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 市长职位花落谁家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8:46
A+ A- 关灯 听书

天气渐渐转暖,浩荡淮江中,湍急的江水裹着大块的浮冰向下游冲去,冰封的城市终于解冻,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枯黄的街心花园草坪上,一丝绿芽正悄悄萌生。

春天到了,人大会议正在如火如荼的召开,市内几家四星级宾馆已经被会务组包下,每天街上都有市政府牌照的丰田考斯特驶过,风挡玻璃下放着红彤彤的人大会议通行证,前面警车开道,后面警车殿后,呼啸而过,视红绿灯为无物。

刘子光作为江岸区高土坡选区的人大代表候选人,参加了本选区的选举会,本来这种会议平头老百姓们都是不参加的,但是这次却例外,选举的那天早上,选区内的退休老人们早早的爬起来,换上崭新的衣服,拿着选民证,去会场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不过自己要去,还要逼着家里年满十八岁的成年儿女也要去,为的就是把刘子光选上去。

最令人感动的一幕是,本选区的贫困户,高土坡大杂院长期患肾病的老温大叔,在进行手术前的两个小时坐着轮椅赶到了会场,在女儿的搀扶下走上台去,庄严地投下一票。

电视台记者江雪晴采访了他,老温平时口才很好的一个人,此时竟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饱含热泪讲述了自己和候选人刘子光之间的故事,说就是要选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好代表,下面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选举结果毫无悬念,刘子光高票当选江岸区人大代表,整个过程完全合法,一点手脚也没做,从此他就有一张护身符了,虽说是区一级的人大代表,派出所也不能随便抓了,即使犯法的话也要先经过区人大常委会解除代表资格之后才能逮捕。

就在刘子光高票当选区人大代表的时候,市长的人选问题也在进行着博弈,不过那已经不是老百姓们可以接触到的事情了,刘子光只知道周文这些天一直没回家,打电话也关机,看来忙得很。

当上代表之后,刘代表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带着慰问金和滋补品,去看望本选区的贫困居民,一帮老邻居在大杂院里放了鞭炮,庆贺小光当选区代表,整个高土坡都洋溢在欢乐的气氛中。

一番亲民活动之后,刘子光前往医院看望老温大哥,此时换肾手术正在进行,小雪一个人等在手术室门口,坐立不安,惶恐无助,看到刘子光来了,忙起身喊一声叔叔。

刘子光什么也没说,只是陪小雪坐在手术室门口,市立医院二十八楼手术室的走廊里,寂静而清冷,有了刘叔叔的陪伴,少女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一直等到夜里一点钟,手术中的红灯在熄灭,大门打开,病床推出,主刀医生疲惫不堪的走出来,小雪立刻站了起来,精神紧张不敢说话,医生摆摆手说:“手术很顺利,暂时没有排他反应。”

老温还在昏迷中,被护士推往病房,小雪高兴地溢于言表,竟然扑到刘子光身上,狠狠的拥抱了他一下,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刘子光吓了一跳,平时那么含蓄的女孩子怎么忽然如此奔放了。

“叔叔,谢谢你。”小雪很真诚的说道。

“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刘子光拍拍小雪的脑袋,拿起放在长椅上的风衣,转身去了,皮鞋在寂静的走廊里发出夸夸的声音,小雪站在原地欲言又止,等刘叔叔进了电梯之后,少女才按捺着忐忑激动地心情回病房去了。

……

市人大会议终于结束,关于市长人选问题爆了一个冷门出来,先前被郑书记欣赏,被大多数人看好的周仲达竟然没有如愿以偿的把头上的代字去掉,而是另有重用,出任省教育厅厅长一职,江北市市长的职务则给了夺标呼声较低的副市长秦松,经人大会审议通过,秦松担任江北市下一届市长,同时兼任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的职务。

几家欢乐几家愁,周仲达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起码正厅级的位子是坐到了,到底是地方官员还是省城厅长,对他来说区别不是太大,反正正厅级不是他仕途的终点,所以无所谓了。

至于秦松,则完全是意外之喜,一跃成为市委副书记,正市长,俨然已经是市区这一派官员的领军人物,隐隐能和南泰帮分庭抗礼了。

这一回合,南泰帮输的很惨,先是公安局长被拿掉,然后是市长位子花落别家,南泰实力大受损失,李书记隐隐能猜出一些道道来,这位新来的省委书记不显山露水,对地方上的情况清楚着呢,让秦松当市长,势必是为了协调江北政局,不让自己一家独大。

