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吞刀片

发布时间: 2020-07-02 13:37:13
A+ A- 关灯 听书

杨峰用两只手指拈起一份材料扫了两眼,哑然失笑:“就这个?我还以为你们能整出什么花样呢,就拿这个糊弄我,还受贿,还包庇黑社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你们这是把我当什么了,至于吗?”

两位警官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杨峰最后的表演,胡蓉冷笑一声说:“你也是个懂法的人,想必知道受贿数额达到十万元以上就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吧,你在担任治安大队民警期间,多次收受辖区内娱乐场所的贿赂,为他们通风报信,充当保护伞,怪不得局里每次扫黄,他们都能提前得到消息呢,就这一条罪名,就能把你钉死。[]”

杨峰故作镇静的一笑:“有证据么?”

“证据。”韩光举起手中的材料说:“你的犯罪证据足有一尺厚,我就拿了一部分过来,你有兴趣的话可以仔细看看,你那些狐朋狗友已经把你卖了,何年何月何时,给你送了多少钱,都有详细记录。”

杨峰沉默了,但尚未死心,单凭一个行贿罪还不至于要他的命,现在他需要做的只是缄默而已,一切等老头子出马。

“这只是你最轻的一条罪状,我们还获取证据,证明你和已经亡故的看守所干警陈勇、已经被检察院拘押的治安大队民警老顾勾结,蒙骗拐卖看守所女犯到金碧辉煌充当卖-淫小姐,从中抽取巨额利润,你别以为阎金龙死了这案子就消了,告诉你,警方一直就没有停止这条线索的追查!”

胡蓉义正言辞的一番话惊得杨峰冷汗直冒,也难怪,这种事情本来就做的不是很隐秘,涉及人员不止一个,想瞒都瞒不住。

当时考虑的是自己后台够硬,这些事情虽然违法,但是都不算什么重大案件,涉及的也都是些弱势群体,即使出事也能罩得住,可是自己却忽略了一点,当父亲罩不住自己的时候,这些不起眼的小罪过,随便哪一条拿出来都能把自己压死。

杨峰的后背都湿了,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说:“我想抽支烟。”

韩光冷笑:“不好意思,我没有软中华,你忍一忍吧。”

“好吧,我们进行下一条,杨峰,你账户里的三百万元是哪里来的?”胡蓉拿圆珠笔有节奏的敲着桌子,沉声问道。

“是……我借的。”

“向谁借的?”

“聂文夫,当时借这笔钱是想帮朋友开公司。”

“三百万巨款,说借就借,不知道是聂文夫慷慨呢,还是你杨峰的面子大?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怪不得你在锦绣江南杀人案中那么热心的替聂家洗地,甚至对一个无辜的女中学生刑讯逼供,污蔑人家是卖-淫-女,杨峰,你这样的人渣也能混进公安队伍,我都感到羞耻!”

说到激愤处,胡蓉气的把圆珠笔往桌上一拍,怒形于色。

韩光点起一支烟,优哉游哉的说:“杨峰你别怕,这事我们不管,渎职是检察院的活儿,我们就问你前面的案子,你要是识相的话呢就赶紧交代,赶紧认罪,判个十年八年的,再争取个减刑保外啥的,一眨眼就过去了,这样对大家都好,你说对不?”

杨峰摇摇头,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还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好吧,今天就先这样吧,来人啊,把嫌疑人押到看守所去。”

……

杨峰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坐进囚车,警用昌河面包车的后座被铁栅栏焊死,昔日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杨大公子沮丧的坐在里面,手上还戴着一副亮晶晶的钢铐,押送他的是两个年轻的刑警,看样子似乎对他很是憎恶,根本懒得和他说话。

田野里的积雪还没融化,枯黄的野草从雪堆下伸出来,显得格外萧瑟,远处渐渐出现桃林看守所的高墙,看守所作为警风廉政建设的重点单位,已经进行了大换血,杨峰的朋友们开除的开除,刑拘的刑拘,已经没法照顾他了。

但此刻杨峰还不算万念俱灰,他还有仰仗,还有希望,父亲绝不会撒手不管的,绝不会放任自己的儿子身陷囹圄。

事实上,杨部长确实在为儿子奔波,身为市委组织部长,他的面子别人总要给一些的,但是这一次有些例外,李书记对于此案不冷不热,漠不关心,甚至让赵秘书给他回话,说一切要以大局为重。

杨部长不解,故意提醒赵秘书:“宋剑锋这次搞得太过分了,一定是另有图谋,赵秘书你要帮李书记留意一下啊。”

赵秘书不搭茬,岔开话题问道:“杨部长,褚向东这个名字你有印象么?”

