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特区主席要见你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8:09
A+ A- 关灯 听书

武装毒贩们常年在热带丛林中活动,赤着脚都能健步如飞,根据被砍断的藤蔓朝向和草叶倒伏的位置,一直跟在刘子光他们身后。

当然李建国也是受过丛林战训练的,在前进的时候随手设置了一下迷惑敌人的措施,但是由于敌人配备了猎犬,跟踪着玄子留下的血迹,追踪方向一直保持着正确。

现在刘子光手上有三支枪,一支M4,一支MP5K,还有一支9毫米手枪,四枚77-1式手榴弹,简直武装到了牙齿,他快速向反方向奔去,鞋底上缠着的血布条将猎犬吸引过去,李建国他们听到犬吠声渐渐远去,再度开始艰难的跋涉。

毒贩子们搜索到一颗大榕树下,猎犬停下脚步踌躇不前,只是冲着树上不断咆哮,毒贩们举起枪往树上一阵扫射,树叶子被打得七零八落,但是毫无猎物的踪迹。

一个毒贩背起枪,动作娴熟的爬上树,一番搜寻之后终于在树杈上发现了一根沾血的布条,他冲着下面挥动布条喊道:“上当了!”

话音刚落,枪声响起,树上的毒贩大腿中弹摔下树来,众人大骇,搜寻开枪的所在,但是却一无所获,片刻后,另一个方向又响了一枪,猎犬中弹倒地,呜咽悲鸣,这回大家看清楚了开枪的方向,一起扫射过去,弹雨纷飞,打得树枝藤蔓四处飘舞,足足扫射了半分钟,领头的才大喊一声:“停!”

领头的派了两个人过去查看,可是去了半天竟然毫无动静。

“旺猜,丹嗒,看到什么了?”领头的大声喊道。

依然没有回音,领头的感觉不妙,招呼众人一起围上去,结果发现两人都被绑在树上,枪支也不见了。

“散开搜捕,间隔不要太大,要互相看得见。”领头的心里一阵寒意涌起,看来对方来头不小了,不知道是那个山头的人马。

“咚咚咚”一阵枪声响起,三个毒贩被击中倒地,其余人慌忙卧倒,寻找掩蔽物进行还击,丛林里枪声响成一片,但都是盲目射击,因为根本看不到目标。

忽然有人大喊:“看到他了!”

原始森林内能见度很低,参天大树的树冠遮盖了大部分的阳光,到处是蔓延的藤蔓和树叶,只见一个黑影敏捷的如同猿猴一般,在树上借助藤条跳来跳去,动作之快让人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又是一阵弹雨倾泻过去,但是对方早已消失了踪迹,并且从意想不到的方位发起袭击,这人的枪法极其精准,不打身子不打头,专门打人的大腿,这绝不是因为他有着一副慈悲心肠,而是因为伤员更可以降低对方的战斗力,一个伤兵起码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伤兵的惨状也能打击敌人的士气。

毒贩子们被袭击的很惨,不敢散开搜捕了,而是聚成一伙伙的集体行动,不过这样刚惨,手榴弹从天而降,爆炸的时机恰到好处,半空中空爆,毒贩子们被炸得血肉模糊,丛林里手榴弹杀伤力有限,要不然毒贩子们伤亡更大。

领头的气急败坏,本来是来搜捕围猎的,没想到却被对方给“围猎”了,短短十分钟时间就损失了十几个兄弟,大腿中弹失血很快,已经有两个人因为救治不及时而死亡了,再这样搞下去迟早全军覆灭。

……

李建国终于找到了一条小溪,再也用不着挥动开山刀披荆斩棘了,三人沿着小溪涉水前进,身后传来密集的枪声,他们忍不住回望密林,怆然无语。

“走吧。”李建国低声说。

三人继续踏上征途,沿着小溪走了几个钟头,小溪汇入一条较大的河流,岸边有一条土路,远处隐约有吊脚楼,玄子和郑晨已经筋疲力尽,精神压力骤然放松,再也走不动了。

李建国让玄子留在原地,自己带着郑晨上前侦查,这是位于果敢特区边境的一个小村子,村民们原来都是种罂粟为生,现在改种其他经济作物,但是不管种植什么,都摆脱不了贫穷的困扰。

山民们极其好客,用米饭招待了狼狈不堪的三位客人,经过丛林内的跋涉,三人身上的衣服都撕成了碎布条,看起来和乞丐也差不多了,吃完之后,玄子和郑晨面面相觑,因为他们身上没有钱付账,唯一值钱的就是玄子顺手牵羊来的翡翠挂件了,不过这玩意价值不菲,如果只用来付饭钱的话,未免太可惜了。

