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3 寻仇记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3:24
A+ A- 关灯 听书

深夜,伦敦一所公寓外,路灯昏暗,细雨淅淅,湿漉漉的地面上映照着灯火,街边停满了汽车,巡夜的警车时不时闪着蓝色的警灯路过,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匆匆迎风走着,来到路边拉开一辆汽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顺利么?”驾驶位上的亚历山大问道,今天他并没有跟着前往朴茨茅斯,而是留在伦敦执行任务,在饭店外面用激光笔冒充瞄准器的就是他,后来跟踪托马斯到其寓所的也是他。

坐进车里的是刘子光,他换了一身干净的风衣,那套沾满血迹和硝烟的衣服已经丢进了泰晤士河。

“不顺利,乌鸦死了。”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亚历山大沉默了片刻:“我很难过。”

“别难过了,干正事,达比先生还在楼上么?”刘子光把手从风衣口袋里拿出,检查了一下357口径左轮手枪的六发弹巢。

“是的,他一直没下来,一个小时前还在窗子旁打电话。”亚历山大也拿出手枪检查了一下,拧上了消音器。

两人下车,关注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认没有危险,这才上楼,直奔顶层,来到天台,然后顺着排水管道往下爬,托马斯的家就在最上面一层,从窗台突安全的办法。

天还在下着雨,两个人的衣服都淋湿了,镶着马赛克的建筑物外墙很是光滑,刘子光悄无声息的落在托马斯寓所的阳台上,正看到穿着睡袍的托马斯先生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沙发上拿着无绳电话和谁通话呢。

亚历山大也跳了下来,两人拿出鞋套裹在皮鞋上,轻轻推开了落地窗。

一股寒风灌了进来,刚好托马斯打完了电话,正要起身来关窗户,却看到两张陌生的面孔,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自己的脑袋。

托马斯不由自主的举起了手,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先是他雇佣来监视博比的黑手党被人打伤,然后是博比被人绑架,全伦敦的黑手党都出动了,在汉普群的野外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枪战,据说死了好多人,差点连皇家特种空勤旅都出动了。

对方展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让托马斯很恐惧,他没敢回自己常住的地方,而是来到另一处住宅避难,没成想还是被人盯梢了。

“先生们,听我说,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托马斯徒劳的解释着,他知道这两个人绝不是打家劫舍的蟊贼,因为蟊贼不会戴橡胶手套和鞋套,更不会拿带消音器的手枪。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托马斯。达比先生。”刘子光说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而亚历山大则迅速检查了卧室、浴室和厨房,并未发现有其他人在。

“来一杯威士忌吧。”托马斯故作镇定的说道,拿起桌上的酒瓶倒了两杯酒,他是律师出身,接触过一些杀人刑事案,懂得侦破线索的重要性,如果这两个人一定要杀自己,那么起码也要让他们留下蛛丝马迹才行。

托马斯这点小心思立刻被刘子光看穿,但他还是接过酒杯小酌了一口,说道:“好酒,达比先生也来一点吧。”

“不了,谢谢。”托马斯舔舔嘴唇说,他注意到另一个家伙长的很像俄国人,冷冰冰的表情让自己很是不安。

“地狱里专门有一个牢房,用来关像你这种放着好酒不喝的人。”刘子光捏着酒杯,品头论足的说道。

“好吧,我喝。”托马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并且再次邀请那个俄国人共饮,但是亚历山大依然是一副冷若冰山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势,枪口寸步不离托马斯的脑袋。

“说实话,托马斯,叫您托马斯不介意吧,今天我是来杀您的,不过看在您这么好客的份上,我想给您一个机会,如果您把知道的事情全告诉我,我会放您一条生路,这个条件还算公道吧。”刘子光开门见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托马斯并不是索普的铁杆嫡系,只是一个臭味相投的合作者而已,他假装沉思了一下就同意了,开始侃侃而谈,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说了出来,当然其中掺杂了大量的假消息,律师出身的他懂得,半真半假才更唬人。

“谢谢,托马斯。”刘子光关上了手上的MP3,拿起刚才喝过的酒杯擦拭了一下,冲亚历山大一摆手:“该你了。”

亚历山大上前把托马斯提起来按到了沙发上,拿起一个靠垫捂住了他的脑袋,托马斯被他的举动吓坏了,歇斯底里的喊道:“你骗我,不是说不杀我的么?”

“对不起,我改主意了。”刘子光一点头,亚历山大便扣动了扳机,一声闷响,托马斯双腿一蹬,再也不动了,暗红色的血渐渐浸湿了沙发。

确认托马斯死亡后,两人按原路返回,一路上尽量避开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回到楼下驾驶汽车离开。

“去哪里?”杀了人之后的亚历山大明显心情好多了。

“机场,我订了晚上去纽约的机票。”刘子光说。

“去杀索普么,太好了!”亚历山大知道刚才刘子光问到了索普在纽约的地址,这种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让他感到非常的愉快。

“是的,必须处理掉这个人,要不然我们会有很多麻烦,前面停一下。”刘子光答道。

亚历山大在切尔西河堤岸路边停下,刘子光拿起两把用黑色塑胶带缠上的手枪,远远地抛进了泰晤士河。

……

刘子光持的是香港护照,上面已经有美国签证,亚历山大拿的是一本瑞典护照,两人装作互相不认识的样子,一前一后穿过安全检测门,从伦敦到纽约虽然是越洋飞行,但属于极其热门的航线,很多商务人士经常飞这条线,所以两人并未携带什么行李的情况并未引起别人的关注。