不过这也没什么,论手腕,论能力,秦松都不如周仲达,如果是周仲达当市长的话,说不定能整个资源,和自己斗一斗,现在秦松上位,自己有把握把他拿的死死地,所以这一局也不算是全输。

唯一失落的人是周文,市长秘书的美梦破灭了,周仲达有意让他跟着自己去省厅继续当秘书,但是周文却不想如此,毕竟他的家在江北市,此前当市长秘书已经照顾不来家庭了,如果调去省厅,十天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这个家非破了不可,所以经过一份深思熟虑,周文决定下基层担任实职。

实职,是每个秘书的最终梦想,高级官员的秘书虽然权势熏天,但怎么说也是狐假虎威,远不如自己当主官来的过瘾,领导们也乐意让自己的秘书到基层出任主官,以此扩展自己的势力。所以当周文提出下基层的时候,周仲达考虑再三还是同意了。

“小周啊,在我身边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说吧,你想去哪个单位?正科级单位随便你选,在我离开江北市之前,一定把事情帮你安排好。”周仲达的话让周文心里一热,毕竟这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江北市有油水的单位就那么几个,财政局土地局、国税地税、烟草专卖、石油石化,不是国家机关就是大型国企,但要既有油水又有权力,还真不大容易,周文思忖再三,决定去财政局当个实权科长。

……

玄子的车队经历千里跋涉,终于抵达江北市,从云南边陲到祖国腹地,一路之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他不光带来了一架拆散的运五飞机,还趁机在边境上收购了一辆梦寐以求的威利斯吉普车,这回总算是功德圆满了。

晨光机械厂大门口,一辆重型卡车正慢慢倒车,一帮工人端着饭盒子围在旁边,看着大型叉车从集装箱里拖出一个包裹着帆布的东西,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这是什么玩意?”

“不会是恐龙骨架吧?”

机身被两辆叉车托着送进车间,摆放在支架上,工人师傅们驱散了无关围观者,开始喷漆作业,将这架飞机改头换面,喷成民用的乳白色,还煞有介事的在机尾上涂了一些数字。

刘子光和贝小帅站在车间门口,欣赏着崭新出炉的飞机,贝小帅说:“打听过了,深圳那边有个民用航空公司正在拍卖资产,有一架运五,一架米8,价钱合适的话可以买下来,弄个套牌,咱这架运五不就有手续了么。”

刘子光说:“飞机好买,飞行员不好弄啊。”

贝小帅一撇嘴:“小事儿,我也问过了,广东有航空学校,考一个飞行执照出来也就是十万块钱的样子,你出钱我去学,多好。”

刘子光说:“好,学费我出了,再多找几个人一起去学,为将来成立航空队建立人力储备。”

贝小帅惊讶道:“光哥,你当真啊,一架飞机还不够你玩的?”

刘子光嘿嘿一笑:“我这叫未雨绸缪,谁又知道将来的事儿呢。”

正说着,手机响了,是周文打来的,周秘书的声音有些低沉:“刘子光,我换工作了,去南泰县旅游局当局长,明天就走,晚上我想请你吃饭。”

刘子光有些惊讶,没想到周市长高升,周文竟然没跟着一起进省城,反而下放到县里去做局长,他赶紧说:“我一定到。”

晚上,依然是在周文家里,气氛稍微有些压抑,刘晓静显然对丈夫的职务变动并不满意,与其去县里当什么旅游局长,还不如去省城做厅长秘书呢,但是覆水难收,组织上的决定,又岂是随随便便改动的。

周文也是长吁短叹,市里那些有油水的科级单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想把老萝卜挖出去,把他这个新萝卜填进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况且干部分配的问题,向来是组织部负责的,南泰县旅游局长一职,虽然油水不足,但好歹是正科级,周仲达临走之前还给他做工作,说小周你一定要经得起锻炼才行啊,在任何岗位上都要干出一番成绩来。

当时周文回答他说,一定不给老领导丢人,但是私下里却是怨气漫天,满腹牢骚,南泰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深山老林不少,可是旅游业极不发达,旅游局形同虚设,这个局长就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唉,这就是官场,人走茶凉。”周文一仰脖,吞下一杯烈酒感慨道。

刘子光说:“周仲达还算可以了,在离任之前把高土坡拆迁的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图书大厦的建设也在进行,周文你不要急,先下去锻炼一下,过一段时间自然会高升的。”

周文又叹一口气:“话虽这样说,变数太大了,南泰县是李书记的根据地,我这样的人去了又有什么发展?”

说完又喝了一口酒,“还有高土坡拆迁的事儿,李书记是个睚眦必报,恩怨分明的人,他欠大开发的情一定会还,所以现在说什么都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