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 凯旋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5:02
A+ A- 关灯 听书

博比敢于直接进入圣胡安,并不是头脑发热、一时兴起,而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此前福克纳的雇佣军已经有一部开进了圣胡安,接管了总统府和议会大楼,电台和电话局机房也被拿下,大部分叛军缴械投降,文度族民兵们也望风而逃,今天的圣胡安,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也曾有大臣建议,彻底肃清库巴的余党之后再进入城市也不晚,但博比考虑到百姓的疾苦,必须尽早恢复国家的正常秩序,所以毅然做出决选,即日开进圣胡安接收政权,这里还有另一层意义,圣胡安是西萨达摩亚的首都和唯一的城市,谁占据了圣胡安,谁就是西萨达摩亚的主宰者,如果局势完全平定之后再进入圣胡安就失去了意义,以博比的头脑,断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他要以解放者的身份进入首都。

车队前锋接近了圣胡安郊区,经过长达一年多的内战,这里已经变成满目疮痍,烧毁的军车残骸躺在路边,残破的铁皮屋子后面,穿着鲜艳衣服的居民表情麻木的看着浩浩荡荡的车队,交通要道的路口处,叛军的沙包工事已经被皇家军队接管,身穿法式迷彩服的雇佣军和皇家第二旅的黑人士兵坐在皮卡上,手扶着重机枪,看到殿下的座驾开来,纷纷举手敬礼。

福克纳上校坐在一辆路虎越野车上,嘴里叼着招牌式的玉米芯烟斗,冷漠的看着车队缓缓行进,克服圣胡安,是他雇佣兵生涯中的又一个巅峰,他喜欢这种感觉,当幕后英雄的感觉,试想一个,还有什么能比解放一个国家更令人兴奋地事情呢。

事实上,布雷曼矿业的老板索普先生曾经打电话给福克纳,让他想办法将战争拖延的久一些,薪酬加倍支付,但福克纳认为那样有损于绅士的荣誉而断然拒绝了。

上校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为了完成合同中的最后一项,协助博比殿下完成登基典礼,他亲自做出周密的安排,圣胡安市内的所有制高点上都派驻了狙击手和观察手,每个路口也都安排了路障和机枪工事,缴械的叛军被关押在一所学校里,由一个精锐的分队负责看守,绝对出不了问题,就连最坏的情况他都考虑到了,如果I.S.R派出战斗机轰炸的话,埋伏在圣胡安大饭店楼顶天台上的高射机枪和防空导弹组定然让他们有来无回。

更何况机场上还有两架米格21战斗机,圣胡安机场雷达站也已经恢复使用,稍有风吹草动,米格机就会升空阻击,就凭I.S.R的那几架超级巨嘴鸟,在米格机面前只有挨宰的份儿。

圣胡安城内一片肃杀之气,所有车辆被禁止通行,王储的车队风驰电掣般驶过空荡荡的大街,地上的塑料袋和废报纸被车辆带起的劲风吹起,每个路口都停着皇家陆军的军车,黑人士兵手持武器虎视眈眈,防止文度族人的反扑。

文度族陆军上尉让.库巴,在发动政变一年零三个月终于惨淡下野,流亡海外,库巴拍拍屁股走了,但是他发动的种族大屠杀却给西萨达摩亚人民留下了无尽的伤痛回忆,经历数次种族清洗后,圣胡安城内已经很少有卡耶族人了,而文度族人们则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新国王对他们的发落,天知道这些卡耶族人会不会以牙还牙,发动另一场种族屠杀。

临街的窗子后面,一双双忐忑不安的眼睛紧盯着呼啸而过的车队,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库巴将军可以流亡,政府和军队的高官们可以逃跑,但是这些普通的文度族人也无路可走,圣胡安是他们的家,西萨达摩亚是他们的祖国,除了这里,他们无处可去。

卡洛斯是一位牙医,今年四十岁,有三个女儿和一个漂亮的妻子,他是文度族人,所以在大屠杀中并未受到冲击,内战的时候,牙医诊所的生意停了,全靠变卖家里的电器和妻子的首饰为生,后来库巴将军战败,文度族人中传言卡耶人将会展开血腥的报复,卡洛斯曾考虑带着家人逃离圣胡安,但是码头上没有船,所有航班中断,唯一的公路交通也被军队切断,他们想逃都没有路逃。

