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抓捕行动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2:01
A+ A- 关灯 听书

“那……等我上了北清大学,叔叔你会不会到首都来看我呢?”小雪歪着头,很认真的问道。

“没问题,等叔叔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就去首都看你。”刘子光笑了笑,心里却隐约有些不安,这个腼腆的小丫头越来越开朗了,而且似乎很依恋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自己的辈分高上一层,而且乡里乡亲的都是老邻居,真要弄出点绯闻啥的,一世英名可就完了。

“那咱们说好了,在北清大学见,拉钩。”小雪伸出了小拇指,郑重其事的要和刘子光拉钩。

刘子光郑重其事的伸出了右手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江北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5.24专案组的组长谢华东拿着报告急匆匆的前来,却被宋局长的秘书拦下:“谢支队,宋局在里面会见重要客人呢。”

谢华东点点头,在一旁沙发上坐下抽烟,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宋剑锋陪着一个相貌儒雅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出来,两人握手告别,那人很有礼貌的冲谢支队点点头,走了。

“宋局,5.24案基本告破了。”谢华东扬一下手里的报告说。

“哦,进来谈。”宋剑锋将他让进了办公室。

“杀害女模特和杨峰的凶手,可以确定为刘子光,目前掌握的证据相当确凿,经过我们的弹道比对,5.24案中使用的手枪就是公墓枪战中出现的那把德国制P226九毫米手枪,嫌疑人刘子光虽然宣称这把枪是他从匪徒那里抢来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经过我们缜密侦查,这把枪是刘子光团伙内骨干分子贝小帅从香港一个绰号龅牙狼的枪贩子那里买来的,由此我们可以确定,刘子光和褚向东团伙之间,关系匪浅,甚至可以相信,褚向东团伙就是他放跑的,那天只是他们合伙演的一场苦肉计而已。”

宋剑锋没说话,反复看着手里的报告,谢华东心里有些紧张,但是仔细一想,又放下心来,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不管是谁都查不出纰漏,偷换几个九毫米弹壳实在是太简单了,虽说宋局和刘子光有些私交,但也不会在这种原则问题上较劲。

果然,宋剑锋将报告放下,说:“那下一步你们是怎么安排的?”

“马上对5.24重大杀人案嫌疑人刘子光进行抓捕,鉴于嫌疑人穷凶极恶,可能还掌握有武器,我建议出动武警机动中队和市局特警突击队,协助刑警支队对其进行抓捕。”

“好,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尽量杜绝抓捕工作中可能出现的伤亡,就这样吧。”宋剑锋用拇指按压着太阳穴,似乎很疲倦的样子。

“是。”谢华东转身出去了,回到自己办公室,他想了一下,先电话通知了市委赵秘书,这才联系特警突击队和武警方面,安排抓捕事宜。

当天夜里,公安局小会议室内,各部门相关领导都到了现场,由专案组组长谢华东主持会议,老谢今天穿了件很精神的米黄色短袖衬衣,人都显得年轻了好几岁,他拿着激光笔在幻灯机的图片上做着指点,介绍道:“犯罪嫌疑人刘子光,有境外雇佣军经历,受过特种训练,相当危险,据我们公安机关掌握的资料,他手上起码有好几条人命,这个身上有功夫,枪法超群,反侦察经验相当丰富,而且居无定所,光手机就有好几部,所以很难锁定。”

幻灯片上出现了刘子光家所在的单元楼,办公楼,锦官城的房子,还有郊外的红隼航空驻地,以及刘子光的大幅特写照片。下面各位警官都拿着笔记本和圆珠笔认真做着记录。

“基本情况就是这些,大家对于抓捕方案有什么看法,都可以提。”谢华东收起激光笔说道。

“直接抓捕可以么,组织精兵强将,练过散打摔跤的干警选择合适的机会把他按倒,七八个人压着,功夫再好也白搭。”一名刑警提议道。

“可以考虑。”谢支队在小本子上随意的画了个符号,又指着武警方面的一个上尉说道:“李参谋,你什么看法?”

李参谋说:“我也建议直接抓捕,派一个班的战士带着自动步枪把外面封锁住,他不投降都不行。”

“嫌疑人有没有武器?如果没有武器的话,我们特警队可以打包票,一发催泪弹就能解决他。”特警突击队的张队长插言问道。

“情报显示,嫌疑人的马仔曾经购买了两把德制P226型九毫米手枪,现在已经有一把被警方缴获,嫌疑人手里很可能存有另一把,这种手枪装弹十五发,精度比我们警方现役的手枪都要高,如果贸然出击的话,很可能造成伤亡。”谢华东解释道。

