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边诗诗,我爱你!!!(6000字求票)

发布时间: 2020-05-23 19:50:22
A+ A- 关灯 听书

    中午这顿饭其实是边诗诗主厨,她是湘南人,做菜的方式习惯性的带着辣椒。

    滚烫的热锅洒上辣椒油,翻滚爆炒以后,刺鼻的味道混杂着太阳的高温,厨房宛如一个蒸笼,边诗诗白衬衫立刻湿了一片。

    陆玉珍看的很心疼,同时也感觉到这个外表甜美小姑娘,骨子里的独立和坚持。

    王梓博束手无策的站在旁边,他好几次想去劝阻和帮忙,只是边诗诗冷着脸不说话。

    直到炒完一盘虾,边诗诗甩了甩额头汗水,这才对王梓博说道:“空调很重要吗?你脑袋才应该被冷风吹一吹吧!”

    陆玉珍心里自责,早知道就不和儿子吵架了,早知道自己就准时安装空调了,早知道自己就应该多赚点钱,搬到楼房里去了······

    如果这件事导致边诗诗误会了王梓博,自己真是要懊悔很久。

    吃饭的时候,除了陈汉升和萧容鱼两个吃货,没心没肺的塞满了肚子,其他人胃口好像都不太好。

    王梓博更是如同失魂落魄一般,夹菜时候的手腕都在微微颤抖。

    小鱼儿发现异常,脚底下踢了踢陈汉升,陈汉升早看出来了,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在这顿奇怪的气氛中解决了午饭,陆玉珍坚持不让边诗诗刷碗,边诗诗看了一眼王梓博,拉起萧容鱼客气的告辞。

    王梓博送到门口,他想挽留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边诗诗离开。

    在路虎车上,萧容鱼自然询问闺蜜原因,边诗诗先是摇着头不说话,最后居然“吧嗒吧嗒”的掉金豆子了。

    “诗诗,你怎么了嘛。”

    小鱼儿吓坏了,赶紧安慰起来。

    陈汉升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心想这倒是有点意思,王梓博居然能让边诗诗为他流眼泪。

    “女孩子”这种生物很有意思,她可能会喜欢让自己笑的男生,不过更爱或者更难忘记的,其实是让她哭的男生。

    回到萧容鱼家里后,边诗诗洗了把脸,情绪冷静下来,终于把中午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小鱼儿,我心里有些失望。”

    边诗诗落寞的说道:“我觉得梓博不了解我,我本身就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生,别说没有空调了,就算吊扇都没有,我既然愿意和王梓博谈恋爱,心里也是乐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

    萧容鱼搂着闺蜜,轻拍着后背安慰道。

    “还有啊。”

    边诗诗继续说道:“我觉得梓博过于不自信,我不知道那个黄慧给他留下了什么阴影,以至于他现在谈恋爱都要这样的卑微。”

    陈汉升摇摇头,小慧姐害人不浅啊。

    他掏出手机准备发个信息给王梓博,把这些原委告诉发小,顺便附上一份解决的方案。

    “陈汉升!”

    边诗诗立刻坐直身体,红通通的眼睛瞪着陈汉升:“你是不是又想去通风报信?”

    “啊?”

    陈汉升眨眨眼:“没有啊,绝对没有,我就是上网看看新闻,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嘛。”

    “我不信!”

    边诗诗情绪有些激动:“哪有这样谈恋爱的,你们把我和王梓博推动和捏合在一起,我心里很感激,可是现在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啊,陈汉升你还什么都教吗,能不能给他一点成长的空间啊?”

    “hhh······”

    陈汉升尴尬的打个哈哈,何必在意这些细节呢。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

    本来萧容鱼还是希望边诗诗和王梓博尽快消除矛盾,可是听到闺蜜这样一说,她也觉得不妥当。

    陈汉升帮助王梓博,这不就相当于给老实人安装一个没脸没皮的“流氓挂”?

