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 军阀的感觉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2:24
A+ A- 关灯 听书

这回电视台可捅了个大漏子,曝谁的光不好,曝市委赵秘书的光,不但侵犯了别人的**权,镜头里还包含了大量三俗的内容,在数百万江北电视观众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据说已经有不少电视观众打电话发邮件批评这期节目了,电视台领导想护短都没辙。

直接后果是曝光栏目撤销,相关负责人做出书面检讨,栏目采编处分,直接责任人,也就是那几个电视台的聘用人员,全部辞退处理。

但是造成的恶劣影响已经无法挽回了,尤其是在市委市政府这些人中间,大家虽然讳莫如深,但是心里都有数,骄横跋扈的赵秘书这回被人整惨了,真是大快人心,个别好事者还把视频录了下来到处散播,与此同时一个谣言也传了出来,说是赵秘书横刀夺爱,从省城某位衙内手中抢来目前这位包养的女大学生,结果导致了这场飞来横祸,总之赵秘书这人的道德品质实在是堪忧。

官场倾轧向来残酷,打击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从私德入手,赵秘书能管得住宣传部,管得住电视台,但是管不住芸芸众生之口,再说这些看不惯赵秘书跋扈行径的江北本市系公务员们也都是人精,党内斗争那一套玩意运用的炉火纯青,虽然不能把他搞下台,但是搞臭不成问题。

……

日理万机的李书记来到办公室,发觉在屋里打扫的是另外一位秘书,便问道小赵人呢,秘书说赵秘书住院了,李书记大惊,今天和外商霍先生还有个洽谈会呢,少了赵秘书怎么行,他又问小赵是得了什么病住院的,得到的回答是被人打伤了。

李书记当即雷霆震怒,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敢打他李治安的秘书,分明就是把这位江北市的父母官不放在眼里,这件事如果不严肃处理的话,以后还谈何威信,他马上打电话慰问了自己的秘书,又下令让负责办理此案的公安人员向自己汇报案情进度。

不问不要紧,一问更生气,明明掌握了打人凶手的线索,公安部门居然毫不作为,任由凶手逍遥法外,李书记震怒,亲自打电话给市局宋剑锋,让他给自己一个答复。

宋剑锋答道:“李书记,赵秘书被打这个案子比较复杂,还要进一步侦察,关于那辆涉案的汽车,我认为是个误会。”

李书记岂能不明白话里的意思,什么误会,无非是对方背景比较深厚而已,他立即追问:“那么这辆车是哪个人名下的?”

作为领导不能罩着下面的人,以后谁还为你卖命,李书记从乡长起家,一直干到市委书记,靠的就是讲究,尤其对自己手下那是相当护犊子,他已经暗自打定主意,不管牵扯到谁,一定一查到底,就算对方是省城的**,起码也要让他们赔礼道歉才行。

“不是哪个人是名下,是国家安全部反间谍局的特勤车辆。”宋剑锋的声音干巴巴的丝毫不带感青色彩。

“哦,知道了,继续侦查,一定要给广大市民一个交代,市委的秘书在在家车库里都能挨打,那么老百姓哪还有安全感?”李书记交代完,放下了电话,心道这回赵秘书这顿揍是白挨了,天知道这小子招惹了谁,居然把国家级谍报机关的人勾来了,这事儿,自己是管不了了。

没有多久,赵秘书也收到了消息,打自己的人是国家级特权机关的人,他思来想去都想不出怎么得罪了这种人,没办法,只好先吃了这个哑巴亏,等以后慢慢计较。

当然,这次赵秘书因伤住院,总是要有个说法的,宣传口的干部搞这个很在行,操作了一番之后,一篇题为《市委秘书勇斗偷车贼》的报道就出炉了,赵秘书因此还获得了见义勇为好市民的称号,奖金五千块。

……

午饭后,刘子光的父母来到派出所,找到相熟的片警老王,老爸客套着:“王警官吃了么?”

老王叹口气说:“老刘,你是来问刘子光那案子的事情吧,现在只能等开庭了,你们也别着急,法院不会冤枉好人的。”

老爸拿出释放证明说:“早上小光回家了,说是已经昭雪了,王警官您看看。”

老王惊讶的张大了嘴,接过那张纸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怎么看都是真的,上面还有市局的大印和宋局长的签字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宋局长主管全局领导工作,又怎么会亲自干涉这个案子,即便是释放,中层领导签字就行了,用得着他宋剑锋么。

不过可以确信的是,李子光肯定不是越狱,因为如果是越狱的话,上面早就通知过来了,布控,搜捕,监视,哪一样也少不了,现在上面风平浪静不动声色就把人放了,分明是不想搞大了丢自己的脸。

“我就说了,刘子光绝不会是杀人凶手,你看看,还没等到开庭呢,人就释放了,这得感谢国家啊。”老王说。

“那是,要感谢国家。”

“对了,刘子光人呢?”

