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 绝非善类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52:20
A+ A- 关灯 听书

破旧的公共汽车行驶在巴尔干半岛山峦起伏的旷野中,亚热带地中海气候下的春天已经是山花烂漫,苍翠满眼,道路两边点缀着南欧风格的石头房子、木头栅栏,以及数不清的钢筋水泥碉堡,这还是当年中国倾全国之力援助欧洲明灯的结果。

公共汽车上的人显然对这两张亚洲面孔很是好奇,不过东方恪娴熟的阿语很快就打消了他们的陌生感,从地拉那到杜拉斯有八十公里的距离,公共汽车在山路上开的很慢,渐渐地车上的人都昏昏欲睡起来。

两小时后,汽车抵达阿尔巴尼亚海港城市杜拉斯,阿国多年穷兵黩武,虽然地处欧洲,但是经济很不发达,农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城市也以历史悠久的石头建筑为主,高楼大厦并不多见。

两人下了车,东方恪先找了一家小店将两人的护照复印了若干份,见刘子光一脸的不解,东方恪解释道:“这个国家政局不稳,警察贪腐,看见好欺负的外国人就会敲诈勒索,万一护照被他们收走就麻烦了,所以要准备一些复印件在身上。”

刘子光做恍然大悟状,望了望远处街头站着的警察,那警察脑满肠肥,大檐帽上是威严的黑色双头鹰帽徽,手扣在武装带上,正在给一辆乱停的汽车开罚单。

“幸亏带你来了,真的省了很多麻烦。”刘子光说。

东方恪有点自鸣得意,答道:“在欧洲你跟着我走就行,准出不了事儿。”

两人找了一个咖啡厅进去坐着,东方恪拿着刘子光提供的号码打通了供货方的电话,十分钟后,一辆奔驰轿车在咖啡厅门口嘎然停下,车上跳下两个光头年轻人,都是黑皮衣加墨镜的打扮,嘴里嚼着口香糖,推门进来张望了一番,冲店里仅有的两张亚洲面孔勾了勾手指。

东方恪心里咯噔一下,刚要起身,却被刘子光以眼神制止,两个光头见状不耐烦的走了过来,当先一人伸手去抓刘子光的肩膀,说时迟那时快,刘子光一把揪住他的手指向下一扯,疼得他当即蹲下,另一人反应挺快,伸手拽出了后腰上别着的手枪就要拉枪栓,但是他只觉得眼前一闪,手中一空,枪已经到了对方手里。

这是一把捷克生产的CZ75手枪,自从1978年欧洲恐怖组织红色旅用这种手枪刺杀意大利总理莫罗成功以后,CZ75就成为欧洲黑道的最爱,和M1911在美国的流行相类似,都透着一种老派,一种文化的传承。

刘子光退下弹夹,用大拇指将弹夹里的子弹一一弹出,黄橙橙的子弹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一声声脆响,两个光头顿时傻眼,随即伸出大拇指赞道:“孔府,差腻子孔府。”

“告诉他们,想做成生意就拿出礼数来。”刘子光说。

此时东方恪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对于自己的新老板他不是没做过思想准备,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人,自己虽然在欧洲游历多年,但从未和黑帮打过交道,好在他心理素质比较过硬,定了定神把刘子光的话翻译了过去,还自作主张加了一句,将刘子光称为自己的“BOSS”。

对方立刻肃然起敬,居然做了个中国古装片里的拱手姿势,邀请刘子光和东方恪上车,刘子光这才起身昂然出门,东方恪掏出几个列克丢在桌上,也跟了过去。

奔驰车就在警察眼皮底下冲上了大街,一路逆行而去,不大工夫来到一处别墅前,门前树木葱绿,石板铺地,巴尔干风情浓郁无比,四人下车进门,院子里摆着一张圆桌,四个壮汉正围坐着打牌,身旁摆着花花公子杂志和啤酒,一看就知道是把门的保镖。

此时东方恪的心已经悬到了半空中,紧跟在刘子光身后胆怯的看着这帮大汉,先前开车的光头年轻人语速很快的说了几句话,打牌的四个人都放下了扑克,漫不经心的盯着来客看着,黑皮上衣的下摆不经意的掀起,露出黑色的手枪柄来,东方恪被他们看的心里发毛,刘子光却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漫不经心的从兜里掏出香烟来点上,缓缓地吐出一股烟雾。

这一刻,东方恪认定自己的新老板也绝非善类。

一个络腮胡男子拿起对讲机咕哝了一句,收到回答之后他便站了起来,冲刘子光一甩头,示意跟他进去,刘子光带着东方恪昂首阔步进了别墅,又经过几道岗哨才见到了他们的老板,一个身穿考究套装的精瘦男子。

男子坐在古色古香的办公桌后面,见刘子光进来也不寒暄,命人倒了两杯红酒奉上,然后直接谈起了生意,他坐在上面侃侃而谈,东方恪紧跟着翻译着:“一共六个集装箱,十八吨货物,每吨价格一万美元,支付之后就可以验货了。”

刘子光眉毛一挑,说道:“验货后再说,这一点没得商量。”

男子激动起来,站起来嚷嚷了一通,东方恪颤声翻译道:“他说我们不相信他,是对绅士的侮辱,他很生气,要杀了我们。”

