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我爱你,所以我愿意忍受委屈来帮你

发布时间: 2020-05-22 17:54:05
A+ A- 关灯 听书

    中午12点左右,陈汉升开车来到王梓博家门口,他接到电话很诧异的跑出来,脸上没有想象中的惊喜,还有一点隐藏的抗拒。

    趁着萧容鱼和边诗诗低头拿水果的时候,王梓博把陈汉升拉到一边:“你神经病啊,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一下?”

    “啥?”

    陈汉升也很纳闷:“我来你家,为什么提前告诉你啊?”

    王梓博噎了一下,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只有死党觉得理所当然了。

    “我家里没有空调,约好下午才过来安装的!”

    王梓博跺着脚说道。

    陈汉升愣了愣:“我知道啊,可是我又不介意。”

    “我······”

    王梓博看了一眼边诗诗:“可边诗诗会觉得热啊。”

    “那关我什么事。”

    陈汉升轻飘飘的说道:“谁让你有钱时候不想着装一台,全部给小慧姐买衣服买包了,活该吧。”

    两人说着的时候,王梓博母亲陆玉珍也走出来了。

    就好像梁美娟很喜欢王梓博一样,陆玉珍也喜欢陈汉升这个从小就调皮的小子。

    没办法,“别人家的孩子”就是香。

    “汉升来了啊。”

    陆玉珍热情的迎上来:“吃饭没啊?”

    “怎么可能。”

    陈汉升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我们这个点过来,就是来吃饭的。”

    “没问题。”

    陆玉珍笑着说道:“等着阿姨给你多炒两个菜。”

    “陆姨好~”

    萧容鱼也蹦跳着过来打招呼。

    “小鱼儿还是那么漂亮。”

    陆玉珍打量这个几乎没有缺点的女孩,学习好、家庭优渥,还听王梓博说过,萧容鱼没毕业就开了一家很著名的律所。

    emmm······幸亏陈汉升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否则陆玉珍肯定觉得他俩不般配。

    “陆姨,猜猜她是谁?”

    萧容鱼又把边诗诗拉过来。

    “她啊?”

    陆玉珍打量着亭亭玉立的边诗诗,看看陈汉升,又看看王梓博,不太确定的问道:“这是诗诗吗?”

    边诗诗平时再泼辣,这种时候也是害羞的,忸怩的递上水果说道:“阿姨好,我是边诗诗。”

    “唉唉唉,好好好······”

    陆玉珍知道儿子交了个女朋友叫边诗诗,只是没想到这么俊俏,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

    “外面太热了,咱们进去吹吹风扇吧。”

    还是陈汉升率先开口,所有人这才走进屋。

    陆玉珍眉开眼笑,欣喜已经藏不住了。

    王梓博跟在最后面,脚步拖沓迟疑,脸上满是纠结。

    ······

    王梓博家里是两层的自建房,外表的墙壁已经在掉漆了。

    2005年左右的时候,在港城这种小城市,家里住小区楼房的,条件一般都比较不错;稍微差一点的,这才住着老人留下来的自建房。

    陆玉珍家里的堂屋比较透亮,这样不会潮湿阴暗,不过夏天也有些闷热。

    王梓博父亲也在家里,他的性格比王梓博还老实,简单的寒暄两句就沉默不语了,一边抽着陈汉升递过来的中华,一边打量着边诗诗。

    老王和老陈不一样,陈兆军是秉持“少说少犯错”的原则,可需要他开口的时候,陈兆军也是有能力撑起一个局面的,王梓博父亲就是真的不会说话。

    好在陆玉珍有着中年女人特有的八卦精神,她可以陪着边诗诗聊天。

    王梓博在旁边有些难过,边诗诗从空调车里下来以后,尽管自家堂屋吊顶“吱悠悠”的转着风扇,不过边诗诗的额头明显开始出汗了。

    其实人对温度的耐力是很高的,陈汉升和萧容鱼虽然都是出入都有空调的“富家子弟”,刚下车时也的确有点不适应,坐一会也就习惯了。

    尤其时不时的,还能刮过一阵凉爽的自然风,这比空调风更加舒适。

    边诗诗更不用说了,她家里也没有空调,全部都是这种大吊扇。

    王梓博有这种想法,完全是心里的自卑感在作祟,他觉得以自己的条件,能够找到边诗诗这样的女朋友已经是“上天垂怜”,看到边诗诗流汗,他下意识就归咎到自己身上。

    “梓博啊。”

    陆玉珍说了半天才发现没有倒茶,赶紧提醒道:“你怎么和傻子似的,赶紧去倒点开水。”

    “哦。”

    王梓博闷闷的站起来,他正要拿茶杯的时候,王梓博父亲突然说道:“等一等。”

    陈汉升误会了,他还很客气的说道:“王叔你不用拿茶叶的,我又不是外人。”

    王梓博父亲没有吭声,走到里屋拿出三套没有拆封的茶杯和碗筷。

    “新的。”

    王梓博父亲语言依然简短。

    “啧啧~”

    陈汉升冲着萧容鱼感叹:“这就是《待遇》啊,我不知道来多少次了,从来没这个标准。”

    “你哪能和诗诗比。”

    萧容鱼悄悄戳了一下边诗诗:“是吧?”

