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 马六甲风云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4:16
A+ A- 关灯 听书

碧波万里的大海上,一艘轮船正在乘风破浪的前进,宽敞的甲板上放着一把躺椅,上面睡着个戴墨镜穿花游泳裤的男子,身旁的小桌子上还放着一听冰镇啤酒,手里拿着的是香港的《》杂志,若不是他手边放着一把子弹上膛的自动步枪,别人还会以为是哪家富豪出海游玩呢。

经过一夜紧急维修,柴油机终于恢复了运转,整个维修过程都是陈金林指挥,刘子光实行,不得不说,陈金林那四年海军工程大学船舶工程系没白上,海船上的家伙事,他简直闭着眼睛都能拆装,不过现在身上有伤,所以不得不担任场外指导,这后半夜两人没少拌嘴,陈金林嫌刘子光手脚太笨,刘子光嫌陈金林满嘴术语,自己听不懂,后来陈金林忍不住问了一句:“刘少校,你在军校到底学了些什么?”刘子光答道:“我没上过军校,三流大专财会专业毕业。”然后陈金林就彻底不说啥了。

柴油机勉强堪用,马力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但维持正常行驶是够了,船舱里的积水也被排了出去,现在的问题是舵机坏了,轮船只能向一个方向驶去,陈金林用六分仪测量了一下说没关系,过段时间就能遇上船了,到时候找他们求助就行,然后下舱去摆弄那台无线电的残骸去了。

颂镰他们走的匆忙,大批生活物资都没带走或者销毁,啤酒罐头大米水果柴油,电子游戏机,DVD机,大屏幕液晶电视,还有堆成山的色情画报,都成了刘子光的战利品。

满身油污的陈金林拖着有枪伤的身躯从船舱里走出来,看到刘子光这副悠哉游资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讥讽他道:“刘少校,我怀疑你前世一定是个皇帝,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忘享受。”

刘子光哈哈一笑道:“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嘛,老陈你不来一罐啤酒?”

陈金林擦擦头上的臭汗说:“不用了,我得想办法把电台修好,不然联系不到家里,是要闹出事端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公司的人已经到马尼拉了,而且是赵经理带队。”

“赵经理,赵辉么?对了老陈,是不是昨天我走后你又和家里联系了?”刘子光问。

“没错,我做了个简易的变压器,用汽车点烟器给手机供电,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报告了你违反纪律擅自行动的事情,家里让我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增援马上就到,结果我还没来得及转移,你就带着颂镰回来了。”

刘子光呵呵一笑,他知道陈金林说的是实话,但他也知道,陈金林并没有贪生怕死的丢下他,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而是继续留在货仓等他,这说明陈金林对自己还是信任的。

“老陈,你真的不打算喝一杯么?这可是国产的青岛哦。”刘子光举起啤酒罐诱·惑陈金林,却发现对方表情大变,指着远方大喊起来:“船,有船!”

刘子光摘下墨镜望去,果然见海天之间似乎有个船影。

“老陈,真有你的啊,咱们得救了。”刘子光笑道。

不过陈金林用六分仪测了船只现在的经纬度之后,却不免打了打了个寒颤,颤声道:“这里是苏门答腊北部海域,靠近马六甲海峡,这里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也是海盗最猖獗的地方。”

“海盗?索马里的海盗比他们如何?”刘子光问道。

陈金林冷笑一声:“那些拿着破铜烂铁的黑叔叔,连给马六甲同行提鞋都不配,他们可是武装到牙齿的专业海盗,清朝末期这个行业就兴起了,一直到现在经久不衰,而且他们背后还有大商人资助,从军火供给到销赃都是一条龙服务,海盗中不乏各国退伍军人,甚至有时候某些国家的海军和海岸警卫队也直接披了马甲操刀上阵哩,你说索马里海盗能和他们比么?”

“那么?哪里可以遇到这帮海盗界的奇葩呢?”刘子光煞有介事的问道。

“你赚到了,不用你天南海北的找了,他们自己上门了。”陈金林指着远处越来越近的海船说。

刘子光抓起望远镜看了看,没看出什么端倪,对方竟然是一艘大型私人游艇,流线型的船身显得格外豪华,但是陈金林既然说他们是海盗,那他们一定是海盗,毕竟大海上的事情,人家是专家。

刘子光啥也没说,直接跑到货仓里,搬出两门60MM迫击炮来,用抬了四箱子炮弹上来,撬开绿色木质炮弹箱,拿出四枚纺锤状的炮弹,麻利的用油布擦了擦,说:“我拿这个招待他们,你不会有意见吧?”

