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 申请经适房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4:39
A+ A- 关灯 听书

蒋先生是潮州人,早年偷渡到香港,凭着一双拳头在湾仔闯出一片天,九七后移民去了加拿大,辗转又去了纽约唐人街,生意做的很大,从餐馆、洗衣房到走私、偷渡、毒品全都有涉及,但是暗杀这种买卖还是头一次接。

生意重心转移到了美国,香港那边就只剩下一个空堂口,蒋先生的小弟阿南管着一家夜总会,两家酒吧,虽然生意大不如以前,但是江湖上谁也不敢小看阿南,毕竟他是蒋先生留在香港的代言人。

蒋先生交代过,这件事必须办的妥妥帖帖,当阿南听手下说道上知名的杀手不愿意接活儿之后,立刻通过关系找了一个新杀手,香港黑社会找杀手是很有讲究的,一般小活儿找本地人即可,对付警察之类棘手人物就要找那些印巴裔杀手,或者要钱不要命的越南帮,但是要去内地办事,那就只有一个选择了,大圈仔。

阿南通过关系找的这个人在金三角当过雇佣军,枪法好,人够狠,而且还是土生土长的大圈仔,要价不高,十万港币就能把事儿办好,性价比相当之高。

找杀手这种事情,阿南当然是不会亲自出面的,他在夜总会的办公室里等候着消息,忽然门被敲响,两个人走了进来,前面一个就是自己派出去找杀手的人,后面一个是生面孔,这么热的天居然穿了件厚厚的军用外套,一张年轻的脸上戾气十足。

“阿祥,你怎么来了。”阿南不高兴的问道,他看出来后面那人就是新找的杀手,按道理说杀手和委托人是不该见面的,阿祥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南哥,我……”阿祥还没说完,后脑上就挨了一记手刀,当即软绵绵的倒了下去,那个面色阴冷的杀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乌黑油亮的手枪瞄准了阿南,二话不说就开了枪。

子弹穿透了阿南的大腿,疼得他惨叫一声,枪声和惨叫都被噪杂的音乐声掩盖住,杀手上前将他掀在地上,滚烫的枪口顶着太阳穴说:“我只问一遍,为什么要杀那个人。”

阿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心说真是倒霉透顶,找的第一个杀手不愿意接活,第二个杀手干脆直接打上门来了,而且先开枪再说话,颠覆了阿南几十年的江湖经验。

在这种杀手不眨眼的家伙面前,什么资历辈分都不顶事了,阿南倒也机灵,当场就把蒋先生给卖了:“误会,不是我要杀他,是蒋先生,纽约唐人街的扛把子蒋先生。”

“马勒格壁的,姓蒋的住在什么地方,把他地址给我。”杀手说道。

阿南忍着疼把地址报了出来,当然是个假地址,杀手找了纸笔,煞有介事的记了下来,拍拍阿南的脑袋说:“不好意思了南哥,出手重了些,不过这也是你应得的。”

阿南用手捂住不断冒血的伤口,头上已经冷汗直流了,虽然直觉告诉他不该和杀手再废话,但是鬼使神差的,他还是问了一句:“你和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杀手托着腮帮子,似乎沉浸在回忆中:“他是我老师。”

……

当阿南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某私人诊所的病床上了,道上规矩,枪伤不能送正规医院,怕被警察盘问,都是送到相熟的医生那里取弹头,包扎伤口,阿南腿上是贯通伤,流了点血但是并无大碍,一帮小弟都围拢在左右,愤然道:“南哥,是什么人对你不利?”

阿南摆摆手,问道:“阿祥呢?”

“阿祥个扑街跑路了,大概是回东莞了。”

“算了,你们都出去,我要打电话给蒋先生。”

蒋先生接到阿南的电话后,才明白这二十万美元不好挣,做大事的人就有做大事的风范,他立刻让人把索普先生的预付款双倍奉还,这活儿到此为止,当然那个胆敢在阿南腿上开枪的杀手,一定要揪出来干掉,要不然蒋先生的面子就全没了。

手下人不明白为什么到手的钱吐出去,但是江湖经验老辣的蒋先生却明白,这二十万美元就算挣到了,也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鬼佬一个比一个精明,自己能处理好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别人赚钱,混江湖,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捞过界是要倒霉的。

索普收到退款的时候也并不惊讶,老实说他并不指望所谓的唐人街扛把子能把刘子光解决掉,他只是想通过这次行动试探出刘子光的斤两,结果在他预料之中,那个叫刘子光的男人,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搞不好他的背后有可能是……

而此时刘子光也接到了一封来自深圳的特快专递,信封里只有一张白纸,上面用红笔画了一个叉,这种没头没尾的信让他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忽然电话铃响了,看了下来电显示,区号852,是香港打来的。

“谁?”

