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置顶帖引发的大战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3:50
A+ A- 关灯 听书

爱有很多种,温雪所说的爱显然属于“敬爱”的一类,通常用在尊敬的长辈或者偶像身上,从她毫无顾忌的表达方式上也能确定这一点,即便如此,也让韩冰心里隐隐有些不悦,因为他敏锐的感觉到,这种爱随时会演化成另一种爱。

温雪是个内向的女孩,但却又是个极其单纯的女孩,在知己好友面前,心理根本没有设置任何防线,陆谨是她的室友兼红颜知己,韩冰是她一同喂野猫的蓝颜知己兼唯一说的上话的男同学,在这两人面前,她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过去,那些苦难的经历被她娓娓道来,不像是磨难反倒像是一种难得的经历。

事实上从下午到晚上,他们都在谈论那个所谓的“刘叔叔”,由于所处的立场不同,显然陆谨对这位刘叔叔更感兴趣,像个记者一样问长问短,问东问西,而韩冰只是在一旁做个忠实听众而已,听了许多关于刘叔叔的传奇故事之后,他给这个男人下了一个定论:草莽英雄。

虽然是英雄,但却掩饰不住一身的草莽气息,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充其量就是二线城市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罢了,在韩家所接触的社会圈子中,这种人实在是不入流,韩冰暗暗打定主意,在适当的时候,给这个刘叔叔一定的帮助,以感谢他对小雪的照顾。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照顾小雪当成了自己的天职。

北清大学的校园很大,韩冰的房子和小雪她们的女生宿舍隔的很远,三人道别之后,韩冰回到了自己的高级公寓,习惯性的打开电脑上网,去学校的论坛瞄两眼,这一瞄不要紧,顿时怒容满面。

论坛里,顶在最上面的一个帖子的题目赫然是:北清第一清纯女生不为人知的一面,发帖人是个新注册的ID。

文中的女孩并没有提及真名,而是用W代替,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说的是温雪,作者显然是个高手,并没有一味的诋毁污蔑,而是摆事实讲道理,用一桩桩真实发生的事情来揭露所谓北清大学第一清纯女生的真面目。

W是来自某二线城市的新生,以清纯孤寒闻名,无数北清男生为之倾倒,曾经发生过万朵白玫瑰求爱的宏大场面,大一新生中的两位佼佼者都在她石榴裙下称臣,她家境贫寒,勤工俭学,她天生丽质,孤芳自赏,但是真实的情况却是—–W在家乡上高中的时候即被当地一个老板所包养!

而且就在前天,这位老板还开着豪华汽车来到北清大学接W出去吃饭购物,很多同学都亲眼目睹了此事。

韩冰忍着怒火,继续往下看,北清学生的素质果然高,这种没水平的谣言基本没人搭理,直到帖子发出去十个小时之后才重新被人顶了起来,而且这回爆出了猛料,声称所谓的W曾经在当地牵扯进一桩杀人案件,并且直接给了外链,链接到江北晨报网站关于锦绣江南杀人案的新闻上。

接连又有几个熟悉的ID,站出来证明亲眼看到W在前天坐进了一辆奥迪车,时间地点都很对应,众口铄金,这个帖子迅速被人顶了起来,大家纷纷展开人肉搜索,W高中时期的种种故事,都被人翻了出来,包括几百混混堵校门,黑道公主事件,换肾资金来源问题,以及当地黑帮老大的儿子被打残的事情全都当做猛料爆了出来。

造谣人很高明,所列举的基本上都是经得起查证的事实,用词酌句也都是貌似站在中立的立场上,但是在导向上却有着明显的倾向性,帖子在短短一天内盖了六百多层楼,从起初的打酱油路过,到中期接连不断的爆猛料,再到后面的各种发人深思的评论,社会、家庭、伦理道德,价值观人生观,北清大学的学子们水平就是高,虽然大家都知道W指的是数学系的温雪,但是硬是没有一个人提及温雪的名字,也没有人笑话她被包养的“事实”,他们只是在反思,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社会现实,究竟是谁的错?

韩冰把鼠标一丢,怒不可遏,造谣者太可恶了,小施手段就给温雪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困扰,如果这帖子被温雪看到还了得,他不能容忍心爱的女孩受到任何伤害,想了想后,韩冰拿起了电话,给论坛的官方主办者,也就是学生会打电话,要求删帖,道歉。

韩冰虽然背景显赫,但不是每个人都买他的账,尤其是在北清大学这样一个思想开放、民主自由的环境中,学生会的干部才不会理睬一个大一新生的非分要求呢,论坛的帖子一没有违法乱纪,而没有诋毁他人,揭人**,只是爆了一些社会上已经公开的新闻而已,凭什么删帖?

