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尿素袋子里的巨款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0:21
A+ A- 关灯 听书

李纨蓦然转身,脸上哪还有半分泪痕,分明是一派女强人的强硬面孔,她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对主持人说:“等一下,还有重要人士没有到场。”

多功能厅内一片哗然,贵宾席上的聂万龙依然保持着和煦的微笑,不为所动,魏副总轻轻摆了摆手,早有两个精干的助理悄悄下楼观察情况去了。

悍马车队在警用摩托的护送下来到璇宫大酒店门前,摩托警掀开头盔面罩,冲着第一辆悍马里的人敬了个礼,调头走了,随后一阵开关车门的声音,十余名身穿黑色BDU战斗服,套着防弹背心顶着凯芙拉头盔的壮汉跳下悍马车,手上是清一色的97式防暴枪,戴着半指战术手套的食指很专业的搭在扳机护圈上,弧形墨镜挡住了他们冷酷的眼神,酒店的门童还想过来帮着开车门呢,见到他们这副派头,早吓得躲在了门后面。

黑衣枪手们迅速占领了酒店门口的险要位置,形成一个警戒区域,严禁任何人进出,随后一帮干练的年轻人从车上陆续抬下十几个庞大无比的蛇皮口袋,每个口袋都装的鼓鼓囊囊,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东西都搬完了,刘子光才从第一辆加长悍马车里钻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黝黑的皮肤显得格外建康,小家伙趴在刘子光身上似乎很亲密的样子,然后又从车里出来一个老头,双排扣灰色涤纶西装,商标还在袖口挂着,身上还斜挎着一个军用书包,脚上是一双发黄的解放鞋。裤脚卷着,完全是一派老农形象。

刘子光一指三楼:“就是这。”

老头肆无忌惮的朝洁净的大理石地面上吐了口浓痰,说:“娃娃们,上!”

一帮壮小伙子扛起蛇皮口袋,在黑衣枪手们的护卫下,鱼贯进入酒店大门,在众目睽睽下连运了三趟,才把这些大口袋运完。

三楼多功能厅,所有人都已经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搬来这么多的蛇皮口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台下嗡嗡响成一片,主持人摊着双手,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表示自己也是一无所知。

只有李纨知道这些人是刘子光喊来的救兵,她很淡定的来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表面上依然风轻云淡的聂万龙,眼中的挑战意味不言自明。

魏副总凑了上来,低声对聂万龙说:“是山西的牌照,看样子是一帮煤老板。”

聂万龙也低声说:“查查他们的底细,到底什么来头,不要被他们的虚张声势吓到了。”

魏副总领命而去,这时刘子光和那个老头也入场了,当李纨看到刘子光抱着的那个和小诚年纪相仿的小男孩时,顿时明白了,原来还是他啊。

这个小男孩,正是当初和小诚同时被解救出来的山西儿童,当时他们很快就回家乡去了,没想到时隔一年,他们又重现江北市。

看到正主儿来了,主持人赶忙迎上去问道:“请问您是?”

老头不说话,看着刘子光,刘子光说:“我是来开会的。”

“可是这些口袋……”主持人指着台上堆积如山的编织袋说,这些口袋颜色造型各异,有的是红蓝彩条,有的是白色蛇皮袋,有的上面还印着“尿素”的字样。

老头眼一瞪:“这是俺带来的钱,娃娃们,打开给他们看看。”

小伙子们扯开口袋,露出里面齐崭崭的人民币,全是百元大钞扎成的钱垛子,一垛有十捆,每捆十万元,差不多一口袋就有三百万之巨。

台下一片哗然,连聂万龙的眼皮都跳了一下,一口袋就有三百万,十个口袋就是三千万,他们带来的十二个口袋,那就是大约接近四千万的现钞,整整四千万现钞啊,居然用蛇皮袋装着,从山西千里迢迢的运来,这伙人疯了么!