话音刚落,站在门口的络腮胡就动手了,拔出手枪冲刘子光脚下嘡嘡两枪,木头焦糊的味道和硝烟的气息弥漫在屋子里,门外一阵嘈杂,打手们蜂拥而入,看到没什么状况又退了出去。

自始至终,刘子光都在气定神闲的抽着烟,纹丝未动,而东方恪已经吓傻了眼,坐在那里双腿如同筛糠一般乱抖着。

“先生,我想您需要的不是两条性命,而是十八万美元,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坚持先验货,而且要等到货物上了船才给你付款,如果不是,那就请便吧。”

东方恪战战兢兢的把刘子光的原话翻译了过去,精瘦男子阴鸷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大度的说:“亲爱的朋友不要介意,这是我们欢迎新伙伴的一种独特方式,我的小伙子都是在科索沃打过仗的真汉子,他们不喜欢和孬种打交道,如您所说,我们先验货再付款,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库克斯。查尔查尼。”

东方恪长出了一口气,同时也更加担心起来,库克斯的口音明显是阿尔巴尼亚北部方言,那里和科索沃接壤,历来是战乱之地,从那地方出来的人,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怪不得连警察都不敢招惹他们。

库克斯派人将刘子光送到了码头上,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天空中飘起了细雨,昏黄的路灯下,一排排集装箱如同铜墙铁壁,奔驰车停在栈桥边,几个人下了车,撑着黑色的雨伞前去验货,波涛拍岸,远处的货轮灯光星星点点,不时有悠长的汽笛声传来,刘子光注意到同行的几个人风衣下竟然藏着火力猛烈的冲锋枪,顿时便明白他们肯定有不止一个竞争对手。

来到货柜前,络腮胡拿出老虎钳拧断了钢丝,打开了柜门,几只手电同时照射着货柜里面,刘子光却只看到大堆的马铃薯。

络腮胡耸耸肩,伸手将摆在门口的马铃薯拨弄开,露出里面摆放整齐的木制包装箱,木箱上喷涂着黑色的汉字,56式冲锋枪,1972年。

刘子光微笑着点点头,早年援助阿尔巴尼亚的武器终于物归原主了,他刚要示意络腮胡撬开箱子看看,忽然后面有人低声喊了句什么,众人回头就看到远处警灯闪烁,数辆警车疾驰而来。

络腮胡赶紧关上货柜门,用一把大锁咔嚓锁上,带着众人慌忙离去,回到别墅之后,库克斯再次要求刘子光付款,但刘子光依旧坚持货物上船才付款。

库克斯有些不悦,但也无可奈何,只好约定明天装船后付款。

刘子光带着东方恪在杜拉斯城内找了一家旅馆安顿下来,拿出卫星电话走上天台给赵辉打了个电话。

“老赵,你安排的这桩生意到底靠谱么?”

“一个俄国朋友经常和他们打交道,他们也不是专业的军火贩子,只是门路比较广罢了,手上掌握着一批科索沃内战时候的武器弹药,现在这种货色很难出手,遇到你这样一位买家,我想他们是会认真对待的。”

“明白。”刘子光挂了电话,径直下楼上街,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码头,来到那一排集装箱前,把六个货柜全部打开检查了一遍,看第一个的时候表情还自然点,看第二个的时候已经拧起了眉毛,看到第五个的时候就差开骂了,但是当他走近第六个货柜的时候,却警觉起来,趴在柜门上听了一会儿就离去了。

码头附近,街灯下停着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值夜班的警察正坐在驾驶室里吃着热狗,忽然车门打开,一股冷风吹了进来,警察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五分钟后醒来才发现配枪连同枪套和子弹夹都不见了。

旅馆内,刘子光带着一股冷风走进来,东方恪正抱着笔记呢,就看到自己的新老板拿出一把乌黑油亮的手枪来,娴熟的退出弹夹,来回拉动套筒检查着。

东方恪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他虽然不知道手枪的型号,但是却知道杜拉斯的警察都佩戴这种手枪,新老板出去一趟就带了把枪回来,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一时间他不由得怀疑起自己所做的决定来,似乎每月两千美元也不是那么好拿啊。

刘子光检查完这把马卡洛夫手枪,顺手把枪塞在腰带上,看了看东方恪说:“上网玩呢?”

东方恪赶紧解释:“不是,我上网查一下资料,这个库克斯很不简单,在科索沃打过内战,贩毒走私军火贩卖人口无恶不作,咱们和他打交道一定要小心才是。”

刘子光点点头:“我知道。”

……

第二天一早,库克斯派人前往码头移交货物,他们是供货方,已经把出口许可证以及各种海关文书预备好了,一路畅通无阻的把六个集装箱吊运到了香港籍的货轮上,东方恪也混在船员中登上了货轮。

按照合同约定,刘子光应该在这个时候支付十八万美元的货款,他也是毫不含糊,当即就打电话给人在香港的卫子芊,让她转账给库克斯。

货轮配载完成后,鸣着汽笛离港远行了,它的下一站将是法国马赛,国际航运虽然价格便宜,但是和陆地物流一样,会在各个港口停泊配货,所以时间会拖得稍微久一些。

十分钟后,库克斯的人接到了老板的电话,他沉着脸问刘子光:“库克斯先生问你,是不是少算了一个零,我们只收到一千八百美元美元。”

“没错,就是一千八百美元,你们的货就值这个价。”刘子光冷冷的说。

<!分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