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 搞了一架飞机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8:19
A+ A- 关灯 听书

果敢街头,气氛依旧紧张,但是经过有关方面的大力斡旋,至少两军不在对峙了,路口架设着高平两用大口径机枪的皮卡也撤走了。

特区主席官邸,警卫森严,程主席今天马不停蹄的接待了好几拨客人,个个都是不好惹的角色,公安部禁毒局的观察员、云南省安全厅的特派员,甚至还有极为神秘的代表某大**方的客人,他们来见程主席的各有各的目的,但是都不约而同的“顺便”打听了一个人的下落,那人名字叫刘子光。

果敢特区位于缅北边境,和中国接壤,四周遍布各种各样军阀武装,可谓形式错综复杂,但是不管哪一家,都必须正视和尊重东北方这个大国的意志。

程主席不是傻子,事实上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人都是摸打滚打多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好汉,特区政府的明天,取决于很多因素,这些大员没有一个是他敢得罪的,可是虽然他很想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但确实对这个叫刘子光的人一无所知。

好在大员们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并不怎么太当回事,但是越这样,程主席就越紧张,等客人们走后,下令手下尽全力寻找这个各方面都在关注的重要人物。

……

李建国在老街已经呆了五天了,依然没有刘子光的任何消息,毒贩团伙那边损兵折将,嗷嗷叫着要报复,据此分析刘子光肯定没落到他们手里,但是这家伙到底去了哪里呢,让李建国百思不得其解,以前出境执行任务,有国家做后盾,有强大的情报信息后勤支援,可是如今李建国只有孤身一人,没有情报没有资金,只有极其有限的资源,所以他也是束手无策。

正在街头踌躇,忽然远处走来一人,皮肤晒得黝黑,穿着人字拖,叼着一支没点燃的烟卷,来到李建国面前说:“朋友,借个火。”

李建国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掏出打火机帮失踪了许久的刘子光点上烟,眼睛看着别处轻声说:“忙什么呢?”

“进城溜达了一圈,刚回来,有几个人盯着你,怎么回事。”刘子光若无其事的说着,从远处看去,两人好像素不相识的过客偶尔凑在一起聊天。

“那是老街特警队的,兴许是保护我的吧。“李建国瞄了一眼远处的徐玉凯说道。

“保护你,看来你是遇到老熟人了。”刘子光呵呵笑道,忽然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那几个人竟然朝自己走了过来,他便用手上的草帽作掩护,右手掰开了手枪的保险。

“老李,你朋友?”徐玉凯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问道,口音和果敢这边的云南土语截然不同,相貌也是北方人模样,很容易辨别出他是外地籍贯的雇佣军。

李建国没说话,盯着徐玉凯的一举一动,最近他的举动很特别,成天盯着自己,大概是受了上面的指派来执行监视任务的,可是自己不过是个退役特种兵,不值得他们这样啊,莫非他们是另有所图?

刘子光大大咧咧的直接承认了:“对,我和老李一起过来的。”

“朋友贵姓啊?”徐玉凯开始从兜里掏烟,满脸的堆笑。

“免贵,姓刘,刘子光。”

徐玉凯脸色大变,去拿烟盒的手停在口袋上,没等他做出进一步的反应,刘子光的手枪已经顶在他腰窝上了,同时笑嘻嘻的问道:“你认识我?”

旁边几个特警动作很麻利,迅速举起了自动步枪,李建国也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徐玉凯赶紧摆手:“把枪放下,这是程主席的贵客!”

特警们收了枪,刘子光也把手枪收了,脸上依然笑意盎然:“是不是闹得有点大,惊动中央了?”

徐玉凯说:“差不多,程主席下令务必要找到你呢,活要见人,死要见那啥的,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满世界找你呢,啥也别说了,跟我去见程主席吧。”

刘子光看看李建国,李建国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此事,刘子光略一思考,抬头说:“好吧,我去。”

“哥们爽快人。”徐玉凯伸出了右手:“我叫徐玉凯,以前是海军陆战队的,在狼牙大队受过训,是李教官的部下,咱们都是自己人,哥们你是哪个部队的?”

