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1 见招拆招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6:34
A+ A- 关灯 听书

“行,到时候见。”刘子光心中轻快了许多,既然对方答应吃请,这事儿就好办。

难怪税务局来查,红星公司已经一年没有纳税了,其实零申报的公司并不鲜见,但是作为曾经红极一时的江北市第一家民营保安公司来说,就有点不正常了。

红星公司成立伊始就名声显赫,聘用了大批优秀退伍士兵,解决了民政部门的压力,又为全市小学幼儿园提供安保服务,身穿多功能战斗服,脚蹬军靴的红星保安员当年也曾是一道威武雄壮的风景线,由此刘子光也一跃成为著名青年企业家,父母跟着沾光,在邻里之间倍儿有面子更不用说。

但是刘子光的精力根本没有放在扩大经营上,红星公司的业务江河日下,仅能勉强维持生计,事实上这家公司对于刘子光已经是可有可无了,要换了以前的脾气,税务局爱查就查,刘子光才没心思和他们周旋,但是现在需要考虑到父母的感受,他必须慎重对待。

回到病房,老妈问他:“公司有事?”

“一点小事,我会处理好的,晚上有个饭局,就不陪你们吃饭了。”刘子光说。

“你忙你的,这边没事,小方,你有事先走吧,这边我能照顾。”老妈说道,方霏推辞了几句,还是拗不过老妈,便说道:“那好,我明天再过来。”

说话间,方霏帮忙联系的护工来了,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在医院当了三年护工了,照顾偏瘫在床的病人很有经验,安排好了这些事情,刘子光和方霏并肩出了医院。

“我送你。”刘子光说。

“不用了,你忙你的去吧,我有月票卡。”方霏冲刘子光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刘子光觉得有种生疏的感觉,但他来不及多想,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开车去了华清池。

卓力早在办公室等着刘子光了,见他来到便递上一支雪茄烟,坐在桌道:“没多大事,前一段时间税务局他妈天天查我的帐,还不让我摆平了,这帮龟孙子见了钱比见了爹还亲!不管怎么说,我华清池的生意比你红星的生意大多了吧,你这个事儿,我看一顿饭就能摆平。”

刘子光苦笑着说:“那可未必,上面有人给我使绊子,税务局的只是被人当了枪使罢了。”

卓力思索了一会儿说:“这样,咱该怎么招呼还怎么招呼,我再找人问问,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争取尽量把这个事儿说开了。”

原先动辄喊打喊杀的卓力现在也学会不战而屈人之兵了,看他锃亮的光头和隆起的肚皮,俨然已经有些大亨的风范了,刘子光笑道:“这事儿怕是有难度,想对付我的人是市委的领导。”

卓力倒吸一口凉气:“市委的你都敢惹,牛!”

刘子光风轻云淡,笑而不语。

卓力摸了摸光溜溜的脑瓜,拿起电话按了一个数字,对着话筒说道:“丁叔,你过来一下。”

三分钟后,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的大叔走了进来,卓力拿出抽屉里的中华烟甩了一根过去,说道:“这是我们华清池的主管会计老丁大叔,这位是我同学刘子光。”

“刘经理你好。”丁会计扶了扶镜框,说话慢声细语的。

刘子光也向他点头致意,伸手握了握。

“丁叔,是这么个情况,税务稽查局查我同学公司的账,你看最坏能到什么地步?”卓力道。

丁会计说:“那情况就多了,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似开票的,最严重的要判无期呢,未按时申报的,偷逃税款的,都有处罚的具体规定。”

行家一开口就知有没有,刘子光便简单向丁会计介绍了红星公司的情况,丁会计想了想说:“你公司没有业务收入,常年零申报,这是合理合法的,税务局也挑不出什么大毛病,最多停你的发票,不过你本身就没有业务,不用开发票,所以基本没有影响。”

卓力笑了:“是啊,红星都多久没开张了,税务局想办你也没办不了啊,大不了你关门不干,他们还能咬你去啊,我就不同了,税务局要是停了我的发票,这生意就干不下去了,客人得开票报销啊,哈哈哈。”

刘子光也笑了:“丁会计,谢谢啊。”

丁会计谦虚的笑笑:“和这些部门打了几十年交道了,这些事都清楚。”

“行,谢谢你丁叔,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卓力又递过去一支中华烟,打发丁会计回去,老丁走到门口忽然停下说:“刘经理,给你提个醒,你公司没有业务收入,税务局是不能那你怎么着,工商局可能管着你。”

刘子光赶忙叫住他:“丁会计,这事儿怎么说?”

