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 困兽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8:21
A+ A- 关灯 听书

看着刘子光和东方恪钻进出租车,还朝自己挥手告别,王茜无奈的也朝出租车摆摆手,目送他们离去,藏在头发中的耳机传来声音:“组长,要不要跟上?”

“算了,你们跟不住他的,撤吧。”王茜对着袖口的微型麦克风说。

女伴跃跃欲试:“是不是申请卫星监视他。”

王茜象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的女伴:“动用手机定位锁定都要公安分局以上级别领导的签字,动用间谍卫星起码要安全部的分管局长批示,你去申请还是我去申请?”

女伴有些尴尬:“我级别哪里够。”

“那我就够级别?”王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转身走了。

刘子光和东方恪换乘了三次出租车,确认没有人跟踪后,下车找了个公厕,把手机里的SIM抽出丢进马桶冲了下去,然后拿出一部新的手机装上SIM卡递给东方恪:“去找个网吧或者旅社住下,每隔四十五分钟开机一次,接受信息,三分钟后关机。”

东方恪收下了手机,神色有些凝重:“刘总,保重。”

刘子光拍拍他的肩膀:“没事,以防万一而已,首先我要搞清楚是谁站在我的对面,或许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也未可知。”

东方恪提前离开,刘子光来到旁边超市,买了一套廉价衣服换上,又在洗手间里用自来水将头发梳成一个光滑的大背头,腰上挂一串钥匙,腋下夹一个人造革小包,整个人的气质就全变了。

在街上找了部公用电话,拨通了原华夏矿业董秘易永恒的电话:“易秘书么,我是刘子光,我想和薛总谈谈可以么?”

“是刘总啊,你好你好,薛总和我现在已经不在华夏矿业了,真不好意思,事情比较突然,最近一直在忙新单位的事情,忘了通知您。”易永恒倒是很热情,但是话语中掩藏不住的落寞一下就能听出来。

“那薛总现在哪里高就?”

“平调到国土资源部下面的《矿业研究》”杂志社当社长,我还是老本行,跟薛总当秘书。”

“方便见一见薛总么?”

“请稍等。”然后听到一阵脚步声,显然是易永恒拿着手机去找薛丹萍了。

听筒里传来薛丹萍柔和的女中音:“刘总您好,人在北京?”

“是的,我想和薛总谈谈,不知道方便么?”

“哦,这样啊,最近比较忙,刚接了社里这一摊子,有时间我给你打电话吧。”

“那好,我们再约时间,再见。”刘子光挂了电话,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师傅,去矿业研究杂志社。”

司机一听就乐了:“哥们,外地人吧,北京那么大,您就说一单位名字,我上哪儿找去啊,您说是这个理吧。”

刘子光啥也没说,直接甩过去一张五十的大票子。

司机接过来:“嘿,先生您真敞亮,没说的,看我的。”说着拿起对讲机呼叫起总台来,查询矿业研究杂志社的地址,这首都出租车公司的资料库真不是盖得,很快就查到了地址,司机一路开了过去,下班前抵达了杂志社门口。

矿业研究杂志社的门脸不大,一栋五十年代的苏式建筑,墙上长满藤蔓,看起来古色古香,小院里停着几辆黑色高级轿车,门卫坐在传达室里端着茶杯拿着报纸,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刘子光走过去,没说话先上烟,门卫老头接过来一看:“哟,大中华。”

“大叔,我是来找人的,我有个本家兄弟最近分配到这个单位,他叫易永恒,您认识么?”

“认识,新来的社长秘书嘛,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麻烦您了。”

门卫老头给办公室打了电话,等易永恒出来接人,刘子光打量着院子里的陈设,问道:“咱们这个单位,有年头了吧。”

门卫骄傲的说:“可不,当年地矿部还在的时候咱们杂志社就在了,第一任社长是李四光兼任的,所以咱们社级别特别高,别看门脸不大,正儿八经副部级单位。”

刘子光肃然起敬,又递上一支烟:“您请。”

正侃着,易永恒出来了,看到这身打扮的刘子光,差点没认出来,愣了一下才和他握手:“里面请吧。”

来到社长办公室,薛丹萍也愣了一下,随即让易永恒在外面守着,不许人打扰,请刘子光坐下,亲自倒了杯水递过来:“刘总,你是有心人呐。”

刘子光说:“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被蒙在鼓里,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薛总告诉我。”

薛丹萍说:“华夏矿业本来就是国企,人员调动很正常。”

刘子光冷笑道:“华夏矿业办公楼大厅里那盏水晶吊灯起码价值上千万,可是杂志社除了地皮值点钱之外,所有家当恐怕卖不到一百万,薛总左迁,我的铁矿股份不翼而飞,我们都是受害者,应当并肩作战,扳回这一局才行。”

薛丹萍淡淡的笑了,仿佛在笑话刘子光的不自量力:“什么受害者不受害者,刘总多了吧。”

刘子光一摊手:“这么说,薛总是不愿意和我联手了?”

