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 高考女孩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1:34
A+ A- 关灯 听书

天色有些阴暗,似乎要下雨的样子,贝小帅怕遇上胡蓉,不敢再走回头路,换了一条道路回去,驱车前行不久,前面居然堵车,一道白色塑料绳如同铁锁横江一般将道路封锁,几个中年男女手拉手站在马路中央,对汽车鸣笛充耳不闻。

“我操,怎么封路了,交警呢?”贝小帅左右四顾,根本不见交警的影子,此时堵在前面的汽车已经悻悻的掉头离开了,中年人们露出胜利的微笑,继续站在路中央。

“小贝,今天是啥日子?”刘子光问。

“六月八号,没啥特别的啊。”

“怪不得,今天高考啊。”刘子光恍然大悟道。

“对啊,今天高考,怪不得这帮家长把路封了,怕汽车声音惊扰他们家小孩考试,不对啊,这离着考场还有十万八千里呢,现在的小孩也真是娇贵,有点杂音就考不好试了,就这点出息,就算考上大学也是白费学费的料。”贝小帅一按喇叭,恶狠狠的发出一声长鸣,这才掉转车头离开。

初夏的细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雨刮器开始工作,贝小帅有一搭没一搭的胡扯着,刘子光却陷入了沉思之中,此情此景让他想到自己高考的时候,那时候考生可没这么娇贵,没有交警封路,教室也没有空调,还不是照样该怎么考就怎么考。

忽然他瞥到路边有个熟悉的身影,忙道:“靠边停下。”

贝小帅马上打转向灯靠右停车,刘子光推开车门,冲着路边便利店屋檐下避雨的中年人喊了一声:“老温大哥。”

老温今天穿了件比较体面的灰色短袖衬衫,西裤皮凉鞋,看起来像个很有修养的知识分子,只是脸色有些晦暗,人也过于消瘦,他左手拿着黑布雨伞,右手拎着一个塑料袋,正在便利店门口踌躇着要不要走。

“哟,小刘啊,还有小贝,你们这是?”老温走过来笑呵呵的问道。

“我们顺便路过,那啥,别站在雨里说话了,上车。”刘子光打开后车门,把老温推了进去,老温还客气:“你们忙你们的,别耽误了正事。”

“我们的事忙完了,正想歇会呢。”贝小帅插言道。

老温这才安心坐下,拎起手中的塑料袋说:“孩子高考,怕她用脑过度,买点营养品。”

袋子里装的是核桃仁和牛奶,分量不多,却被老温紧紧攥在手里,似乎捏着的是女儿的未来。

“就小雪那学习成绩,高考还不跟玩似的,你放心好了,绝对全市第一。”贝小帅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着,似乎对小雪的学习水平很了解似的。

“不指望她当什么第一,能进一本线我就满意了,拉扯女儿十八年,为的就是这一天啊。”老温唏嘘道。

“报志愿了么?”刘子光问。

“没呢,现在是考完再报,和以前不一样了。”

三人在车里聊着天,忽然一声霹雷,暴雨如注,白练当空而下,豆大的雨点敲击在地面上,溅起一滩滩水花,能见度急剧下降,道路上的汽车都打开了雾灯和双闪,缓慢的行驶着。

雨刮器快速摆动着,外面的情景依然看不清楚,这场倾盆大雨将初夏的暑气完全赶走,车里隐约有些凉意,老温不禁担心起来:“这雨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考完了可怎么走啊。”

刘子光说:“老温大哥说什么话呢,咱不是有车么,还是奥迪呢。”说着拍拍身下的真皮坐椅,这辆车正是晨光机械厂拍卖的那辆奥迪A6 2.4,经玄子转了一道手,最终还是以原价十七万落到刘子光手里,成为他公司的公务用车。

“那就谢谢了。”老温眼角有点红。

“都是一个院的老邻居,谢什么啊,小雪学习那么好,给我们大院争脸了,等将来发了榜,咱们这些老邻居才真的要庆贺一场呢。”刘子光说。

暴雨一直下了半个钟头才渐渐减小,地上积水成河,窨井盖都打开了方便泄洪,行人打着雨伞,穿着雨衣,小心翼翼的趟水前行,幸亏这一带的下水道系统修建的比较完善,水来的快也泄的快,不然城市变泽国,有车都走不了。

老温不时看着腕子上的旧款英纳格,刘子光明白考试即将结束,一拍贝小帅的肩膀:“走,接人去。”

考试的铃声响了,交警和家长们都解除了封锁,一时间考试学校门口车流滚滚,学生们三五成群的走出考场,或兴奋,或失落,或平淡无奇,家长们却是无一例外的一脸关切,嘘寒问暖,帮孩子拎着书包,问着是否顺利之类的话。

温雪也是这些考生中的一员,其实她早就做完了所有试题,但是外面大雨就没出去,一直等到考试结束才和同学们一同出门,校门外车水马龙,全是来接考生的各色轿车,鸣笛声此起彼伏,场面混乱不堪。

小雪背着书包,小心翼翼的在车流中走着,地上积水依然很深,她卷起了裤管,露出雪白纤细的脚踝,小心翼翼的寻找着下脚的地方,忽听远处一声喊:“小雪,这边!”

