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非洲大市场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2:48
A+ A- 关灯 听书

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的汽车都乖乖的向右边路肩靠拢停下,留出宽敞的大大道供领导们的车队畅通无阻的行进,等浩浩荡荡的车队过去之后才重新上路,不大工夫抵达机场。

江北机场是一座中型民用机场,可以起降国内航班的支线客机,刘子光旗下黑人歌手马丁.奥巴马即将踏上飞往首都的客机,并且从首都机场搭乘安哥拉航空公司的飞机回到位于西非洲的故乡。

在中国混了这么多年,陈马丁一文不名,跟了刘哥之后,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成了有身份的跨国商人,刘子光帮他弄了两集装箱的过时小商品走海运发往西萨达摩亚,据说这玩意在非洲销路还不错,又给他买了回家的机票,感动的黑人兄弟眼泪哗哗的,都不想走了。

候机大厅里,一排健硕的墨镜男子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围出一块空间来,好奇的旅客们从人缝中望过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黑人男子,身边放着两口皮箱,面前站着几位本地籍男子,双方饱含深情的拥抱、握手,话别,场面相当感人。

“刘哥,二哥,帅哥,再见了!我会想你们的。”黑人眼中晶莹闪烁,厚嘴唇哆嗦着,在广州的时候他过着流离失所整天被警察追,同乡打的生活,只有到了江北市后才体会到了社会主义中国的优越性,江北的好汉们一直把他当兄弟看待,虽然工资少点,但是啤酒管饱,还有没见过世面的小妞可以泡,简直就像生活在天堂里一般。

后来就把出事,公安把没有合法签证的陈马丁抓了进去,又是刘哥费尽周折上下打点花了不知道多少钱才把他捞出来,这份深情厚谊,马丁永远铭记在心。

正是这次入狱,让他反思了许多,来中国的目的所在,部落拼钱让自己漂洋过海来到广州,是为了进口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啊,身边有许多黑人都是靠这个发了家,在当地盖了大别墅,娶了大美妞,自己不能因为日子过的舒坦,就忘了处在水深火热中的部落乡亲们啊。

于是陈马丁在提起想回国,顺便带些“当地土产”,刘哥这人就是厚道,当即组织了货源,所有出口流程全包了,自己只要当个甩手掌柜,回去接货批发就行,换句话说,钱都给他扔到面前了,只要弯下身子捡就行了。

陈马丁和大哥们一一拥抱话别,大哥们也都严肃的拍着他的肩膀,说着保重,一路顺风之类的话,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马丁终于含着眼泪登上了飞机,等他进了登机口,贝小帅放下挥舞的胳膊纳闷道:“光哥,你咋那么厚道,这笔钱不老少啊。“

刘子光说:“这都是从他工资里出的,这哥们艺术细胞不是盖得,他带来的生意也不下十万。”

“那也不该给那么多啊,他是打工的,咱是老板啊。”贝小帅还是忿忿不平。

“这小伙子有慧根,是块材料,这两集装箱货物三瓜不值两枣的,就算打了水漂也没啥,权当投石问路了,真要打开销路,咱也做点外贸啥的,反正晨光机械厂的车间都闲着呢,非洲可是个广袤的大市场啊。“刘子光意味深长的说着,他的眼光自然比卓力贝小帅之类的人要长远的多,别人只能看眼前几天,几星期,他却能看到数年之后,甚至十余年之后的发展方向。

把陈马丁送上去首都的班机之后,刘子光等人顺便到红隼公司租用的停机坪去查看自家的运五保养情况。

站在宽敞的停机坪上,远远看到一架银光闪闪的湾流公务机,飞机附近站了好多人,都是一水的短袖白衬衣和黑色西裤打扮,时值夏季,市委市政府的官员们都喜欢穿这样一身行头,刘子光等人顿时好奇的观看起来,原来是刚才车队中的那些人,他们同样来机场送人的。

官员们轮番和一个穿唐装的男子握手,然后将其一行人送上飞机,在下面握手致意,一长串专车就停在附近,警察来回奔走护驾,场面相当排场。

“啧啧,你看人家这派头,那架飞机起码得上亿吧。”卓力眯着眼睛赞叹道。

“必须的,那是湾流啊,可不是安二,对了,那货是谁啊?”贝小帅问道。

“什么国际财团的霍主席,我在号子里就听过他的名头了,据说几百亿的身家呢,要能把他绑了,这辈子都不愁吃喝了。”孟黑子踌躇满志的望着远处飞机舷梯上挥手的霍英杰感慨道,他手下混码头的那帮兄弟都散了,出了之后就跟着刘哥随行打点了。

