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华丽的飞机修理团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8:26
A+ A- 关灯 听书

众人一阵哄笑,玄子憋得说不出话来,但是见刘子光和李建国都笑而不语,他也就吃了这个哑巴亏了,说:“得了,我就是个吹牛大王,你们又能怎么着吧。”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先前玄子给他们讲的故事太过匪夷所思,什么刘哥在境外赌城街上学小马哥手拿双枪轰人,半路截杀毒贩子,在丛林里一人对付上百号军阀武装,就连玄子的几个好朋友听了都不信,觉得他受了惊吓胡咧咧,这回刘子光亲口说出的“真相”,才是他们愿意相信的答案。

“牛逼大王,罚酒三杯!”一个朋友提议道,众人纷纷响应,玄子让服务员拿了三个吞杯过来,倒满白酒,站起来对刘子光和李建国说:“两位哥哥,我的命是你们救的,大恩不言谢,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头。”说罢一仰脖将杯中酒干了,紧接着又是第二杯,第三杯。

三杯酒之后,大家轰然叫好,各自倒满杯中酒,轮流敬刘哥和建国哥,把压惊的主角玄子抛到了一边,玄子也不说啥,老老实实坐在一边喝闷酒,贝小帅凑过来说道:“玄子,我信你,啥时候咱俩再上那地方去溜一圈怎么样。”

玄子赶紧摇头:“那破地方,打死都不去第二次了。”

酒足饭饱之后,几个好兄弟坐在一起抽烟休息,刘子光说:“我有些东西拉在那边了,最近还得过去一趟,找辆车,把东西拉回来。”

玄子说:“多少吨货物?我想办法找车。”

“大件,十二米长的东西,重量好像没多少。”

“不短啊,什么物件?”

“飞机。”

贝小帅扑哧一下笑了:“光哥,你搞什么飞机?”

刘子光一本正经的说:“不是我搞什么飞机,是你爸爸搞飞机。”

贝小帅说:“关我爸爸什么事儿啊?”

刘子光说:“贝大叔以前不是空军转业的么,转业以前在航站修理厂当兵,对不?”

贝小帅说:“没错啊,我爸以前修飞机的……我擦,光哥你不会真弄了一架飞机吧!”

刘子光神秘的一笑:“到时候就知道了,贝大叔那边的工作就交给你了,越快越好,飞机搁在山里风吹雨淋的怕坏了。”

“好嘞,这事儿交给我。”贝小帅喜道。

刘子光又对玄子说:“是一架国产运五飞机,具体尺寸和重量你上网查一下,安排一辆合适的卡车开到云南,最好是密封车厢的,这玩意太惹眼,被人家看到不好。”

一番安排之后,刘子光打车回家,半路上看到郭大爷的修车摊,便下车过去打招呼,郭大爷见是刘子光,赶忙摘下花镜,搬过小板凳让他坐。

“怎么样,没事了吧?”郭大爷问。

“没事,好着呢。”刘子光说。

“没事就好,那边情况比较复杂,三不管地带,前几天你爸妈可急坏了,我也托人打听了一下,幸亏你回来了,不然我豁出去这把老骨头也要去把你找回来。”

刘子光赶紧给郭大爷上烟:“大爷,让你挂心了,都是我不好,贪玩,耽误久了。”

刘子光去干什么了,郭大爷心知肚明,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些热带丛林里救命的技巧,说当年美国兵穿垫钢板的军靴,还不如越南人的凉鞋好使,用轮胎橡胶加工成的越南凉鞋,才是丛林战的王道。

老人年纪大了就喜欢絮叨,刘子光不断地点着头,附和着,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郭大爷,你以前抗美援越的时候,是什么兵种?”

郭大爷说:“我是步校出身,原来是陆军的人,援越的时候咱们没出动陆军,只是一些高炮防空部队和工兵啥的,穿的也是北越部队的军装,所以很难算什么兵种,我们这个中队是万金油,哪里有危险哪里上,什么任务都干过。”

“飞机方面熟悉么?”

“知道一些,越南人的米格机,美国佬的鬼怪式,雷公轰炸机,凝固汽油弹太厉害了,能把人骨头都烧酥,其实支援步兵最好使的不是喷气机,是一种螺旋机飞机,速度慢,装备机关枪和火箭巢,火力相当凶猛,名字叫什么我忘了,只记得抓过一个开这种飞机的飞行员,不是空军,是海军的。”

“大爷,运五你知道不?”

郭大爷一愣,说:“很熟悉,训练伞兵都用它,不错的飞机,就是有点慢。”

“您开过?”

