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夫人路线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6:13
A+ A- 关灯 听书

就在刘子光和李纨幸灾乐祸的时候,大开发万龙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门口,几个职员胆战心惊的站着,等着进去打扫狼藉的地面,已经记不得是聂总第几次发脾气了,总之办公室里一切能砸的东西都变成了碎片。

聂总向来都是以一副温文尔雅的面孔示人,在集团里总是慈父形象,经常免费给员工发放书籍,什么《把信送给加西亚》 ,《心灵鸡汤》之类的激发员工积极性的优秀读物,至于《知音》、《读者文摘》这样的社科读物,更是集团图书室的必备,聂总还让人印刷了自己的画像,张贴在集团各处,一些年轻的男性员工也将聂总当作自己的人生偶像,早晚膜拜,曾经有一段时间,聂万龙是被誉为将江北市的李嘉诚的。

可如今,江北李嘉诚的形象已经完全破灭,虽然市委宣传部严令任何新闻单位不得报道宣传关于骗局的事情,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由于此前大开发的宣传力度太到位了,整个万龙大厦到处都张贴着超级CBD的效果图以及聂总和霍先生进行世纪握手的巨幅照片,大开发将会走出江北,走出中国,走向世界的豪言壮语已经深入每一个员工的心头,此时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大堂里,走廊里,电梯里,会议室里悬挂的照片和效果图一夜之间全部撤下,别说基层员工人心惶惶了,就是中层领导也觉得心里不踏实。

这个泡泡吹的太大了,以至于造成的心理反差如此之大,再加上宣传部拼命的捂盖子,更给老百姓造成一种“这事儿不是谣言”的感觉,一时间传言满天飞,霍先生被抓时候的场景都有十几个版本,市井百姓们谈起这个事儿都是眉飞色舞,满脸的兴奋,富人倒霉,尤其是富人中的为富不仁者倒霉,他们最开心。

大开发集团已经处于破产的边缘,前期投入过大,一连开了好几个项目,光是征地费用就是天文数字,现在大片大片的空地丢在那里,一分钱的效益也不能创造,反而吞噬着大量的金钱,光每天银行贷款的利息就高达数十万。

大开发毕竟家大业大,这些年来配合官方搜刮了不少老百姓的家底子,近十年来,江北市有将近一半的住宅楼都是出自大开发的手笔,小区是越来越豪华,质量越来越差,房价却是节节攀升,本来江北市只是一个二线城市,但是房价却和省内一线城市持平,为此市领导们还很是得意了一阵。

众多江北市民两代人的血汗积蓄,才养肥了大开发,虽说钱来到容易,那也是一步步才走到今天的啊,聂万龙面前摆着一张财务报表,上面的数字触目惊心,很多资金去向不明,财务费用是个天文数字,银行存款已经不足以支付这个月的财务费用,要不是和银行关系好,账户早就让人封了。

要在以前,资金链断裂对大开发来说还算不上抵在咽喉上的利刃,因为聂总手里有囤积的房子和地块,还有强大的官场关系,只要一个电话,银行就会乖乖的放款,可是现在不同了,李书记屁股上的屎自己都擦不干净,哪有心思来管大开发。

李书记的手机已经关机,赵秘书的手机也转到了秘书台,摆明了是不想接电话,聂万龙暴躁无比,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忽然下令把财务部的CFO找来,对着这个注册会计师出身的首席财务官一顿痛骂,责问他把资金都弄到哪里去了。

CFO大气都不敢出,任凭聂万龙指着自己的鼻子痛骂,心里其实已经下定了决心,回头就辞职走人,不伺候他了,大开发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账目早就烂透了,这些年偷逃了不少税款,李书记不倒台没事,李书记一完蛋,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就会象雪崩一样爆发,到时候再抽身可就被动了。

但他不敢当面向聂万龙请辞,因为他知道聂总黑白两道通吃,这个节骨眼上给他上眼药,保不齐会被人装进麻袋丢到淮江里去,所以他只是唯唯诺诺的答应着,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盛怒之下的聂总竟然主动将其辞退。

“明天你不要来上班了,出去!”聂万龙大手一挥,CFO如释重负的出去了,外面走廊里,还有一帮中高层的管理人员等着觐见聂总,一个个大气不敢出,用探询的目光看着CFO,首席财务官用手帕擦擦额上的汗,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大家保重。”然后便快步离开了,背影说不出的轻快。

众人羡慕的看看他,恨不得和他一起走,但是却不能,他们的命运是和大开发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哪能说走就走,只能硬着头皮接受聂总的训斥。

聂万龙把集团中高层的管理人员挨个训了个遍,心里才好受了一些,他左思右想,盘点手中的资源,现在摊子铺的太多,已经资不抵债了,但是自己手头上的现金、黄金、外币、古玩字画豪车豪宅等,足够跑到国外享尽荣华富贵,但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失败。

“备车,去市委家属大院。”聂万龙冷静的下了命令,亲自准备了一份礼物,钻进了自己的宾利车,想了想还是先回家一趟,把自己的老婆接了一起过去。

市委家属大院是位于西郊风景区的一处别墅群,这还是李治安担任副书记的时候拍板建设的,承建方正是大开发,由于李书记的夫人和聂总的老婆关系很好,两家走动的很频繁,所以聂万龙这辆宾利车经常出入市委家属大院,门口的保安都是认识车牌号的,从来就没有阻拦过。

