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长街上的悍马车队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40:18
A+ A- 关灯 听书

阴暗的走廊里站着一个男人,烟头在黑暗中一明一灭,李纨一时恍惚了,她确信自己看到的是小诚的亲生父亲,那个和自己并肩携手创建了至诚公司的男人,正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鼓励着自己。

李纨心头一酸,抱着孩子迎了过去,却发现黑暗中的男人是刘子光,那个她生命中的福星。

“遇到困难了?”刘子光的声音低沉而稳重,不知道为什么,让李纨的心顿时觉得很踏实。

“嗯。”李纨点了点头。

“哪方面的困难?”

“资金缺口很大,急需三千万现款,或许五千万也未必够,总之这次公司遇到大麻烦了。”

刘子光轻描淡写的哦一声,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豪迈无比,却让李纨有些恼怒,质问道:“公司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你笑什么!”

刘子光说:“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确实会遇到很多很多的难题,比如疾病、死亡、背叛、挫折,但是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就不算难题,不就是几千万资金么,我来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李纨一脸的不相信,红星公司的账目她是清楚的,虽然表面上红红火火,但是一直停留在入不敷出的局面,何况刘子光最近花钱比较厉害,光是那架飞机就两百多万出去了,除了这些,他哪里还有钱。

刘子光问:“这钱什么时候用?”

李纨说:“三天以后,几个大股东的股份要公开转让。”

刘子光说:“好,这事交给我办了。”

悬在心头的大石,被刘子光一句话就抛到千里之外去了,虽然在理智上不相信刘子光有本事弄来数千万资金,但是在感情上,李纨却坚定地相信,这个男人一定会再次带给自己惊喜。

……

万龙大厦顶楼,大开发董事长办公室内,聂万龙正在接待来自市委的贵客赵秘书,他亲自从沙箱里拿出一支哈瓦那雪茄递给赵秘书,呵呵笑道:“一点小事还让你特地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赵秘书接过雪茄在鼻子下面嗅着,二郎腿轻轻地摇晃着,说:“江北市房地产开发业的第一次大整合,自然不是小事情,我这次过来,主要是代表李书记向聂总传达几点精神。”

聂万龙立刻严肃起来,吩咐自己的秘书进行记录,赵秘书轻笑了一笑:“不用记录,不是官方书面文件,聂总心里有个谱就行了,首先,这次并购李书记很支持,顶着省里的压力批了五千万贷款,希望你们能用到实处,顺利完成这次并购;第二,这次并购官方不会出面,纯属你们之间的企业行为,这一点,聂总你懂的。第三,收购至诚集团之后,大开发将成为我市房地产行业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李书记希望你们能真抓实干,再建功勋,为我市GDP增长作出应有的贡献。”

聂万龙说:“请替我转告李书记,我们大开发上下一定会全力以赴,打赢这次并购攻坚战,绝不辜负李书记的期望。”

赵秘书放下雪茄,看看腕子上的江诗丹顿,站起身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聂万龙起身相送,女助理很适时的捧着一个木匣子走进来,打开盒盖,里面是三瓶洋酒。

“这是我去法国考察的时候,顺便在波尔多买的几支红酒,咱们江北市会品酒的人很少,留着也是浪费,不如赵秘书拿去鉴赏一下。”

赵秘书很矜持的笑道:“这样不好吧。”

聂万龙说:“几支红酒而已,算不上犯错误的。有事我去和李书记讲。”

赵秘书豪爽一笑,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但是却不接那酒,聂万龙使了个眼色,女助理捧着红酒先下楼去了。

聂万龙亲自陪着赵秘书进了专用电梯,很不经意的提起:“赵秘书如果有机会的话,劝劝李书记,工作不要那么拼命,有时间的话去我们万龙高尔夫俱乐部放松一下,听说赵秘书的的球技不错,我也想领教一下。”

“有机会的话,一定。”说话间就到了地下停车场,赵秘书和聂万龙亲切握手话别,上了自己的陆虎揽胜,慢慢驶离了万隆大厦,从后视镜中可以看到,三支昂贵的红酒已经摆在后座上了,赵秘书习惯性的一抖手腕,看看崭新的江诗丹顿,嘴角浮起一丝自负的微笑。

聂万龙回到了办公室,往大班台后面一坐,按下通讯器说:“让他们进来吧。”