    “小陈,你把手机给我。”

    萧容鱼伸手走过来:“这件事得让他们两人自己解决,梓博也需要成长,你不许去通风报信。”

    “我操!!!”

    陈汉升心里一慌。

    他妈的,我就是看个热闹,吃个瓜而已,怎么还陷进去了?

    手机上自己和沈幼楚“mua,mua,mua”的亲热短信还没删除呢,这要是让小鱼儿看到了······

    萧容鱼洁白的手掌越来越近,现在再说什么“我坚决不会告诉王梓博”这些保证,那就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了。

    “你们不相信我的人品,是不是?”

    突然,陈汉升猛地暴怒起来,他居然“吧嗒”一声把诺基亚电池扣下来。

    在萧容鱼和边诗诗惊讶的目光中,陈汉升大力扔到楼下草坪上,嘴里还在大声的咆哮。

    “我最恨别人怀疑我的人品了!”

    “现在电池都扔了,你们看我还怎么通风报信!”

    “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呢,王梓博是我从小长大到的兄弟,难道我不想他成长吗!!!”

    ······

    陈汉升入戏很深,实际上心脏也是“嘭嘭嘭”跳的厉害。

    没办法,自己是个成熟的渣男,已经学会用愤怒来掩饰心虚了。

    “小陈,你干嘛呀。”

    这套即兴表演还是有作用的,小鱼儿果然被唬住了,噘着嘴说道“我们不是怀疑你,就是觉得这件事一定要让梓博和诗诗单独解决比较好,你不要再插手了。”

    “哼!”

    陈汉升“傲娇”的转过头,好像自己真是被诬陷似的。

    边诗诗也有些不好意思,陈汉升和王梓博认识十七年了,他肯定也是想梓博更好啊。

    “哎~”

    边诗诗幽幽的叹一口气,梓博你快点成熟啊,大家都等着你呢。

    其实陈汉升哪里考虑那么多,他正在暗自念叨呢。

    “鸡脖啊,别怪哥不帮你,今天你已经炸了,我不能再炸了,一个炸好过两个人炸。”

    “幸好诺基亚能拆电池,这要是换成苹果的话,刚才估计就得摔手机了,不过那样表演痕迹太重。”

    “诺基亚这样的良心企业,最后怎么就倒闭了呢。”

    ······

    陈汉升扔掉电池,现在也不好离开,无聊之下只能躺在地板上睡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偶尔能听到防盗门响的声音,还有脚步声“咚咚咚”的从耳边走过。

    “小陈,小陈。”

    迷迷糊糊之间,陈汉升感觉小鱼儿在叫唤自己。

    陈汉升睁开眼吗,发现外面是一片暗红的晚霞,嘟哝着问道:“几点了?”

    “已经7点啦。”

    小鱼儿调皮的捏了捏陈汉升鼻子:“你真是猪啊,从下午2点睡到现在。”

    “才五个小时?”

    陈汉升撇撇嘴,他也懒得起来,一使劲把萧容鱼拽进怀里:“你再陪我睡会。”

    “不要,你快起来,现在不合适······”

    萧容鱼趴在陈汉升身上挣扎,不过她力气小,反而被陈汉升越搂越紧,直到一声严肃的“咳!”

    我靠!

    陈汉升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小鱼儿家里啊,刚才那声咳嗽就是吕玉清发出来的。

    不仅是吕玉清,还有萧宏伟也在,他双手叉在腰上,那是离配枪最近的位置,脸上是一种复杂的情感。

    愤怒、惋惜、不舍、惆怅······

    “准备吃饭了。”

    吕玉清好像没看见陈汉升和小鱼儿之间的嬉闹,提醒一句又走进厨房。

    老萧踟蹰了半天,最后才转身离开。

    还是没有拦住这头猪啊,真舍不得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

    父母走了以后,小鱼儿使劲打了几下陈汉升,这才说起正事:“梓博来了。”

    陈汉升抬头看了看:“人呢?”