抬头一看,竟然是邻居小贝哥哥,不对,旁边还有一张脸,是爸爸,还有一个人也来了,是刘叔叔!

天空中依然飘拂着细细的雨雾,小雪的头发有些湿了,一缕散发搭在额上,她抬手一撩,笑了,这一瞬间真如雨后蓝莲绽放,说不出的清新美丽。

小雪趟水跑过来,很开心的问道:“刘叔叔,小贝哥哥,你们是来接我的?”

“是啊,来接我们的高考状元。”刘子光笑吟吟的回答,贝小帅也帮衬道:“专门开奥迪来的,怎么样,够气派吧。”

小雪说:“谢谢叔叔,谢谢哥哥。”又望着父亲责怪道:“爸,不是说了让你在家休息的么,怎么还来,要是下雨淋病了怎么办?”

老温说:“不打紧,高考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坎儿,我高考那会儿,你爷爷亲自送我去的考场,现在爸爸不能送你,总是要来接你的,以后你上了大学,爸就再也不能接你了。”

“爸……”小雪的声音有些哽咽,老温却展颜一笑,拍拍女儿的脑袋说:“考得怎么样,给大家汇报一下。”

“上车再说吧。”刘子光招呼父女俩坐进奥迪后座,自己坐在副驾驶位子上,贝小帅启动汽车,在车流中穿梭着,向着高土坡方向驶去。

“今年的高考题目相对往年有些难度,尤其是数学,最后几道题相当刁钻,题目是这样的,ΔZ=A*ΔX+B*ΔY+ο(ρ)为函数Z在点(x、y)处的全增量,(其中A、B不依赖于ΔX和ΔY,而只与x、y有关,ρ=(x∧2+y∧2)∧(12),A*ΔX+B*ΔY……”小雪竟然完整的将题目复述了出来,前座的刘子光和贝小帅一头雾水,根本就听不懂题目难易在哪里,老温却听的入神,眉毛皱到一起道:“这已经牵扯到微积分的内容,不是你们高中生能解决的问题了,你是怎么解的?”

父女俩侃侃而谈,刘子光和贝小帅面面相觑,完全插不上嘴,不过平日病泱泱的老温此时却神采飞扬,兴致勃勃,认真的样子令人叹为观止。。

“嗯,你这样解很好,只是办法笨了一些,其实完全可以这样的。”老温拿出钢笔在演算纸上刷刷的写着,画着,就听小雪恍然大悟道:“原来还可以这样啊。”

贝小帅实在忍不住了,说道:“怪不得小雪学习那么好,有温叔你的遗传基因啊。”

小雪说:“那当然,我爸爸是八三年的浙江省高考状元呢。”

贝小帅一乍舌:“怪不得啊。”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小雪,这次你感觉成绩可以报考哪所院校?”老温问道。

“北清大学。”小雪丝毫不加考虑的脱口而出。

老温赞许的点点头,北清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学府,女儿有如此雄心壮志,说明这次考的确实很理想。

不知不觉,贝小帅就把车开到了高土坡,看到一片断壁残垣他才醒悟过来,这里已经拆迁了。

“看我这猪脑子,都给忘了,咱们的老院子已经不在了。”贝小帅拍着脑袋说。

车内一片笑声。

……

与此同时,身在青岛避暑的李纨父亲李天熊接到了首都打来的紧急电话,马上赶到流亭机场,有专机等候。

老特工连行李都不收拾,直接出门便走,老伴一把拉住他:“不是退休了么?”眼圈就有些红,好容易有了闲暇的时间,老夫妻能悠闲地散心旅游,单位一个电话,丈夫就又回到了那种整日不挨家的状态,让她很难接受。

“你懂得,干这一行,永远没有退休的时候。”李天熊温柔的抚着老伴的头发,毅然转身出门,门口已经停了一辆当地安全部门提供的奔驰轿车,李天熊坐了进去,长长吁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说:“机场。”

他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不然不会动用他这位已经半退休状态的老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