“人家国际金融家哪是那么好绑的,身边保镖海了去了,再说这种级别的大老板,中央都是很重视的,绑了就是个事儿,到时候有钱拿没命花,划不来啊。”卓力蹲在那里吞云吐雾着说。

一帮人正儿八经的讨论着怎么绑架霍先生的时候,市委市政府一干领导已经开始动身返回了,这次霍先生过来是敲定几个项目立项的问题,他在首都人脉深厚,承诺把批文拿到,同时帮大开发把上市的问题搞定。

本来因为太平洋投资尚未注资而隐隐有些担忧的领导们又兴奋起来,暗暗嘲笑自己小肚鸡肠,人家霍先生是做大买卖的人,手底下资金都是以亿为单位进行运作的,那能看得上江北市这点小钱,这回大开发的聂总和市政府的一位秘书长同机前往首都去办理批文事宜,更是让大家把心放回到肚子里。

湾流公务机中,装潢精美,灯光柔和,宽大的真皮沙发坐起来相当有弹性,私人专机的舒适程度远远超过普通客机的头等舱,更何况还有专门为你私人服务的空中小姐,一位身穿阿玛尼职业套装的金发碧眼的空姐扭着腰肢端着托盘走过来,将一杯香槟呈现在聂总面前,晶莹剔透的高脚香槟杯上还带着冷雾,聂总很矜持的点点头,说声三克油,端着酒杯向坐在过道另一边的霍先生致意,霍先生拔出叼在嘴里的烟斗,说声您随意。

霍先生平时不怎么喝酒,只喝北欧产的一种限量版的矿泉水,每瓶价格高达一百美金,这种奢华的生活是刚脱离了喝红酒兑雪碧的聂万龙所无法企及的,能和霍先生同机旅行,更使他受宠若惊。

虽然不是和霍先生第一次打交道,但是那都是公共场合,没有这么接近过,聂万龙尝试着和霍先生聊上两句,但是几句话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层次完全没法和人家接轨,自己认识的人充其量也就是市委书记,省里的厅局级干部而已,人家霍先生一张嘴就是政治局的某某,某部长的儿子和我小儿子在伊顿公学是同学,过几天要开一个PARTY,某某国际影星,某某名媛将会到场,聂总你要不要一起玩玩云云。

聂总受宠若惊,连说霍先生开PARTY,我一定到。

湾流喷气机在云层上空平稳的飞行着,霍先生有些倦了,去后面专门隔出来的卧室休息了,聂万龙本来还想打听一下关于上市的事情,见霍先生疲劳也就算了,他们大开发最近一直在忙这个事情,办好这个事儿,他的资产起码能涨上十倍,就能真正跨入一流富豪级别,和省里的大佬们搭上关系。

IPO不容易,操作成功的手续费官价是一千万,还不保证你哪年能成功上市,大开发的资金几乎都投到项目上去了,这次拼凑出来的一千万已经是老底了,若是别人,聂总未必放心,但是霍先生的信誉那是绝对可以保证的,此前霍先生已经在上海举办过一次金融峰会,各国证劵交易所的驻沪代表都来了,更何况还有这么气派的专机,这事儿,靠谱!

……

回到公司之后,刘子光拿起电话查询银行户口,听到余额后不禁皱起了眉头,上次那个合同执行完毕后,吴子恩就销声匿迹了,安主任也没了消息,自己用那张据说可以“无限透支”的银行卡购买了五辆大排量越野车之后,就被告知停用了,这让刘子光很是懊恼了一把,难不成说堂堂国家有关部门连他这区区一千万都要黑?

这合同没有白纸黑字,只是口头协议,想打官司都没地方打去,自己订购了两架海鸥式螺旋桨教练机,厂家已经在催款了,在省工商管理局重新登记的注册也未到位,山里正在筹建中的红星小学也是盼资金盼的望远欲穿,刘子光表面上光鲜无比,财大气粗,其实已经是寅吃卯粮,入不敷出了。

他给安主任留下的那个保密号码打电话,打了十几遍终于打通,安主任支支吾吾的说,吴子恩有任务,目前不在国内,也联系不上,对于资金方面的事情,自己无权过问,只能帮着问问。

放下电话,刘子光静静的抽了一支烟,他所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安全的问题。

**

有些瓶颈了,写不动见谅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