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 二月十四日(下)

发布时间: 2020-07-02 14:01:42
A+ A- 关灯 听书

梁骁只是一个普通的香港警察,虽然在重案组工作,但接触的无非是一些本地贩毒、凶杀案件,上次公海洗劫赌船的事情之后,他连发了一个多月的噩梦,又是找心理医生又是放大假,半年多才缓过来。

本以为刘子光的身份只是内地公安,没想到现在又牵扯上什么中央来的处长、日本情报机构,梁骁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赶紧说:“我建议你们还是找保安科协助调查此事。”

刘子光说:“找什么保安科,找你不就行了。”

梁骁徒劳的解释道:“保安科就是以前的警务处政治部,不是一般警察,是归英国人直接调遣的情报机关,他们手眼通天,香港鱼龙混杂,各国明里暗里的间谍信息他们都掌握。”

刘子光置若罔闻:“我和他们不熟,就找你了。”

梁骁苦着脸说:“大佬,承蒙你看得起我,可是我负担不住啊,打份工而已,把命送了就不好了。”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刘子光问道。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问话,却在梁骁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的父辈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而是六十年代从大陆偷渡来港的难民,他小时候在启德机场附近的棚户区长大,邻居尽是底层社会的贫民,中五毕业后考上了警校,成为穿制服的阿SIR,那是他人生第一次辉煌。

从军装巡逻警员做起,冲锋队,机动队都有过不俗的当差经历,并且通过进修取得了大学学历,意气风发的梁骁毅然报考督察,经过笔试和面试,以及警校重新培训,肩膀上终于挂上了一颗花,成为见习督察,人也从军装部调到了反黑组当新人,普通PC升级成白衬衣可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这是梁骁人生第二次辉煌。

从那时候起,梁骁进入了一个低谷期,反黑组都是一帮老于世故的油条,而且极其排外,梁骁被他们排斥在群体之外,什么行动都无法参与,还落了一个废柴骁的外号,他愤而向警司投诉,却落得更惨下场,反黑组声明绝不要此人,警司值得把他调到重案组去工作。

重案组是高级督察苗长官的天下,恰巧苗SIR和反黑组的老大是好朋友,又怎么能给梁骁好脸色看,只给他一些买奶茶和叉烧包的工作,相当于组里的打杂人员。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乎整整一年,后来内地公安来港办案,上头要求重案组这边派人协助,苗长官就把废柴骁派了过去,没想到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破获押运车大劫案,公海赌船抢救无辜市民,不但彻底洗清了废柴骁这个名号,还让梁骁扬名立万,成为警队的光荣,半年前,行政长官亲自授予他象征英勇的红鸡绳,这可是香港警队最高荣誉,全港几万名警察也只有几十个人有此殊荣。

而这一切,全都拜刘子光所赐,没有那次公海上的传奇遭遇,说不定自己依然是跑腿买叉烧包的打杂人员,想到这里,梁骁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

保安科都无法接手的工作,我能干么?这个念头仅仅一闪而过,就被满腔壮志豪情所取代,上次的功劳全是别人送的,这次说什么都要靠自己的能力破一个大案。

“好吧,我帮你。”梁骁斩钉截铁的说。

……

江北,市立医院急诊科,陈昆依然在抢救之中,X光片显示他的右腿粉碎性骨折,CT显示又有不同程度的内脏损伤,医院方动用了最好的外科医生来做手术,目前伤者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陈昆的家人已经赶来,而且还在陆续增加中,陈昆妈看到守在手术室门口的方霏,怒从心来,扑上去撕扯着方霏的衣服喊道:“都是你,害了我儿子,要不是追你小昆也不会被车撞。”

方霏慌忙后退,忙不迭的说对不起,陈昆妈气焰更盛,不依不饶的大闹起来:“不行,你要负全责!你得照顾我儿子一辈子!”

医院工作人员前来劝阻,被陈昆妈一把推开,坐在地上抹着眼泪哭喊起来,医院本来就是人来人往的地方,看到有西洋景,大家纷纷前来围观,有那好事的家庭妇女七嘴八舌的问起来,陈昆的二姨就解释开了:“这个护士是我大姐没过门的儿媳妇,刚才在家里给老婆婆下马威,摔门就走,我外甥追出去就被车撞了,你说这是什么人啊!”

中年妇女们最见不得这种撒泼的儿媳妇,立刻站到了陈昆家一方指责方霏,方霏的脸红的快要滴血,咬紧牙关不说话,忽然人群中站出一个大姐来,斥责陈昆二姨:“这明明是我们邻居老刘家的儿媳妇,怎么就成了你家的儿媳妇?”

