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以后只能吃流质了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7:16
A+ A- 关灯 听书

薄薄的刀片放进嘴里,口腔和舌头立刻察觉到那种锋利的滋味,杨峰酝酿了一会儿,还是没敢吞下去,吐出来问道:“不会出事吧?”

“毛事没有,那些新疆来的小毛贼都会这一招,被人抓住就吞刀片,送医院花费大发了,不送医院就得出事,警察没辙只好放人,回家吃几十个香蕉润滑肠子,再吃点老韭菜把刀片裹住,转天就屙出来了。”

杨峰摇摇头,还是没这个胆子,说:“能不能再裹一层东西,我看这玩意挺渗人的。”

“还裹?再裹X光就照不出来了,白搭,你不吃拉倒,我还舍不得给你呢,怂货……”孟知秋鄙夷的看了杨峰一眼,把刀片收了起来。

“等等,我再想想。”杨峰赶紧把刀片抢回来,心中泛起了嘀咕,形势似乎很不妙,老头子自身难保,看样子很难照顾自己了,现在一切要靠自己,不拿出点狠劲来,就要在看守所这个鬼地方呆上几个月,那可是自己无法忍受的。

“我吞!”他一口将刀片塞进嘴里,艰难的吞了下去,刚吞下去就觉得不舒服,脸憋得通红,想咳出来已经晚了。

“有种!爷们,纯的!”孟知秋伸出大拇指赞道,一脚踢在手下屁股上骂道:“还不赶紧喊干部去!”

手下立马扑到门边,砰砰的砸响了铁门,高喊道:“报告!报告!有人自残了!”

其他监房的人听到了,也跟着闹腾起来,整个监区人声沸腾,乱成一片,干部迅速赶到,打开仓房,只见杨峰佝偻着身子躺在地上,脸上表情扭曲,相当痛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都出来了,干部问他话,他嘴唇蠕动了两下,似乎痛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干部抬头四顾。

“报告,刚才晚自习的时候,他突然拿出个刀片吞下去,动作太快,我们来不及阻拦。”一个看起来挺机灵的犯人举手说道。

干部来不及仔细考虑,指着孟知秋和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犯人说:“你俩,帮着把他抬到医务室,赶快!”

孟知秋麻利的跳下床,和另一个狱友一起架起杨峰,一个搬头一个搬脚,跟在干部的后面将杨峰送了出去。

夜色中,一行人在走廊里匆匆奔走,孟知秋一边走一边还给杨峰打气:“哥们,医务室马上就到,停住。”

杨峰就觉得从喉咙到肚子里,一条火线绞痛万分,痛得他说不出话来,也没有精力去思考什么,汗珠大滴大滴的落下,个中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当年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时东踢一脚西打一拳,结果骗来一把假的芭蕉扇,如果孙悟空见到此刻杨峰的痛苦样,他肯定会受到启发,以后再钻妖怪的肚子务必变成刀片,绝对屡试不爽。

杨峰被抬到医务室之后,依然不能说话,一张嘴,一股鲜血吐了出来。医生见状大惊,这是玩真的啊,食道都割伤了,看守所里没有相应的医疗器械,必须马上送市内大医院救治,事不宜迟,马上安排车辆送院。

孟知秋被打发回监房,一进门狱友们就围上来了:“老大,咋样了?”

“傻13一个,还干公安的呢。”孟黑子招招手,一个犯人赶紧递上软中华,帮老大点上火。

喷出一口烟,孟叶落耻笑道:“人家吞刀片,都是磨钝了以后包上锡纸和胶带再吞,他个傻13真格的就一口吞了,真他妈2!”

“老大,人家不是被你蒙蔽了嘛,觉得你是好人。”手下献媚道。

“这么说,我的演技还不错,行,等我出来就去拍电影,当个影帝啥的。”

暴力犯仓内一片邪恶的笑声。

……

当杨峰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甚至不愿意去回想,那是一段异常恐怖的经历,连大脑都会下意识的不去碰触。

他吞下的是锋利的飞鹰刀片,上面缠的那层薄薄的小学生用的透明胶带根本不顶事,锐利的棱角割伤了食道进入胃里,透过X光照射确定位置之后,医生试图通过胃镜手术将其取出,但是过程很不顺利,病人内出血严重,为了保住他的生命,医生毅然采取了开腹手术,打开了杨峰的胃,把那枚刀片取了出来。

如杨峰所愿,他真的可以取保候审了,在医院柔软的病床上“舒舒服服”的躺着,虽然这种舒服的代价极其昂贵,不能吃饭,只能依靠吊营养液维持机能,禁食期过后一段时间内也只能吃流质食物。

杨峰的母亲早就来了,在病床前守了一夜,杨部长也趁着市委会议结束的空当,赶到医院来看儿子。

看到丈夫来了,杨夫人立刻质问他:“老杨你怎么搞的,儿子吞刀片自杀你都不来看一眼!”

