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 海航特级飞行员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5:19
A+ A- 关灯 听书

现代战争中,战斗机对地面武装的优势是压倒性的,两架巨嘴鸟战斗机袭击基地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那简直是一场一边倒的大屠杀,想起这事儿刘子光就恨得牙根发痒,他断然喝道:“萨沙,让米格机起飞,先把I.S.R的飞机揍下来,然后再把圣胡安上空的无人机敲掉!”

半天没人回答,刘子光扭头问道:“怎么,有难度?”

“难度很大。”亚历山大指着远处两具尸体说道,“飞行员被打死了,没人会开米格机了。”

“你不是航校的高材生么?”刘子光问道。

“可是我没开过战斗机。”亚历山大答道。

“要不让我试试。”贝小帅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说道,刘子光一巴掌将他推到一边去了,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能熟练驾驶运输机的亚历山大都不敢乱开的战斗机,贝小帅这个半瓶子醋的航校学员就敢上,那不是胡扯么,就算能飞上去也是被人家当靶机打。

“你们中还有谁能开米格机?”刘子光揪住亚历山大的领子问道,现在米格机的飞行员就是胜利的保证。

“有,那个雅克40的飞行员以前在防空军服役过,开过战斗机。”亚历山大答道。

刘子光气的没话说,这不废话么,雅克40这会大概都飞出过境了,难道还让人家回来不成。

“算了,先把战斗机推到机库里保护起来,再找几具便携式防空导弹来,准备打仗。”刘子光一边走一边盘算着手头的力量。

“萨沙,你那边还有几个人?”

“刚才一战死了两个,伤了三个,算上轻伤的,还有十个人能打。”

“机场守备部队呢?”

“本来有一个班,现在只剩下四个人了。”

刘子光猛然站住,紧跟在后面的亚历山大差点撞到他。

“防空弹道还有几枚?”

“恐怕没了,仅有的四枚都布置在圣胡安市区了,我们手头连一枚都没有。”

“高射机枪呢?”

“有一挺12.7毫米德什卡高射机枪,安置在航站楼的天台上。还有一挺车载大口径机枪。”

“放在天台上是当靶子,派人去那机枪抬到房间里隐蔽起来。”刘子光搓着双手,感到这场仗实在是太难打了。

他要防守的是一座空旷的机场,手上只有不到二十个人,武器也只有一架高射机枪和若干自动步枪,而对方却有两架战斗机以及足足近百人的精锐雇佣兵。

而且更严峻的是,自己手头这些人完全是乌合之众,既有中国人,又有非洲人和东欧人,别说协同作战了,就是常规语言沟通都有问题,就凭手上这点人马想守住机场简直是痴人说梦。

I.S.R是干什么的,那是职业雇佣兵,枪林弹雨里出来的杀人机器,他们肯定会在运输机降落前用火箭和机关炮清扫机场上任何的可疑目标,如此空旷的地带,除了建筑物就没有能藏人的地方,而藏在建筑物里就是被人当靶子打,等对方的步兵一落地,这场仗就算全输了。

“这场仗不能打了,准备撤退吧。”刘子光冷静的下达了命令,亚历山大似乎就在等他这句话呢,听到之后立刻挥手大声招呼同伴:“上车,撤退!”

他们刚把一架米格机推进机库,跑道上还停着一架没转移呢,听到撤退的号令便纷纷跳上吉普车,此时天边已经传来熟悉的马达轰鸣声,是战斗机!

战斗机的速度极快,刚才还是天际的两个小黑点,不大工夫就到了眼前,依然是那两架欠下血海深仇的超级巨嘴鸟螺旋桨战斗机,不得不说这种战斗机在对地攻击方面极其的优秀,速度适中,火控系统先进,火箭巢和机关炮的火力无比强劲。

I.S.R的先头小队覆灭之后,他们肯定调整了作战方案,本来护航的战斗机担负了清理机场顽敌的任务,两架巨嘴鸟一前一后,嚣张无比的低空通场,航站楼天台上正在搬运机枪的四个俄国小伙咽不下这口恶气,当即架起德什卡朝着飞机一通猛扫。

飞机是高速移动的目标,除非是很多高射武器一起组成弹幕,否则命中率很低,这架高射机枪不但没有打中巨嘴鸟,反而招致了报复,其中一架战斗机掉头飞来,机翼下两挺12.7毫米机关枪喷射出两串火舌,航站天台上顿时升腾起两道尘烟,高射机枪当即哑火。

“瓦西里他们被打死了。”藏在机库旁边的亚历山大愤怒的喊道,跳上车尾操起机枪打过去,巨嘴鸟战斗机立刻被他引了过来,机翼下喷出几条火龙。

“火箭!”车上的人立即四散奔逃,刚跑出去没几步,越野车就被火箭弹炸成了碎片。

而那架停在跑道上的米格21,也成了巨嘴鸟的猎物,一串火箭打在机身上,机内燃油和弹药当即爆炸,跑道上一片火海。

唯一的两架高射机枪都损失了,现在刘子光他们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在两架超级巨嘴鸟的淫威下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无助,趁着两架战斗机调头再度飞来的当口,刘子光一声令下,几辆越野车同时向机场宾馆狂奔而去,那里还藏着几名机组人员,要把他们带上再一同逃往圣胡安。

两架超级巨嘴鸟忙着用火箭和机关枪扫射航站楼、塔台等目标,等他们发现这几辆抱头鼠窜的汽车时,已经晚了,但一架战斗机还是摇摇翅膀飞过来扫射了一通,火箭弹击中了机场宾馆大楼,所有的玻璃都被震碎了。

最惨的还是那架胡清淞的湾流G550专机,在机库里老老实实的停着就遭到了灭顶之灾,机组人员见到刘子光他们的时候,脸都吓白了,纷纷要求保证他们的安全,只有机长愤然道:“为什么不反击,我们的战机呢?”