“刘哥,我是王文君,有人想杀你。”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王文君自从上次去了果敢之后就一直留在那里当兵,据说最近才离开特区,和一帮兄弟去了香港发展。

“呵呵,我已经收到风了,你那边什么情况。”刘子光笑道。

“是个叫蒋天杰的家伙,据说在纽约唐人街当什么扛把子,有人给我介绍了个活儿,我才知道这事,刘哥你要小心啊。”

“谢了,香港不好混就回来吧,哥哥这里有位置。”

刘子光挂了电话,暗想自己又得罪了哪路神仙,难道是程国驹?听梁骁说他最近很本分啊,或者是索普托关系请的杀手,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看来这家伙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啊。

墙上的挂钟响了,已经中午十二点,刘子光收拾东西回家吃午饭,晨光厂的出口任务完成之后,厂里给有功之臣发了一批奖金,又批了一星期的长假,老爸虽然属于返聘人员,也领了一千块奖金,这几天在家得瑟的不行,顿顿饭都要喝一盅小酒。

见儿子回家,老爸招手让刘子光过来坐下,说道“上午出去锻炼,碰见厂里退休的刘副书记了,就是你同学她爸爸。”

刘子光说:“嗯,我知道,是刘晓静的父亲,周文的岳父。”

老爸说:“刘书记消息灵通得很,他女婿又是县长,掌握的信息比咱们家多,我听他说,现在市里在搞经济适用房,最小六十平方,大的一百多平房,专门照顾无房户和苦难户,你要是有空就跑跑这个事,咱家可是无房户啊。”

高土坡拆迁之后,刘子光家里获得了十来万赔偿款,因为有房子住就没急着买,眼瞅着房价是越调越高,本来还能在郊区买个八十平方的楼房,现在连六十平房都悬了,老爸老妈着急也在常理之中。

虽说现在有房子住,可这毕竟是人家至诚集团的公房,说收回就收回了,再说了,儿子结婚得出去单住,无论如何都要再买一套房子。

刘子光随口问道:“经济适用房在哪里啊?”

“东三环外,靠近红旗钢铁厂的地方,原来是大开发的地皮,听说现在是省里的什么公司在开发。”

刘子光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是玄武集团开发的经适房,还有廉租房也在那一带,价钱是便宜了,可是太远了,来回要倒两三次公交车,开车也要半个小时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城市未来的规划是向东扩展,那里的房子肯定会涨价的,现在不买将来后悔就晚了,家里拿出点钱,你再拿点出来,争取买一套经适房……”老爸喋喋不休的说着,这边刘子光已经吃完了一碗饭,嘴一抹站起来就走:“我上班去了,过两天可能出差。”

等他风风火火出了门,老妈才端着一锅汤从厨房出来,埋怨道:“你看,儿子被你唠叨走了,连汤都没喝。”

老爸说:“这孩子都三十岁了,没房子没媳妇,成天往外跑,也不知道忙的啥,这样下去可不行,咱们得替他张罗张罗。”

老妈坐下舀汤,说道:“你不是说刘书记有路子,帮他儿子都弄了个房号么,要不然买点东西给他,请他帮咱也申请一个。”

老爸哼了一声:“刘书记纯粹就是个党棍,当年在厂里没少整过人,再说了,咱是工人,他是领导,又有个当县长的女婿,能搭理咱?”

老妈说:“咱家小光大小也是个经理啊。”

老爸摇头叹气:“拉倒吧,还不是跟着人家混口饭吃,你没看他公司里那些小伙子整天闲着没事干,和我们厂改制前那个状况差不多,这人啊,不怕忙,就怕闲,一闲准没好事,我看小光这个公司不但不赚钱,还是个赔钱货。”

这么一说,老妈也深以为然,感慨道:“确实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咱家也算无房户,要不然这样,咱替儿子去排队申请经适房,求人不如求己,你说对吧。”

老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