    “在楼下呢。”

    萧容鱼摇了摇:“都不知道他站了多久,我和诗诗都没察觉,还是我爸下班回家才看见,喊他上来又不愿意。”

    “很正常。”

    陈汉升不以为奇:“我手机没电,王梓博不知道这边的情况,他那胆子又不敢打给边诗诗,估摸着等了很久。”

    “那怎么办呀?”

    小鱼儿指着阳台说道:“诗诗就在阳台呢,一直看着梓博不说话。”

    “不能这样干耗着,我去劝劝吧。”

    陈汉升拍拍屁股站起来,从身上落下一条带着卡通图案的薄毯,应该是自己睡着时,萧容鱼拿过来盖上的。

    “小鱼儿,你也长大了啊。”

    陈汉升意有所指的说道。

    小鱼儿本来以为是夸自己懂事的,后来又觉得这句话含义很深,精致的瓜子脸上逐渐染上一层红晕。

    自己也大四了呀,两人感情深厚,彼此父母也熟悉,甚至讨论大学毕业后买婚房的打算了。

    “这个时候小陈再提那种要求,我应该拒绝吗,好像没理由了呀。”

    ······

    陈汉升来到阳台,边诗诗扭头看了一眼,又把目光放在王梓博身上了。

    “哎,老衲一把年纪了,真是看不得你们这些红尘俗世的痴男怨女。”

    陈汉升悠哉的点根烟抽着。

    “呸!”

    边诗诗啐了一口:“你和小鱼儿的感情波折可比我们丰富多了。”

    “hiahiahia~”

    陈汉升咧嘴笑了笑,心想这才到第几层,描述我的感情经历,请把“波折”换成“惊涛骇浪”,不然怎么对得起随时爆发的修罗场。

    “你既然知道我和小鱼儿的故事,那也应该知道,情侣之间沟通很重要的。”

    陈汉升仿佛聊天一样劝道:“我能够理解那种抹不下面子的感觉,不过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口的。”

    “那凭什么我先开口?”

    边诗诗不服气的问道。

    “因为梓博已经尽力了啊。”

    陈汉升弯腰趴在阳台的扶栏上,经过一天的曝晒,还有些温热的触感。

    “以我对王梓博的了解,还有他对你的感情,应该在这里站了好几个小时了。”

    陈汉升肯定的说道:“很可能是我们刚到这边,他就跟着过来了。”

    这个操作王梓博来说并不奇怪,他都舍不得让边诗诗流汗,看到边诗诗难过,王梓博心中的忐忑可想而知。

    “傻子······”

    边诗诗沉默半响突然骂道,好像是骂王梓博,又像在骂自己。

    “诗诗,你下去找他吧。”

    萧容鱼走过来了,她也跟着劝道:“有问题一定要说清楚呀,梓博只是不善于表达,其实我们都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你。”

    边诗诗咬了咬嘴唇,突然长呼一口气说道:“在家闷了半天,我想下楼走走,你们谁要一起吗?”

    这是傲娇女孩的典型借口,她准备去见王梓博,又很不好意思。

    “傲娇鼻祖”小鱼儿自然是知道的,笑着说道:“不去不去,我们都要吃饭了。”

    唯独陈汉升好像不解风情:“走走也是可以的,我有点想吃桥南那家的葱油饼······”

    “不许去!”

    小鱼儿马上打断:“陪我在家吃饭!”

    陈汉升这才不逗弄边诗诗,笑嘻嘻的目送她下楼。

    夏日的晚风悠悠,逐渐驱散了白日的热浪,夕阳已经下沉的快要看不到了,留着一点余光挥洒在阳台上。

    萧容鱼看着边诗诗下楼后,好像“不经意”般的被王梓博撞见,忍不住笑了一声,有种微微的幸福感荡漾在心底。

    “小陈~”

    小鱼儿歪着脑袋,轻轻枕在陈汉升肩膀上:“真好呀。”

    “是吧,我也觉得呢。”

    陈汉升挽着小鱼儿的细腰,不过没有下一步动作,注视着边诗诗和王梓博离开小区。

    饭厅里的吕玉清等了半天,发现萧容鱼和陈汉升还没过来,就像所有叫孩子吃饭的父母一样,她走过去正要发火的时候,神情蓦然愣住了。

    因为在阳台上,陈汉升和萧容鱼正安静的依偎在一起,还时不时的说笑两句,吕玉清原本严厉清冷的表情缓缓放松。

    “怎么了?”

