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 办个事儿真难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4:42
A+ A- 关灯 听书

老年人有自己做事的一套办法,老两口吃完了饭,刷锅洗碗,眯了一会儿午觉,换上出门的衣服,先来到了刘副书记家,也就是周文的老丈人。

本来老爸不愿意来,他打心眼里不喜欢刘副书记的为人,但老妈说既然都退休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还是坚持登门拜访,两人在街边小摊买了些水果,敲响了刘副书记的家门。

开门的是刘晓静的母亲,看到有人登门,手里还提着礼物,赶紧回头喊道:“老刘,有人来看你了。”刘副书记戴着眼镜拿着报纸从客厅里踱出来,见是厂里退休工人来了,便招呼道:“来了还买东西,真是的,进来坐。”

在客厅里坐定,水果拿起洗了,老爸先寒暄了一阵,谈了些厂里的事情,这才转到正题,问道:“刘书记,我来想问问,这经适房是怎么申请的,都需要什么条件?”

刘副书记眉毛一扬,开始侃侃而谈:“经济适用房是咱们江北市委市政府为了保障中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实行的一项政策,凡是符合条件的本市常住居民都可以申请,政府会进行审核评比,最后确定谁可以申购,这个过程是很复杂的,其实我们家条件也不合格,你知道,我女婿现在也是县处级了,就是那个儿子不争气,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这房子是给他申请的。”

老爸问道:“具体是哪个部门管这件事呢?”

“那就多了,市里有专门的领导小组,有房改办,经适房发展中心,他们负责大方针的制定和实施,咱们老百姓申报的时候,是去街道办事处填表,对了,你家儿子不是开了公司当老板么,怎么还没买房子?”刘副书记说道。

老爸直摇头:“别提了,开公司不挣钱啊,我那个儿子从来不往家里交钱,还经常借家里的钱呢,我们家到现在住的房子,产权还不是自己的呢,现在这房子一个月一个价,再不买真买不起了。”

刘副书记深有感触的说:“和我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一个样,就知道开公司开公司,把我们老两口的血汗钱都给骗的差不多了,反倒是我那个女婿挺争气的,一年多就混了个县处级。”

刘晓静的母亲端着洗好的葡萄走过来说:“别听他瞎扯,就知道显摆女婿,女婿再好也不是亲儿子啊,将来打幡的还不是你儿子。”

老爸老妈笑道:“一个女婿半个儿,周文这孩子确实争气,咱厂子弟里面,最有出息的就是他了。”

刘副书记一谈到自己的女婿就兴奋起来,抖开折扇说:“周文走到今天,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省委书记对他也很看重……”

听他滔滔不绝的谈了一番女婿的丰功伟绩后,老爸老妈又问了一些申请经适房细节问题,刘副书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的是眉飞色舞,半小时后,老两口看看了解的差不多了,起身告辞走了。

当他们走后,刘晓静的母亲走过来埋怨道:“你咋啥都说,这经适房可是有限额的,万一他们家申报了,挤了咱们晓铮的名额怎么办?”

刘副书记抖着手里的折扇说:“妇人之见,你以为这经适房那么容易申请啊,这里面的道道多了……”

……

高土坡拆迁之后,居民委员会撤并到滨江社区居委会,而这些居委会的上级机构正是夹江街道办事处。

老两口来到办事处的时候,正是下午三点钟,按说两点半就该上班了,可是办事处里却一个人都没有,没办法只好等着,足足一小时后才有几个人来到,老爸赶紧上前问道:“同志,打听个事儿,我们想申请经济适用房,请问在哪里领取表格。”

一个年轻人回头望了望他,问道:“你那个小区的?”

“我们是原来高土坡居委会下面的,现在外面租房子住。”

“高土坡啊,不归这边管。”年轻人打开办公室就进屋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老爸老妈面面相觑,刚才问的清清楚楚,高土坡拆迁之后就归夹江办事处管,怎么这会儿又说不归呢,这事儿还是得问个明白才行,于是又敲门进去,问刚才那个年轻人:“小同志,还得麻烦你,打听一下原来高土坡的居民归哪个办事处管。”

年轻人整理着桌上的文件,头也不抬的说:“滨河办事处。”

“谢谢了。”老两口出来夹江办事处,看看表已经四点钟了,怕时间不够人家下班,破天荒的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滨河办事处,半小时后到了地方,敲开一间办公室再问经适房的事情,却被告知,高土坡原居民不归滨河办事处,而是归夹江办事处管。

这回老爸急了,说刚从夹江办事处出来,那边说归这边管的。

滨河办事处的同志态度很好,拿出一份文件给他看,上面指明了原高土坡区域的居民现归夹江办事处管理,老爸这才明白是那边搞错了,赶紧又往回转,等到了夹江办事处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老爸叹气道:“办个事儿真难啊。”

