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排场

发布时间: 2020-07-02 14:00:30
A+ A- 关灯 听书

玄武集团江北分公司门前,气氛凝重肃然,整条道路都被封闭,路边停满高档黑色轿车,一眼望不到头,到处都是身穿黑西装胸配白花的工作人员,手持对讲机指挥调度着车辆,几台摄影机架在有利位置上,身穿马甲的摄影师和拿着话筒的记者声嘀咕着。

陈汝宁的生前友好基本上都赶来了,这些人大都是生意场上的精英人物,连带着江北市五星级宾馆这几天都爆满,现在这些人都在楼上,他们的司机保镖们也都换上了黑色的正装,靠在汽车旁抽烟聊天。

一辆黑色宾利车缓缓驶来,车头上架着陈汝宁的巨幅遗像,周围用黑纱衬托,格外庄严肃穆,后面紧跟着一辆加长奔驰,工作人员拿起对讲机说:“车已经到了。。。”

公司大门打开,一群衣冠楚楚的人簇拥着麦抗美陈玄武母子从里面出来,早已等候在门口的记者们立刻一拥而上,话筒像树林一般伸过去,还没等靠近,早被工作人员拦住,陈玄武身穿黑色修身西装,搀扶着母亲走下阶梯,看到这么多不识相的记者,顿时大怒,刚要上前呵斥,被穆连恒拦住,上前轻声细语的和记者们解释了几句,记者们这才配合的收起了长枪短炮。

司机打开了奔驰s的车门,麦抗美定了定神,弯腰坐进车内,黑色御本木珍珠浑圆的珠体在她保养的极好的颈部肌肤上散着暗哑的黑光,陈玄武也跟着坐了进去,穆连恒帮他们关上车门,走到前面宾利车旁坐了进去,其余众亲朋友好也纷纷上车,车队缓缓开动,两排工作人员跟在车队旁边一溜跑,上了几辆悍马车,抢先开了出去。。。

等这个全部由黑色高档轿车组成的送葬车队离开玄武集团江北分公司大楼后,各媒体的记者们也收起器械,上了汽车尾随而去。

今天是星期六,大街上的车流不算很多,丁字路口,一辆悍马车冲上去急刹车停下,径直横在路口堵住了所有车辆,几个私家车主愤怒的降下车窗质问,悍马车上跳下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横眉冷目旁若无人,私家车主们顿时偃旗息鼓,缩回去不敢吱声了。

然后大家就看到一条浩浩荡荡的车龙,全部由黑色高档豪华轿车组成,宝马7系列奔驰s级之下的都不好意思参加,打头的车更牛逼,是一辆宾利轿车,省城车牌个8极其晃眼,一张巨幅照片上是玄武集团董事会主席陈汝宁英气逼人的遗容,后面紧跟的汽车里放着哀乐,所有车辆打着双闪,一辆接着一辆,缓缓从路口经过,似乎永无尽头。。。

“mLgBd,死了也要折腾人。”围观群众们低声骂道。

……

卫淑敏的送葬车队已经进入了市中心,一些车辆离开了,但是更多的车辆却加入进来,形成一条壮观的长龙,在行车道上缓缓行进着,一些起来晨练的老人也加入到送葬的行列中来,他们站在路边,摘下帽子默默注视着车队,以自己的方式为卫淑敏送行。。。

白娜坐在卡车驾驶室里,不顾严寒天气,打开了车窗,端着单反相机咔咔按着快门,记录下这一幕幕感人至深的画面,整条马路上,全是自送葬的人群,私家车、出租车、摩托车、自行车,卫淑敏的事迹似乎已经深入到了千家万户,深入到每个江北人的心中,大家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不约而同的向卫总表达着自己的敬意。

忽然,前面的十字路口实行了交通管制,长时间的红灯拦阻了自东向西的所有车辆,眼瞅着南北方向的车流渐渐稀少了,但红灯依然亮着,两辆警用摩托疾驰而来,在路口两侧停下,伸手做了个禁止通行的手势。

刘子光正要下车询问,忽然远处传来哀乐声,一辆警车在前面开道,后面跟着的是架着陈汝宁遗像的宾利轿车,再往后是一长串黑色轿车,也打着双闪缓缓而来。。。

玄武集团的送葬车队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开过了十字路口,似乎永无止境般鱼贯而来,随行的摄影师从汽车天窗里探出身子,噼里啪啦闪动着快门。

刘子光怒不可遏,但又不想在这个日子闹事,于是猛按喇叭,立刻就有人响应起来,鸣笛声响成一片,最后竟然展到整条道路上所有的汽车都在长时间的鸣笛,声音响彻云霄,震耳欲聋,交警想管都没法管,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假装没听见。

后面一辆车里,红旗厂的工会主席看到陈家送葬车队的气势后,摇头苦笑道:“玄武集团真是连死都要死的比别人气派。。。”

6天明听到这话,忽然觉得心如刀割一般。

奔驰车的隔音效果虽然很好,但还是听到了外面的喧闹声,麦抗美问儿子:“武,他们在干什么?”