一分钟后,侯振业和两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在秘书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微微躬身说:“聂总好。”

聂万龙正在看文件,随口道:“坐吧。”

侯振业等人就在靠近门口的沙发上坐下,还不敢坐实在,屁股挨着沙发边坐着,随时准备站起来应对聂总的提问。

年轻的女助理扭着腰肢走过来,将几杯纯净水摆在侯振业等人面前,侯振业他们几个受宠若惊,忙不迭的站起来说谢谢,女助理很礼貌的笑笑,转身走了。

聂万龙正在看关于至诚集团的资料,没想到一看就入神了,过了四十分钟才看完,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摘下玳瑁边眼镜拧着自己的鼻梁,那边侯振业的屁股都有些僵硬了,但还是一声不敢吭,生怕惊扰了聂总的思路。

“哦,小侯来了啊。”聂万龙终于发现了侯振业他们。

侯振业赶忙站起来:“聂总您好。”

“坐坐坐,快坐,小李,倒茶。”聂万龙很热情的招呼着,客人们赶忙表示自己不渴,不用客气了,但聂万龙还是让助理给他们倒了几杯明前龙井。

“小侯,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聂万龙将身子微微向前倾着,做出很关注的表情来,侯振业赶忙答道:“我已经挨个找他们谈过了,告诉他们这次至诚集团大限到了,各方面都在查,账目一团糟,搞不好要破产清盘,到时候吃掉的地块要退回,偷逃的税款要补缴,欠下的工程款要结算,职工工资也要清算,最后才能轮到他们这些股东,现在手上的股票还能值几个钱,等到了清盘的时候,缩水十倍都不止呢。”

侯振业说的口沫四溅,精神焕发,聂万龙也微笑着不断点头,最后拍着巴掌说:“小侯,说得好,他们怎么表示?”

侯振业说:“他们全都怕了,求我帮他们找下家把股份转让出去。”说着他拿出一个32开的笔记本翻开说:“嗯,一共有十三家委托我卖出他们掌握的至诚股份,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字呢。”

“很好,你们几个呢,有什么进展?”聂万龙又将目光转向另外两人。

两人一个是律师,一个是注册会计师,都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对至诚集团的现状进行了分析,至诚集团属于优质资产,但是资金链断裂,又得不到资金面的支持,面对大开发来势汹汹的收购,唯有束手待毙而已。

“很好,你们先回去吧,有事我再找你们。”聂万龙说。

“聂总您忙着,别起来了,再见。”三人点头哈腰的倒退着出去了,等他们走了,魏副总才进来。

“聂总,你看这次能成么?”魏副总一屁股坐在宽大的皮沙发里,手上把玩着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里面荡漾着半杯红酒。

聂万龙冷笑着说:“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我有情报,有内线,有大笔资金,有李书记的支持,她李纨有什么?”

魏副总说:“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头,李纨这个小娘们不简单,搞不好会咸鱼翻生的。”

“哼,至诚集团所有的资金来源都被掐断了,连银行账户都封了,她上哪里去搞这么多的资金,就是把自己卖了都不行,我已经和老金他们说定了,用大开发的股份置换至诚的股份,这样起码能省下三四千万的资金,就可以拿下30%的股份,再加上我们已经控制的零星股份,也有接近四成了,到时候其他股东肯定会顺风倒,把股份廉价转让给我们。”

“如果,我是说如果,李纨找到资金支持,有黑马杀出和咱们对着干,那怎么办?”魏副总倒是个细心的人,未雨绸缪想的很长远。

聂总再次冷笑,嘴边寒芒一闪:“大开发嘴边的肉,谁敢抢?”

万龙大厦天台之上,聂总嘴里叼着一根粗大的哈瓦那雪茄,俯瞰着万家灯火,心中慢慢涌起一股气吞山河的雄心壮志来,他微微眯着眼睛,对自己说:“再过三天,至诚集团就姓聂了,在江北市,只有一家最大的开发商,那就是大开发。”

……

红星公司总部,刘子光正将脚翘在办公桌上,看着手下会计们核算账上的资金,他手底下这些会计以大婶大伯居多,都是当年国营厂里的老会计,脸上的老花镜低低的架在鼻梁末端,罐头瓶茶杯里厚厚一层茶叶,茶水浓的发苦,一双双手打起算盘来却是翻飞自如,整个办公室里没有一台电脑,只有几张算盘,一摞账本。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