顺利登机,两人各自寻找座位坐下,经过八小时的飞行终于抵达了纽瓦克机场,纽约有三座机场,著名的肯尼迪国际机场位于皇后区,拉瓜迪亚机场是一座国内机场,而纽瓦克机场则坐落在新泽西州,距离曼哈顿有二十五公里的距离。

降落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乘客们纷纷调整了手表时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通过安检,刘子光和亚历山大依旧装作陌生人,分别通过了海关,他俩没有携带任何违禁品,护照也是合法的,而且并非来自中东不安定地区,所以很顺利的通关出站。

由于索普住在长岛,所以他们只能打车前往目的地,两人要了一辆极具纽约特色的黄色卡迪拉克出租车,开往长岛市中心,一路上司机喋喋不休的向客人介绍着伟大的美国,他俩倒也听的有趣,不时询问一些感兴趣的内容。

经出租车司机介绍,他们在布鲁克林区一家犹太人经营的小旅馆安顿下来,这里房价偏高,但是优点是不登记护照,来自东欧和南亚的非法移民们都喜欢住在这里。

褪色的墙纸,狭小的房间,外面不时传来的警笛声,还有走廊里来来往往揽着男人的妖艳女子,都让刘子光和亚历山大嗔目结舌。

这就是纽约,这就是美国。

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侦察地形,再买一把枪,根据托马斯的口供,索普就住在布鲁克林区,而且最近都会呆在纽约,而买枪在纽约实在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两人走进一家枪店,只见柜台里,货架上,还有墙上全部都是各式枪械,自动手枪、转轮手枪,各种口径的子弹以及供客人自行装填的发射药和弹壳、底火都有出售,但是卖的最多最便宜的还是各种长枪。

在美国,买长枪比买手枪更要便宜和方便,因为买长枪的往往是猎人、射击运动爱好者,以及住在郊区的良民,他们只是单纯的喜爱枪支,喜爱射击,而买手枪的人就各有不同了,既有想防身的好人,也有图谋不轨的坏蛋。

当然,在枪店里买不到全自动武器,弹匣容量过大的枪械也在限制范围,想买那种大杀器,还得去专门的黑市。

枪店里空荡荡的没有客人,老板坐在柜台后面的躺椅上瞅着烟斗看着报纸,当他注意到有一个亚洲人走进店堂的时候,连头都不抬一下,东亚国家往往枪支管制严格,很多人一辈子没摸过枪,好不容易来美国一次总想着去枪店瞧瞧,顺带着拍两张照片。

刘子光很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但亚历山大就肆无忌惮的王霸之气四溢了,他一进来就引起了老板的注意,赶紧丢下报纸站起来招呼,因为他从亚历山大身上嗅到一股强悍的匪气,本区的俄罗斯黑帮都有这种气息。

老板殷勤的向他们介绍着各种手枪,重点引荐了紧凑型的柯尔特M1911政府版手枪和GLO9自动手枪,柯尔特点四五口径的子弹杀伤力极强,就算穿着防弹衣都能一枪撂倒,至于GLOCK嘛,不需要理由,大家都爱它。

见两人不为所动,老板赶紧又拿起一支精美的手枪说:“瑞士西格P226,做工一流,价格公道,最近附近几个区的老大都用它。”

但这两个外国人依然面无表情,那个亚洲人走到柜台角落,用手点着里面的灰色纸盒子说:“这个怎么卖?”

老板知道,那是中国进口的M1911山寨手枪,牌子不是很响亮,做工也一般,唯一的优点是能使用美国主流的四五英寸口径子弹,而且价格极其的,相当的低廉。

“哦先生,您真是识货的人,这是来自遥远中国的武器,北方牌,听过么?”老板将不起眼的纸盒子拿出来放在柜台上,又拿出一盒子弹说:“一百九十九美元,附件是两个弹夹,另外奉送一盒子弹。”

“好的,两把,另外多买四个弹夹和两盒子弹。”刘子光拿出钱包掏出一叠美钞丢过去,老板看到里面还有很多现钞,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两个人不是警察,这一点可以断定,也不是普通的黑帮分子,这一点从他们的口音和打扮上可以看出,而选择购买最廉价但是火力猛烈的手枪就只能说明一点,他们是打算干一票就把手枪丢弃的,再加上身上带有大量现钞,俩人的身份几乎是呼之欲出了,那就是刚领了预付款前来购置工作用品的半职业杀手。、“先生,还有其他需要么,我这里有一些给力的猛货,相信您会感兴趣的。”老板挤眉弄眼的说。

“是么,我很有兴趣。”刘子光答道。

老板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卷帘门缓缓降下,他推开货架露出里面的别有洞天,一排排冲锋枪和自动步枪挂在墙上,全都是法律禁止销售的全自动火器。

“没有编号,没有档案,完全查不出销售记录,当然,价钱稍微有点贵,而且要现金支付,不过物超所值,同意我的说法么,两位先生。”老板自鸣得意的说道。

“很好,我要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亚历山大指着角落里的M249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