“可能是穆连恒安排的吧,512的时候不也鸣笛致哀的么。”陈玄武猜测道。

“穆很能干,以后你要多用他。”麦抗美说。

“那当然。”

……

出了闹市区,道路就变得宽阔起来,玄武集团的送葬车队略微加快了行进度,忽然从斜刺里开出一队军绿色涂装的轮式装甲车来,硬生生拦住了去路。

宾利车被迫停下,负责安保护卫的悍马车立刻从后面开了上来,几个平头青年跳下车来,猛踢装甲车巨大的轮胎,喝问道:“你们哪个部队的”

没人搭理他们,装甲车皮糙肉厚,别说是踢两脚了,就是用自动步枪扫射都打不透装甲钢板,平头青年们无计可施,只好打电话报警,警方得知有军队装甲车挡路,立刻表示这事儿他们不管,平头青年们虽然一贯嚣张,但江北毕竟不是他们的主场,对方又是背景更加**的军人,所以他们也只好硬生生咽下这口气。。。

几分钟后,另一支送葬车队出现了,如同浩荡长龙一般从玄武集团众人面前经过,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玄武的司机们都忍不住下车观看起来,足足十五分钟后,这支由各式各样社会车辆组成的庞大无比的送葬车队终于走完,总计不下千辆汽车,全都打着双闪匀通过,这份气派,让见多识广的司机们都惊叹不已。。。

直到不再有打着双闪的车队经过,装甲车才动起来扬长而去,早已等的焦躁的麦抗美让人打听那是谁家的车队,问了一圈却没人知道答案。

“这帮江北佬。”麦抗美恨恨的说了一句。

送葬车队终于来到了江北殡仪馆,火葬场和公墓连在一起,都是民政局下属的肥的流油的高效益单位,殡仪馆依山而建,气势恢弘,全部采用金**琉璃瓦的仿古式建筑。

陈汝宁的遗体停放在一号厅内,悼念仪式按时开始,专门请来的司仪在哀乐声中抑扬顿挫的念着陈总的生平光辉历史,然后是亲朋友好讲话,最先上台的是陈汝宁的生意伙伴,江东商场上的某位重量级人物,当他拿出稿子声泪俱下的念起时,穆连恒有些烦躁的抬起手腕看了看。。。

按照预先定好的计划,市里几个重要领导应该到场了,可是到现在为止,连一个像样的领导都没来,只有几个副处级的虾米到场,完全衬托不出陈总的身份地位来。

穆连恒悄悄朝尹志坚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大厅。

“怎么搞的,市里领导一个都没到?”穆连恒毫不客气的问道。

尹志坚微微有些不悦,穆连恒只是高级助理的身份,而自己是副总级别,陈汝宁生前,这个穆助理还尊卑分明,不敢造次,现在老东家尸骨未寒,太子爷还未正式登位,穆连恒就俨然以从龙功臣自居,不把这些上司放在眼里了。。。

但涵养极好的尹总并未和他一般见识,他眉毛一扬道:“我和尹部长打过招呼的,别人不敢说,她一定会来。”

话音刚落,山脚下就驶来数辆奥迪a6,并未驶入停车场,而是直接开到殡仪馆附近,从车上下来的正是江北市市长胡跃进,以及分管工业的孙副市长等人。

“他怎么来了?”穆连恒正感到奇怪,就见胡市长等人在殡仪馆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进了远处的二号厅,看都没看这边一眼。

“好像是红旗厂的卫淑敏在举行追悼仪式。”穆连恒远远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道。

尹志坚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赶紧拿起手机拨打了姑妈尹卫红的号码。

“志坚啊,省里突然有急事,不能参加陈总的追悼会了,帮我向陈总的家人问好,就这样啊,还在开会,先挂了。”

那边穆连恒也在给秦书记打电话,书记的手机关机,秘书的电话是通的,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秦书记正在省城开一个很重要很紧急的会议,所以不能参加陈总的追悼会了。

穆连恒心中有数,既然秦书记来不了,那其他人更不会来了,他快步回到大厅,和主持人耳语了几句,把领导讲话的安排给删除了,直接进入了遗体告别程序。

陈汝宁身穿西装的遗体躺在水晶棺材中,面部经过精心化妆,栩栩如生,大家依次走过遗体,三鞠躬后和家属握手,陈家是官商,拿得出手的社会关系都在官场上,但追悼会是在江北举行,省城很多官员来不了,所以能上台面的亲朋友好也就是几十个人而已。

陈玄武和穆连恒两人搀扶着麦抗美,接受着亲朋友好们的吊唁,看到那些人伏在水晶棺材上垂泪悲恸,穆连恒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

走一圈用不了多久,半时后仪式就结束了,麦抗美在众人的搀扶下走出大厅,一扭头正巧看到远处二号厅外人山人海,队伍一直排到山下,保守估计几千人总是有的。

麦抗美正在为领导没参加丈夫葬礼而不悦,看到这个情景更加不高兴了,问道:“那是谁家在办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