薛丹萍说:“我刚调过来,工作很忙,如果您没有别的事的话,我要办公了。”

刘子光知道再说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薛丹萍越是这样反应,他越是坚定了自己的看法,自己的对立面强大到无法想象,他起身道:“再见薛总。”

“小易,送送刘总。”薛丹萍对外面喊了一声。

易永恒将刘子光送到楼下,看看四周无人,低声说:“薛总这次被打击的太沉重了,你要理解她的心情。”

刘子光心中一动,答道:“我理解,但是薛总也不应该这样消沉啊,难道韩家不能给予她一些支持么?”

易永恒冷笑:“邹文重的妻子,就是薛总小姑子的丈夫,老太太自然是帮着亲生的女儿和女婿了,又怎么会向着外人。”

刘子光对薛丹萍的背景了解的不多,但从易永恒的话里可以听出,薛总这回失势是内讧是结果,他接着问道:“邹文重和马峰峰是什么关系?”

易永恒迟疑了一下,支吾道:“马峰峰这个名字没听说过。”

刘子光笑笑:“易秘书年纪轻轻,可惜了。”说完这句话,留下低头思索的易永恒,径直去了。

……

深夜,赵辉在胡同里停好汽车,回到自己那套小四合院,多年摸爬滚打养成的第六感让他敏锐的察觉到有危险存在,下意识的把手伸到腰间,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慢一点,老赵,不要和我比出枪的速度,你赢不了。”

赵辉哑然失笑,放在腰间的手慢慢的举起,手里拎着一串钥匙:“又不是出去执行任务,怎么可能带枪。”

刘子光从阴影中走出,手里空空如也:“我也没带枪。”

“你小子,吓我一跳,怎么进来的,报警器被你拆了?”赵辉心疼的看了看院墙,上面装的那些红外线报警器可都是价值不菲的进口货。

“是啊,要感谢永昌对我的培训,这些技术受用一生啊。”刘子光说。

赵辉打开屋门,请刘子光进去,开了冰箱拿出一罐啤酒丢过去:“吃了么?”

“在胡同口吃了一碗刀削面。”刘子光启开啤酒喝了一口。

“怎么混到吃刀削面的地步了?”赵辉笑道。

“因为我很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感觉,有人在我和我的助理身上放了跟踪器,房间里有监控和窃听,电脑里被人下了木马,更离谱的是,一夜之间,红星不是我的了,红石也不是我的了?我想问问你,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辉也拿了一罐啤酒喝着,冷笑道:“连你的生命都是国家的,更别说你的财产了,怎么,你有意见?”

刘子光一摊手:“没意见,为国家,为民族,就算把这条命捐了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那也要先征求我的意见吧,就算是红军长征时候征粮还给打白条呢,可你们这算什么,一声不吭就把我的东西拿走,还假惺惺的丢点残羹剩饭给我,这也就算了,但我怎么才能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捐给了国家,还是捐给了某个狗娘养的富豪呢?”

赵辉说:“老刘,咱们也算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我的话,你相信不相信?”

刘子光说:“我信,如果我不相信你,就不会来找你。”

“事情是这样的,引起这一连串反应的是华夏矿业的高层斗争,你知道,薛丹萍的位子坐的不稳,她在塞拉利昂项目上失了分,急于扳回一局,所以找到了你,花费了一些代价取得了和你的合作,问题就在这里,薛丹萍的竞争者不甘心功败垂成,更垂涎这么大一个铁矿所带来的政绩和经济效益,所以他们通过一些手段,把红石拿了过来,至于红星,完全是巧合,你在地方上惹了什么人,是他们吊销了你的营业执照,而不是……上面的人。”

“上面的人是谁?马峰峰?”

赵辉点点头,又摇摇头:“马峰峰的能量很大,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能把现役特种部队整建制的退役去充实一家保安公司,从总参和外交部抽调人员组成新红星,这里面所蕴含的能量信息,不用我说你也能感觉到。”

“然后呢?”

“哪有什么然后,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调文职,我家三哥因为工作上出现严重失误也被调离,就连叶清都被派到外面当外勤去了。”赵辉无可奈何的苦笑着。

“照你的说法,事情只有这样了?”刘子光问道。

“还能怎样,他们给你挂着EO的头衔,给你几十万的月薪,豪华跑车和公寓,甚至邀请你加入他们的小圈子,这已经是他们所能表达的最大善意了,老实说,换了我都不一定这么做。”

“换了你怎么做?”

“罗织几个罪名,先让你身败名裂,然后关到监狱里一辈子出不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威胁我了?”

“不,我是在提醒你,这样做的成本和风险性都很小,如果你惹怒他们,下一步很可能就像我说的这样,你将会在大西北某个监狱里终老一生。”

刘子光说:“我想我已经惹怒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