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 五箱翡翠原石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8:23
A+ A- 关灯 听书

这是一架国产运五B轻型多用途单发双翼运输机,翼展十八米,机长十二米,半硬壳式金属结构,后三点式起落架,原型是苏联四十年代设计的安-2型飞机,国产也有五十个年头了,绝对属于航空界的老爷爷级别。

李建国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爬进舱门观察一番,这是一架客货两用飞机,前面装了几个简易的座位,草绿色的人造革坐垫已经被撕开,露出里面发黄的海绵,地板是裸露的金属板,一股刺鼻的油味充斥在机舱内,大概是滑油管道断裂了,机舱后部装着几口硕大的木箱子,钉的很严实,不知道里面藏的什么东西。

驾驶席位上,空速表、高度表、升降速度表、陀螺磁盘、陀螺半罗盘、地平仪等仪表的指针已经失灵,李建国回头望了望刚爬上来的刘子光,问道:“没有导航,山区地形复杂,你怎么飞过来的?”

刘子光指了指短波电台说:“根据云南广播电台的信号飞过来的,不过没有机械师,半路上飞机故障,我就迫降到这块平地上了,万绿丛中一点红嘛,挺显眼的。”

李建国知道他指的是这块不知道谁偷偷种植的罂粟地,不过这是禁毒委员会关心的问题,和他们没有关系,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尽快带着这架老爷飞机回家。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架飞机是我在密支那机场借的,箱子里装的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也知道我没啥爱好,就喜欢收藏个古董啥的,所以嘛。”刘子光一边检查着仪表,一边解释道。

“你打算把这架飞机运回江北?”李建国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些惊讶的神色,光是把这破玩意拆散了运出深山老林,就不知道要花多少人工,再通过渠道运进国门,用集装箱卡车辗转千里运到江北市,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是啊, 闲着也是闲着。”刘子光发动着飞机,但引擎发出一阵怪叫,螺旋桨却是纹丝不动。

……

徐玉凯指挥士兵散开保卫飞机,自己站在舱门口跃跃欲试,想爬上去玩玩,却被同行来的负责人韩主任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我知道,不该看的不看。”徐玉凯讪讪的说道,提着枪去一边巡逻了,韩主任等刘子光和李建国下来,才凑上去说道:“你们的意思是?”

“拆散了扛走,有难度么?”刘子光问道。

韩主任苦笑着说:“难度是有的,毕竟这是深山里,飞机的部件都比较大,肩挑手抬的很麻烦,不过这个困难我们可以克服,不管花多长时间,一定能把飞机搬出来。”

“但是呢?”刘子光知道韩主任后面还有话在等着。

“我们没有航空专业人员,拆散容易,再装起来可就难了。”韩主任实话实说。

飞机这玩意不比汽车,即便是四十年代的老爷飞机,也是极其复杂的,尤其发动机部和航电部分,野蛮拆卸后很难恢复原貌,到时候就算拼起来,也飞不动了。

“那么说,只有一个办法了。”刘子光自言自语道。

“你想修好它?”李建国在背后插嘴问道。

“对,修好它,直接飞回去。你看这块罂粟地,长度起码三百米,运五的起飞距离是一百八十米,把罂粟铲了,地面垫平夯实,可以起飞的。”

听了刘子光的豪言壮语,李建国却摇了摇头:“飞机损毁严重,你找谁帮你修?”

刘子光冷笑:“建国哥,你可能不知道俺们晨光机械厂以前是干啥的。”

李建国露出狐疑的目光,刘子光骄傲的说道:“晨光厂以前隶属于总后,不少工人是以前海陆空军的技术兵转业进来的,海陆空的玩意全能摆弄,别说是破运五了,就是空中蔡国庆都不在话下。”

“哦。”李建国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即便如此这也是一项艰巨的工程,按照刘子光的说法,这些技术人员应该都是退休的年龄了,还能不能保持几十年前的技术很难说,即便技术方面的问题解决了,备品备件也成问题。

退一万步说,即便飞机修好了,怎么飞回国?飞机不是汽车,是严格管制的航空器,运五巡航速度很低,只有一百六十公里左右,这种玩意飞在天上慢悠悠的比鸟快不了多少,别说空军雷达了,就是路人都能用肉眼看见。