“哦,他的枪法很好?”张队长手上转着钢笔,有些不屑的问道,他曾经是省公安系统射击比赛的冠军,所以有些倨傲也是正常的。

“枪法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理素质过硬,他能在对方挟持人质的情况下近距离内迅速抢枪,准确无误的打死劫匪,事后若无其事,还能在复杂的气候条件下远距离使用85狙射杀绑匪,一枪毙命,还能依靠一把手枪,对抗手持自动步枪霰弹枪手榴弹的四名江洋大盗并且不落下风,这样的人,岂止是枪法好。”

门口传来这样一段冷冰冰的话,众人回头一看,正是已经被停职的刑警二大队大队长韩光。

“韩光,你来干什么?”谢华东质问道。

“你们要抓刘子光,没我不行。”韩光径直走过来找了个椅子坐下,随手抓过别人的香烟点了一支,气定神闲的看着谢华东。

“哦,韩大队长研究这个刘子光已经很久了,听听他的看法,对抓捕方案大有益处。”谢华东微笑着做出反应,他明白韩光的性格,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甩,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向来很认真,组织上已经决定的事情,他只会坚决执行,绝不会唱反调。

“根据我对刘子光的研究,贸然抓捕只会引起他的强烈反弹,刚才已经说过,这个人心理素质超强,对搏击术和射击技术的了解也远远超过在座的各位,当然也包括我,如果强行抓捕的话,一定会引起他的反弹,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那你认为应该怎样抓捕?难道劝他主动投案?”特警张队长讥笑着问道。

“对,展开政治攻势,劝他投案。”韩光说。

一阵轻笑,连谢支队长都不免轻轻摇头,这个韩光今天是怎么着了,说话这么不着调。

韩光根本不在意这些嘲讽的小声,他继续说:“刘子光极重感情,孝顺,只要做通他父母的工作,就不难抓捕,根据我的情报,后天刘子光将会出席一个宴会,届时亲朋好友都会到场,我可以断定,那时候进行抓捕的话,他不会反抗。”

“韩大队长,你说的话要负责的。”有人高声说道。

“我当然会负责,并且我可以做出书面保证,刘子光一定不会反抗。”韩光信心满满的说。

谢华东摩挲着下巴,思考了良久还是不得其解,他问道:“韩光,你必须解释清楚,不然我不会同意这个方案。”

“原因很简单,因为刘子光根本就不是杀害杨峰和女模特的凶手,5.24特大杀人案是褚向东一伙干的,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一点,正因为他不是真凶,所以就没有反抗的必要!”

此言一出,顿时一片哗然,原来韩光这小子根本就认为刘子光是冤枉的,谢支队长气愤的摇着头,但却不得不承认,韩光说的是事实。

“当然了,是非黑白不是我们公安局说了算的,要法院审判才能定罪,在宣判之前,他只是嫌疑人而已,就这样,我话讲完。”韩光一推椅子站起身来,出门走了。

谢支队长胸中气血翻涌,但是又不好发火,公安局又不是一言堂,人家刑警队长保留自己的意见有什么不对的。

会议只能草草结束,会后谢华东用内线电话打给了韩光,直接告诉他:“组织上的决定自然有组织的道理,你有意见可以保留,但是抓捕任务还是少不了你们二大队,这样吧,你先恢复工作,协助支队把这次任务处理好。”

“我服从组织安排。”韩光很干脆的说。

……

两日后,和平饭店门口,一座硕大的拱门立了起来,上面贴着一行字:“热烈庆祝我市一中温雪同学取得全省高考第一名。”旁边堆着几十个花篮,饭店的墙上也挂着彩绸,上面印着祝贺单位的名字,江北市第一中学、晨光机械厂、晨光子弟中学、红星保安公司、红隼航空公司、红旗幼儿园、地地道道餐饮有限公司等,还整个一个建制齐整的鼓号队在门口吹吹打打,乐队成员都穿着配流苏的红色制服,拿着全套西洋乐器演奏着进行曲,气氛搞得相当隆重。

客人们陆续到来,有步行来的,打车来的,骑车来的,这次庆祝大会是几个叔叔哥哥帮着张罗操办的,所以规格援朝老温父女俩的预期,本来想弄两个包间,请陈老师他们,还有几个邻居作陪,大家一起坐坐,聊聊而已。没想到规模整成这么大,整个和平饭店都包场了。

收到邀请函的有高土坡的老邻居们,子弟中学和一中的老师,小雪的同学,教育局的相关领导,还有刘子光黑白两道的朋友们,今天可谓是群英聚会了,场面宏大。

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停在距离和平饭店一百米远的马路上,便衣刑警拿着望远镜注视着酒店门口,不时报告着情况,远处的一栋小楼上,是这次抓捕行动的指挥部,谢支队长亲临现场进行指挥,武警和特警都出动了,藏在车里等候命令,现在只等目标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