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 借用卫子芊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9:13
A+ A- 关灯 听书

正式的地质勘探是相当漫长的一个过程,从几个月到数年不等,勘探人员从几十到上百都有可能,动用的大型勘探设备也要用轮船才能运输,劳资双方更会制定严谨的合同,有些大型矿藏的勘探甚至会在国际上进行招标。

而刘子光只是随便打了个电话,把驻扎在江北市的省地矿五队负责人叫了过来,随便谈了几句话就把事情定下来,未免有些儿戏。

实际上这只是一次初步勘探,也就是简单取得矿样,分析品味和大致储量,然后再决定是否进行专业性勘探,也没必要签订什么合同,回头补充一份协议就行,勘探费用和出国的一应开销全部都由刘子光负责。

刘子光未雨绸缪,开始着手注册实体,如果西萨达摩亚的矿藏惊人的话,就必须注册一家离岸公司才行,要不然到时候麻烦事多多,光是应付工商税务就能忙死他。

人到用时方恨少,刘子光手底下能打能拼的汉子不少,可是懂经济懂法律的文职人员却少之又少,想来想去只有从至诚集团调人使用了,这种事情肯定不能打电话说了,于是刘子光驱车来到富豪广场,找到李纨商量事。

他开门见山的问道:“你打算让卫子芊当多久助理?”

李纨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看了刘子光整整一分钟:“什么意思,子芊找你了?”

“不是,我想借个人用用,觉得卫子芊挺适合的,总是当助理怕是埋没她了,跟我干说不定有更大发展。”

“你真没有别的念头?”李纨歪着头盯着刘子光问道。

“我要是有念头,就不来找你了,现在手上一堆事情无法处理,而且都是涉密的,不方便交给外人,你要是不舍得放人,我就另外找人。”说完,刘子光作势欲走。

李纨撇嘴笑道:“哼,就知道你没那个胆子,其实我早就想让子芊出去独当一面了,既然你提供机会,就让她先跟你历练历练吧,不过你要告诉我,最近你到底在忙什么,神神秘秘的,难道连我也瞒?”

刘子光一笑:“其实也是无心插柳而已,我在外国买了块地,里面可能有比较丰富的矿藏,如果发掘出来,会是一笔相当惊人的财富,不过这涉及的层面太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现在只是借一个卫子芊用,将来说不定连你李总都要借过去用呢。”

李纨嗔道:“你用我用的还少么。”

刘子光左右四顾道:“嘘,在公司里还说这种流氓话,也不怕别人听见。”

李纨粉脸一红,抓起沙发上的靠垫砸过去:“你太下流了,这都能想歪。”

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李纨赶紧拽拽衣服,说声进来。

进来的是卫子芊,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脸上架着眼镜,文质彬彬而又干练的职业女性打扮,她向刘子光微微点头示意,问李纨道:“李总,您找我?”

李纨说:“子芊你坐,不是我找你,是刘总找你,他要用你。”

卫子芊暗恋刘子光的事情,李纨那么冰雪聪明的人哪会不知道,和自己的下属争男人一度让她觉得亏欠卫子芊,如今刘子光既然需要人手,她虽然心里不乐意,但还是同意了。

“用我?”卫子芊狐疑的看着刘子光,没明白怎么回事。

刘子光老脸一红,干咳一声道:“是这样的,我想给你提供一个工作机会,虽然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但将来这个公司可能会发展成规模极其庞大的跨国集团,员工上万人,运作资金以百亿计算,不知道你感兴趣么?”

说完刘子光就满怀希望的看着卫子芊,哪知道人家卫大助理只是轻轻哦一声,连问都不再问他,而是直接去问李纨:“李总,您准备辞退我了么?”

李纨说:“借调而已,刘总也是我们集团的人嘛,你跟他工作的时候,我这边的底薪照样发,但是出差补助什么的,就要刘总给你发了。”

卫子芊点点头:“这样啊,那么刘总,您有什么任务交给我呢?”

刘子光说:“事情很多,我捡主要的说,现在你要安排地矿五队的几个工程师出国,护照签证机票都要有人操办,然后你要帮我在开曼群岛注册一家离岸公司,在上海和香港开设资金账户,这些只是初步工作,以后会越来越忙,到时候我会给你找几个手下的。”

“明白了,我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卫子芊公事公办的问道。

“现在就开始吧,今天是……”刘子光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却发现那块IWC已经送人了。

“从今天开始进入工作,有时间的话,帮我买一部卫星电话,现在满世界的跑,中移动的手机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好的,请问运作资金在哪里支取?”