从云南边陲到江北市千里遥远,运五老爷机不是一次就能开到地方的,中途在哪里降落,如何补充燃料都是麻烦事,更别提被空军雷达发现之后的危险了。

诸多棘手问题等待解决,不过事在人为,任何难题在刘子光面前都不成其为难题,他当即决定先行回去,飞机这边留下人手看护,顺便把这块罂粟地给铲平了,反正禁毒也是他们的工作。

飞机上几口没有任何标记的木箱子非常沉重,刘子光让人先把木箱子抗出来运走,他一脸的严肃,绝口不提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别人也不敢问,还以为这是什么绝密的物件呢。

民夫们用扁担和麻绳把这五口木箱子抬了出来,由韩主任负责押往老街市区,徐玉凯带人留下保护飞机,铲平罂粟地,再把这块地平整一下,修成简易机场。

一行人回到老街市区,发现局势又缓和了一些,程主席设宴款待他们之后,让韩主任安排了一辆两辆挂云南牌照的三菱帕杰罗,把刘子光李建国连同那五口神秘的箱子送往国内。

刘子光他们一走,程主席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韩主任说道:“我看这个叫刘子光的一定是公安部过来执行任务的领导。”

“未必,他的来头或许更大一些,我把他的消息通知上面以后,政府军和瓦帮部队没过多久就撤了。”程主席说道。

“哦……”韩主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在外游荡了好些日子,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刘子光觉得心中一松,拿出手机开始发信息,编了一条“我已回国”的短信群发了一遍。

最先回复的竟然是胡蓉,短信内容只有一个“好”字,然后才是贝小帅、卓力,玄子等人,一个小时之后,李纨的电话才打过来,接了电话之后,李纨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已经在云南了?一切都好吧,没受伤吧?”

“没有,一切都好,让你挂念了,真对不起。”刘子光真诚的说道。

“没事就好,回来就好,我还要开会,再见。”李纨挂了电话,热泪盈眶,虽然昨天就收到首都方面的消息,说刘子光安全无恙,但是亲耳听到他的声音,这种感觉还是不一样,她急着挂电话,就是不想让刘子光听到自己抽泣的声音。

“这小娘们,八成是哭了。”刘子光说着,又打了电话回家,向父母报了平安。

果敢方面的车把他们一直送到昆明,此前刘子光已经通过网络预定了两张机票,五口箱子也办理托运,在托运前他打开检查了一下,箱子里装的是一些不起眼的石头,上面隐约有些绿色的瘢痕,虽然刘子光不懂这个,也能猜出这是缅甸盛产的翡翠原石。

飞机的目的地是江东省城,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终于抵达家乡,前来接机的是卓力等人,玄子还带了一辆箱货车,用来装刘哥的战利品。

两位凯旋的英雄一出机场出口,兄弟们就围了上来,彼此狠狠地拥抱,尤其是玄子,泪流满面声音都有些呜咽:“两位哥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什么话,两个哥哥都是属于过江猛龙级别的,小河沟里哪能翻船。”贝小帅一撇嘴插言道,又说:“哥哥嘞,下回可别整这幺蛾子了,我替你瞒着事儿,耳朵都快被我妈撕烂了。”

众人哈哈大笑,出了航站楼上车走人,两辆轿车和一辆箱货组成的车队打着双闪,沿着高速公路浩浩荡荡开往江北市。

车上,玄子说:“这次缅甸之行我可伤筋动骨了,赔了八万块钱不说,还担惊受怕,不过也算有得有失,我长见识了,见大世面了,还有那个小挂件,我找人看了,银楼专门搞玉器翡翠的老先生,鉴定说值六万块钱。”

刘子光说:“眼光不错嘛,回头帮我也看看,那几箱子石头是什么成色。”

……

四个小时之后,车队抵达江北市,玄子掏钱在和平饭店摆下酒席,给两个哥哥洗征尘,顺便给自己压惊。

席间大家让刘子光说说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刘子光只是简单的介绍说,打晕了几个绑匪,把玄子带出去之后,租车去了果敢,然后让玄子先回来了,自己和李建国多呆了几天,联系点业务啥的,也没干别的。

一帮人听的目瞪口呆,本以为是一幕好莱坞大片要上演,结果却是如此的索然无味,刘哥是实诚人,自然不会骗大家,于是大家一起将目光转向玄子,说道:“好啊玄子,几天不见学会吹牛逼了,我们都被你骗的一愣一愣的,要不是刘哥说实话,我们到现在还蒙在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