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 香港男儿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6:55
A+ A- 关灯 听书

“灭了他的赌船,太棒了!”胡蓉眼睛一亮,用力挥了挥小拳头。

“怎么,你对这个很感兴趣?”刘子光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叼在嘴上说。

“嗯,干这个我最有经验,情报搜集工作交给我好了。”胡蓉自信满满的说。

刘子光纳闷了:“什么情报搜集工作?”

“搜集他们的罪证啊,赌船在公海上营业,天高皇帝远,必定是个藏污纳垢之处,如果我能潜伏到船上去,就能搜集大量程国驹犯罪集团的证据,到时候提供给香港警方,就可以一举捣毁他们的赌船了,从而达到打疼程国驹的目的。”胡蓉兴致勃勃的说着,还讨好的拿起打火机帮刘子光点着香烟。

“唔,又潜伏啊?”刘子光不置可否的揶揄了一句。

“对,化装潜伏是我的拿手好戏,在刑警学院的时候这门课我得了满分,参加工作之后,也执行过几次比较成功的潜伏任务,对了,那次潜伏金碧辉煌的案子,你不是也知道么?”

刘子光嗤之以鼻:“你还好意思提,要不是我凑巧路过,你早让人家吃干抹净丢进淮江里喂鱼了,我说你这个死妮子脑子能不能转个弯,人家宋局都说了,时间紧任务重,这不是你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而是关系到……算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你的提议,否决!”

胡蓉立刻撅起了嘴,不满道:“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难道单枪匹马冲到船上把他们全打死?”

“靠点谱了。”刘子光嘿嘿一笑,说:“不过不是我一个人,那么大一艘船,一个人根本控制不过来,我需要几个帮手。”

“帮手?我不是你的搭档么?”

“就你,你洗洗睡吧,老爷们干活,你个死妮子跟着掺乎什么。”

此时胡蓉已经习惯了刘子光这种人身攻击的语言了,她也不生气,反而使出小时候缠爸爸的招数,缠住刘子光不放:“不行,宋局说了,怕你干的太出格,让我看着你点,你的任何行动我都要参与。”

“凭什么?凭你是胡副市长的女儿,还是凭你脸蛋漂亮胸大?”刘子光鄙夷道,眼睛扫了一下胡蓉敞开的衬衣领口。

胡蓉被憋得一口气差点闭过去,恶狠狠地系上衬衣扣子,说:“刘子光,你是不是党员?”

“我是团员,咋的?”

“那就行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江北市公安局的一份子,是受党领导的公安干警,现在江北市局在香港就咱两个人,人再少也是一个小集体,你不是党员,但我是,我党的一贯宗旨是党指挥枪,所以,你的任何决策必须和我商量。”

刘子光笑了:“行啊,你个死妮子还挺能胡搅蛮缠的,连这都能想出来。”

胡蓉咬牙切齿道:“麻烦你,可不可以把死妮子的那个死字去掉?”

“行,臭妮子,现在我就把计划告诉你,程国驹的赌船很大,保镖和工作人员众多,所以我们需要几个帮手,现在从内地调人过来有些来不及了,所以,我们只能临时征用当地人员,这次行动危险性很高,一般小混混是干不来的,必须雇佣那种见过血的悍匪才行。”

胡蓉疑惑了:“悍匪?哪里去找什么悍匪?”

“这不现成的么?前几天抢劫海港城押运车的那几个老几,我看身手胆识都不赖,就用他们了。”

这回轮到胡蓉嗤之以鼻了:“刘子光,你洗洗睡吧,全香港三万名警察天罗地网都抓不到的悍匪,你一个外地人,说找就找到啊,退一万步说,就算瞎猫遇到死耗子被你找到,人家凭什么听你的?搞不好一枪把你崩了都有可能。”

说着还抱着膀子歪着头,一副不屑再和刘子光说话的表情。

“警察,打份工而已,能指望什么,我这么说,肯定有我的理由。”刘子光说完,把烟掐灭,拿了外衣就走。

“你干什么去?”胡蓉赶紧提了小包一溜烟跟出去。

漆马大厦是一栋建于90年代的老楼,楼道狭窄,楼梯上铺着马赛克,墙上贴着请勿乱丢垃圾的告示,胡蓉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刘子光后面小步跑着,边跑边问:“去哪里?”

“去找人。”

“找谁?”

“找梁骁。”

“梁骁?那个贫嘴警察,你找他做什么?”

