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 一千万日圆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9:13
A+ A- 关灯 听书

野猪峪?张书记微微皱眉,作为一县父母官,他竟然不知道辖区内还有这个地方,但他毕竟经验丰富,没有当场露出不知道此地的样子,而是矜持的说:“这件事县委要研究决定。”

“那就拜托了!”小野耕作一个深深的鞠躬。

为了表达诚意,小野先生指示手下人立刻将一千万日元划到南泰县财政户口内,真金白银一出手,领导们的态度立刻发生了重大转变,大张旗鼓的在金帆大酒店多功能厅举办了捐赠仪式,邀请了大批媒体朋友到场。

多功能厅内到处摆满鲜花,柔和的背景音乐使人心情愉悦,身穿马甲头戴棒球帽的记者们端着长枪短炮,到处闪光灯不断,姿态优雅的酒店工作人员彬彬有礼,举止得体,领导们身穿深色西装,胸前的口袋里插着鲜花,在进行曲的欢快节奏中走上前台,县电视台请来的主持人声情并茂的歌颂了两国人民的深情厚谊,邀请小野先生上台进行捐赠仪式。

小野耕作上台和张书记亲切握手,然后工作人员抬过来一个硬纸板做成的大号支票,上面一千万的 触目惊心,为了刺激眼球,支票上的数字并没有按照汇率转换成人民币,毕竟七八十万人民币并不是个大数字,领导们稀罕的不是钱,而是成绩。

大号支票被小野耕作和张书记一起高高举起,会场掌声雷动,闪光灯闪烁不停,随即两人再次亲切握手,支票被工作人员拿走,仪式结束,进入宴会程序。

吃人家嘴软,拿人家的手软,宴会的时候,张书记通过翻译告诉小野先生,石碑的事情县委已经开会通过了,马上就可以进行。

小野耕作深深的鞠躬,向张书记表达自己的谢意,又弯下身子,毕恭毕敬向轮椅上的老桥本详细禀告,老头子花白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他抬起头来朝张书记这边扫了一眼,凌厉的眼神如同刀锋一般,张书记赶忙堆笑致意,心里却有些发毛,这老头的眼睛怪吓人的。

他哪里知道,这是只有千人斩的屠夫才能拥有的彪悍目光。

趁热打铁,张书记又婉转的提出,小野财团是否可以在南泰县进行投资一事,实际上这才是县委县政府大小官员最关心的事情,南泰县基础设施比较差,软环境也不好,上次一个美国的外商来考察投资环境,就因为街上的公厕太脏而放弃了投资呢。

南泰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GDP水平较低,县财政常年赤字,靠国家扶贫款维持开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作为县领导也难以大展手脚做出一番事业来,这次小野先生来访,为南泰县领导们敞开了另一道高升之路,如果能让他们在南泰投资兴办企业,不管能创造多少就业机会,增长多少GDP,起码政绩先放在这里了。

翻译把张书记的请求传达给小野耕作之后,后者并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而是以日本人传统式的暧昧说了一大堆含含糊糊的话:理论上也不是没有进行合作的可能,具体还要看双方的诚意和态度……

宴会过后,张书记召集县委班子连夜进行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日本友人对南泰县的感情很深厚,应该借这股东风把招商引资的事情办妥了,而且唐副县长还发言说,自己注意到小野先生并不是财团的实际当家人,而那位坐在轮椅上的桥本老先生才是幕后主宰者。

这样一说,大家都觉得是这个感觉,小野耕作在桥本面前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就像个孝顺儿子一般,丝毫没有大财团社长应该具备的素质,反而那个满脸老人斑的桥本隆义,眼神冷酷,言语果断,一看就是个做大事的人。

张书记立刻下令,从现在开始,县里所有工作人员放下手头工作,投入到招商引资的大事中来,专门成立招商引资暨外商接待领导小组,由张书记亲任组长,唐副县长担任常务副组长,主持工作,小组成员包括县招商局、建设局、公安局、旅游局的一把手,以及县委办公室、县电视台、县医院等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和野猪峪所在乡镇的党政一把手,总之是动员一切能动员的力量,务必把招商引资的大事办妥。

基调定下来之后,工作就方便开展了,为了方便运送建筑材料以及奠基仪式时的人员过往,县建设局出动了一个架桥施工队,紧急在野猪峪架设一座斜拉钢索桥,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所有审批手续都被省略,一笔扶贫专用款被调拨出来建造这座桥。。

但是桥本先生坚持要立刻去野猪峪故地重游,经建设局和当地乡政府协调,由当地出材料,县里出技术和人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那座民国时代的铁索桥修缮好。