    边诗诗有些不好意思,她看了一眼王梓博,开始对男朋友父母产生一种叫“认同感”的心里情绪。

    王梓博用新茶具倒好开水,然后提醒陆玉珍说道:“妈,你先做菜吧,我去打下手。”

    “瞧我这记性,聊的都忘记了。”

    陆玉珍恋恋不舍的放开边诗诗:“闺女你先坐一会,阿姨去给你炒个虾,再烧点牛肉,晚上再给你杀只鸡。”

    边诗诗连忙推辞:“不用不用······”

    “要的要的。”

    陆玉珍笑呵呵的跑向厨房,王梓博也跟着过去。

    这两人离开后,堂屋里的气氛突然安静下来,陈汉升和萧容鱼都在看电视,王梓博父亲依然很沉默,边诗诗想了想,悄悄凑过来说道:“小鱼儿,我去厨房帮帮忙吧。”

    “可以的。”

    陈汉升马上鼓掌:“萧容鱼你看看,这就是《情商》,你来我们家次数也不少,什么时候进过厨房?”

    “我进去过,梁姨又把我赶出来了!”

    萧容鱼噘着嘴:“那你去我们家,也从没去过厨房啊。”

    “我不一样。”

    陈汉升笑着说道:“我陪你爸喝酒了,你能陪我爸喝酒吗?”

    “哼,走开~”

    萧容鱼不高兴的转过身子,又觉得自己没说过陈汉升,感觉上好像是吃亏了,假装凶狠的掐着陈汉升大腿出气。

    边诗诗丢下这对打情骂俏的情侣,打算去厨房里留个好印象,不过在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王梓博和陆玉珍充满火气的一段对话。

    “·······我昨天放假回来的路上,已经发信息给你,让你联系装空调的师傅上午过来,你为什么不做?”

    这是王梓博在责备。

    陆玉珍被油烟呛得直咳嗽,不耐烦的说道:“我忘记了嘛,再说迟个半天有什么大不了。”

    “当然有了!”

    王梓博语气里很懊恼:“如果上午安装好,边诗诗过来就能吹到空调了!”

    陆玉珍不以为然:“人家小姑娘都不在意,你至于这么虚荣吗?”

    “我哪里是虚荣了!”

    王梓博看到自己被误会,心里更加生气:“小时候就这样,我和你们说过的事情,你们从来不在意的,你们就是没读过书的原因,陈叔和梁姨根本不是这样教育小陈的!”

    陆玉珍脾气比梁美娟还火爆,厨房里的温度又很高,滚滚的热浪一层叠一层,要是搁以前陆玉珍早就骂人了。

    今天因为边诗诗来做客,陆玉珍硬生生忍下来,只是冷冷的回道:“我和你爸就是这条件,你要是看不起的话,可以不认我们当父母。”

    王梓博说完也后悔了,他其实非常关心和疼爱父母,甚至愿意为他们献出生命,可是那种“嫌弃感”也是始终存在的。

    他们没有学历,不会体谅子女,只会大吼大叫······

    王梓博一直羡慕的,并不是萧容鱼和陈汉升的家庭条件,而是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沟通方式。

    “我来做吧。”

    王梓博想道歉又拉不开脸面,抢过陆玉珍手里的锅铲,准备自己炒菜让母亲歇一歇。

    陆玉珍性格也是强硬,仍然甩着胳膊不搭理,两人争夺时候只听“当啷”一声响,锅铲飞了出去。

    王梓博跑出去正要捡起来,结果发现边诗诗就站在眼前。

    她的眼神很复杂,当然最明显的就是失望。

    “你,你······”

    王梓博突然惶恐了,人生有很多面孔,自己方才表露出来的,肯定是最丑陋的那一面了。

    “闺女你怎么过来了啊。”

    刚刚还要和王梓博断绝“母子关系”的陆玉珍,这时却收起刚才的委屈,高高兴兴的走出来:“梓博这孩子就是孝顺,他觉得厨房太热了,所以不想让我待在这里,刚刚硬要抢锅铲呢。”

    王梓听得浑身害臊,头顶被太阳晒得流油,心里更像火烤的一样。

    陆玉珍生怕影响儿子和女朋友的感情,还是站出来帮王梓博辩解。

    这些平凡的父母,好像什么都给不了子女,其实他们已经什么都给了。

    “阿姨。”

    边诗诗弯腰捡起锅铲:“我们湘南女孩都会做菜的,我也来露一手吧。”

    ······

    (今晚好像是看不到男女“表白”了,只看到了母子之间的“表白”,这个情绪还要再铺垫,老柳不想潦草的应付,最后那段感情爆发就放在明天吧,今天写了8000字,真是累晕了。)

    顶点