    萧宏伟走过来,脸上也是一滞。

    两人在背后看了一会,吕玉清吸了吸鼻子,拉着萧宏伟回到餐桌。

    “老萧,我突然有点想哭。”

    “哭什么,女儿长大了,本来就应该找男朋友的。”

    这个分管刑侦的公安局副局长,说话时眼里依稀闪着泪光。

    ······

    港城这边一般都是6点到7点之间晚饭,吃完以后就是散步时间,所以王梓博和边诗诗走出苍梧绿园以后,一路上都是消食的人群。

    吵吵嚷嚷的很热闹,老人在谈论哪家超市打折,年轻人谈着工作上的琐事,小朋友前前后后的跑着,玩的满头大汗。

    边诗诗和王梓博两人都很沉默,他们从苍梧小区走到了市中心的华联大厦,又从华联大厦走到了新华书店。

    港城市区的范围很小,两人不知不觉已经横跨了好几个街道了。

    “你是哑巴吗?”

    明明自己也没有开口,不过边诗诗还是怪在王梓博身上。

    “嗯,嗯,嗯······”

    王梓博一边支支吾吾的犹豫,一边观察边诗诗的脸色,就在边诗诗又要生气的时候,王梓博终于问出自己最担心的问题:“我们没有分手吧?”

    “嗯?”

    边诗诗看着王梓博,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想,自己从没想过要分手啊。

    不过王梓博在路灯下的神情满是焦虑,嘴唇干巴成一道道裂纹。

    他不敢和边诗诗对视,有点畏缩的转移目光:“其实分手也是应该的,我太挫了,根本配不上你······”

    “你下午在楼下站了多久?”

    边诗诗突然打断。

    “两,两点多到的。”

    王梓博吭哧着说道。

    “哦。”

    边诗诗鼻子酸酸的,陈汉升猜的果然没错,这个傻子果然是前后脚就来到楼下了。

    王梓博看到边诗诗不说话,以为她又不高兴了,连忙解释道:“我已经和我妈道歉了,她原谅我了,所以我才过来的,我担心你离开港城,所以,所以······”

    “所以守在楼下,一守就是五个小时?”

    边诗诗眼眶红红的:“我真要走,你拦得住吗?”

    王梓博想了想,难过的摇摇头。

    这是一拳把洋鬼子鼻梁打断的男生啊,他在其他方面根本不自卑,为什么在感情里这样懦弱呢?

    那个叫黄慧的女人,你到底是如何毁掉王梓博在感情中的自信?

    边诗诗突然有点恨,既恨王梓博,也恨黄慧,还“恨”上了陈汉升和小鱼儿,为什么把这样一个男生推给自己?

    现在对王梓博有感情了,又开始心疼他的过往。

    “既然拦不住,那你还过来做什么啊?”

    边诗诗憋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就是那样傻等在楼下吗,你连打我电话都不敢,我是你女朋友啊,王梓博你个笨蛋,我真的很讨厌你啊,呜呜呜······”

    边诗诗干脆也不走了,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你别哭啊。”

    王梓博声音哽咽着:“你哭了我也难受,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没小陈那样有钱,也没有小鱼儿那样的家庭条件,学习也不够优秀······”

    “为什么要和他们比?”

    边诗诗抬起头,满脸泪痕:“你是建邺理工的大学生,你没毕业就成立一家公司了,你做事踏实,你低调勤恳,你愿意付出,这些都是优点啊,你的前女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让你没有一点点人生自信了?”