刘子光淡淡一笑,不接他的话茬,徐玉凯一拍脑袋:“你看我这脑子,保密条例又忘了,不该问的不问,不说了,哥们上车,我带你去见主席。”

……

主席官邸里,程主席依然是双排扣西装打扮,坐在红木太师椅上,烟不离手,侃侃而谈,看起来就像是个口若悬河的云南乡下农民,但是谈吐之间却包含了国际政治,地区博弈等问题,令刘子光刮目相看。

程主席也很注意了一下这个被各方面关注的人物,二十**岁的样子,不到一米八的身高,在南方人看来已经是大个子了,和李建国有所不同的是,他的言谈举止和气质并不像是特种兵,更像是一个间谍,而且是比较高层的那种,从他的双眼之中,阅人无数的程主席发现了一种自信,一种威严,这个男人一定是手握权柄,或者是曾经手握权柄的大人物。

程主席心里有了数,并不去讨没趣的问人家来这里做什么,而是畅谈了一番目前的形势,对国际禁毒事业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并且严肃表示一定要把禁毒禁赌的工作放在首位,请领导们一定放心。

刘子光何等精明的人物,猜出了程主席的意图,所谓的特区,其实和国内一个乡镇差不多,真要比起实力来,枪炮武装不算,只比综合实力,特区主席未必比国内的县委书记牛逼多少,他们能生存下去,和国内同胞的支持分不开关系。

刘子光好言相慰,说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好在程主席并不相求什么,只是想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把自己的声音传达出去罢了。

不过程主席还是提出了一些小小的要求,问刘子光能不能借李建国用一下,帮助他们训练精锐部队,刘子光沉吟片刻后说:“李建国同志还有任务,如果你们需要相关培训的话,我可以通过有关管道帮你联系一家专业公司。”

“那太好了,我先代表特区政府感谢你。”程主席大喜过望。

刘子光又说:“我也有一件事情请程主席帮忙。”

“请讲。”

“在距离这里四十公里的山里,有一架迫降的飞机,我需要您帮助把它拆散了运回国。”刘子光说。

程主席拧起了眉头,心中剧震,果然是大事件发生,最近连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不是孤立的,而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太过蹊跷,一般人难以把这些事情有机的联系在一起而已。

从没听说过附近有飞机坠毁,缅政府的空军基本相当于摆设,这架神秘的飞机来自何方,去向何处,这是一个谜,一个恐怕永远难以解开的谜团,不过程主席也隐约能猜到一些端倪,怕是和某大国政府在印度洋上的一些项目有关。

“好,我们出人出车辆,一定把这件事情办妥。”程主席大手一挥,答应下来。

刘子光点点头又说:“还有,这件事一定保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说任何人,你明白么?”

程主席微笑着颔首道:“我懂。”

但凡这种秘密任务,总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相关部门的人也恨不得脱开所有关系,不让人家知道和自己有关,聪明的程主席自然是不会让任何人为难的。

按照刘子光的要求,他调拨了一批工人和民夫,几辆卡车前往山区执行秘密任务。

而刘子光则趁着这个时间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了声平安。

……

车队在山间公路上行进着,开道的是一辆武装皮卡,12.7毫米的高平机枪杀气腾腾的架在车头,车厢里坐着六个头戴绿色GK80钢盔,身穿单绿军装,手持八一杠的果敢军士兵,后面是三辆东风卡车,篷布底下坐着一些工人,放着成箱子的工具和油桶,殿后是一辆越战时期的美式十轮卡,车上依然坐满了全无武装的士兵。

经过一番跋涉,车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但是距离飞机降落点还有一段距离,汽车是过不去了,只有步行前往,刘子光带着他们爬了两个小时的山,终于在一个山坳间的相对平坦的地面上找到了那架飞机。

负责警戒任务的是徐玉凯,当他看到这架飞机的时候,嘴张得老大半天合不拢,小徐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当兵的时候坐过海军的直八,退役之后也经常乘坐民航班机,但是从没见过这么烂,这么老旧的飞机。

一架仿佛从博物馆中飞出来的双翼帆布蒙皮小型运输机很狼狈的停在一片罂粟花中间,草绿色的机身上还有缅甸航空的标识,云贵高原特有的红色泥土飞溅在飞机的蒙皮上,翅膀上,糊在轮子上,一股焦糊的 气味弥漫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