“褚向东……”杨部长有些懵,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陌生的名字,那边电话却已经挂上了。

想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褚向东这个人,于是杨部长把自己的秘书叫过来询问,秘书想了一下说:“是五年前我市公务员招考时的一个考生,也是报考公安专业的,成绩还不错……”

这下杨部长彻底想起来了,五年前儿子已经从某体育学院毕业,在家晃荡了一年正想找工作,当老子的便安排他报考公安,本来那年公安局不打算招人的,在他的操作下争取了一个名额,而且是定向对体育类专业,可是考试之后,一个名叫褚向东的考生成绩却排在杨峰前面,而且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当时杨部长还只是杨处长,吃相不想搞得太难看,便通过熟人操作了一下。

过程很简单,在面试前夕,找个社会闲散人员去找褚向东的茬,褚向东是练散打出身的运动员,身手相当了得,三两下就解决了这些小痞子,这边打完,那边治安大队的警车就出现了,褚向东毫无悬念的被捕,不但取消了公务员考试成绩,还被判了故意伤害罪,在监狱里蹲了整整三年。

当时这件事是老顾操作的,杨部长并不知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反正都是走的正常程序,任谁查也查不出纰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东窗事发。

看来宋剑锋是想借着这件事情把自己搞臭,进而扳倒,以达到他罪恶的目的,要知道这种事情可大可小,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如果闹到网上,再来个人肉搜索什么的,事情可就无法挽回了。

杨部长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现在不光儿子有麻烦,自己也陷入漩涡之中,这个宋剑锋的胃口不小,不但要办儿子,还要办老子。

公安局是个性质比较特殊的单位,倘若是一般部委办局,组织部长肯定能把他拿的死死的,但是人家是公安局长,手里有执法权的,把他惹毛了,随便给你找点麻烦,就够你喝一壶的。

而且,宋剑锋是省里钦点的公安局长,背景强硬,大不了人家一拍屁股去省厅当官,所以可以完全不鸟你江北市组织部,所以杨部长也没辙。

对方咄咄逼人,连李书记都和自己划清了界限,不想参与其中,杨部长也就断了争斗的念头,现在及时收手,只有儿子一个人遭殃,如果斗下去,搞不好自己的官职也保不住,到时候损失的就不止是杨家了,连带着南泰帮的势力都要遭受重大损失,那是李书记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唉,以大局为重吧。杨部长佝偻着身子坐进藤椅里,一时间彷佛老了十岁。

……

杨峰还是受到了一些关照,被分配到了一般仓房,阴暗的牢房,凶相毕露的狱友们不怀好意的盯着这个新来的小白脸,只是碍于干部的在场而暂时压制住蠢蠢欲动的心。

等干部一走,杨峰就倒霉了,几个犯人上来要扒他的衣服和那双昂贵的纽巴伦运动鞋,杨峰脑子一热,奋起还击,他好歹也是练过散打的,身材高大威猛,三两人还近不得他的身,一顿拳脚下来,狱友们被打得落花流水。

杨峰把牢门砸的砰砰响,要求换个牢房,要是换个人,早被干部训斥一顿了,但是鉴于杨峰的特殊身份,还是给他换了一间牢房,可是那些犯人依然不放过他,又是一顿暴打,看守所里的道道,杨峰也知道一些,懂得拳脚功夫不是万能的,人家夜里阴你一把就够你喝一壶的。

于是他再次要求换牢房,干部也急了,干脆把他换到了暴力犯仓。

出奇的是,杨峰在这里却收到了热情的款待,狱霸孟知秋不但不打他,还给他腾出来上铺和干净的被褥,这下杨峰才算在看守所安顿下来。

家里很快来人探望,杨部长是要面子的人,自然不会亲自前来,杨峰的母亲带着替换衣物和鸭绒被来看儿子,在会客室看到儿子满脸胡茬,憔悴无比的脸,做母亲的不免流下了泪水。

“孩子,坚持住,你爸已经在托关系了,再熬几天就能出去了。”杨母劝慰道。

“不行,这鬼地方我一天都呆不下去,我现在就要出去。”杨峰发了脾气

“孩子,再忍忍,事情很复杂,姓宋的把你当年考公务员的事情也给抖出来了,现在你爸很被动。”

杨峰呆了,没想到神通广大的父亲也有束手无策的一天,一股彻骨的寒意流遍全身,他突然意识到,这回大概是真的栽了,无罪释放的可能性及其微小,最好的结局也就是保外就医和缓刑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说:“妈,下回给我带刀片来。”

“孩子,你要干什么,你千万别想不开啊,妈一定把你弄出去,你千万别乱来啊。”

儿子是娘的心头肉,虽然只关了两天,但是杨峰的精神面貌已经大变样,头发蓬乱,面颊消瘦,满脸胡茬子,这已经让杨母伤心欲绝了,儿子又提出要刀片,她更是慌了神。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杨峰悻悻的一摆手,又问道:“带烟了么?”

“带了带了。”杨母从包里掏出两条软中华递给儿子。

……

暴力犯仓,狱友们抽着杨峰的软中华,一个个眉开眼笑,新来的这位很上路,又是个肥羊,让狱霸孟知秋对他也是另眼相看,关爱有加。

“哥们,撑不住了是吧,我给你出个招,用这个。”孟知秋神神秘秘的从床铺底下摸出一个折成两半的飞鹰刀片,上面还缠着透明胶带。

“吞下去就能进医院了,X光一照就出来,绝对完全。”孟知秋挤眉弄眼的说道。

杨峰拿起这枚小小的刀片,喉头蠕动了一下,还是毅然决然的将它放到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