吃了对方一个软钉子之后,韩冰语塞了,是啊,凭什么让人家删帖,但是想到帖子里德内容他就怒火中烧,立刻注册了一个ID上去驳斥那些造谣中伤者。

与此同时,刚回到宿舍的陆谨也打开了电脑,习惯性的上学校论坛瞧瞧,因为这里不光有各种八卦消息,还有一些闲置物品置换,拼车拼卡之类的实用性信息,所以北清大学的学生都喜欢逛。

“呀,温雪,你看这个!”陆谨的脸色严肃起来,招呼正在打洗脸水的温雪,而王月琪和宁馨儿则对视一眼,装作啥事没有一样,关上电脑躺到床上听英语去了。

温雪提着暖瓶笑眯眯的走过来,在陆谨的电脑上看了一会儿,脸色依然平静如常,她淡淡地说:“让他们说去好了,我不在乎。”

“可是……”陆谨急得脸都红了。

“他们说的都是实情,爸爸换肾的钱是刘叔叔垫付的,我的学费是邻居和老师们赞助的,至于包养什么的,清者自清,我用不着辩解。”说完,温雪就出去打开水了,根本没有任何异样举动。

床铺上的王月琪和宁馨儿又交换了一下目光,有些不可置信,按理说小雪这样脆弱的女孩子看到这些不堪入目的帖子,应该以泪洗面才是,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两位始作俑者哪里知道,温雪虽然是个柔弱的女孩子,但是经历可一点也不简单,锦绣江南案当晚,差点落入聂文夫的狼口,毛孩可是当着她的面亲手将聂文夫一刀刀刺死,后来又进过派出所,体验过夹手指的刑罚,进过看守所和精神病院,这些磨难足以让她的神经变得强大起来,别说是网上几条帖子了,就是当初朱毓风摆下一万多白玫瑰当众求爱的场面,人家温雪也是举重若轻,根本不当回事。

苦难可以击垮一个人,同样也可以让人变得强大无比,温雪显然就是后者。

但陆谨可不这样认为,她觉得作为知情者,绝对不能容许别人往小雪身上泼脏水,于是她抱起笔记本爬上了床,啪啪的敲起了键盘。

作为一个论坛老战士,陆谨并没有在那个帖子里展开反击,而是重新开辟了新的战场,她稍微思忖了一下,打下了一行字:陆谨日记,W的恋恋花季。

与此同时,韩冰还在老帖子和一帮人苦战着,这些ID的素质极其低下,看IP地址应该是成教院的人,起初双方还只是互喷,到后来就演变成了直接问候对方女性家属,最后竟然变成了约战,决斗!

韩冰看看墙上的钟,已经是深夜两点钟了,他静静地关闭了电脑,打开壁橱拿出一根又轻又结实的棒球棍,想了想又走进餐厅,拿了把双立人的水果刀别在腰里,换了运动衣和球鞋这才下楼。

来到学校操场边的小树林,这里已经聚集了一帮人,大概有七八人,蹲在那里抽烟,看见韩冰一个人过来,为首的一人站起来笑道:“操,还真他妈有种,单刀赴会来了。”

说话的是朱毓风的小弟阿武,说起来这个帖子能火起来有他一半的功劳,始作俑者是王月琪和宁馨儿,但是在后面点上一把火的却是阿武,他为了风少能迷途知返,下了很大的功夫收集了温雪的资料,没想到一举成功,正在欣赏自己的战果之时,一个陌生ID出现了,对他们进行激烈的抨击,双方你来我往都动了真气,于是约定当夜真人PK。

韩冰虽然单枪匹马,但是一点也不怵,他是从小被人宠着长大的,中学教育又是在伊顿公学那种英国式贵族氛围下进行的,别说面对七八个小痞子了,就是面对千军万马恐怕都不会退缩,这就是红色贵族的傲气。

阿武他们都不是什么好鸟,一帮成教院混学历的少年,对于打架也不陌生,既然对方那么牛逼,他们也就不讲什么江湖规矩了,纷纷拿出板砖和木棍,一拥而上……

深夜三点,薛丹萍从噩梦中猛醒,头上全是冷汗,她大口喘着气,按铃让保姆送一杯牛奶进来,刚才她梦到了女儿,楚楚可怜的小雪穿着单薄的衣服,赤着脚在荆棘满地的丛林里无助的奔跑着,后面是一群滴着涎水闪着獠牙的恶狼。

忽然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薛丹萍心里一沉,拿起听筒说:“什么事?”

“大姐,出事了,小冰他……”是保镖打来的电话,这位同样姓薛的保镖是特种兵出身,薛丹萍的老家人,专门负责保护韩冰,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薛丹萍急忙掀开毯子坐了起来,强力压制着情绪问道:“严重么,人在哪里?”

“大姐,您要有个心理准备……”

“啪”听筒掉到了地上,薛丹萍无力的瘫倒在床上,送牛奶的保姆刚好进来,看见这一幕惊呼起来:“来人啊,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