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6 马赛之春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2:48
A+ A- 关灯 听书

奔驰车在马赛市区的车流中徜徉着,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黛米看了刘子光一眼,不禁惊叫起来:“布鲁斯,你中枪了!”

刘子光低头一看,胸前两处焦黑的痕迹,他微微一笑,从上衣下抽出一块钢板递给了黛米,钢板很重,黛米差点没接住,只看到上面两个凹坑里嵌着已经变形的弹头,她顿时拍拍心口,心有余悸的说:“感谢上帝。”

忽然背后传来东方恪的声音:“看我发现了什么?”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东方恪手中拿着一个小巧的笔记,刘子光莞尔一笑:“或许这里面有些我们需要的东西,不过目前更重要的是找到一家安全的旅馆。”

东方恪说:“我想旅馆都不安全,两年前我曾经在马赛住过,那家房东人很好,我们不妨去找他。”

于是刘子光按照东方恪的指点,驱车来到位于海边的一栋房子,石头砌成的房子古朴雅致,不远处就是碧蓝的大海,海面上白帆点点,海鸟飞翔,景色令人心旷神怡。

东方恪上前又是按门铃又是敲门,半天没人开门,黛米灵机一动,掀开门口的擦脚垫拿出一串钥匙,东方恪耸耸肩,接过钥匙打开了门,屋里的家具上已经挤满了灰尘,看来很久没人住过了。

虽然不清楚主人去了哪里,他们还是决定在这里落脚,刘子光把奔驰车停进车库,东方恪出门采购食品和衣物,黛米留在家里打扫卫生,傍晚的时候,这栋很久没人住的房子已经有了一些生机。

为了防止被邻居发现,他们没有使用电灯,而是拉上厚厚的窗帘,在餐厅里点了几根白蜡烛,三个人坐在长条餐桌旁准备用餐了。

晚餐是东方恪做的,在欧洲留学的时候为了不饿肚子,他会了很多厨艺,其中就包括马赛地区最久负盛名的普罗旺斯鱼汤,当然还有其他主食,烟熏猪腿、煎蛋、蔬菜沙拉、意大利面,以及一篮子生牡蛎和两瓶葡萄酒。

没有什么能比家庭的氛围更能抚慰人心的了,刚刚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惊悚经历之后,两个劫后余生的人都敞开了心扉,一边喝酒一边侃侃而谈。

东方恪告诉他们,自己出生于一个没落的知识分子家庭,爷爷是大学校长,**时期**害致死,父亲在某研究所上班,一生唯唯诺诺,最后还是得罪了领导郁郁而终,自己高中毕业就去了德国留学,后来才发现那所大学是专门骗中国人钱的骗子学校,遂愤然离校,在欧洲各国边打工边学习,一直到半年前才回国就业,没想到一身学识毫无用武之处,求职不是碰壁就是坐冷板凳,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还算满意的新工作,没想到差点把小命送了。

原来那艘香港籍货轮上的希腊船厂和东欧犯罪集团早有联系,东方恪一上船就被他们控制住,本想拿他要挟刘子光就范,没想到风云突变,黑帮团伙反被刘子光干翻,东方恪逃生升天,还有了人生中第一次杀人的体验。

而黛米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惊险的场面,本以为马赛是个无比浪漫的地方,没想到在火车站邂逅的英俊少年却是穷凶极恶的人贩子,而火车上不解风情的亚洲大叔才是真正的孤单英雄。

“黛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打算告诉你的家人么?”刘子光舀了一勺子鱼汤品尝着,随口问道。

黛米的眼神黯淡了一下:“我没有家,我妈妈在百老汇跳舞,她十九岁的时候和一个生下了我,然后又嫁给了另一个人,我的童年是和祖母一起长大的,直到十五岁的时候,生父才把我接到澳大利亚去,但是在堪培拉只住了三个月我们就搬到了中国上海,和父亲的一位同事住在同一所花园里,这也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后来那个姓胡的先生因为商业罪案被当局抓了,我也就搬回了美国,找到妈妈开始学习舞蹈……

“那么你呢,特工先生,说说你的经历好么?”黛米再抬起头的时候,似乎已经将不快抛到了脑后。

但刘子光只是摇了摇头:“我的经历很普通,没什么好说的,大家早点休息吧。”

晚饭后,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好在这栋房子有三间卧室,大家可以一人一间,刘子光选择的是窗口靠路边的卧室,临睡前他把一支MP5K冲锋枪压满了子弹放在床头,又把一支上膛的手枪放在了枕头旁边,虽然这里远离黑帮的控制区域,但还是小心一点好。

半夜的时候,天开始下雨,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窗户,刘子光忽然听到隔壁传来尖叫声,拔枪冲进走廊,就看到黛米只穿着一件到膝盖的大T恤冲了出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分明是做了噩梦。