思前想后,玄子还是一咬牙把翡翠挂件拿了出来,打着手势说把这个送给村民,山民们连忙拒绝,看样子不像是作伪,正推让着,李建国掏出一张十元人民币递过去,山民还是推辞,但是态度不那么坚决了,李建国不由分说把钞票塞过去,山民憨厚的脸上露出淳朴的笑容来,又跑去拿来一大堆热带水果给他们吃。

歇息够了之后,李建国让郑晨打听了一下,这里距离果敢老街已经很近了,掸帮第一特区境内还是比较安全的,那些毒贩子小军阀不敢不给特区主席面子,李建国想了想,决定雇一辆牛车前往老街,想办法从南伞口岸附近回国。

枪是不用带了,被他拆散埋在河边,花了二十块钱雇了一辆牛车,三人乘坐着前往老街,一路之上沉默无语,都不敢去想因掩护他们而身陷丛林的好兄弟。

走了几个小时,终于抵达果敢特区政府所在地老街,这里到处都是汉字招牌,街上的行人也难以分辨是中国人还是缅甸人,李建国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有信号了,他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回国,告诉家里玄子得救了,让他们放心。

挂了电话,李建国带着两人去买衣服,穿着破烂布条过境太招摇了,肯定要被边防武警注意,必须先买一身行头穿上。

找了家便宜的服装店,正在讨价还价买衣服的时候,身后开过一辆皮卡,车上坐着几个穿单绿色军服的士兵,手里握着自动步枪,胳膊上套着红袖箍,李建国赶紧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马路,若无其事的和店主侃着价。

忽然那辆皮卡倒车退了回来,车上的士兵跳了下来,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推开车门径直走向三人,玄子脸都吓白了,郑晨也悄悄往一边躲,李建国肌肉紧绷起来,随时准备爆发。

“李教官!”好熟悉的声音,李建国一回头,赫然发现面前站着的人竟然是自己带过的战士徐玉凯。

“徐玉凯,你怎么在这?”李建国诧异道。

“复员之后老家不给安排工作,我就自谋职业了,跑到这边当兵,现在已经是特警中队长了,这条街的治安都归我管。”

老战友见面,啥也不说了,徐玉凯让三人上车,先回家吃饭洗澡再说。

徐玉凯在当地混的不错,有大房子和勤务兵,还有个俏丽的傣族女孩服侍他,换了便服之后,他邀请李建国等三人去当地洗浴中心洗了个澡,然后叫了一大堆吃的东西和啤酒,四人好一顿吃喝。

“老李,过来干啥呢?如果涉密的话,就当我没问。”徐玉凯神神秘秘的问道。

李建国摇摇头:“早就不吃这碗饭了。”

徐玉凯眼睛一亮,说:“老李你要是不在部队上干了,我给你介绍个工作,现在局势紧张,缅政府要和瓦帮开战,果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最缺的就是你这种好手,你要是愿意,弄个旅长团长的不是问题。”

李建国淡淡的摇摇头:“没兴趣。”

“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今天我请客,哥几个都别客气,回头弄几个热带妹子耍耍,双飞也成。”徐玉凯豪爽的说道。

李建国不好这一口,玄子和郑晨紧张兮兮的,也没心情玩,徐玉凯见他们没兴趣,便说:“那你们先吃着,我去拿几身衣服过来。”说罢出门去了。

徐玉凯一走,郑晨立即神秘兮兮的说:“李哥,怎么不托你这位战友帮忙,把刘哥给救回来。”

“人是会变的。”李建国淡淡的说,轻轻拉开窗帘,外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已经将这里团团包围住了。

这些果敢兵,穿单绿色军服,解放鞋,胸前帆布子弹袋,除了帽徽不同以外,看起来就像是九十年代初期的解放军,而且通行的也的汉语,看起来令人有一种奇怪的错觉,感觉像是在国内某县城一般。

“这怎么办?你老战友把咱们扣了!”玄子急得团团转。

“等等看。”李建国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过了半个小时,徐玉凯兴冲冲的回来了,拿了三套衣服,衬衣西裤皮带皮鞋外加内**子,都是品牌货,梦特娇鳄鱼金利来什么的,在果敢也算是上流社会的时髦打扮了。

三人穿戴完毕,徐玉凯神神秘秘的说:“李教官,特区主席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