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 外交乌龙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8:27
A+ A- 关灯 听书

就在各方面都在寻找刘子光之际,国际铁矿石市场再度风云变幻,三大垄断铁矿石企业取消了季度定价,采取了月度定价和指数定价,这是继三大矿强行取消实行了二十余年的铁矿石年度谈判定价模式后的第二次强行变更。

作为铁矿石垄断一方,全面推行铁矿石交易的指数化和金融化,自然便于股东从其他途径获得更大的金融利益,但是中国来说,唯一的结果就是付出更为昂贵的代价。

国际上主要的三个铁矿指数,分别是环球钢讯in)的mBIo指数、普氏能源资讯s)的普氏指数,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以上这些主流指数都是根据中国现货市场价格加上海运价格综合设计出来的,而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和消耗国,竟然对铁矿石定价权没有丝毫话语权,中钢协年年谈,年年败,每次都强硬无比,最后都灰溜溜的全盘接受涨价,连一毛钱的优惠都得不到。

铁矿价格和指数挂钩以后,进口澳矿和印度矿石分别上涨了452%和387%,加上海运成本,到岸价格已经远远过每吨二百美元,光是每年多支付的外汇就高达五百亿美元以上,这些都要计入钢铁生产成本,最终落到中国消费者头上。

如果这次华夏矿业能顺利拿下伍德铁矿的股份,掌握一定的话语权,那么中钢协在和三大矿谈判的时候就会有很足的底气,至少不会每次都败的那么惨烈。

当然,伍德铁矿虽然储量丰富,但是周边基础建设近乎空白,想在近期内满足国内铁矿石需求还不可能,但从长远来看,拿下这个铁矿给国家带来的利益是巨大的,难以估量的,为此国务院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组,由某位副总理牵头,外交部、国资委、中钢协、华夏矿业、以及相关一些部门的人员负责协调这件事,可以说,国家对此事相当重视。

本来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之中,忽然却横生枝节,西国方面单方面中止了合作,并且和日本、澳大利亚、巴西等方面进行接触,消息传来,副总理心急如焚,勒令有关部门迅了解并全力跟进此事。

外交部方面紧急行动,通过有关渠道得知西萨达摩亚政府正在和日本某财阀进行接触,商谈铁矿入股投资的事情。

日本国由于国土狭,向来热衷于境外投资,尤其是资源方面,就铁矿石来说,三大矿都有相当比例的日本投资在里面,所以日本对铁矿石价格的节节攀升并不在意,对他们来说,无非是左手的钱挪到右手而已,但是对中国来说就完全不同了,国内基础建设快增长的势头一日不减,对铁矿石的迫切需求就降不下来,就不得不受制于人,拱手将血汗钱相送,而且国家建设的度也要受此制约,简直是如鲠在喉。

事关重大,总理都做了相关批示,各部门都忙了起来,驻西萨达摩亚邻国的大使前往西萨达摩亚进行接触,试探西国政府是否有倒向其他国家的倾向,试探结果却使局势更加扑朔迷离,西国当局秉承了一贯对华友好的传统,相甚至曾在中国留学,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通,他的汉语甚至比大使带过去的翻译还要纯熟一些,只是略带一点中原淮江流域口音。

经过友好会谈,西萨达摩亚内阁相批准了中国外交部在圣胡安设立大使馆的请求,并且对华实行落地签证,并且表示欢迎一切投资和援助建设,西萨达摩亚人民和中国人民的友谊万古长青。

但是在谈到关于伍德铁矿投资开事宜的时候,马丁相却顾左右而言他,说这个项目事该国经济命脉,需要认真考虑,还要议会专门委员会审核通过,总之本着经济规律办事,断不会将中国投资者拒之门外。

然后大使先生在相陪同下向圣胡安市中心十字路口的雕塑群敬献了花篮,相介绍说,在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中涌现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其中就有一支中国医疗队,正是有了他们的帮助,躲在圣胡安大饭店内的上千难民才得以幸存,这些英雄的事迹,西萨达摩亚人民将永远铭记。

十字路口上,伫立着一组新落成的花岗岩雕塑,一个身背霰弹枪亚洲人模样的男子高擎着象征自由的火炬,身后跟随着一群表情复杂的男女老少,有亚洲人,但更多的是当地黑人,有人彷徨无助,有人恐惧万分,但是更多人却是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雕塑群显然是出自世界顶级大师的手笔,风格遒劲,充满力量感和难以言表的悲壮气氛。