陈金林瞪大了眼睛:“你用这玩意打他们?这可是海上啊,你为什么不用火箭筒,那个打得准。”

刘子光说:“火箭筒战斗射速太慢,对活动目标的有效射程只有三百米,而迫击炮的最大射程达到一千五百米,战斗射速每分钟二十发,货仓里的那些玩意里,这东西最合用。”

提到陆军武器,陈金林就不固执己见了,他们这艘船舵机坏了,只能直直的冲着海盗开过去,二十分钟后,已经可以通过肉眼看见对方的舷号了,上面用中文写着“白天鹅“的字样,只见这艘船原地停下,放下两艘快艇来,乘风破浪冲着他们开过来,快艇上的海盗手里端着AK47,头上缠着红布条,威风凛凛的很。

“停船。”刘子光冲陈金林喊了一句,迅速调整着迫击炮的俯仰角,丢了一枚炮弹进去,膛的一声,炮弹呼啸而出,在海盗船左侧激起一个高高的水柱,是一发近失弹,如果是大口径舰炮的话,这一发炮弹引起的冲击波也够海盗船喝一壶的,60MM迫击炮的威力也就是比手榴弹略强,掀不起多大风浪,但是对海盗们的心理震撼却是极大的。

海盗们和各国海军都打过交道,也见识过舰载机炮的厉害,但是陆炮上船还是破天荒头一回见,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呢,第二发和第三发炮弹就同时到了,刘子光一人操控两门迫击炮,左右开弓,如同狂风暴雨,迫击炮弹砸在海盗船上,弹片四射,将肆无忌惮光着膀子站在甲板上的海盗们打得满身都是窟窿。

快艇上的海盗们惊呆了,此时他们已经接近了目标,再调头已经来不及了,众海盗就看见那艘货船的甲板上出现了一挺M60机关枪,带三脚架弹链供弹的美式M60通用机枪可是一种杀伤力很大的武器,尤其是用来对付海面上没有掩护的快艇啥的时候。

刘子光趴在甲板上,肩窝低着枪托,一阵猛烈地扫射,后坐力震得他的身躯微微颤抖,弹链供弹武器打起来就是爽,7.62MM的NATO弹威力大量又足,当场打得一艘快艇爆炸了,艇上的海盗全都挂了,另一艘快艇见状急忙熄火投降,海盗们惶恐万分,把武器抛进海里高举双手,他们还以为遇到了哪国的海军呢。

刘子光狞笑一声,挂上一条新的弹链,哗啦一声拉上枪栓,陈金林在后面大喊一声:“不要!”却哪里来得及,M60枪口里喷出一串火舌,将快艇上的人尽数扫倒,艇身上全是弹孔,不大工夫就载着尸体沉入海中。

“你怎么杀俘虏!”陈金林气冲冲的跑过来吼道。

“什么俘虏?他们是哪国海军?”刘子光装憨卖傻道。

“放下武器就是俘虏,再说我还想要那艘快艇呢,我还需要有人给我帮忙修船呢!”陈金林不依不饶的喊道,刘子光知道他在意的是快艇和免费工人,海盗的性命倒不是重点。

没办法,刘子光只好拿了一支手枪跳进大海里,游了几百米爬上那艘海盗船,只见甲板上一片狼藉,迫击炮弹的威力有限,船体的破坏不是很严重,但海盗们就惨了,残肢断体到处都是,刘子光满怀慈悲之心的在几个伤员脑门上补了一枪。

“Anybody home?”刘子光轻轻用枪管拨开舱室的门,高声喊了一句。

里面一片死寂,血腥味飘了出来,刘子光心中一凛,迫击炮弹可没打进船舱里来,怎么血腥味这么重,他小心翼翼的把枪放平端在腰间搜索前进,他是赤脚爬上来的,走在光滑的柚木地板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舱室里一片死寂,这是一艘长达六十米的大型游艇,舱室众多而复杂,刘子光也不敢贸然行进,他慢慢的向船尾方向搜索,忽然看到地上有一具尸体,穿着白色海员制服的尸体,头部的血已经发黑凝固了,黑色肩章上两道金色横杠说明他是高级船员。

走过去检查尸体,这个年轻华人海员手里捏着一把餐刀,倒卧的位置正是餐厅靠近门口处,这说明海盗们是趁着船上的人用餐之时悄悄爬上来的,而这名船员进行了反抗,被当场击毙。

忽然前面人影一闪,刘子光举枪就射,枪响人倒,过去查看,是一个年轻的海盗,标准东南亚人种的面孔,身材矮小瘦弱,子弹打中了他的肺部,每喘一口气都要吐出一串血沫。

刘子光把他手旁的AK47踢开,冷漠的看了看这个年轻海盗,想到刚才那个同样年轻的华人海员,决定节省一颗子弹,让他尝尝慢慢死亡的滋味。

一丝灵光在脑海中闪现,别的海盗都在甲板上,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在船舱底部,难不成说他是在这里看押肉票?也就是说,这艘船上还有幸存者?

很有可能,刘子光扫视一番,打开了走廊尽头的舱门,这是一道严密的钢制水密门,打开之后,就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利刃当胸刺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