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7 鹰击长空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5:22
A+ A- 关灯 听书

副机长说的眉飞色舞,刘子光听的是目瞪口呆,看不出弥勒佛一般的何机长还是如此牛逼的空战英豪,他的目光紧紧跟随着那架在空中做出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的米格机,一边喃喃问道:“那老何为啥转业了呢?”

“那就不清楚了,快看!“副机长指着天空中喊道,米格机下射出一道火舌,一架超级巨嘴鸟凌空爆炸,化成一个绚烂的火球,所有人欢呼起来,激动地热泪盈眶,刚才他们可被巨嘴鸟欺负惨了,现在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巨嘴鸟品尝这种被人压着打而无力还击的滋味了。

前海军航空兵特级飞行员老何在转业前一直开的是歼7系列,对这种飞机熟悉的如同自己的肢体一般,所以当他坐进这架苏联原产米格21歼击机的时候,一股热血顿时流遍了全身,整个人立刻进入状态,人机合一,大角度起飞的瞬间就甩掉了副油箱,升空之后立即扭头咬住了巨嘴鸟的尾巴。

其实连老何自己都觉得有些欺负人,超级巨嘴鸟是一种螺旋桨战斗教练机,最高时速只有五百七十公里,而米格21的最高速度达到2.2马赫,机动能力更加不可同日而语,毕竟是完全两个时代的武器在较量,喷气机对付螺旋桨飞机已经很占优势了,况且还摊上这么一位老资格的飞行员。

米格机翼下挂着两枚AA2环礁红外制导空对空导弹,但老何根本没想去用,对付小鸡难道还要用宰牛刀么,他轻而易举的就用机炮锁定了其中一架超级巨嘴鸟,一按炮钮,双管23毫米机炮咆哮起来,只用了十几发炮弹就干掉了一架敌机。

另一架巨嘴鸟的飞行员见势不妙,立刻驾机逃跑,老何打开无线电开关,都能听到他们惊恐无比的呼救声,若是在平时,说不定老何还会生出恻隐之心,但是坐在战机座舱里,他就是一具精密的杀人机器,在敌人没有解除武装之前,任何怜悯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米格21紧紧咬住巨嘴鸟的尾巴,就在按下炮钮的一刹那,老何微微眯着的眼睛睁开了,巨嘴鸟的座舱盖被弹射出去,两名飞行员连同座椅一起飞上了天空,白色的降落伞打开,悠悠下降,而飞机则一头栽到了地上。

老何没有去扫射飘荡在空中的飞行员,他摇摇翅膀,径直向东南方向飞去,根据刚才无线电里听到的对话,他怀疑不远处还有一架敌机出没。

大家看到两架巨嘴鸟都报销了,全都冲出大楼欢呼雀跃,不用刘子光招呼,亚历山大就带了几个人跳上汽车绝尘而去,去抓捕那两名跳伞的飞行员,而刘子光则直奔塔台而去。

塔台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但值得庆幸的是无线电依然能用,刘子光拿起话筒呼叫老何:“何机长,敌人有一架满载伞兵的运输机正在接近,决不能让他们把伞兵放出来,否则我们就全完了!”

“收到。”老何的声音镇定自若。

根据米格机上的雷达显示,确实有一架大型飞机在附近,不过不是在接近,而是在逃离,老何打开加力迅速冲了过去,很快发现一架没有任何标识的C130军用运输机,正开足马力向东南逃窜,不对,运输机的舱门似乎是打开的,正在向外投射伞兵!

老何是军人出身,刘子光的叮嘱他完全理解,己方力量相当薄弱,只有十几个人,如果任由敌人降下伞兵的话,肯定会在短时间内攻占机场,将战局再次完全颠倒过来。

没有丝毫犹豫,老何就发射了空对空导弹,AA2导弹是一种苏制老式红外制导空对空导弹,六十年代技术水平,但用来对付速度缓慢的螺旋桨运输机还是绰绰有余的,老何在无线电里都能听到敌人被导弹锁定后的垂死挣扎的声音,但一切都晚了,几秒钟后,C130化作了一团火球,飞机连同机舱内近百名精锐伞兵全都化作了长空中的一缕烟。

晚霞似火,机翼下是郁郁葱葱的非洲大地,空荡荡的天上只飘着几朵伞花,他们是侥幸跳出来的伞兵,老何调转机头,瞄准降落伞就开了火,伞兵和飞行员不同,他们落地之后就是战士,而飞行员落地之后只是俘虏,所以此刻决不能有任何怜悯之心,老何如同打靶一般,用机炮将几个伞兵消灭在半空中,这才展翅回航。

无线电中传来刘子光的声音:“何机长,圣胡安上空有一架捕食者无人武装侦察机,能不能把它打下来。”