机长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微胖,平时笑容可掬的像个弥勒佛,听说以前是空33师飞大型客机的,他驾驶的飞机有一个特色,那就是特别的稳,稳到降落的时候连杯子里的水都不荡漾的程度。

刘子光知道他是军官出身,便解释道:“米格机的飞行员被打死了,一架飞机也被摧毁在跑道上,我们没有力量反击。”

“没有飞行员,我上!”机长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老何,你行么?”其他机组人员纷纷劝阻。

“不行也得行了,要不然咱们今天全得死在这儿。”何机长摘下帽子和领带,表情反而平静下来:“谁能把我送到战斗机那里。”

“我!”贝小帅举起了手。见大家投来狐疑的目光,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开摩托车送何机长过去,目标小,速度快,一定没问题。”

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贝小帅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辆老掉牙的本田摩托,虽然款式老旧,但是一拧油门大家就能听出来,这辆摩托性能良好着呢。

贝小帅戴上墨镜,跨上摩托车,老何坐在了后座上,抱紧了贝小帅的腰,众人看到老何身上的赘肉,都不免暗暗担心,老何他能行么。

贝小帅面色严峻,一手捏着离合,一手猛转油门,摩托车发出一阵阵轰鸣,排气管喷出蓝色的烟雾,忽然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撞破玻璃落在外面的路上,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向机库方向狂奔。

如同贝小帅说的那样,摩托车目标小,速度快,没有立刻引起战斗机的注意,但是行驶到一半的时候,终于被一架超级巨嘴鸟发现,战斗机猛扑下来,弹雨打在摩托车周围,贝小帅咬紧牙关,迅速转弯躲过了一截,当两人冲到机库里的时候,贝小帅紧张的都快虚脱了。

“怎么样,爽吧。”贝小帅摘掉墨镜一咧嘴,笑的比哭还难看。

老何一言不发,迅速检查了米格21的起落架和武备,点点头说:“很好,油弹全满,备战状态,小子,你扶我一把。”

贝小帅蹲下身子,抱住老何的一只脚,把他托了上去,老何爬进了机舱,迅速拨动着各种开关,对贝小帅说:“把门打开,观察一下敌人的方位。”

贝小帅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把机库的大门推开,伸头看了看天空,回头道:“俩鸟正在扫射宾馆,顾不上咱们。”

“好,你快躲起来,小心被尾焰灼伤。”老何说完,盖上了座舱盖,贝小帅赶紧溜出了机库,找了个旮旯藏了起来。

此时刘子光他们正用轻武器开火,拼命为老何的起飞争取着时间,两架巨嘴鸟意识到敌人的残部都藏在宾馆大楼内,便集中火力一遍又一遍的扫射着大楼,根本没有注意到背后的机场。

老何在机库里就直接启动了涡轮喷气引擎,橘红色的火焰从战机尾部汹涌喷出,飞机迅速滑动,冲出了机库,随即启动了起身两侧的助推火箭,以骇人的速度向前冲去,藏在一边的贝小帅眼都直了,他甚至能想象此刻老何的感觉,那一定是比乘坐自己的摩托车要爽一百倍的感觉。

米格21战斗机的设计初衷,就是一种能在野战跑道上紧急起飞的前线轻型喷气式歼击机,起飞距离八百米,在打开助推火箭的情况下还能再减少一些,喷气机起飞时巨大的轰鸣顿时引起了两架超级巨嘴鸟的注意,他们迅速调转机头飞来,机关枪火箭弹齐发,而此时米格21还在跑道上滑行,就在这个最危险的时刻,航站天台上忽然响起了枪声,那挺被打掉的高射机枪再度打响。

“是瓦西里!”亚历山大大吼一声。

两架超级巨嘴鸟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搞得措手不及,稍一分神,米格21已经腾空而起,银色的身影在阳光反射下,如同长空利剑一般炫目。

宾馆大楼内一阵欢呼,所有人都被老何漂亮的起飞折服了,不过现在胜负未分,大家还是为老何捏了一把汗。

“哥们,老何以前不是33师开专机的么?怎么还有这本事。”刘子光问道。

副机长说:“哪有的事儿啊,老何以前是海军航空兵的特级飞行员,当年台海危机那会儿,单人独机,一架歼7直飞到美国人的航母鼻子底下,两架大黄蜂追他,反被他咬住,要不是上边压着不让打,老何就是第一个在空战中打掉大黄蜂的飞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