如今,卡耶族人组成的军队终于开进了圣胡安,卡洛斯惊慌失措,让三个女儿藏在大衣橱里,床底下,车库里,自己趴在窗户旁战战兢兢地留意着街上的情况,让他稍微宽慰的是,军队并没有闯入居民家中大肆劫掠,他们只是在街上来回巡逻着,警惕的目光扫来扫去。

刘子光坐在车里观察着圣胡安的街道,和上次来的时候大有不同的是,现在的圣胡安就像是遭遇了生化危机的城市,街道上看不到一个人,一辆车,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偶尔还能看到制高点上的狙击手和高射机枪,不知道为什么,一丝不安从心底悄悄升起,但是却想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车队行驶到总统府门口,也就是昔日的西萨达摩亚王宫,大门外的街垒工事已经被拆除,门岗也换成了福克纳上校的部下,电动铁栅栏门缓缓拉开,博比殿下和内阁大臣们的汽车驶进了王宫的院子,戴着墨镜和耳机的警卫们先行下车,再次确认安全后才护着殿下从车里钻出来,快步进入王宫。

当博比走上王宫台阶的时候,心中百感交集,不由得想起当日从这里仓皇逃窜时的情景,叛军大举进攻王宫,卫队拼死抵抗,死伤惨重,父王也就是在那时候驾崩的,往事历历在目,王储殿下不禁唏嘘起来。

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王宫大厅里已经站满了人,大多数是媒体记者,美联社、法新社、BBC、半岛电视台、以及世界各国的记者们都冒着生命危险赶到圣胡安来抢第一手的新闻,看到王储殿下出现,顿时闪光灯响成一片,无数话筒伸了过来。

要说带兵打仗,博比殿下一点也不在行,要说应付媒体,那博比殿下的天赋无人能及,他挺直了腰杆,彬彬有礼的应付着记者们连珠炮一般的提问,在侍从武官的护卫下来到大厅正中央,站在了镶着西萨达摩亚国徽的发言台后面,缓缓扫视一周,用充满磁性的英国伦敦牛津英语说道:“女士们,先生们,很高兴能在这里和大家见面。”

侍从武官菲德尔忽然看到王储殿下身后有一尊库巴的铜质半身像,赶紧上前试图将其挪走,但是铜像很重,他根本挪不动,博比殿下注意到他的举动,回头说道:“让它留在那儿好了,我不介意库巴见证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媒体记者们爆发出一阵笑声,王储殿下是个风趣幽默的人,一口地道的牛津腔更是博得了大家的好感,老实说,他比库巴将军的个人魅力强多了。

博比接着说道:“我想说的是,战争结束了,我们都已经伤痕累累,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的臣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不幸,我不会再让历史重演,文度族和卡耶族,永远是一家人。”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在场的有圣胡安电台的转播车,博比殿下的讲话通过设在街头的高音喇叭,传到了圣胡安每个人的耳朵里。

卡洛斯一家人听到博比的讲话,顿时惊呆了,打开电视机一看,王储正对着各国记者侃侃而谈和平与发展,卡洛斯长长出了一口气,感叹道:“和平终于降临了。”他的三个女儿也从藏身处爬出来问道:“爸爸,没事了么?”

“是的孩子们,我们安全了。”卡洛斯紧紧拥着妻女们,热泪盈眶。

电视里的王储殿下继续说道:“我会要求引渡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让.库巴以及他的帮凶们,但是广大文度族人民不必担心,你们是被库巴绑架到民族仇杀的战车上的,我承诺,西萨达摩亚新政府将会是一个民主的,高效的政府,同时我也坚信,圣胡安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市民们,走上街头欢呼吧,战争结束了。”

侍从官匆匆上前递过一张小纸条,博比看了看说:“好吧,记者招待会暂时就到这儿,再过几个小时,我会在王宫花园里宣布几件重要的事情。”

记者们哪肯放过他,蜂拥而上七嘴八舌的提问,博比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他风趣而睿智的回答着各种问题,引起一阵阵会心的笑声。

大厅角落里,刘子光和赵辉、胡清淞坐在一起,福克纳上校走了过来,靠在柱子上说:“他会是一个好国王,难道不是么?”

“当然。”刘子光答道。

李斯特罗夫斯基擦着汗从外面走进来,嚷道:“天上连一只鸟都没有,我的小萨姆们已经饥渴难耐了。”

福克纳上校微笑道:“我想我们的老朋友索普先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失败了。”

刘子光心中一动,耳畔响起了黛米说过的话:你根本不了解理查德性格,他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