    提起了黄慧,王梓博想起曾经的种种。

    黄慧总是不断贬低自己的大学,蔑视自己的兼职,瞧不起自己的朋友,所以两人相处的时候,王梓博总是感觉比黄慧地位低很多。

    以至于最后买给她的礼物,甚至需要感恩戴德的要求黄慧收下。

    其实,陈汉升可能比黄慧还渣,可是他从不会打压沈幼楚和萧容鱼的人格和自尊心啊。

    陈汉升鼓励和帮助她们创业,鼓励她们探索奋进,鼓励她们提高自信,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精彩······

    “对不起啊。”

    王梓博伸出手,他想搭在边诗诗肩膀安慰,不过悬在半空迟疑着很久。

    边诗诗不吱声,泪眼婆娑的盯着那只手。

    “啪~”

    最终,王梓博还是轻轻放下来了,这是两人恋爱以来,第一次肢体上的接触。

    边诗诗感觉到肩膀上手掌的力量,心中也有些安慰,其实她根本没有反抗的想法啊。

    “笨死了!”

    边诗诗擦了擦鼻涕和眼泪,一生气全部抹在王梓博手上了。

    她想看到王梓博惊慌后退的样子,哪知道王梓博根本没有嫌弃,眼神里都是溺爱。

    边诗诗又开始不好意思,瞧着王梓博手背上亮晶晶的液体,没忍住还是笑了一下。

    王梓博看到边诗诗笑了,他也跟着高兴,边诗诗却瞪了他一眼:“又哭又笑,黄狗儿撒尿,等着!”

    边诗诗跑向路边的小卖部,回来时手上拿着一瓶怡宝矿泉水。

    “难怪小鱼儿经常骂陈汉升‘陈猪’,你们男生都是大猪蹄子!”

    边诗诗把水递过去:“你下午渴了就不知道买水吗?”

    “当时没感觉到。”

    王梓博老老实实说道,他下午都在担心边诗诗,打给陈汉升的电话又不通,人在高度紧张的时候,根本没有口渴和饥饿的感觉。

    这个时候王梓博才感觉嘴巴干干的,一瓶水“咕嘟嘟”的全部灌了下去。

    其实情侣之间就是这样,没有可能一直欢声笑语的,偶尔闹出点眼泪,除了解决问题以外,还能加深彼此的感情。

    两人又从原地走回苍梧绿园,经过市中心的时候,王梓博知道边诗诗没有吃饭,带着她来到一家粥店解决晚餐。

    吃完以后,王梓博突然说道:“这个暑假,我就不去你家了。”

    边诗诗愣了愣:“为什么?”

    “我想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王梓博声音低沉,不过充满着坚定:“就像小鱼儿永远为小陈自豪那样,我,我也想让你为我自豪。”

    边诗诗怔怔的看着王梓博,突然发现,他可以大胆的和自己对视了。

    虽然王梓博还是不太习惯,又在微微的扭着屁股。

    “哼,不去就不去,谁稀罕啊!”

    边诗诗违心的回了一句。

    回去的路上依然比较沉默,不过王梓博和边诗诗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

    王梓博内心多了一种汹涌的奋斗精神,边诗诗呢,她终于感觉到了“甜甜的恋爱”。

    一个男生愿意为自己改变,这还不够甜吗?

    进入苍梧绿园的以后,王梓博依依不舍的说了一声:“对不起,晚安。”

    其实边诗诗也很不舍,不过她不想表现出来,只是丢下一句“我等你”,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等我什么······”

    王梓博突然反应过来,边诗诗既是等“自己变成让她自豪”的样子,也是等着一起去她家啊。

    能有这样一个鼓励和支持自己的女朋友,夫复何求!

    “边诗诗!”

    王梓博突然喊了一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她,总之就是很想叫她,有一种情感想让这个女孩明白。

    “嗯?”

    边诗诗转过头。

    “我,我,我······”

    王梓博又紧张结巴了。

    “你什么啊?”

    边诗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催促着王梓博。

    “我······我爱你!!!”

    这三个字,王梓博从没对黄慧说过。

    ······

    (愿大家都能梓博一般,终获心中所爱。)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