杨部长已经焦头烂额,此刻还要应付夫人的责难,他耐心的解释着,劝解着,夫人却不领情,两人吵嚷的声音越来越大,将杨峰从昏迷中惊醒。

看到儿子醒了,杨部长夫妻赶紧住口,走过来询问儿子感觉怎么样。

杨峰有气无力的摆摆手,问道:“爸,我的案子怎么说,好搞不?”

杨部长说:“我在活动,你不要多想,安心养病就是。”

杨峰木然的扭过头去,凭着他对父亲的了解,知道这件事希望渺茫了。

杨夫人把丈夫拉到走廊里低声问他:“到底什么情况?”

“证据确凿,很难翻案,现在能做的只有尽量少判几年了,再争取个缓刑,唉,宋剑锋这条疯狗,不但死咬着小伟不放,还盯上我了……”

“那……李书记怎么说?”杨夫人的声音有些打颤。

“唉,现在胡跃进又掌权了,政法口铁板一块,李书记也不想牵扯进来,总之这件事就是咱们杨家的劫数,我研究周易多年,判断不会错。”

“那我儿子就一定要坐牢么,小伟从小被受过苦,你让他坐牢不是要他的命吗,你没见他吞刀片么,咱儿子脾气硬啊。”说着杨夫人的眼泪就下来了。

杨部长叹一口气,他又想到了那个因为耽误儿子前程而被自己栽赃下狱的褚向东来,大好前程的年轻人无端惹来牢狱之灾,白白坐了三年牢,这何尝不是一种报应呢。

……

小雪的情绪恢复的不错,大家都小看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个女孩子其实是外柔内刚的典型,她的成长经历和别的孩子截然不同,从小就经受了无数的磨难和挫折,这次经历,也只是成长历程中的一次考验吧。

这次事件也带给她永久的纪念,在派出所的时候手指被筷子夹伤,指头中间留下一下不起眼的伤痕。

一直以来困扰着小雪的最大难题已经解决,父亲的医疗费用有了着落,刘叔叔拿出四十万元来帮助他们家,所有费用都足够开销的,此外还请了护工照料老温,把小雪也解放出来了。

刘子光狠狠地骂了小雪一顿,有事不找叔叔商量,偏偏去做什么家教,上了人家的套都不知道,小雪被骂的眼泪直掉,但是心里却是幸福万分。

“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先找我,我要是不在的话,就找卓二叔、小贝哥他们,记住了没有。”刘子光训了半截,看到女孩子梨花带雨的模样便不忍心再继续了。

“喔,记住了。”小雪乖乖的说。

“好了,我也该走了,你就在陈老师家里住着吧。”刘子光起身告辞,陈老师赶紧留他:“刘师傅,留下吃了饭再走吧。”

“是啊,刘叔叔吃了饭再走吧,我妈做的红烧狮子头可好吃了。”夏夜也跟着嚷嚷道,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也跟着小雪喊刘子光叔叔,这丫头分明是故意的。

“约了人了,下次吧。”刘子光客气的推辞,出门走了,陈老师出去送客,小雪刚想跟出去,却被夏夜一把拉住,拿起画板给她看:“像不像?”

“哇,好传神啊。”小雪瞪大了眼睛赞叹道,白纸上是一幅铅笔速写,画上的刘子光呼之欲出,而且比本人更加英挺俊朗。

“像吧,对了,刘叔叔多大岁数了?”夏夜问道。

“三十多吧,我也不清楚。”小雪眨眨眼睛,纳闷道:“夜姐姐,你问这个做什么?”

“嘻嘻,我是大叔控你不知道么?”

两个女孩子笑着滚到一起。

送完刘子光的陈老师站在门口,无奈的摇摇头,眼中尽是慈祥之色,小雪没有留下心理阴影真是万幸啊。

……

虎爷和梅姐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但是刘子光不担心,因为梅姐的女儿小草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据说梅姐是个疼孩子的女人,迟早有一天她会出现。

至于虎爷,已经被黑道两道盯上,他的所有经济来源都被切断,卡里有钱不能取,家也不敢回,就是那辆丢弃在某地下停车场的卡宴,也被刘子光派人拖到玄子的厂里,改头换面卖到了外地。

虎爷是本地流氓,不是那种过江猛龙,所以他不敢去外地,肯定还在江北市某个旮旯里蹲着呢,迟早有一天他会撑不住而自己钻出来。

那时候,他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昂贵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