但是这次却不同,保安明明看见是大开发老总的专车,却早早的将栏杆放了下来,拒绝宾利车的驶入,态度生硬的要求他们登记,电话通报。

这种待遇是前所未有的,聂万龙虽然怒火中烧,但也理解李书记的安排,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有人要来讨个说法,不采取点措施是不行的,所以他忍着屈辱,亲自去门卫室登记,并且拨通了李书记家里的内线电话。

这种电话是门卫室直通住户家里的,所以很快就有人接了,是李书记家里的小保姆,聂万龙赶紧让自己的老婆过来说话,聂总的夫人叫孙玉凤,也是个善于交际的娘们,她接过电话说道:“小梅啊,我是你孙姨,正好有点东西要捎给王大姐,你给门卫说一声。”

小保姆不明就里,便对门口保安说了放行,保安也只是奉命行事,便登记了宾利的车号,放行了。

来到李书记家门口,聂万龙两口子提着礼物进门,小梅早把拖鞋放到了门口,献媚的说道:“聂总,孙姨,李书记和王姨还没回家。”

“知道了,我们等他一下,诺,这是送你的。”孙玉凤随手递过去一个鞋盒子,小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双名牌软底皮鞋,顿时两眼放光,喃喃道:“这怎么好意思。”

“家里穿着干活方便,我在家都穿这个,你试试大小合适不,不合适下星期我去香港换。”孙玉凤很豪爽的说着,对待小梅如同自己的侄女一般,这也是他们两口子一贯的行事风格,在外面花钱极为大方,别管对方是身份高贵或者低微,都一视同仁,绝不轻视,别说小梅了,就连李书记家里那条脾气不大好的博美犬,见到孙玉凤都直摇尾巴。

等了大概半个钟头,李书记的爱人王大姐就回家了,看到聂万龙两口子来访,她明显一怔,脱口而出:“你们怎么进来的?”

聂万龙心里就有了底,没等他说话,孙玉凤就接过了话头,并不提那些男人间的烦心事,而是从包袱里翻出三个花里胡哨的手袋说:“王姐,这是我前天从香港专卖店扫的最新款LV,配你最合适了。”

王大姐早年是乡里的妇女干部,小农经济思维当家,虽然自家男人已经是权倾一方的市委书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家里钱多的放不下,但还是见到好处就走不动,LV的包包她已经买了半柜子了,但哪个女人会嫌包多呢。

“这怎么好意思,又让你破费。”王大姐假惺惺的推辞着,却拉着孙玉凤坐在沙发上,讨论起LV包配什么鞋子才更显得上档次这样的女人间的问题,对于聂万龙两口子是怎么进来的事情却抛之脑后了。

两个女人聊了一会儿,王大姐才像刚想起来似的说:“对了老聂,老李今天不在家,他带着小赵去省城了,你别等了。”

看她这样子不似作伪,聂万龙也就笑道:“谁说我找老李哥的,我就不能看看嫂子,还别说,嫂子你挎这个包还真有气质,在咱江北市,绝对是第一夫人。”

王大姐一介乡下农妇,哪有什么气质可言,不过听了聂万龙的恭维话还喜上眉梢,说:“来了就别走了,回头我让小梅做两个菜,咱在家吃。”

“好,我去车里拿瓶酒。”聂万龙说。

……

饭桌上,两个妇女还在叽叽喳喳讨论着如何去香港扫货的事情,聂万龙知道王大姐的脾气,别看她现在是市委书记夫人,其实骨子里还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农村妇女,她并没有显示出沉重的心理负担,说明李书记至少目前还没什么事儿。

“咳咳。”聂万龙发出了暗号,孙玉凤话头一转,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王姐,你们家那口子又去省城开会啊?”

“不是,听说是去找几个党校的老同学啥的,男人的事儿,我一般不过问。”

聂万龙明白了,李书记也在忙着跑关系呢,他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认识了不少官员,这些年来,光维持省城这些关系就花了不少钱,现在终于到了派用场的时候。

“王姐,最近李书记因为市里招商引资的事情可忙坏了,你多劝劝他,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别太拼命了,他要是累倒了,我们江北市五百万人民谁来领导啊。”聂万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唉,老李这个人就是这点不好,忙起工作来不分白天黑夜的,回头我劝他,你放心好了。”王大姐随口答应道。

“我这里有一包东西,是老李哥急需的,王姐你再帮我转达一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聂万龙永远站在老李哥这一边,随叫随到,风雨无阻。”聂万龙大概是多喝了两杯,神情有些激动了。

“行,我一定转交给他。”王大姐看了看墙角的皮箱,并没当回事。

……

次日上午,李书记带着赵秘书从省城归来,和往常一样,开会、调研、发表重要讲话,发布重要指示,忙了一天才回到家里。

一进门,坐在沙发上看韩剧的王大姐就说:“老李,昨天万龙两口子来了,还送了包东西给你,就在墙角放着呢。”

李书记心里一动,走过去打开箱子,里面赫然码放着整整齐齐的现金,还有一堆金条,金灿灿的非常耀眼。

“啪”的一声,李书记合上了箱子,神情严肃的说:“他当时说什么了么?”

“说了,人家说这是你急需的东西,还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永远支持你,上刀山下油锅啥的说了一大堆。”王大姐瞪着电视,满不在乎的说着,全然没注意到丈夫已经唏嘘不已了。

“小聂这个同志,很有党性啊。”李书记由衷地感慨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