黛米紧紧抱住了刘子光,死也不肯撒手了,让同样闻讯出来的东方恪不免有些尴尬,好在他也是个识相的人,见怪不怪的耸耸肩,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就悄然回屋继续研究那台笔记本去了。

少女青春火热的躯体在怀中颤抖着,似乎在寻求抚慰,刘子光刚想说话,嘴便被堵住,此情此景,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了。

第二天清晨,一夜未睡的东方恪揉着发红的眼睛打着哈欠想去厨房踅摸点食物的时候,却尴尬的发现只穿了一件男士衬衣的黛米正站在炉灶前煎着鸡蛋,浑圆修长的大腿从衬衣下摆露出来,领子更是敞开了三粒扣,从楼梯上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波涛汹涌,东方恪的鼻血差点喷出来,慌忙退回房间,努力定了定神,等走廊里的脚步声过去之后才再次出去。

黛米端着热咖啡、面包果酱和煎鸡蛋送到了依然躺在床上的刘子光面前,依偎在他身旁抚摸着他健硕的肌肉,忽闪着睫毛问道:“做特工一定很刺激吧?”

“我不是特工。”刘子光吃着早餐,头也不抬的说。

黛米吃吃一笑,一副我懂的样子,趴在刘子光身上划着圈圈,衬衣下摆掀起来,露出滚圆的屁股,此时窗外还飘着细雨,碧蓝的大海笼罩在一片烟雨蒙蒙之中,让人感觉马赛的春天竟然如此美丽。

东方恪站在走廊里犹豫不决,考虑是不是要敲门进去,马路上不时有警车驶过,每次都让他心惊肉跳,要知道杀死十几个人的案子可是惊天大案,没有任何当局会熟视无睹,而且现在科技如此发达,到处林立摄像头监视器,想找出凶嫌来对警察来说并非难事。

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他还是鼓起勇气敲了敲门,“请进。”刘子光在里面喊道,东方恪干咳两声走了进去,此时黛米还站在窗前提着牛仔裤,美国妞儿就是豪放无比,丝毫也不介意东方恪震惊的目光。

舞蹈演员的身材就是好,东方恪暗暗咽了口唾沫,举了举手中的笔记:“猜我发现了什么,库克斯和他的马赛同伙的电邮记录,还有他们的银行账号,很不巧,硬件密匙就插在,我用了一夜工夫已经破解了密码,现在只需要一个安全的账户,就能把里面几百万欧元转过去。”

这些话都是用江东方言说得,虽然黛米曾经在上海住过一段时间,但是东方恪相信她的语言天赋还达不到能熟练掌握一种地方语言的程度。

果然,黛米茫然的看了他们一眼,端起盘子出去了,刘子光也穿上了衣服说:“账号我有,都是安全的瑞士银行账号,我这就给你一个。”

“还有您的六箱,准确的说是五个集装箱的货物,因为里面装的都是些敏感的东西,所以他们不敢在法国卸货,而是会运到北非一个安全的地方,卖给另一个人,当然这只是之前他们商定的事情,现在发生了变化,我想库克斯大概会做另外的安排吧。”东方恪斟酌着词句说道,他已经认定自己是刘子光船上的人了,他是个明白人,知道牵扯进来就难以全身而退,最妥当的办法就是让刘子光觉得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可以当做伙伴。

“那不行,这些东西虽然垃圾,还是能派上用场的,而且我已经支付了货款,这五箱货物我一定要拿到。”刘子光说。

“恐怕船已经出发了,不过不要紧,我把你给我的卫星电话丢在船上了,或许我们可以根据信号找到这艘船。”

“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动身。”

“那她怎么办?”东方恪冲楼下努努嘴,下面传来黛米哼唱歌曲的声音。

“萍水相逢,就相忘于江湖吧。”刘子光毫不犹豫的说,顺手扫了扫床单,细心地把一些发丝拈了起来。

“其实可以带着她的,反正她也……”东方恪建议道,他还以为刘子光在收集黛米的青丝留作纪念呢。

刘子光说:“你也把留下的痕迹处理一下,喝咖啡的杯子也要擦一擦,不要留下任何线索。”

东方恪心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三个人在房子里又吃又睡的,肯定留下很多无法消除的痕迹,擦掉指纹捡起头发只能是聊胜于无罢了,但他还是忠实的执行了刘子光的命令,尽力消除了自己留下的痕迹,抱着电脑下了楼。

“中午吃什么?”黛米正在厨房里洗碗,听到他们从楼上下来随口问道,随即转头看到两人整装待发的样子,赶紧擦擦手跑过来:“等等我。”

“黛米。”刘子光按住了她的肩膀说:“看着我的眼睛。”

“你不打算带我去,对么?”黛米问道。

“我们要去执行一项非常危险的任务,你懂么,非常危险。”刘子光真挚的说道。

黛米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刘子光也不多说,用力拥抱了一下这个漂泊四方的美国女孩,转身离去,再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