老妈却说:“好事多难,要是简简单单办好了,我还不放心呢。”

第二天一早,老两口七点半就来到夹江办事处楼下等待,等了一个小时终于有人上班了,这回他们没再找昨天那个不靠谱的年轻人,而是直接找到了办事处主任。

办事处主任姓李,坐在办公桌后面正泡茶呢,听了来意之后说:“申请经适房的事情是房管科小沈负责的,起他那里领取表格就行。”

老爸老妈说声谢谢,来到房管科,却只见房门紧闭,敲了半天无人应答,问隔壁的人,被告知沈科长去区里开会了,可能下午才能回来。

没办法,只好先回家吃饭,一路上老爸唉声叹气,说办事怎么这么难,老妈也无语,回家下了一锅面条,草草吃了,也不敢睡午觉了,早早来到办事处楼下,在树荫下等着,两点钟上班之后,径直来到房管科门口站着,不等到沈科长誓不罢休。

站了半个多小时,隔壁办公室的人出来上厕所的时候,疑惑的看了他们两眼,问道:“找沈科长的?”

“是啊,他该回来吧?”

“哦,老沈去省城学习了,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老爸纳闷道:“上午不是说去区里开会的么?”

那人道:“去区里开会就是动员去省城学习的事情啊,你们别等了,回去吧。”

老爸不死心,继续问道:“那我们想申请经适房,应该找谁办理。”

那人摇了摇头:“不清楚,你找别人问问吧。”说完便走了。

老爸老妈无奈,只好出门离去,在门口遇到了一个老熟人,当初高土坡居委会的计划生育委员,这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是个热心肠,大嗓门问道:“你们咋有空到办事处来了?”

老妈就抱怨道:“马大姐,俺们想来申请经适房的,可是找了两天连管事的人都找不到。”

马大姐一拍胸脯:“直接找主任啊,跟我来吧。”说着带着老两口直接来到主任办公室,开门见山道:“李主任,找你办点事,领张表格,就是那个经适房的申请表。”

李主任笑眯眯的说:“马大姐,你家可不是中低收入家庭啊。”

马大姐说:“不是我申请,是这两位,他们家儿子是咱们区人大代表,对了,还和周县长是同学呢。”

一听这话,李主任的反应就不同了,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空白表格说:“哎呀,幸亏我这里留了几份表格,要不然还真麻烦,这一期申报工作已经结束了,你们抓紧填好送过来,最迟明天下午。”

老爸老妈拿到了表格,千恩万谢一番,出了办公室,心情都不一样了,仿佛拿到的不是申请表,而是新房钥匙一般。

“有了这个,咱们的房子就不远了。”老爸说。

老妈一撇嘴:“万里长征这才是第一步呢,再说咱家的条件也不是最差的。”

老爸说:“咱们家够条件啊,我内退,你下岗,退休工资都不高,现在连房子都没有,儿子也没个正式工作,咱们家要不符合条件,那就没有符合条件的了。”

两人说笑着离开办事处,回家填写表格,可老爸拿着笔怎么也落不下去,想了半天说:“我觉得这张表格还是应该给别人,你说的对,咱家的条件不是最差的,儿子虽然开个公司不现在赚钱,但是架不住将来赚大钱啊,再说咱们现在住的这个房子,人家李纨一分钱房租不收,逢年过节还上门来看,其实这房子就等于送给咱们住的,所以咱家这条件还真不算差。”

老妈问道:“那你想咋办?”

“我寻思了,还是让给别人吧,邓云峰他们家条件可比咱们家差,孩子还在上学,他媳妇工资也不高。”

老妈说:“算了吧,小邓现在是车间主任,比你风光的多,人家儿子在一中是三好学生,将来肯定上名牌大学的,要论条件差,那还是老温。”

老爸说:“对啊,我怎么把他忘了,他才是真正的无房户,租了个顶层的破房子,夏天晒得要死,工资低不说,身体还不好,还有个上大学的闺女,现在大学学费可了不得,这经适房应该让给他。”

说干就干,老两口拿着申请表就去了老温租住的房子,上门把事情一说,老温却直接拒绝了。

“这表格还是你们留着吧,呵呵,我这个条件,经适房都买不起,只能住廉租房。”老温这样说。

“那你申请了么?”老爸问道。

老温说:“廉租房、公租房,这些项目还没开始,听说下个月启动,到时候我回去申请的,谢谢你们了,经常麻烦,真不好意思,马上小雪就放暑假了,到时候让她看你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