刘子光猛然停下,胡蓉来不及反应,撞在他身上。

“死妮子,我可没请你来,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想逞能就自己查案去,不然就老老实实的,把嘴闭上。”

又被骂了一顿,胡蓉终于老实了,委屈的跟在刘子光身后乖乖走着,嘴撅的可以挂油瓶,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在江北市的时候,胡蓉可谓意义风发,不可一世,她爸爸是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里所有上年纪的领导都把她当侄女看,队里有啥难办的事情,只要她胡蓉出马,喊两声叔叔伯伯就能搞定,再加上她相貌清秀,性格开朗,局里的年轻人都喜欢她,暗恋她的年轻警察更是能编一个加强排,大队里,韩光把她当小妹妹宠着,其他警察也爱护她,关心她,有功劳都尽量让给她,可以说胡蓉从警以来立下的这些功劳,一半靠的是自己的机智勇敢,一半靠的是同事们的帮助,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胡蓉,哪里受过这种气,但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她不服输的心。

死刘子光,臭刘子光,我偏要缠住你,看你有什么本事。

……

九龙湾,启德机场附近某酒吧,梁骁已经烂醉如泥,但还是举起一只手喊道:“伙计,再拿一瓶Chivas Regal。”

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按住他的胳膊说:“阿骁,不能再喝了,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阿骁么。”

梁骁推开他说:“你别管我,只有喝醉我才开心。”

年轻人说:“你这是在用酒精麻醉自己,我以前认识的阿骁不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么,每当有飞机从头上飞过,你总要追着跑,大声喊出自己的理想,你说你要做全香港最威风的警察,后来中五毕业后,咱们一起考进了警校,你一直是成绩最棒的,也是我们这一批最先升上督察的,怎么现在一点挫折就这样了呢?”

梁骁哀伤的摇摇头:“我现在后悔走这条路了,可能苗SIR说的对,我只适合当PC,在街上贴贴交通告票,帮师奶从树上救猫,做CID,我没这天分。”

“阿骁,没有人天生会当CID的,你一定要振作啊。”

“阿杰,我已经交枪交证件了,等待投诉科的进一步调查,你让我怎么振作,苗SIR一向看我不顺眼,这回更要落井下石,这次我很可能会被调到交通部,或者直接革职。”

“唉”阿杰长叹一口气,拍着梁骁的肩膀无话可说了,忽然他腰间的传呼器叫了起来,阿杰赶紧起身道:“总部CALL我了,可能是海港城的案子有线索,我得赶紧去了。”说罢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金牛压在杯子下,匆匆而去。

梁骁要的酒送来了,他一杯杯的喝着,直到酒吧关门才摇摇晃晃出来,外面已经是漆黑的夜,九龙湾的海风吹过,昔日繁忙无比的启德机场,如今一片萧条,如同梁骁此刻的心情。

他在 711买了一打啤酒,拎着走到海边坐下,将一罐罐啤酒和着海风和眼泪灌进肚里。

忽然,有人走到了梁骁背后,默默地站着不出声。

“阿杰,这么快就回来了?来陪我喝一杯。”梁骁摇了摇手中的啤酒罐说。

“梁警官,是我,两天没见,你怎么就变成这副德行了?”声音不是阿杰的,而是一个熟悉的大陆口音。

梁骁摇摇晃晃转过身来,醉眼迷离的看着站在眼前的人,正是害自己被停职的两个大陆警察之一,他忽然发作骂道:“干你P事啊,要不是你乱来,我也不会被停职!”

刘子光一愣,随即笑了,转身对胡蓉说:“他喝多了。”

胡蓉忧心忡忡的说:“你就找一个酒鬼来帮忙?”

“他马上就醒了。”刘子光说完,箭步上前抓住梁骁的衣领,朝着他腹部猛掏一拳。

梁骁肚里这点酒水全被打了出来,哇哇的往外吐,刘子光还不罢休,像拖死狗一般讲梁骁拖到栈桥下面,把他的头按进海水里,一次,两次,三次。

胡蓉心惊肉跳,不时看着岸边的行人,劝道:“行了行了,再搞就要出人命了,我说刘子光,你就是这样帮人醒酒的么?”

“这伙计喝的有点大,要下猛药。”刘子光解释道,再一次把梁骁整个人按进水里。

……

噩梦中的梁骁忽然醒来,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大声喊道:“谁!谁在那里!”

刘子光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公仔面出现了,笑眯眯的说:“梁警官你醒了?我煮了面给你吃。”

厨房里的胡蓉气的把锅子丢进水盆,小声嘀咕道:“就知道装好人,明明是我煮的面。”

梁骁狐疑的看着刘子光,想不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在海边喝酒,醒来后就躺在自己家床上了,身上的衣服也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会在我家?”

“哦,这样子,你喝醉了掉进海里,被我们救了,就把你送回家了。”

梁骁沉默了两秒钟,忽然问道:“你们怎么会认识我家?”

“你忘了,我们也是警察。”刘子光笑笑,拉了把椅子坐下说:“其实,我们一直在找你。”

“找我做什么?”

“找你帮忙破案,抓海港城劫案的那四个匪徒。”刘子光紧盯着梁骁的眼睛,注意着他的反应。

梁骁回避了他的眼神,低声说:“对不起,帮不到你,我已经停职了。”

“不碍事,抓到那四个悍匪,你不但能复职,搞不好还能升级呢。”

“谢谢,你们还是走吧,我帮不上忙。”梁骁的眼神很黯然。

“小子,和你说客气话你还当真了,现在不是你帮我,是我在帮你,那四个悍匪的资料我基本掌握了,就差一个人头地面熟的本地警察帮手了,要不是欠你一个人情,你以为我会找你?算了,还以为你是条汉子,没想到是个怂货,早知道不把你从海里救上来,让你淹死算了。”

梁骁激动起来,从床上跳下来喊道:“好,我答应你!”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