方霏抬眼一看,站出来说话的是贝小帅的妈妈,手里还提着一袋子药,原来她是到医院开药来了,没成想遇见这一幕,本来她就是个急脾气,当场就站出来说话了。

这话一出,陈家人当场就炸了,原来方霏还有历史遗留问题啊,本来学历低年龄大,陈家人就不怎么满意了,再加上一个作风问题,陈妈妈简直就要气疯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就去挠方霏的脸,旁边几个护士赶紧上前阻拦,陈家人一哄而上,抢救室门口乱作一团。

贝小帅的妈妈以前是在晨光厂开叉车的,身体素质相当过硬,一个箭步上前护住了方霏,把陈妈妈甩到了一边,陈昆二姨急眼了,上去就抓,又被贝小帅的妈妈推到了地上。

正好二姨夫处理了交通事故赶到医院,看到这副乱局,火一下就上来了,上去就要打人,医院保安从旁边冲上来把他拦住,二姨夫用夹着香烟的手指着众人威胁道:“行,你们等着,别以为有个副院长撑腰就牛逼了。”说着拿出手机开始叫人。

贝小帅的妈妈也拿出手机打给儿子:“儿子,有人要打你妈,你快来吧,就在市立医院。”

不大工夫,二姨夫的儿子带着七八个刺龙画虎的小伙子来到了医院,从腰里抽出铁棍就要动武,医院的保安都是些四五十岁的老头子,维持秩序指挥车辆还行,让他们对抗黑社会分子就勉为其难了,一个个吓得往后缩。

“谁打我大姨的?”小伙子恶狠狠地盯着众人问道。

一片寂静,谁也不敢说话。

忽然外面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一辆公路赛直接冲进了急诊室走廊,嘎然停住,摩托手下车,摘掉头盔,露出一头不羁的长发,脚下镶着铁掌的长靴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贝小帅来了。

“谁在这儿闹事?”贝小帅走了过来,瞧瞧陈昆二姨的儿子,问道:“跟林国斌混的是吧?”

小伙子打量一下贝小帅:“高土坡贝小帅是吧,我听过你的名号,怎么着,练练?”

“啪!”贝小帅跳起来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当场放倒在地,从袖筒里拽出一把钢锯条打磨成的利刃,二话不说照头就砍。

“住手!”关键时刻,贝小帅的妈妈喝止了儿子。

锋利的刀子停在小伙子头部三厘米的位置,贝小帅收刀冷笑:“就你,也配和我练?”

小伙子恨恨的拿眼瞪着贝小帅,不敢再说硬话,对方的江湖地位和实力远比自己高,玩软的硬的都不是对手,只能咽下这口恶气,他身后一帮伙计也忌惮对方的名气不敢上前。

警笛声传来,派出所的警车到了。

……

荒木直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祸得福,原本在马尼拉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当站长,又打了一场败仗,这是在旧帝国时代是要切腹的罪过,但是上面居然放过了他,而且还把他调到了香港负责商业情报搜集工作,香港虽然不比以前那么繁荣了,但仍是远东地区数一数二的大都会。

九七之后,英国人撤离香港,各国在港的情报工作转入地下,明面上的工作由总领馆人员负责,私底下的事情就交给以商社身份为掩护的情报人员,冷战结束很久了,中国大陆的意识形态也渐渐融入了主流社会,当下的主要工作放在政治经济情报的搜集上,作为有实战经验,又对中国文化颇有研究的一线特工,虽然遭到败绩,荒木君还是受到内调室高官的欣赏,被派来当了古川株式会社驻港办事处的头头。

金旭东是个中国人,同时也是个情报掮客,多重间谍,据荒木直人了解,这家伙同时在为台湾、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提供情报,当然主要是以不违反大陆法律的经济情报为主,要不然大陆的国安早把他抓起来了。

古川会社和金旭东的接触早在三年前就开始了,不过花了大价钱买到的只是一些垃圾情报,但情报工作就是这样,必须维持一个长久的合作关系,才能在关键时刻拿到猛料。

荒木直人知道,金旭东和中国华夏矿业新上任的邹文重总裁有着密切的关系,同时又曾是雷拓矿业的中国雇员,他这次要卖给自己的情报据说和中国在西非掌握的一个大型铁矿资源有关,日本作为一个资源缺乏的国家,在世界范围内投资了许多矿产,三大矿都有日本的股份,海运业更是日本的支柱产业之一,所以不管国际铁矿石价格如何上涨,对于日本来说,不过是左手的钱换到右手而已,无关大碍。

但是如果中国掌握的这个铁矿投产的话,势必会对国际铁矿石价格走势造成剧烈的冲击,海运指数也会有相应的变化,作为重视情报工作,向来未雨绸缪的日本人来说,必须掌握先机,于是才有了这次和金旭东的会面。

面前的金旭东有些惶恐,大概是意识到对他的侦察活动,这家伙昨天匆忙从上海飞到香港,紧急约见荒木君,要求提前交易,荒木直人虽然很讨厌这个“汉奸”但还是答应了。

在约定地点楼上,荒木直人看到了跟踪金旭东的人,当时他的肾上腺素就上升了许多,因为他记得,那个人正是在马尼拉港口大败自己的中国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