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 家里乱成一锅粥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8:14
A+ A- 关灯 听书

把玄子和郑晨送入国境之后,李建国在街上购买了一些药品、干粮,独自一人潜回河边,从地下挖出埋藏的M4卡宾枪,仔细擦拭一番后,再次进去莽莽丛林。

三个小时后,李建国终于抵达和刘子光分手的地方,沿着痕迹搜寻过去,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战斗痕迹,大榕树上成排的弹孔,厚厚的腐殖土中隐隐有亮晶晶的东西,翻出来竟然是一枚枚弹壳。

李建国仰天四望,一道道阳光从斑驳的树影间照入,啾啾鸟鸣声打破原始丛林的沉寂,显得生机盎然,但是刘子光的踪影也再也无法寻觅了。

李建国在丛林里足足寻找了三天,依然没有刘子光的下落,无奈之下只好回到老街,却发现到处警戒森严,路口停着武装皮卡,架着大口径高平两用机枪,挎着冲锋枪的士兵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来往行人。

局势怕是又紧张了,李建国记得程主席给他说过,缅政府军和客居瓦邦的老主席都对果敢虎视眈眈,形势非常危急,战争一触即发,看来此言不虚。

正好徐玉凯带着人在街上巡逻,看到李建国便停下招呼他上车,李建国飞身而上,徐玉凯递一支烟过去,打量一下李建国脚上的鞋子说道:“老李,你上山了?”

李建国不置可否,反问道:“局势紧张了?”

“是啊,前天那边摸过来搞暗杀,被打死四个,剩下的跑了,昨天程主席和他们讲数,那帮家伙居然说是我们先下手的,在山路上截了他们的货,杀了他们的人,还在山林里灭了他们一个营的部队,我操,这帮人吹牛都不打草稿。”

徐玉凯愤愤不平的说着,同时偷眼观察李建国的反应,李建国表情漠然,随口问道:“后来呢?”

“后来程主席说不是我们做的,他们不信,要打,程主席就说了,打就打,看谁能撑的久。老李啊,你给我露个底,这事儿和你有关系么?”

李建国摇摇头:“不是我做的。”

徐玉凯满脸的不相信:“李教官,你的本事我清楚地很,别说灭他们一个营的兵了,就是一个旅都不在话下。”

李建国笑了:“他们的营建制有多大?”

“多了的话七八十个人,少了四五十个人也是一个营。”

李建国暗暗点头,刘子光有两下子,这样一来就没必要替他担心了,现在没有他的消息,不代表他已经遇险了,更大的可能性是他没有找到通讯工具。

沉吟片刻,李建国开口了:“小徐,帮我个忙,找这个人的下落。”

“哪个人?”徐玉凯狡黠的眨着眼睛。

“你懂的。”李建国并没有笑。

“我懂。”徐玉凯点点头说:“你们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国家是不会承认的,牺牲也就牺牲了,连个名分都没有,你这位战友的下落我会帮着查找,这几天你反正也是闲着,不如去我们特警队玩玩了。”

李建国明白他的意思,说是玩玩,其实是变相的指导培训而已,他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好!”

徐玉凯高兴地一拍大腿,眼睛都放光了。

……

又是三天过去了,刘子光依然没有音讯,家里人急了,老爸老妈找到公司,询问儿子的下落,他们还以为刘子光是公事出差了呢,红星公司的职工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尽力掩盖,说刘经理去的地方没有手机讯号啥的,老两口心中惴惴不安,明明知道这些孩子嘴里说的是假话,也只能叹一口气权且相信。

出了公司,老妈忧愁的说:“就算不通手机,固定电话也没有么,小光到底干啥去了,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老爸说:“小光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打人,我看悬,这样吧,你去他们集团公司找李总问问情况,李总是好人,不会骗咱的,我去找派出所老王了解一下情况,有啥事早知道,也好应对。”

老妈说:“小光不会是真出啥事了吧,万一……”说着眼圈就有些红,老爸劝慰道:“咱儿子命硬,死不了,你放心去问好了。”

于是老两口分兵两处,各自去打探消息,老妈乘坐公交车来到市中心的富豪广场,找门口保安打听了一下,乘坐着电梯来到十八楼,一进门,前台新招的接待员就彬彬有礼的问道:“阿姨,请问您找谁?”

“我找你们李总。”老妈壮着胆子说。

“李总?我们这里姓李的很多,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位李总?”