“开企业办公司的,要打交道的机关可不止税务局一家,工商、劳动监察、**公安、卫生检疫,这些衙门都能管着你,税务方面一顿饭能摆平的事儿,到了工商那边就得花上万才能解决,找人都不好使,劳动监察也很厉害,抓着你没给员工买保险签合同,那罚的就厉害了。”丁会计说道。

“哦,明白了,谢谢你了。”刘子光再次表示了感谢,送走了丁会计,回到屋里点了一支烟,继续和卓力谈笑风生。

不大工夫,稽查局的同志们来了,除了上午去查红星公司的五个人之外,又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卓力在地税局的朋友,还有一个是稽查局的副局长,服务员把他们带上三楼大包间,奉上香茶,献上菜单,税务局的领导们矜持的坐着,谈着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等待着主人的到来。

卓力和刘子光通过监视器看到税务局的人到了,刻意等了几分钟才下去,大家随便寒暄了几句便开宴了,卓力安排的很到位,五粮液,中华烟,十头鲍鱼,规格之高,即便是经常吃请的稽查局领导们也为之咋舌。

刘子光陪他们喝了几杯就告退了,廖股长还有些不高兴,卓力爽朗的笑道:“我这个老同学啊,业务实在太忙,越是晚上他越忙。”

廖嘉森不解的问道:“红星公司没什么业务啊,刘总忙的什么?”

卓力说:“人家在国外有赌船,赌船你知道么,两万吨的豪华邮轮,在中东一带海面上巡航,专门招待那些阿拉伯石油王子啥的,一晚上进账几十万美元,什么叫真人不露相,这就是真人不露相,哎,这事儿你们别到处乱说啊。”

众人听得傻眼,都觉得卓力满嘴跑火车。

“我们初中同学里,有几个混的还不错,周文你们知道吧,原来跟周市长当秘书,现在是南泰县的一把,才三十出头就是正处级,将来前途无量啊,哎,说来我混的最差劲,开个店还整天被你们这些税务局的查来查去的。”卓力仗着喝了点酒,开始胡说八道了。

稽查局的副局长和卓力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和那位地税的老大哥却是多年的朋友,刚才连喝了五杯五粮液,一张脸红彤彤的,拉着卓力说:“兄弟,咱都是自己人,有事你说话,我一定尽我最大努力。”

卓力呵呵一笑:“我就喜欢和爽快人交朋友,王哥,我今天喊你一声哥,今后咱慢慢处,日子早着呢,来,走一个!”

四瓶五粮液,三箱百威啤酒下去之后,税务局的同志们早已没了刚开始的矜持,有几个酒量差的早已趴在桌子底下了,只剩下廖股长、王副局等几个酒量好的还在喝着,卓力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招呼大家下去洗桑拿,醒醒酒。

王局等人推辞了一番,还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在华清池别具特色的贵妃池里,王局袒露着黝黑的大肚皮,舒服的直哼哼,眯着眼睛对卓力说:“老弟,哥哥给你提个醒,别和你那同学走的太近,他最近要倒大霉。”

“怎么讲?”卓力凑了过去。

“上面有人发话了,要办他。”王局左顾右盼一番,压低声音说道。

卓力作恍然大悟状:“王哥这么一说,我就了然了。”

在22033416953池子里泡了几分钟,又蒸了几分钟桑拿,卓力陪着客人们来到了楼上贵宾休息室,这才发现先前喝的象醉猫一样的同志们此刻已经精神抖擞的穿着浴袍坐在上面了,眼神四下里踅摸着,一副有贼心没贼胆的样子,这也难怪,华清池的消费水平极高,没人买单的话,就算是税务局的公务员,花上千块洗个澡也会肉疼。

卓老板豪爽的说:“今天兄弟我请客,哪个要是客气就不是人养的,该怎么玩怎么玩,就当自己家一样。”

同志们还真没客气,仍有战斗力的全部点了最昂贵的套餐,年富力强的廖股长还搞了个双飞,两小时后战斗终于结束,通体舒坦的他们在更衣室穿衣服的时候,都在衣柜里发现了一个小小的信封,里面放着不同面值的购物卡。

……

第二天一早,红星公司的账本和税控电脑就被全封不动的送了回来,廖股长还亲自打电话给刘子光,说了些不好意思,只是奉命协查之类的话,刘子光心中一动,问他提出协查请求的是哪里,廖股长迟疑了一下还是告诉他,是省国税局,这回要查的重点企业是至诚集团,红星公司只是顺带着查一下而已。

“谢了,廖科长,有空一起坐坐。”刘子光刚放下电话,小黄就推门进来了,神色慌张的说:“刘总,工商局的人来了。”

小黄背后站着几个人,穿着工商制服,大檐帽上的国徽熠熠生辉,当先一人推开小黄走了进来,威严地说:“我们是江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稽查大队的,把你的工商营业执照拿出来。”

刘子光暗暗吃惊,丁会计这是料事如神啊,说曹操曹操到,看来对方这一套组合拳也是经过高人指点的。

“小黄,把营业执照拿给他们看。”刘子光说,事到如今也只能见招拆招了。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