“早上坐飞机走了,说是公司有业务。”

老王警官摘下警帽,挠了挠花白的鬓角望着天空,一架飞机慢慢的从天边飞过,那当然不是刘子光乘坐的客机,而是江北市驻军的运输机。

这个刘子光究竟是多少秘密啊,老王无奈的摇摇头,戴上帽子说:“老刘,你这个儿子不简单啊。”

……

此时刘子光已经坐在那架安全部门提供的喷气式公务机上了,直飞云南边境,他随身只带了一个随员,就是一直在红隼航空看家的胡光。

之所以带胡光,原因很多,做国安部的独立承包人不能丢了面子,身边要有能拿出手的马仔,像孟黑子贝小帅这种满脸江湖气的人物是肯定不成的,胡光不是混社会出身,身手不赖,为人沉默寡言,不乱说多问,身材也够高大,而且还是云南籍人,所以带他最合适。

吴子恩陪同前往,这个低调的特工就像一位细心而又恭谨的会计一般,坐在刘子光身边陪他说着话,度过漫长的旅途,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关于行动方面他一个字都没有提。

因为他知道,对方是部领导钦点的独立承包人,该怎么做事不用自己教。

喷气式公务机在云层上方飞着,机翼下是一望无际的白云,整个旅程胡光一言不发,也不闭眼,只是静静地坐着,吴子恩不时望一眼这个沉默的保镖,不禁怀疑他是个哑巴。

飞机中途不作停留,直飞云南蒙自机场,下了飞机之后,早有两辆当地安全部门的大马力越野车等在那里,硕大的车轮子上满身泥泞的红土,最近几天西南连日暴雨,道路相当难走,据说缅甸境内已经有洪灾出现,公路垮塌,交通中断,国际社会都在关注了。

机场停机坪上还停着几辆卡车,上面严严实实盖着苫布,吴子恩邀请刘子光过来,命人从车上卸下来一口木箱子,撬开一看,里面是崭新的56式冲锋枪,枪管下面还有闪亮的折叠枪刺,枪托和护木的色泽光亮,绝对是没用过的新枪。

刘子光随手拿出一支,哗啦哗啦拉动着枪机,看了看枪膛里面,又抖开枪刺耍了耍,随手抛给胡光,问吴子恩:“就这玩意?”

“热带丛林,这玩意最好使,还不容易暴露身份,除了这批冲锋枪,还有配套的手枪,手榴弹,军装、支援武器,都是从西南军区库房里拉出来的战备品,质量绝对可靠,弹药也足够你打一次大规模战役的。”吴子恩说着,递过来一张单据。

“好的,就这样。”刘子光接过单据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

吴子恩又提醒道:“使用完之后,请务必归还,当然,破损遗失的不在此列,你明白的。”

刘子光会心的笑笑,知道这批过时武器人家并不当回事,交给自己使用就是当成顺水人情了,那还指望用完交还。

一行人上了越野车,卡车贴上“救灾物资”的字样,车队浩浩荡荡向口岸驶去,有关部门早就打过招呼了,所以口岸武警直接放行。

过了口岸之后,宽阔的柏油路就变得狭窄起来,路边野草绿油油的,电线杆和墙壁上粉刷着当地电器商行的广告,满身泥泞风尘仆仆的云南牌照皮卡车、大客车堵满了道路,这些都是因为暴雨而躲回国内的商人。

由于有果敢当局交通警察的开道,运送救援物资的车队畅通无阻的抵达了老街。

在一家没有生意的茶馆里,刘子光终于看到了他的老朋友李建国,有日子没见了,李建国的皮肤晒得黝黑,头皮剃的发青,身上穿着一件老式的87迷彩服,单绿色武警常服裤,裤腿还卷着,脚下一双沾满红色泥巴的解放鞋,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土了吧唧的当地农民。

“建国!”

“兄弟!”

两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李建国哈哈大笑,用力拍打着刘子光的后背,爽朗的说:“家里都好吧?”

“都挺好,就我不好,被人摆了一道,进去蹲了三天。”刘子光说。

“这事儿先记账上,回去正式和他们算,走,去看看咱们的安主任。”李建国说,站起了的时候他的迷彩服下摆掀开,露出腰际插着GLOCK18自动手枪的黑色尼龙枪套。

“对了建国,这个还你。”刘子光拔出腰间的斯捷切金自动手枪,倒转枪口递给李建国。

“呵呵,用的不顺手?”李建国问。

“不是,君子不夺人所爱。”刘子光说。

“行,那就换换。”李建国摘下GLOCK18连用枪套和两个加长型的备用弹匣递给了刘子光。

自动手枪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身上,肆无忌惮的走在果敢街头,刘子光终于找到了一些军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