“收到。”老何正觉得没打过瘾呢,抖擞精神,驾驶着米格21迅速赶到了圣胡安上空,用雷达搜索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他略一思索,打开加力向海面扑去,果然,在距离圣胡安两百公里的海域上发现了一架乳白色的无人机,正悠哉悠哉的回航呢。

捕食者无人机虽然技术先进,但是时速只有二百多公里,而且不具有自卫能力,在米格21这种落后它三十年以上的战机面前只有挨宰的份儿,老何身为前海军特级飞行员,有着强烈的职业荣誉感,深深以为以大欺小太不大厚道,于是他驾驶战机扑了过去,在和无人机擦肩而过之时,用机翼轻轻拍了对方一下,就像长辈安抚孙子那样慈祥而轻柔。

捕食者无人机当即失去了平衡,一头栽进茫茫南大西洋中。

老何意犹未尽的咋咋舌,调头飞回圣胡安机场,此时已经是晚霞满天,水天一色,非洲大陆遥遥在望,老何轻轻地哼起了一首歌:“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

……

安哥拉某处秘密营地里,I.S.R公司的首席战术执行官比尔.戈登将军一拳锤在桌子上,充满血丝的眼睛瞪得溜圆,两架超级巨嘴鸟战斗机,四名飞行员,一架C130运输机,七十五名精锐伞兵以及三名机组成员,还不算前面派出去的十人突击小组,自己整整损失了近百人!而且全都是一线作战人员!

I.S.R自成立以来,从来没有承受过如此之大的损失,整整八十五名特种兵啊,每个人都是戈登将军亲自训练出来的精锐,射击架势爆破无所不通,有时候戈登甚至觉得,有了这批小伙子,他可以轻而举易得攻占一个国家。

手里端着咖啡壶的黑人服务员大气都不敢出,怯怯的看着戈登将军,这位前南非陆军的特种兵军官深深地将自己陷在沙发里。

“你出去。“戈登将军无力的挥挥手,将佣人赶了出去,然后双手捂住脸,浊泪从指缝中渗了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戈登将军绝对是铁骨铮铮的硬汉,曾经有一次身中数十枚手榴弹片,军医给他手术的时候没有麻药,硬是咬着匕首挺了过来,但这样的好汉子还是落泪了。

因为,他麾下驻扎安哥拉的I.S.R机动干预部队已经全军覆灭,他无法再去面对那空荡荡的军营,空荡荡的行军床,空荡荡的餐厅,那里似乎还回荡着小伙子们的欢声笑语和肆无忌惮的粗话,若在平时,戈登将军一定会咆哮起来,但此时,他是多么盼望再次听到这些声音啊。

一切都结束了,就因为一桩不靠谱的生意,戈登将军赔进去了整个家底子。

六个月前,有个叫理查德.索普的人找上戈登将军,请他协助向西萨达摩亚运输军事物资,因为I.S.R在这方面的能力很强,不但拥有强大实力的运输机队,还和非洲各国关系良好,当时戈登将军没怎么当一回事,可是后来发现在西萨达摩亚执行雇佣军任务的竟然是自己的老相识福克纳上校,便有些不愉快了。

戈登将军和福克纳上校是在塞拉利昂相识的,戈登是正宗的南非布尔人,福克纳则是老牌的英国绅士,祖上就有宿怨,再加上两人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不同,所以最后分道扬镳,戈登继续在I.S.R效力,福克纳则另起炉灶,拉起了自己的一帮人马。

凭着敏锐的嗅觉,戈登意识到西萨达摩亚肯定有惊人的利益,而且一定和矿产有关,于是他向索普先生协商,要求分一杯羹,正好此时索普正在为博比和福克纳的不听话而苦恼,两下一拍即合,作为投名状,戈登将军派出战斗机拦截了李斯特罗夫斯基的运输机,又轰炸了西萨达摩亚的野战机场基地,效果相当理想,也换取了索普的信任。

昨天,索普再次打电话来,要求I.S.R直接介入西萨达摩亚内战,不过这一次代表的是库巴一方,时间紧迫,戈登将军迅速做出战术部署,根据索普提供的情报,先派出十人突击队乘坐小型飞机在圣胡安机场附近降落,控制机场,摧毁敌人的防空地面,建立前导阵地,随后运载着伞兵的运输机在机场降落,武力干涉圣胡安政局。

本来这个方案可谓圆满,可是戈登将军却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一架米格21横空出现,完全扭转了局势,并且全歼了戈登的部队,当他在无线电中听到机组人员临死前的呼救时,心都要碎了。

一百人的武装,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连,但是对戈登将军来说,却是生命的全部,几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这让他有些不能接受,昏黄的灯泡下,戈登将军脸色惨白的吓人,他从枪套中缓缓抽出手枪,扳动击锤,将枪管伸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