大使事先做过功课,知道这个雕塑的故事来源于圣胡安种族大屠杀时期,一个中国医疗队保护了上千卡耶族难民的事迹,他充满感慨的指着那个手擎火炬的亚洲男子道:“麦嘉轩同志的事迹让我们深深为之感动,这座雕塑也象征着中西两国人民的友谊是经过血与火考验的,让我们向逝去的英雄鞠躬。”

说着率领随员向雕塑鞠了三个躬,气氛庄严肃穆,马丁相更是激动的半天都没吭声,等大使先生把花篮送上,才干咳两声道:“对不起,大使先生,我想这里面有些误会,或许是音译的话题也未可知,您知道,我的汉语不太好,不知道贵国是否为1iuzigg音译为maijiax?”

大使先生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尴尬,心中暗骂给自己提供资料的人,怎么一点也不慎重,把人名字都搞错了,这个外交乌龙可丢大人了,好在马丁似乎并不介意,并不再提此事。

当晚,宴会之后,西萨达摩亚外交部向大使赠送了一些关于当时大屠杀的影音资料和画册,大使连夜了这些资料,看完之后被深深感动,当即给部里写了一封长信,介绍了自己的经历以及心得。

外交部收到信件之后,立刻召开会议,据说部长严厉斥责了相关人员,说国内宣传用的东西,怎么可以拿到国际上用呢,与会人员对信息共享工作中出现的问题进行了深刻的检讨,保证不再出现类似错误。

经过分析讨论,外交部向领导组递交了一份报告,报告上自然没有提及摆的这个乌龙,而是说总的来看,西国方面的态度还是友好的,积极的,伍德铁矿项目上出现的波折只是对方提高要价的筹码而已,对此我方人员不应过度紧张,本着认真谨慎的态度来操作,取得铁矿主导权的工作还是很有希望的。

报告递到国家铁矿资源领导组那里,获得了一致好评,相关领导指示外交部继续跟进,其他单位紧密配合,紧锣密鼓的解决我国铁矿石进口受制于人的窘迫现象。

文件很快到了谭主任这里,他翻看了一下,略微吃惊,先打了电话给自己掌控的有关部门人员:“上官谨,我是谭志海,停止对刘子光的秘密搜捕,把外勤特工都撤回来吧。”

“是。”电话那边的上官谨,也就是王茜,轻轻长出一口气,搜捕一个前永昌公司雇员可不是轻松的事情,自己动用了能调取到的所有技术设备和人力资源,对方就像是人间蒸了一样,这让她感到巨大的压力,上面下令撤销前一个命令,让她感到压力骤降。

然后谭主任又打电话给马峰峰:“你那边有消息了么?”

“我已经放话出去了,黑白两道的哥们都在找他,只要他还在北京城,早晚是我盘子里的菜,谭叔,你放心好了。”马峰峰依然是一副自大狂的嘴脸,这让谭主任微微不悦:“好了,别找了,他自己会出来的。”

“哦,我知道了。”

此前,马峰峰通过关系和公安局方面打了招呼,让治安总队和刑侦总队的朋友盯着点,另外他又聘请了几个经验丰富的私家侦探,专门调查刘子光的下落,

黑道上的朋友也是打过招呼的,北京四九城混的不错的大哥,都是马峰峰的铁哥们,风子一句话,他们无不鼎力相助,刘子光的照片用a4纸打了几万张下去,这帮人的办事效率比警察还高,别看京城那么大,其实藏人的地方也没多少,大酒店的登记系统和警方是联旅馆、网吧、澡堂子这种地方,更是遍布眼线,只要刘子光一出现肯定跑不了。

可是溜溜找了两天,硬是一点影子都没有,马峰峰这口气越憋越大,虽然谭主任打过招呼了,但他并没有撤回自己放出去的话。

谭主任并不知道马峰峰的想法,他让人把刘子光的卷宗送过来,但被告知,永昌公司解散之后,所有卷宗封存,高度保密,没有相关领导授权,谁也不许调阅。

于是谭主任又打了个电话:“池部长,你有调取永昌公司密档的权限么?”

池部长肩膀上一枚金星熠熠生辉,不紧不慢的回答着:“永昌是总装下属的保密单位,密级很高,我也无权调取,只有总长助理以上的级别才有这个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