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 硬汉传说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1:43
A+ A- 关灯 听书

刘子光来势汹汹,车里四个人也不含糊,张佰强反应最快,抓起手枪迎头就射,和他那几个喜欢用国际名枪的兄弟不同,张佰强的配枪是一把成色很新的越南版TT33,使用穿透力很强的7.62毫米手枪弹,这么近的距离开枪,刘子光的头肯定会变成一颗仿佛从十层楼上摔下来的红瓤大西瓜。

但是令张佰强疑惑万分的是,他明明瞄准了刘子光的头扣动扳机,但是对方却只是如同魅影般的一闪,便躲过了子弹,紧接着就是自己手腕一麻,手枪横飞而出,从车窗飞出去,摔在老远的泥地里。

坐在驾驶位子上的陆海急忙拔出腰间的军用匕首,涂着特氟龙的刀刃发出青灰色的寒光,一点也不耀眼,但是冷气逼人,但是没等他扑过来,刘子光就一拳打在他的下颚上,整个下巴都脱臼了,疼得他一声喊,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这人动作太快了,车内缠斗不是他的对手,张佰强等人也急忙推门下去,从腰间拔出了武器,枪弹已经打光,枪械成了烧火棍,他们手里都是各具特色的冷兵器。

雨越下越大,四个悍匪身上都有轻重不等的伤,雨水打湿了他们伤口上刚缠好的绷带,血和雨水混杂在一起,急促的滴在地上汇成小溪,四个人,四把刀,四双狼一般的眼睛死死盯着刘子光。

刘子光手无寸铁,但是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却让四个悍匪不敢轻举妄动,如果他们是四条饿狼的话,那么刘子光就是呼啸山林的猛虎,面对围攻,眼神之间竟然俱是轻蔑之色。

没有语言或命令,一切都是靠着多年的默契,张佰强挥动手中的英吉沙刀率先猛扑上来,陆海、乌鸦和褚向东也紧握着利刃冲上来,刘子光抬脚相迎,一脚踹在陆海胸前,竟然将他沉重的身躯踢飞出去,落在五六米远的泥坑里,溅起一片污水,他试图爬起来,但是挣扎了两下还是放弃了。

紧接着又是一脚踢飞了乌鸦手里的剃刀,一个耳刮子抽在他脸上,将乌鸦抽的凌空转了几道,重重摔在地上。

动作如此凌厉,竟然惊得张佰强和褚向东不敢进攻,刘子光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告诉他们,这个人几乎是打不死的,他的动作太灵敏,力量太强大,他简直就是一个异形!一个强大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变态战斗生物。

张佰强他们几个人,纵横四海多年,杀人无数,和各**警,职业杀手、毒贩武装都交过手,也是血海里一步步爬出来的,之所以敢深入内地,肆无忌惮的杀死杨峰,就是仗着艺高人胆大,可是这回真栽了,栽在一个叫不上名字也不知道身份的家伙手里。

褚向东呼呼喘着粗气,表情很痛苦,他的肋骨断了,不知道扎伤了哪个内脏器官,一股股血从嗓子眼里往外冒,但是他还是硬撑着站在那里,手里紧紧握着一把三棱刮刀。

倾盆大雨里,陆海和乌鸦都躺在地上垂死挣扎着,乌鸦身上中了韩光两枪,虽然没伤到要害,但也流了不少血,陆海伤的也不轻,这一脚下去,怕是肋骨起码要断上几根。

大雨把天地之间连成一线,所有人身上都湿透了,没有人动,只有风声中若有若无的沉重喘息声。

忽然,惨白的闪电划破长空,劈雷炸响,张佰强大吼一声将手中英吉沙当做飞刀掷了过来,趁着刘子光闪身躲避的时候,他一个箭步扑上,双手紧紧抱着刘子光的腿,刘子光猛甩两下,竟然没有将他甩掉。

“妈的,和我玩牛皮糖战术。”刘子光抬起另一只脚,在张佰强头上猛踩,穿着大皮鞋的脚踏在悍匪满身泥污的脸上,血水夹着污泥四溅。

“阿东,带他们跑!”张佰强吼道。

褚向东狠狠盯了刘子光一眼,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但是张佰强的话却让他眼中的火焰熄了一些,他一咬牙,跑向当地不起的两个同伴,将他们扶起来,一瘸一拐的向汽车走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刘子光想踢飞张佰强这个累赘,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张佰强用手铐将他的右手和刘子光的左腿铐到了一起。

张佰强已经半昏迷状态了,但依然紧紧抓着刘子光不松手,嘴里咕哝着:“跑,跑。”