“没有,我又不是飞行员,不过有段时间犯了错误,被上级罚到机场地勤干了四个月,专修这种飞机,所以比较熟。”

刘子光眼睛一亮,说:“大爷,你有没有兴趣出国玩玩,我出路费。”

……

“路费谁出?”贝大叔咪着小酒问道。

贝小帅眉飞色舞道:“当然是我们出,管吃管住管玩,还有出差补助,每天五百块呢。”

贝大叔沉吟片刻道:“其实我倒是能走得开,就怕你妈这边……”

话音未落,贝大婶走进来说道:“去,你们爷俩都去,我全力支持!”

贝大叔一向惧内,赔着笑脸问道:“这回咋这么开通啊?”

贝大婶说:“跟着小光这孩子干,错不了,你忘了上回开沙场的事儿了?小帅拿了家里五万块钱过去投资,被你硬要回来四万,最后只投了一万,结果年底分了十万块钱的红利,这要是投五万,还不就是五十万啊!”

提起这档子事儿,贝大叔的肠子都悔青了,赶紧说:“你同意就好,那啥,赶紧收拾行李,那边小光一招呼,咱马上动身。”

贝小帅说:“老头儿,你别老想着挣出差补助啊,请你去是当大拿的,实话告诉你,那边山里摆着一架飞机,型号不是运五就是运六,趴窝了,等着你去修呢,你要是能行就去,不能行千万别揽这个活,给我丢人。”

“是运五。”贝大叔纠正道,同时也皱紧了眉头,摸出烟来点上沉思起来。

“死孩子,你怎么说话的,你爸当年在部队可是立过三等功的,进了厂每年都评先进,当劳模,整个晨光厂,论技术他称第二,没有人敢当第一。”贝大婶点着儿子的额头教训起来。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好汉不提当年勇,爸不是退伍几十年了么,这事可是大事,万一修不好,损失很大的,咱包不起。”贝小帅换了严肃的神情解释道。

“好了,别说了,让我好好想想。”贝大叔低头猛抽烟,足足五分钟,忽然抬头道:“想起来了!”

起身走向卧室,打开五斗橱把里面的衣服往外扒拉,全扒出来之后从底板上拿起一张泛黄的纸说:“就是这个了。”

贝小帅凑过去一看,是一张图纸,因为年代久远已经起毛发黄了,还有几个虫蛀的洞眼。

“爸,这啥玩意?”

“运五的引擎图纸,那啥,你们也别闲着,把大衣柜也倒腾一下,垫底的是飞机电路图,翻出来我有用。”

全家人齐上阵,翻箱倒柜终于找出几张运五维修图纸来,虽然不全,但是最重要的部分都在,贝大叔说:“虽然我老了,但是只要有图纸和工具,绝对没问题!”

看到老头子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这边娘俩眉开眼笑,贝大婶说:“我去烙饼,烙二十斤大饼,再买点辣椒酱,给你们爷俩路上吃。”

贝小帅赶紧阻拦:“妈,千万别,我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路上吃这个还不让人笑话死。”

贝大婶揶揄道:“你个小破孩子还有身份,有身份证还差不多。”

……

这两天刘子光忙的团团转,手底下缺少专业级别的技术人员,从外面聘又怕走漏了风声,好在贝大叔打了包票,说是工具备件齐全的话,肯定能修好,再说还有郭大爷跟着帮忙,从厂里再找几个技术好的工人跟着打下手,即使不能把飞机修理好,也能拆开再装上,这就足够了。

联系工人,购买工具,从航空公司购买备件,这些事情都有人帮着操办,刘子光只要指挥就行了,但是另外有一件事情必须他亲历亲为,那就是竞选区人大代表的事情。

说是精选,其实没什么悬念,刘子光为选区内的老百姓所做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再说有周文这个市长秘书从中协调,基本上没有悬念,原来还担心调到人大的前公安局长马伯仁会从中作梗,但是据说马局长成了马副秘书长之后,一蹶不振病倒了,现在长期歇病假,从不去人大上班。

竞选的事情没有悬念,但也要走走过场,刘子光四处亮相,和选民们亲切谈话,光这些事情就忙得不轻。

终于抽出一点时间,刘子光去总公司找李纨,总裁办公室内,两人相对无语,卫子芊静悄悄的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你……回来了。”李纨说。

“回来了。”刘子光脸上荡漾着微笑,阳光明媚。

望着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李纨的心里忽然抖了一下,脑海中回响着前几天父亲电话里的规劝:“纨纨,这个人极度危险,最好不要和他有什么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