿时眼睛一亮,这不是自己给刘子光送去的鞋子,裤子颜色也不对。

“战斗过程中伤亡大不大?”胡蓉问道。

“咱们江北的警察只能靠边站,不过看起来没有伤亡,至少咱们的医生和医疗用品都没派上用场,事后各大医院也没有收到伤员。”一个刑警答道。

胡蓉顿时明白了,冷笑一声走了。

“是啊,就凭刘子光的枪法,怎么着也得放倒七八个吧。”那刑警摸着后脑勺说道。

胡蓉当然不会把这个秘密和任何人分享,她走出了办公室,外面的天空异常的明媚。

“希望你过得幸福。”胡警官默默祝福道。

……

华清池娱乐中心,今天歇业整顿,大厅里摆着一张巨大的遗像,正是刘子光的黑白照片,上面挽联上四个大字“英华绝代”,两旁遍布花圈。

除了顶点的林国斌父子,江北道上的朋友都来了,疤子带着媳妇和孩子,省城的皮天堂带着手下一帮兄弟,都来此祭奠刘子光的英灵。

“光哥,一路走好。”卓力将手中酒撒了一地。

后面上百个黑色打扮的汉子齐声道:“光哥,一路走好!”

刘子光的遗体是没人认领,他家的远亲都不愿意沾惹麻烦,还是卓力去领来火化的,墓地选在江北公墓,风水很好。

他的户籍被注销,是派出所王星亲自办的,从此刘子光从法律上和**上都不复存在了。

……

上海开往菲律宾的一艘巴拿马籍货轮上,刘子光和方霏并肩站在船头,看万里波涛,海上日出,海风瑟瑟,海鸟翱翔,一派迷人景色。

“方霏,你为什么不跟李建国一起走?”刘子光问道。

“我要和你在一起。”

“傻丫头。”

“来,你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刘子光突发奇想。

方霏咯咯笑着,真的张开了双臂:“我们要学泰坦尼克么?”

刘子光被背后深情的抱住了她,“有没有飞翔的感觉。”

“臭坏蛋,我们去哪儿?”方霏闭着眼睛,一脸幸福的问道。

“去世外桃源。”刘子光说。

……

西萨达摩亚,圣胡安,如火如荼的大选终于落下帷幕,在国际组织的监督下,何塞领导的自由民主党以微弱的优势击败了马丁领导的西萨达摩亚人民解放阵线,何塞将会登上首相宝座,开始长达五年的任期,而马丁则结束临时政府首相的职务,是流亡海外,还是在圣胡安做个寓公,那都是无关紧要的问题了。

马丁首相宣布大选无效,要求西萨达摩亚最高法院和议会组成联合调查组彻查选举舞弊行为,并拒绝交出权力。

当日,圣胡安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数千人涌上街头抗议,要求马丁下台,并惩处**官员,示威过程中,有人向游行队伍开枪,更加激怒了民众,圣胡安警察宣布加入人民的阵营,军队选择独立。

晚八时许,马丁宣布下野,流亡英国。

至此,何塞终于取得了政权,圣胡安彻夜狂欢,自由的人民释放焰火来庆祝何塞阁下的胜利。

消息传到北京,马京生和叶军生都是为之一振,亲中的何塞当上首相,原本担心的问题就可迎刃而解了,虽然拿不到伍德铁矿的股份,但是澳大利亚人同样也拿不到,这一回合,总算输的不太难看。

中国政府向当选的何塞首相发去了贺电。

……

格林威治时间,早上八点钟,何塞还在镜子前打扮着,今天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十点整的时候,他将在王宫接受国王陛下的册封,成为西萨达摩亚政府首相。

黑色燕尾服,白色衬衣银灰领带,条纹裤,标准欧式大礼服,将何塞本来就很魁梧的身材映衬的更加伟岸,他戴上白手套和高顶礼帽,拿起了手杖,左右欣赏着自己的英姿,心中波澜壮阔。

“父亲,可以出发了。”儿子菲德尔走了进来,今天他打扮的也很英俊,白色军礼服,金黄绶带,军刀的穗子也是金色的,他将作为国王侍从官陪同新任首相前往王宫。

首相的排场很大,二十四辆警卫摩托,前导车,后卫车,摄影录像车,警卫车,总共有十余辆之多,全是豪华的欧洲进口汽车,何塞看了不免得意,马丁这小子花费公帑买的豪车没享受多久,还是便宜了自己。

何塞的专车是一辆黑色奔驰S600,穿白制服的司机打开了车门,何塞和妻子吻别后,登上奔驰,儿子坐上副驾驶的位子,副首相阿方索.佩雷斯则乘坐另一辆奔驰跟在后面,车队缓缓启程了,向着不远处的王宫驶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街道打扫的也很整洁,道路上没有太多车辆,懒惰的圣胡安人民只有九点钟以后才开始一天的生活,车队沿着大路慢慢行驶着,何塞坐在车里,感慨万千,自己在大使位子上一干就是几十年,蛰伏了许久终于一飞冲天,说来他真要感谢在中国的那段日子,正是在那里,他学会了政治斗争,学会了尔虞我诈冠冕堂皇,学会了如何毫不脸红的说谎,博大精深的东方文化啊,是我受用不尽的财富。

何塞壮怀激烈,根本没注意到路边一辆不起眼的大众轿车,在早晨的公路上,这辆汽车显得如此的突兀。

远处一幢居民楼上,一个白人用望远镜看着车队的行进方向,等何塞的专车靠近那辆大众轿车的时候,按下了手中的无线电起爆器。

一声巨响,半个车队被炸上了天空,整个圣胡安都被惊醒了,人们惊恐的看到高达百米的烟尘和火球。距离爆心五百米内的玻璃都被震碎了,树木像是被狂风卷过一般,东倒西歪。

警笛声响起,消防队和警察在十分钟内赶到了现场,但是已经晚了,何塞首相连尸体都找不到了,随他一起被炸死的还有他的儿子菲德尔,十几个忠诚的幕僚,以及二十余名护卫警察。

幸运的是,副首相阿方索.佩雷斯侥幸逃生,但他也受了轻伤,脸上全是血,他挥舞着拳头说:“这是谋杀,政治谋杀,马丁杀害了何塞阁下,我们要为他报仇,自由的人民万岁!”

何塞的死激怒了圣胡安市民,原本保持中立的军队也选择忠于新政府,佩雷斯首相没有选择去王宫接受册封,而是在炸弹坑旁边手按着法典和圣经,宣布就任西萨达摩亚政府首相。

他的第一道命令是,追捕制造惨案的刽子手马丁。

马丁虽然下野,但并未离开西萨达摩亚,他的支持者和前去逮捕他的警察发生了激烈交火,当天晚些时候,马丁通过掌握的电台宣布,大爆炸的元凶是阿方索,这个人是美国人的间谍。

西萨达摩亚再度陷入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