刘子光捡起地上的英吉沙,这是一柄极其锋利的新疆小刀,他在张佰强手腕上比划着,考虑是不是要把他的手切下来,比划了两下,还是无奈的笑笑,停下了。

正在此时,那辆越野车迅速倒车开过来,直撞向刘子光,刘子光满以为他们会不顾张佰强的生死直接撞上来呢,但是到了最后关头,越野车还是一个急刹,完全有机会逃走的三人又从车上跳下来,拿着工具箱里取出的扳手螺丝刀打向刘子光。

又是一场混战,三个匪徒死死纠缠住刘子光,五个人在泥地里摸爬滚打,摔跤肉搏,打到最后除了刘子光之外,所有人都精疲力竭,如同泥猴一般躺在烂泥地里,刘子光也打累了,找了个大石头坐下,盘算着如何处理这几个江洋大盗

雨变小了,但还在下,刘子光拿出手机晃了晃,手机浸透了泥水,已经坏了,他丢下手机,又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南海来,烟盒里只剩下一支烟了,还被压的皱皱巴巴不成样子。

刘子光把烟叼在嘴上,抖开ZIPPO点着,深深抽了一口,看看那三位打不死的小强,冲他们晃晃香烟:“来一口?”

说着就把烟递给了离自己最近的褚向东,褚向东用满是泥污的手接过来,美美的抽了一口,又传给陆海,陆海躺在地上,胳膊肘撑着地,深深吸了一口烟,似乎想把尼古丁全都吸进肺里一样,然后慢慢的呼出去,闭着眼睛说:“赞!”

“你福建人?”刘子光随口问道,陆海虽然高大彪悍,但是骨子里总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南方人味道。

“我是台湾人。”陆海回答道。

“枪打得不赖?哪里学的?”刘子光问。

“凤山陆军官校.。”

“看不出还是个阿兵哥,你呢,长毛怪?”刘子光指着乌鸦问道。

正好烟传到乌鸦手里,这个长发青年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烟,眯着眼睛品了一口,意犹未尽似的说:“我是香港人,混社团的,被大佬卖了,跑路来大陆,就跟着强哥混了。”

说完又把烟传给了刘子光。

刘子光接过烟,拍拍张佰强的脸:“别装死了,抽口提提神。”接着把烟塞到张佰强嘴里。

张佰强努力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睛,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就烧到了过滤嘴。

刘子光手里玩着那把英吉沙,问他:“你新疆人?”

“兵团的。”张佰强言简意赅。

“犯事了?”

“那年七五,做了该做的事。”

“嗯。”刘子光点点头。

“好了,烟也抽过了,该上路了。”刘子光变戏法一样掏出了一把手枪,这是刚才张佰强被打飞的那把TT33。

张佰强咧嘴笑笑:“你是条汉子,死在你手里,不冤。”

刘子光说:“你也是条硬汉。”抬枪就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枪,手铐链子被打断了,刘子光站了起来说:“妈的,枪法都不准了,算你走运。”

说完把枪丢下,摇摇晃晃的远去了。

……

天晴了,一轮彩虹挂在天际,大队警察赶到了公墓,现场令带队的局领导和武警机动中队的上尉触目惊心,到处都是破碎的墓碑、雕塑、花盆,子弹壳满地都是,还有好几处血迹。

在褚向东拜祭的墓碑前,韩光捡起了一张 烧了一半的身份证,上面赫然是杨峰的照片。

“这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据,5.24案即将告破了。”韩光拿着身份证说道。

胡蓉却一言不发,从刑警队同事手里抢过一把92式手枪,快步往山下走。

“小胡,回来!搜捕有武警,你不要去!”韩光刚想追赶,忽然捂着胸口蹲下来,喷出一口鲜血来,他胸口位置中了两发子弹,虽然有防弹衣保护,但是还是受了内伤。

“韩大队受伤了,担架!”刑警们高声呼唤着救护人员,现场乱糟糟的,有人在收集证物,有人在拍照,手持81杠身穿迷彩服的武警簇拥在指挥员周围,听他部署着搜捕任务,没有人注意到,胡蓉跨上了一辆警用摩托,呼啸而去

胡蓉驾驶着摩托车飞驰在泥泞的土路上,风呼呼地掠过耳畔,吹起她的短发,女警官心乱如麻,如此穷凶极恶的歹徒,刘子光单枪匹马去追击,凶多吉少啊,想到这里,她就猛转油门,摩托车咆哮着飞起,跨越了一道小河沟。

忽然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蹒跚而来,胡蓉一个急刹车停下,单腿点地,心情复杂的看着满身泥浆的刘子光,慢慢的蹁腿下车,迎了上去。

空旷无人的废弃公路上,两边树木郁郁葱葱,山风吹过,沙沙作响,没熄火的摩托车发出细微的马达轰鸣声,刘子光停下,给了胡蓉一个无奈的笑容:“算他们走运,居然溜了……”

胡蓉什么也没说,猛的冲了上去,紧紧抱住刘子光,一任热泪漫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