聂万龙摘下金丝平光镜,用麂皮绒仔细的擦拭着,心中快速盘算着计划,其实四千万现钞并不是很多,这次大开发可是有备而来,光是银行贷款就有整整五千万,再加上四千多万自有资金,已经是上亿的规模,这帮山西乡巴佬来凑热闹,只是会增加收购的难度而已,想彻底翻盘,没那么容易。

但是不可忽视的是,堆积如山的现钞给在场的股东所造成的心理冲击,这可比支票上虚幻的一串零又有震撼力,全都是现钞啊,真金白银摆在面前,谁能不动心。

事实上那些至诚公司的大小股东们的心理都在发生着剧烈的转变,至诚集团一直以来业绩蒸蒸日上是有目共睹的,最近的困难也只是由于资金链断裂而引发,事实上公司的整体结构还是建康的,只需要一笔不菲的资金注入就能起死回生。

而这帮山西老客是站在哪一头的已经很清楚了,他们是来护盘的,有这样财大气粗的角色护盘,还用担心自己手上的股票变成废纸么。

坐在人群中的侯振业有些焦躁了,他拿出手帕不停擦拭着脖子上的汗水,事情突然发生变故,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当他的眼神和贵宾席上聂总的眼神对到一起的时候,聂总冲他使了个眼色,侯振业便明白了,干咳一声对身旁的人说:“这回糟了,咱江北市的企业要被外地人买走了,依我说,就算卖给大开发也不能便宜了外乡人啊。”

立刻有人接过话茬:“对啊,人家大开发好歹也是本地公司嘛,肥水不流外人田。”

关系到几十上百万的利益,这些股东们可没那么好糊弄,他们根本不搭理侯振业的蛊惑,一双双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台上的动向。

刘子光施施然走上台,拿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说:“各位股东,大家好,今天是个好日子,咱们至诚的股东们欢聚一堂,借着这个机会,我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我将会向公司注资两亿元人民币,以达到增资扩股,壮大规模提高竞争力的目标,让我们携手并肩,为至诚集团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奋斗吧。”

台下一片轰然,因为传言而崩塌的信心全都捡了起来,有两亿元资金注入,至诚集团的明天当然会更加美好了,这是连傻子都知道的事情,这时候再想着卖股票,那不是和自己的钱包过不去么。

眼瞅着精心准备的计划毁于一旦,聂万龙终于坐不住了,他刚想站起来说两句,台下的侯振业先发难了,侯律师振振有词的质问道:“你说有两亿元,谁能证明,你拿来的这些钱也不够两亿啊,你当我们不识数么?”

说罢看看左右,期待得到支持,可是无人响应他,一双双热切的眼睛紧盯着刘子光和他身边的金山银海。

刘子光鄙夷的笑笑:“这不是大开发的专职律师侯振业侯先生么,你什么时候变成至诚的股东了,好吧,你的身份咱们暂且忽略,你的质疑我来回答一下吧,事实上两亿的数字我是保守着说的,我带来的资金可不止两亿。”

说着,亲自解开一个较小的蛇皮袋子,从里面拿出厚厚一沓票据抖着说:“看见没,工商银行的定额本票,见票付款和现金一样好使,每张面额五万块,具体有多少我也没工夫数,大家见识一下吧。”

台下又是一阵惊叹之声,大额本票啊,出手就是厚厚一沓,光这些就起码有五六百万了,更何况还有几个蛇皮袋子没启封呢,在座的也都是江北市的上流人士,好歹见过一些世面的,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惊愕的张大了嘴,瞪圆了眼,面面相觑。

聂万龙冷笑一声,刚想说点什么,魏副总来了,俯身低声说:“查到了,是山西焦家。”

山西焦家,聂万龙轻轻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魏副总说:“焦家控制了山西焦炭行业,他家老爷子跺一跺脚,世界焦炭行情都要抖三抖,聂总,咱们斗不起的……”

聂万龙点点头,一言不发起身离开现场,出门的时候,助理拿过羊绒大衣想帮聂总披上,却被他一把推开,往日温文尔雅的聂总变得如此粗暴,可想而知心里的怒火有多么旺盛。

打垮至诚集团,成为江北市房地产开发业的龙头老大,是聂万龙一直以来的梦想,这次购并行动花费了他极大的精力,事实上从大开发退回高土坡地块的时候就开始经营了,他故意吐出这块吞不下的硬骨头,让至诚集团捡了个便宜,实际上却是一招毒计。

人算不如天算,终于还是功亏一篑,耗费了大量精力财力不说,还辜负了李书记的厚望,聂万龙长叹一声,上了宾利车悄然而去,此时记者们都在多功能厅里挖掘新闻,聂总走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媒体朋友在场。

多功能厅已经变成欢乐的海洋,李总当场宣布,中午在璇宫饭店设宴款待各位股东,大群记者围了上来,却被卫子芊挡住,李纨笑吟吟的看着刘子光说:“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位老先生。”

老头笑着说:“介绍啥,都是自己人,俺家柱子已经认了小刘当干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