“就是……李纨,李董事长。”

接待员微微惊讶了一下,问道:“请问您预约了么?”

“没有。”

“那么您有什么事找李总呢?”

“我儿子在咱们集团上班,前几天出差了,到现在没有消息,我想来问问李总,到底出什么事了。”老妈竹筒倒豆子全说了出来,接待员小姐却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但出于职业素质还是保持着礼貌。

至诚集团很大,有很多员工,如果随便哪个员工出了什么事都要找李总要个说法的话,那李总就别开展工作了,但是也不好随便打发掉,于是接待员想了一个办法,说道:“阿姨,我帮您登记预约一下,李总的工作很忙,等她抽出时间来再见您吧,您看这样可以么?”

老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点点头答应了。

接待员小姐拿起一张会客单推过去,老妈从口袋里摸出花镜,又问前台借了一支签字笔,坐在一边认认真真填写起来,这时候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走了进来,随口问道:“李总在么?”

看到这个中年帅哥,接待员们脸上立即堆起笑容道:“在,尹总,李总正在等您。”

尹志坚风风火火走了进去,这边老妈也填好了,将单子递过去说:“丫头,我写好了。”

“好的,谢谢您。”接待员小姐接过会客单,看也不看就丢到了一旁。

老妈转身蹒跚离去,站在电梯口等待的时候,另外一部电梯的门开了,卫子芊提着包包从里面出来,刚走出来没几步,老妈那边的电梯门也开了,她随着人群走进电梯,不锈钢门缓缓关闭,但是恰在此时,卫子芊手上的包掉了,她在回头捡包的时候,惊鸿一瞥的看到电梯里的刘子光母亲。

想喊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卫子芊来到前台,问道:“刚才有谁来过?”

两个接待员小姐正在里面窃窃私语议论着玉树临风的大帅哥尹志坚呢,忽然看到冷面冰山助理驾到,吓得赶紧站直了回答道:“是尹总到了,现在正在总裁办公室。”

卫子芊道:“不是说尹总,是个五六十岁的大妈,你们见过么?”

两人面面相觑,吞吞吐吐道:“是有这么一个人,说儿子跑丢了什么的,要见李总,我让她填了会客,她就回去了。”

“会客单在哪里?”卫子芊一伸手。

两人手忙脚乱,在废纸篓里找到了那张已经被捏成一团的会客单,上面赫然有刘子光三个字!

卫子芊眉毛倒竖,抓起这张纸提起挎包快步向总裁办公室走去,直接推门进去,尹志坚正在和李纨商议龙·阳市项目的后续问题,看到卫子芊进来略微有些惊讶,卫助理向来是很矜持,很斯文的一个人,今天怎么这么急躁。

卫子芊来不及和尹志坚打招呼,快步上前在李纨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还把一张纸摊给她看,李纨忽地站起,抓起小包和手机说:“尹总,咱们回头再谈,我有事先出去一下。”

“你忙你的。”尹志坚很有风度的回应道,目送李纨和卫子芊离开,这才拿起桌上那张被揉成一团又摊开的会客单,只见上面写着:来客XXX,会见人 李纨,是由 儿子刘子光出差至今未归。

尹志坚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这张纸又揉成了一团。

……

李纨和卫子芊慌忙追出富豪大厦,两个穿着高跟鞋的美-女在一楼大厅内风风火火的走着,俨然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来往白领们都为之侧目。

刘母蹒跚的走在路上,一颗心全牵挂在儿子身上,走着走着眼泪就下来了,儿子小时候很乖,学习虽然不是名列前茅,但也不用大人操心,八年前那场意外,让老两口尝尽丧子之痛,庆幸的是,八年之后,儿子安然归来,而且从此一飞冲天,让老两口跟着享福又沾光,可惜好景不长,这才一年时间就又出事了。

失而复得的心情固然喜悦,但是得而复失的心情却更加难受,刘母一边走一边抹着眼泪,忽然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高跟鞋敲击在水泥路面上发出的,接着是熟悉的呼唤:“伯母,等等。”

刘母回头一看,竟然是李纨和卫子芊追来了,不等她说话,李纨就拉住她说:“伯母,刘子光怎么了?”看那架势,似乎比自己还着急。

“李总,我就是来找你打听小光的下落的。”

“啊,您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啊。”李纨的眼睛瞪大了。

……

杂事缠身,写不动了,单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