刘子光愣了片刻,随即拍拍脑袋,他现在到底有多少钱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是否能够维持采矿的巨额费用也是个问题,公司的钱都放在红星公司的账户里,但是从红星公司账户里划钱出去,没有合适的名目也不妥当,万一被税务局查账就说不清了。

“李总,方便周转一点资金么?”刘子光恬着脸问道。

“有人刚才不是说,员工上万人,运作资金以百亿计,怎么现在连买个卫星电话的钱都要找别人周转啊?”李纨轻飘飘的说着,翘起了二郎腿。

刘子光嘿嘿一笑,说:“其实我不是没钱,只是不好变现而已,你不说我都忘了,子芊啊, 回头跟我去拿钱,不过这钱要先兑换成人民币才能花。”

“美元还是欧元?如果是美元的话,建议再等一等,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还在持续上升中。”卫子芊说道。

刘子光笑道:“子芊果然专业,既不是美元也不是欧元,是比外币更坚·挺的硬通货,你跟我走吧。”

满脸狐疑的卫子芊看了看李纨,李总很大度的点点头,于是两人离开了办公室,等他们消失在门外,李纨才酸溜溜的说:“哼,这就喊上子芊了。”

回到位于至诚一期物业公司内的办公室,刘子光打开了放在墙角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根沉甸甸的金条递给卫子芊说:“就是这个,你先帮我把它兑换了。”

卫子芊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原来这就是刘子光说的硬通货,这可不是银楼里卖的那种薄片一样大小的所谓金条,而是货真价实的大黄鱼,一公斤一枚的金条,上面还盖着政府的戳记呢。

一根金条就是一千克,现在金价狂涨,银楼里的金价都要突破四百大关了,这一根金条就是四十万啊!看他保险柜里似乎存货还很多,这家伙居然在连防盗门都没有的办公室里存着价值几百万的金子,还在李总面前哭穷说没钱,一时间,卫子芊没语言了。

“不知道一跟够不够,再拿一跟算了。”刘子光又拿了一根金条出来,一并交给卫子芊道:“这些经费你先拿着,不够再找我要。”

“可是,账目怎么核算?一人为公,二人为私,我一个人拿着价值几十万的金条不太好吧。”卫子芊有些迟疑。

“我相信你,咱们的公司还没成立,只能先这样运作着,你去吧,有事电话联系。”

卫子芊深深看了刘子光一眼,转头就走,如何处理这些金子她很有分寸,现在物价上涨、通货膨胀的厉害,不少有钱人都把资金用来购买保值的金制品,这两根金条,她有把握卖出一个好价钱来。

“等等。”刘子光叫住了卫子芊,把自己的车钥匙抛了过去:“跟我干活,再用至诚的车不合适。”

卫子芊接住钥匙,忍不住笑了,男性上司的作风和女性领导截然不同,她在至诚集团已经做到了总裁助理的位置,也没有得到这样的无条件信任,而且也没有配备专车,有事都是办公室派公车和司机,而刘总上来就是两根大金条,一辆汽车,这种反差让卫子芊觉得很刺激,很有挑战性。

卫子芊离开之后,刘子光又把会计叫了进来核算账目,看看账上还有多少余钱,实际上红星公司的业务量不多,除了为本市小学幼儿园提供安保服务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大的进项,而果敢方面的业务也暂停了,现在是入不敷出,全靠老本在维持着,眼瞅着就要过年,公司连发过节费的钱都没有。

红星公司养活着两百多号保安,有年轻力壮的棒小伙子,也有拖家带口的中年人,每月光工资支出就是三十万,还不算其他支出,而刘子光旗下的红隼航空基本就是个空壳子,没有任何进项,红旗幼儿园是半福利性机构,维持自收自支还行,挤不出富裕的钱来,唯一能赚钱的就是乡下的挖沙场,可是这点钱以前看起来很多,现在开销大了,也只够填补窟窿而已。

会计帮他核算了账目之后得出一个数字,公司的流动资金是负数,这个月的工资都不知道从哪里出呢。刘子光挥挥手打发会计离开,点了一支烟思考着,楼下操场上年轻保安们练军体拳的声音传来,他走到窗口望着这帮生龙活虎的小伙子,眉头一展计上心来。

“王志军!”刘子光大喊一声,正在楼下锻炼的王志军条件反射似的立正喊了声到,然后一溜小跑上了二楼办公室。

“是这样的,你帮我摸个底,看看大家伙心里是咋想的,公司不景气,每月只能给他们发基本工资……”

“刘哥,公司啥情况我们都知道,刘哥你是拿自己的家底子补贴我们的,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弟兄们绝对没有怨言。”王志军说道。

“志军,你误会了,我是想知道, 这些弟兄里面,有没有那种天生喜欢冒险,干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营生的好汉。”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