施工队先在旧的铁索桥上铺设了崭新的木板,打上了坚固的铆钉,保证了这座桥起码的通行能力,刚弄好寻访团的十几个老头老太太就坐着滑竿上来了,桥本先生看到这座铁索桥,再度感慨起来,竟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抚摸着粗大的钢索用日语叽叽咕咕说了一阵。

翻译还很年轻,几乎不加考虑的就将桥本隆义的话翻译了过来,说:“桥本先生说他在进入中国的战争中来过这个地方,并且在这里牺牲了许多亲爱的战友。”

张书记、唐副县长、高乡长、周文等当地官员以及省外事办的同志都在现场,唯有周文听出话里的错误,纠正道:“是侵华战争,不是进入中国的战争,而且这些阵亡侵略军也不能用上牺牲的字眼。”

此言一出,气氛为之一变,桥本老头粗通中文,但是听力已经不太好了,他扭头问翻译:“纳尼?”

年轻的翻译看了看一脸紧张的各路官员,不敢说话,张书记严厉的瞪了周文一眼,笑着说:“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我们要继往开来嘛!”

翻译将张书记的话翻了过去,老桥本阴沉着脸不再说话,让人将自己推过铁索桥,众官员也都下了滑竿,步行过桥。

……

野猪峪的青壮年劳力基本上都下山打工去了,留在村里的只是一些老弱妇孺,好在大山深处没什么污染,饮水吃食都是纯天然的,这些留守人员大都身体健康,反倒是那些出去打工的青壮年体质变得越来越差。

毛孩的母亲就是一个例子,她在毛孩七岁的时候去了南方一家化工厂打工,结果得了肿瘤被辞退才不得不回家,这次手术成功后就再没出去过,身子骨反倒越来越结实了。

刘子光等人在山里已经住了三天了,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逐渐适应,再到爱上这个小山村,只是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不得不说,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尘世的浮华,没有尔虞我诈,没有虚荣假面,没有汽车尾气,没有噪音,也没有手机的打扰,只有清醇甘冽的山泉,纯天然的野生食物,还有每到夜晚漫天的璀璨星河。

当然刘子光等人也没闲着吃白食,他们担负起村里年轻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去山里扛了许多石头下来修补房屋,拓宽水沟,给天地松土,客串小学教员,给村上的孩子们进行启蒙教育。

刘子光则跟着老程头在山里打猎,老猎人的狩猎技术令他叹为观止,各种精巧的陷阱机关,追踪技巧,绝对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难怪毛孩的爸爸能被选入特种部队当兵,难怪毛孩年纪那么小就擅长追踪术,原来是骨子里流淌着老猎手的血啊。

有了刘子光的协助,这两天老程头收获颇丰,三天的猎物比以往一个月都多,战利品中居然有一头活的山鹿,说来老人的打猎方式真的令人辛酸,因为没有猎枪,有时候就是靠两条腿撵,硬是把猎物撵的筋疲力尽了才抓到。

老程头把山鹿四只蹄子捆在木棍上,和刘子光挑着它下山,两人一边走一边唠嗑,刘子光这才知道老人曾经拥有过不少枪支,抗日打鬼子的时候用过日本的三八式,九九式,国造的老套筒、中正式,以及进口的英七七,春田式,解放后

作为县里的基干民兵,拥有过一支先进的五三式步骑枪,但是老人最喜欢的还是六十年代时在黑龙江某部当军官的儿子给他买的虎头牌双筒猎枪。

“那枪真好使,熊瞎子都能撂倒。”提起多年前的爱物,老人依旧是神采飞扬。

“后来呢?”刘子光问道,也不知是问老人的儿子,还是问那把枪。

“俺家大小子牺牲在珍宝岛,那把枪后来也缴公了。”老人一脸平静的说。

刘子光沉默了,此时他心中只有四个字:“满门忠烈”

两人回到村头,远远看到山梁上下来一帮人,坐着滑竿撑着遮阳伞,浩浩荡荡的,刘子光手搭凉棚一望,惊叹道:“周文这小子效率太高了吧,这就整来一个旅游团啊……不对头,这旅游团还是涉外的啊,一帮日本老头老太太。”

队伍慢慢的走了过来,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已经九十多岁的桥本隆义疲惫不堪,山风刺骨,高乡长察言观色,细心的拿出自己的风衣盖在老人身上,桥本老头望着这个忙前跑后一脸献媚之色的矮胖子,不禁又想起当年一些人,一些事。

忽然,他看到不远处山坡上站着一老一少两个猎人,年长的须发皆白,腰杆笔直,右手钢叉,左手叉腰,威风凛凛站在那里,山风吹拂起他雪白的胡须,犹如山神下凡一般。

桥本隆义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伤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